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我是谁?

  郝文明的身子猛地一震,他看了一眼孙胖子,就在话要出口的前一刻,孙胖子抢先一步说道:“等高老大说完的……”郝文明顿了一下,将马上要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随后机械性地将目光对准了画面中的高亮。

  这时的高亮说道:“说实话,我是一直把郝正义当作接班人来培养的。直到后来吴仁荻进了民调局,他看出来郝正义有和他很相似的体质。我使了点小手段,想让吴仁荻把郝正义变成和他一样的人。只可惜在最后吃药之前,吴仁荻发现了郝正义的体质和药性相冲,最后也功亏一篑了。

  “既然做不了吴仁荻那样的人,我也死了心。郝正义也有点心灰意懒,他和我提出来要出去游历。当时想着出去见见世面也没有坏处,就放他走了。就在郝正义出去游历的那几年,黄然出现了。”

  说到这里,高亮有些自嘲了笑了一下,随后才说道:“对黄然我是走眼了,他的剧本编得好,我完全没有看出来他会是委员会那边的人。为这儿,我也交了学费。胖子,我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不把委员会搅个天翻地覆的就不是我高亮了。

  “于是我开始谋划着让郝正义进入委员会,虽然这个过程是长了一点,但是效果却出奇的好,本来是想能进去做个委员的,但是最后却连黄然都被挤了下去,直接坐上了委员会的会长。原本想有郝正义在里面配合,我在外面再下几味猛药,直接把委员会整散解散就得了。但是这个时候,林枫的尾巴露出来了。”

  说到了林枫,高亮脸上原本的笑容也凝固起来。他长出了口气之后,又再次说道:“在丘不老死在林枫手里之前的几天,林枫就联络过郝正义。当然,他想拉拢的不止是一个郝正义,而是他背后的整个委员会。

  “郝正义把林枫的计划都和我说了,本来他以为我会做好准备,然后给林枫来个致命一击的……可惜之前我已经用占祖占卜过,我知道会在那一天死在林枫的手里。不过死在他的手里还是有些不甘心,怕下去之后会让肖三达笑话。我悄悄地改了改剧本,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会主动地死在郝正义的手里。

  “不过这样一来,就坑了郝正义了,就连文明可能都过不了这一关。胖子,到时候替我跟他们哥俩儿说句对不起吧。我算计了一辈子,想不到最后连自己都算计进去了。”到这里,视频画面中的进度条已经拖到了最后直至画面结束。

  “不是我说,我哥哥知道高亮的死不关他的事吗?”郝文明看到一半的时候,眼泪就止不住地流了下来,这句话他是强忍着才没有带着哭腔说出来。

  “后来应该是知道的。”孙胖子坐在他的位置上,眼神也有些发愣地说道,“船上的老东西应该也看出来了,八成他和郝会长说过,但是郝会长好像还是接受不了,所以才有和林枫同归于尽的行为。”

  这时候,郝文明再也忍受不了,捂住嘴开始抽泣起来。看着他的表情,我长叹了口气,低声说道:“为了个林枫,搭上了高亮,又搭上一个郝正义,值得吗?”郝文明听了我的话之后,“霍”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着孙胖子说道:“是啊,就为了一个林枫,值得吗?”

  孙胖子对视着他的眼睛,眼泪也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他擦了擦眼泪之后说道:“在高老大的眼里,只要能保住民调局,什么代价都是值得的。如果我在场,可能送他走的人就是我了。”

  郝文明摇了摇头,无力地再次坐到了椅子上,他的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前方,嘴里喃喃说道:“无间地狱……杀了林枫不就行了?一定要做得这么绝吗?”

  孙胖子这时嘴巴动了一下,像是有什么话要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向我使了个眼色,我们俩一起劝着郝文明,孙胖子又找了熊万毅和西门链过来,扶着郝文明回到宿舍休息。

  孙胖子的办公室只剩下我们两人之后,我看着他说道:“大圣,刚才你想说什么?和船上的那一老一少有关的?”

  孙胖子看了我一眼,不答反问说道:“当时我离得远,没有看清。要是我猜的没错的话,郝正义和林枫同归于尽的时候,那个老家伙和小不点应该没有上去阻拦的意思吧?”

  “非但没有阻拦的意思,还拦着我不让过去。”想起来昨天的场景,我就觉得哪里不对头。孙胖子眯缝着眼睛点了点头,随后说道:“老东西不简单,应该是他暗示郝正义和林枫同归于尽的,就连无间地狱只怕也是他选好的。”

  “郝正义和林枫同归于尽对他有什么好处!”我忍不住站起来大喊了一声。孙胖子抬头看着我,瞳孔突然一阵紧缩,好像有什么事情突然开窍了一样。他也从座位上跳了起来,看着我说道:“妈的!老东西有本事从无间地狱里面捞人!”

  这句话说完之后,孙胖子不再理会已经目瞪口呆的我。他掏出手机,调出来一个号码打了过去:“杨枭吗?来我这儿一趟,好事,公司分红!”

  片刻之后,杨枭便出现在孙胖子的对面。孙副局长先是笑嘻嘻地递过去一张支票,就在杨枭确认数目的时候,孙胖子冷不丁地说道:“杨枭啊,上次是那个归不归把你从无间地狱里捞出来的吧?”

  杨枭浑身一激灵,表情错愕地看着孙胖子。虽然他没有开口承认,但是他的表情与承认无异。孙胖子满意地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别这么看我,我也是瞎猜的。说实话,无间地狱是什么,我现在还闹不清楚。不过我相信不管什么地方,只要是能进去,就能出来。”

  杨枭半晌之后才回过神来,说道:“真的不是吴主任告诉你的吗?”

  “这里面还有吴主任的事儿啊?”听说里面牵扯出来吴仁荻,孙胖子的眼睛就快眯成一条缝了。杨枭看着孙胖子的表情,有些纠结地叹了口气,说道:“算了,就算我不说,你八成也不会死心。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雍正六年的时候,我躲林火躲到了海上,那次时运低,要挟船员变航向的时候,被归不归和任叁拦住了。

  “当时年轻气盛,在船上又新背了几条人命。自然没把归不归和任叁放在眼里,当时下手狠了点,就被归不归扔到了海里。本来以为没什么,也就是换套衣服的事。想不到归不归扔我下海的同时,还将无间地狱打开了。我在里面挣扎了不知道多久,无间地狱再次打开,归不归又把我捞了出来。知道我被扔进无间地狱之后,到有人把我捞出来花了多少时间吗?一个小时都不到,我就像过了几百年一样。从那次之后,别说看了,我每次想起来当时的场景都直哆嗦。”

  我看着杨枭说道:“不是说大罗金仙都出不来吗?”

  就在这个时候,孙副局长的办公室里面响起来有人用力拍门的声音。随后尼古拉斯·雨果冲了进来,他直接对孙胖子说道:“孙,你快出来看看,郝怎么了!”

  “郝头不是背过气了吧?”我和孙胖子不敢耽搁,跟着雨果向民调局外面跑过去,就见在他的三室门口躺着一个浑身上下湿漉漉的男人。乍一眼看就不是郝文明的细竹竿身材,等着走到近前,才惊愕地看清,这人竟然是昨天已经坠入无间地狱的郝正义。

  郝正义的眼睛已经睁开,他迷茫地看了一圈周围的事物之后,说道:“我是谁?”

5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