第六十一章 大结局的前奏

  现在的郝正义和我之前认识的完全变成了两个人,他茫然看着四周的一切,嘴里不停地在问:“我是谁?你们谁能告诉我,我到底是谁?你认识我吗?告诉我,我是谁……”

  孙胖子后退了一步,瞅了一眼杨枭说道:“不是我说,上次你从无间地狱里面被捞出来,也是这样吗?”

  杨枭皱着眉头说道:“不是,我出来的时候,除了带着强烈的恐惧感之外,其他的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孙胖子和杨枭说话的时候,我已经蹲在了郝正义的身前,说道:“还记得你是什么时候到这里来的吗?”

  郝正义眨巴眨巴眼睛,想了半天之后,还是摇了摇头,有些怯怯地说道:“我睁开眼睛就看见这里了,别的事情都想不起来了,能告诉我是谁吗?”

  这时,几个调查员经过这里,他们看清郝正义的相貌之后,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要不是有孙胖子的淫威镇着,已经过来问长问短了。就这样还有人向郝正义这边指指画画地看个不停,被孙胖子呵斥一顿之后撵走了。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孙胖子瞅了一眼被撵走的几个调查员的背影,说道:“辣子、雨果主任,你俩搭把手抬着他。我们换个安静点的地方,先给他检查个身体,别的事情慢慢再说。”

  孙胖子说的安静地方选在了地下三层,郝正义的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要好得多,他几乎就是一路走着,跟我们到了主任级别专属的地下三层医疗室。不久之后,护士出身的王璐赶到。一番检查之后,除了情绪还有些波动之外,郝正义的身体情况没有发现任何问题,甚至血压一直偏高的孙胖子都开始有点羡慕他了。

  在郝正义做身体检查的时候,郝文明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消息,他光着脚,一口气从宿舍跑了过来。见到他哥哥的第一反应,已经忍不住地号啕大哭起来:“我以为这辈子就看不见你了……”

  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是郝正义就是郝正义,他猛地从床上翻了下来,瞪着眼睛对着自己的亲弟弟说道:“你认识我!拜托你告诉我,我是谁?”

  郝文明愣了一下,随后马上对着孙胖子吼道:“孙大圣,你给我说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孙胖子瞪大了眼睛,摊开双手说道:“郝头,天地良心,这事可赖不到我的头上。发现你哥哥的时候他就这样了……”

  郝正义的出现算是为这次民调局的惨剧画上了一个稍微完美的句号。他的记忆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没有恢复,不过这样也好,用孙胖子的话说:把不愉快的事情都忘了,现在这样最好了,起码不用再为高亮死在他手里这件事自责了。

  至于郝正义是怎么出现在民调局里的,虽然孙胖子和杨枭都猜想是归不归做的手脚,但是那个老头子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证实不了到底是不是他做的,这件事情短时期之内就成了一个谜。

  本来我想着去找吴仁荻打听一下,就算以他的脾气可能什么都问不出来,但是能从吴主任的嘴里得到一点暗示,就能判断出来一些苗头。但是我在民调局里里外外,甚至连地下五层都转遍了,也没有发现吴主任的影子。后来还是杨军提醒的我:“找吴勉?死了这条心吧。现在谁都找不到他,起码十三天之内,你是不可能看见他的。”

  我这才反应过来,吴仁荻这是到了三年的衰弱期。本来之前给广仁送药的时候就提起过这件事。但是后来民调局发生的那一场突变,让我彻底淡忘了这件事。

  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郝文明就天天守着他的大哥,将他们哥俩从小到大经历的所有事情都和郝正义说了一遍。只是郝主任说得忒细了一点,一个多月之后,我提着水果去看望他们哥俩的时候,郝文明已经说到郝正义小学毕业的时候,在学校里点鬼火的事情了。

  之后的日子里,民调局的工作回到了正轨当中,而孙胖子的工作越来越忙了。我认识他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见过他忙成这样的。不过他忙的事情说起来有点不地道,这段时间里,孙副局长用尽了一切手段,疯狂打压台湾宗教委员会的势力。

