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狗腿的杨枭

  小孩子任叁就这么拽着他的头发,拖着林枫一直回到了船上。林主任这时已经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身体蜷缩成了一团,被任叁扔到了甲板上。本来还防着他逃走,一般的绳子之类的物件又困不住林枫,我正犹豫是不是挑了他的脚筋,或者直接剁了他的双脚。

  不料任叁竟然发现了我的意图,他冲着我做了一个鬼脸,说道:“呆瓜,你剁他的脚没有问题。但是不能把血染在船上,这艘船买了没有几天,我还没有玩够,沾上死鬼的血腥气就糟蹋了。”

  说完之后,任叁的脸上露出一种小孩子特有玩闹的笑容,说道:“不就是让他不能动吗?那有什么难的。”说话的时候已经蹲到了林枫的身边,两只肉嘟嘟的小手分别抓住前林主任的两只脚踝,只是随随便便地捏了一把。林枫身上就像过电一样,身体不停地抽搐。片刻之后,任叁将手松开,就见前林主任小腿和脚相连的部位塌陷了下去,巴掌大的一块皮肉松松垮垮地垂在地上。我这才明白过来,任叁这一下子竟然将林枫脚踝的骨头抽了出来。

  见着林枫还在不停抽搐,任叁啐了一口,说道:“挨千刀的死骨头!都是死人了,还知道疼。”说完不再理会还在抽搐的林枫和目瞪口呆的我,再次蹦到了船舷之上,晃晃悠悠的打起秋千来。

  这边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后,远处杨枭也磨磨蹭蹭地走到了游船下面。在这一老一少的面前,他不敢放肆,甚至都没有走游艇的外梯。一直等到归不归身后的老外放下了软梯,杨枭才顺着软梯爬上来。

  杨枭上来之后,没有理会老头子归不归,他目不斜视地向着小孩子任叁走过去。经过我身边的时候,直接把我当成了空气,他走到任叁的面前,规规矩矩地磕了一个头,起身之后又鞠了一躬,说道:“任三爷爷,您老人家吉祥。”这话说得恭恭敬敬,没有一点扭捏造作的神情。我在旁边都觉得脸上火烧火燎的,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刚才他管老的叫二叔,现在又管小的叫爷爷,这到底是什么辈分?

  任叁坐在船舷上正玩得起劲,有一搭没一搭地对着杨枭说道:“乖,起来找那个老不死的玩去吧。一会三爷爷给你糖吃。”杨枭又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之后。才走到归不归的身前,这次倒是没有磕头,只是对着他做了个揖,然后陪赔着笑脸说道:“归二叔,雍正六年一别,小三百年没见了。后来听说您和任三爷爷去了海外,还以为这辈子是见不着了,想不到我命里还有能和二位再见面的福气……”

  这还是那个我认识的,为了红颜复生不惜杀尽天下人的杨枭吗?看着他这趋炎附势的嘴脸,要是给他换上一身民国的短打,再挎上一把盒子炮,时间倒退七十年……妈的,我都不好意思继续往下想了。

  归不归似笑非笑地看着杨枭,说话之前先是剧烈地喘息了好一阵。这口气喘匀之后,才对着杨枭说道:“说了多少次了,你跟任叁的辈分单论,别把我算上。每次你把辈分搅乱之后走了,他都找我的便宜。以后就叫归先生,老归都行,哪怕你直接叫我归不归都是好的。”

  没等杨枭答话,任叁先不干了,他双脚着地,靠在船舷上瞪着杨枭说道:“凭什么!都这么叫了好几百年凭什么改!姓杨的小子我告诉你,叫我爷爷就必须叫老不死的二叔。”说着,他又对着归不归叫嚷道:“老不死的!你排行老二是不是,不叫你二叔,叫二哥你乐意啊?要是你豁出去让姓杨的小子叫二哥,我倒是没有意见……”

  归不归没有理会任叁,只是有些无奈地看着杨枭说道:“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这一老一少拌嘴的时候,杨枭都是恭恭敬敬地站在归不归的面前。脸上的表情肃穆,并不敢露出一丝一毫要笑的神情,只是眼珠在不停地打转。直到归不归说完之后,他才脸上稍显笑意地说道:“以前我就听过二位和吴主任是好朋友,这次回来吴主任知不知道?需不需要我联络一下吴主任,让他老人家也出来,和两位欢聚一下?”

