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一老一小

  杨枭说完之后不再理会我,他向死人最多的中心位置走过去,任凭我再怎么叫喊,都得不到一点回应。

  在瓢泼大雨之中,一个白发男人走在海面上,一步一步地向面前漂着上百具死尸的海域走过去,远处时不时有闪电掠过,雷电照亮海面的同时,这个景象显得更加诡异。杨枭走到漂在外围几具死尸附近的时候,那几具死尸竟然慢慢悠悠地让出了道路,他这么一直向前走着,眼看没有多久就要到达死尸的中心位置。

  这时,西门链哥儿仨穿着船员的雨衣从船舱里面走了出来。西门链凑过来给我递过来一件雨衣,他看着已经走出去很远的杨枭背影,说道:“辣子,杨枭这么单枪匹马地杀过去靠谱吗?凭良心说,他的本事我服。但是最近一段时间姓杨的运气都不是太好,别最后再中了埋伏……”

  说完杨枭运气不好的时候,我就已经动了心。似乎对上林枫之后,杨枭就一直不顺,本来开局都是好好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一定鸡飞蛋打。说是杨枭的术法克制林枫,倒不如说林枫是杨枭命里的克星。

  “你们看着船,我过去给杨枭搭把手。你们坚持个把小时,孙大圣马上就带人过来。”我的话让这哥仨都吓了一跳,老莫更是瞪大了眼睛说道:“辣子,你别想不开。你先算算这笔账,要是杨枭行,就算你不去,他也能解决问题。要是杨枭不行,真不是哥们儿打击你,他都不行你也白给啊。”

  旁边的西门链和熊万毅也是一个劲儿地劝我,但是这个时候,我的心意已决,手里面握着罪与罚两把短剑,加上白头发的特殊体质,就算不能帮上什么大忙,起码自保不是问题。

  见到我的态度坚决,老莫突然变了口气:“你怎么过去?开这船过去?辣子,别说船上还有几十口子人,能把船停在这里就不错了,你还真的指望船长能把船开过去?”

  “想过去就有办法。”我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指向海面上紧贴着我们这艘船的一艘快艇说道:“就坐这个过去,放心,我就在外围转转,见势不对就回来。”

  这艘快艇还是托了熊万毅的福,之前他把快艇扔到海里之后,船长就派人将这艘快艇拴在大船的尾部,一直就这么漂着,想不到现在却方便了我。

  怕那哥儿仨继续阻拦我,说完之后,我便顺着拴住快艇的绳子滑下了下去。也多亏之前的特种兵生涯,虽然当年这样的项目始终不是我的强项,但还是晃晃悠悠地到达了快艇之上。

  站在快艇之上,才想起来压根我就不会驾驶这玩意儿,又不好意思去问船上的人。最后还是凭着几年前当兵泅渡训练的时候,见过当时的队长王东辉开过类似的快艇。就凭着当时的记忆,鼓捣了几下之后,竟然将快艇发动了起来。随后,对着杨枭的背影冲了过去。

  这艘快艇行驶到距离杨枭还有一半多远的时候,就见远处海面上一道闪电划过,杨枭向天空中看了一眼,就在这时,他好像是一脚踩空,随后整个人一个趔趄,身子直挺挺地坠入了深海之中。

  真被老莫说中——杨枭还真的出事了。看着杨枭消失的位置,我一咬牙,正准备豁出去试试能不能救他的时候,眼前的景象瞬间变了……

  就在杨枭坠海的同时,这片海域就像被煮开了一样,海水四溅,不停地有气泡被翻滚上来。漂在海面上的死尸就像是扔进开水锅的饺子一样上下翻滚着,这个场景继续了十几秒钟之后,以杨枭消失的地点为中心,慢慢地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这个我可不敢托大,只能马上调转快艇,向着漩涡相反的方向快速驶去。约摸着出离了漩涡的范围,才将快艇停下,转身向后看过去。

  随着漩涡越转越快,没有多久几乎所有浮在海面上的死人都被卷到了漩涡中心。随后漩涡猛地向下一抽,所有的死人都被卷到了海底。海面上瞬间又变了平静起来,前一秒钟还瓢泼的大雨逐渐地停了下来,天上的乌云也开始消散,没用多久阳光就再次照射下来。

  要不是刚才亲眼看见,我都不相信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天象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就在我打算驾驶着快艇沿着漩涡出现的外围区域转一圈,试试能不能找到杨枭下落的时候,突然在前方的海南线上,看到了一艘巨大的游艇向我们这边行驶过来。

  凭着我现在对周围事物的敏感,竟然没有注意到这艘游艇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要不是刚才无意之中的这一眼,可能它行驶到附近的时候,我都察觉不了。甚至心里还隐隐地出现一个念头,这艘游艇是想让我看到,我才能发现它的存在。

  这艘游艇一路向前,行驶到刚才杨枭出事的位置之后,便停住不动,船上面隐约地站着几个人,这个架势好像是在看向我这边。这个距离我才看清楚对面的游艇,以前去香港的时候,我见识过马啸林的游艇,但是和眼前这艘比起来,马老板的游艇也就算是一艘小舢板。

  这艘游艇分上中下三层,有马啸林游艇的四五倍大。比起外观的奢华来,它尾部停靠着的一架直升机才让我感到真正的牛。

  不知道这艘游艇出现的目地,我小心翼翼地驾驶着快艇围着它转了一圈。行驶的距离近了之后,目光所到之处突然变得清晰起来。才看到游艇甲板上站着的都是些外国人,这些人有男有女,有金发碧眼的欧洲人,也有皮肤黝黑的非洲人。

  就在我诧异他们是什么人,是不是林枫帮手的时候,对面游艇的甲板上又出现了两个人。这两个人一老一小,外观看着是中国人。其他的人见到这两人出现之后,都是毕恭毕敬地让出了船舷处的位置。

  那个老的已经看不出来是多少岁了,他满脸风干橘子皮一样的肤色,脑袋顶上的头发基本上已经谢光,只留下脑门正中的一小撮银白色头发,走起路来一步三摇,好像随时都要不行了一样。小的也就七八岁,小小的年纪却剃了一个光头,他只穿着一件橙色的背心和短裤,光着脚站在甲板上看着我。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想故意让我听见,对着身边老头子说话的时候,每个字都清晰地出现在我的耳朵里:“我说老不死的,这个呆瓜就是吴勉找的人?”

  被人叫作老不死的老头子也不生气,他嘿嘿地笑了一声,随后扶着船舷说道:“就是他没错了,连种子都便宜了这个呆瓜,吴勉这是想开了。”

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