  不管是在什么地区,只要是委员会那边接到了事件任务,孙胖子都会派出民调局的人前去截胡。而且孙胖子的目地明确,他不求民调局的人马能解决问题,只求把委员会那边的事情搞砸。甚至还把杨枭送到了台湾,一段时期之内,一个白头发的娃娃脸男人经常在委员会的附近转悠,惹得那边的一些知道杨枭底细的资深元老都纷纷告假,甚至远走他国逃遁。加上之前郝正义做会长时期,已经把委员会内部搅得一团乱,那时就伤了委员会的根本,现在黄然只能焦头烂额地勉强支持。

  这段日子里,黄然想尽了办法联络孙胖子,但是孙副局长统统挡驾不见。黄然在台湾气得大骂,听说他都掀了桌子,指着大陆的方向大骂孙胖子,说是没有这么欺负人的!别说是黄然,我都觉得孙胖子做得不太地道,不是都收了人家的钱还有东西了吗……

  两个多月之后,孙胖子终于看在金瞎子的面子上,同意和黄然见一面。地点就在首都上次见面的会所里面,因为有上次委员会搞小动作的先例,这次孙胖子不止带了我一个,还把二杨一起叫上,三个白头发男人站在孙胖子的后面,看着气势上就压了黄然不止一头。

  这次金瞎子没有出面,孙胖子的对面只坐了一个孤零零的黄然。这时的黄然头发花白得更加厉害,他看到孙胖子出来之后,就一直盯着他发狠。

  孙胖子就座之后,黄然就直奔主题,他带着一些夸张的手势说道:“孙局长,你是不是解释一下你们民调局最近做的事情?整整五十一天,我们委员会什么事情都没有做成。如果说本事不济我们也就认了,但是为什么我们委员会每一次处理事件的时候,都能看到你们民调局的人?”

  说到这里,黄然顿了一下,他站起来掰着手指头再次说道:“日本、大马、韩国还有印尼、泰国……只要委员会的人一露面,你们民调局的人就出现。你们那个姓熊的调查员怎么说的来着?你们在学雷锋,为人民服务!他们都是资本主义国家好不好,要你们服务个屁!”

  “老黄,不是我说你,好好说话不行吗?骂大街有意思吗?”孙胖子斜着眼看向黄然,接着说道,“再说了,你以为骂大街就能骂得过我?哥们儿不是吹,从现在开始,咱们俩对骂俩小时,要是我有一句重样的,就是哥们儿敬师不到,学艺不高。”

  孙胖子天然痞的作风让黄然无力地叹了口气,他有些颓废地再次坐回到椅子上,喝了口水之后,黄会长的火气也降了下来,看着孙胖子无力地说道:“孙局长,上次已经说好了,我们两家的恩怨一笔勾销了。我们委员会不是没有诚意,从民国三年至今的藏品被你拿走了将近一半。而且我还给你私人一亿的现金支票,不是日元也不是韩元,是一亿人民币的支票……”

  他这句话还没有说完,突然有人插嘴说道:“等一下,孙胖子,这是怎么回事?”说话的是杨枭,他听到黄然说到一亿元现金支票的时候脸色就变了。杨枭走到孙胖子的面前,似笑非笑地看着孙副局长,说道:“为什么他给你的时候是一个亿,在你那里存了一会儿,给我的时候就变成两百万了?”

  杨枭的话让我想起来当时的场景,孙胖子收了黄然的支票放进了自己的左边衣兜,给杨枭的支票是从右边衣兜里掏出来的。想不到孙胖子下手太黑,收了一亿元,才分给杨枭百分之二……杨军也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低着头咬住了牙才没有笑出来。

  孙胖子有点尴尬地冲着杨枭哈哈一笑,说道:“细节,这都是细节,我们回去慢慢再说。放心,最多就是在我这里存两天,该是你的还是你的嘛。咱们都是人民内部矛盾,内部矛盾内部消化,别让外人看了笑话。”杨枭回头看了一眼黄然,这才悻悻地转回到孙胖子的身后。

  这个小插曲也让黄然愣了一下,他像看怪物一样地看着孙胖子,等到小插曲结束之后,他不等孙胖子说话,自己抢先说道:“孙局长,给句痛快话吧,到底怎么样才能放过我们委员会?”

  孙胖子丝毫没有受到刚才小插曲的影响,他笑眯眯地看着黄然,不紧不慢地说道:“解散你们的委员会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