  这句话说完,归不归古怪地一笑,随后看了一眼杨枭,说道:“吴主任……呵呵呵,什么时候吴勉的姓后面加上官称了。三十年前我就听过吴勉进了民什么什么局的,为这个我和任叁还想过回来看看这个西洋景,看看谁有本事能把吴勉骗进笼子里面关起来。要不是临出门的时候任叁出了点事情,可能就不是现在你敢用吴勉压我一头了。”说完,对着杨枭又是呵呵地一阵怪笑,这笑声竟然让杨枭在太阳底下打起哆嗦来。

  归不归说完之后,任叁从船舷上跳了下来,蹿到了椅子上,半躺在座位上面看着杨枭,说道:“姓杨的小子,再教你一个乖。这次就是吴勉把我们哥俩儿叫回来的,让我们给你擦屁股。要不然你以为我们哥俩有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过来吹海风吗?”这话说完,杨枭彻底没了话,他本来就白的脸色现在几乎变得透明。

  他们叙旧的时候我一直都插不上话,不过听到现在,对他们的关系也明白了个七七八八。这一老一少跟吴仁荻认识,而且关系还不错,似乎还共同生活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老头子归不归和吴仁荻是同样的一类人,只是他的头发掉得差不多了,靠表像还真的不太能认出来。

  至于小孩子任叁我就死活捉摸不透了。这个小家伙身上的气息我也是第一次见,初见之时说什么也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但是现在接触了一段时间之后,慢慢地从任叁的身上感觉到清澈如同水晶一样的气息。这气息可以说似花似草,似飞禽似走兽,可偏偏就不像是人。

  再说杨枭和这两人的关系,几百年前他们就见过,杨枭似乎当时就在这二人的手下吃过亏。而且这亏吃得不小,以至于以后再见面的时候,杨枭会在地上磕头叫大辈。杨枭知道吴仁荻和这一老一少有关系,但知道得不是那么透,所以才有了想用吴仁荻压压二人的气焰,最后却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看在杨枭叫吴仁荻主任的分上,归不归和任叁也难为不到他哪去。现在林枫才算是大事,到手的鸭子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飞了。看了一眼还在甲板上抽搐的前林主任,我犹豫了一下之后,绕过了任叁,对着归不归说道:“归……老先生,既然是吴主任请你们来抓林枫的,现在人已经抓住了,是不是可以把我们送到对面的那艘船上。我去联系吴主任,看看他的意思,要怎样答谢你们二位。”

  “别,跟吴勉搭不上一个请字。”提到要把吴仁荻请出来,归不归的脸上终于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他看了一眼任叁之后,将目光转到我的脸上,继续说道:“小呆瓜,你不是第一天认识吴勉的吧?你见过他说过谢谢吗?和你卖个老说,我见过——他要谢谢的人一碗茶的工夫之后,就被他弄得身首异处。”

  是啊,他说放过谁,不杀谁,那样的人也一定没有好下场,我在心里替归不归补充了一句。

  “所以说吧,他的客气话我是不敢当的。”说到这里,老头子顿了一下,回身对着后面站成一排的老外说了一句什么,其中一个棕色肤色的男人向着归不归鞠了一躬,随后带着身边的两个人一起退到了船舱里面。

  老头子继续说道:“小呆瓜,还有一个半人你一起带走。我们这次也就算是功成身退……”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旁的任叁突然喊道:“回去和吴勉说,他欠了我的人情,这个是一定要还的!”

  任叁的话刚刚说完,就见棕色肤色的男人指挥着刚才一同进到船舱的两个人,抬了一个人走了出来,这人的表情萎靡,眼神涣散无力地看着周围的景物。这人也不是外人,他正是几天之前刚被亲弟弟捅了一刀的郝正义。

2条评论

  • ╮(╯▽╰)╭说道:

    这标题。怎么回事。哼。虽然看到的那一瞬间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可以。。怎么能这样呢,是吧。嗯 哼

  • 狗腿说道:

    杨枭是我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