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丧尸围船

  连同船长在内,所有的船员都跑出了船舱,站在甲板上向海面上望去。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完全没有理会杨枭把船开过去的要求。

  杨枭沉下了脸,刚想要发作的时候,站在船舷边缘的一个船员突然“啊”的一声,就在他喊叫的同时,一只被海水泡胀的手抓住了这名船员的脚踝,猛地向下一拉,他仰面栽倒,在惨叫声中被这只惨白的手拉到了海里。

  距离事发地点最近的是西门链,虽然冲过去的时候晚了一步,但也第一个看到了贴在船身上几百具被海水泡胀的死人,一眼望过去这些死人密密麻麻的,这场景就算西门链这样民调局出身的人,看了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妈的!那边是障眼法!死人都从船底爬上来了!”西门链说话的同时,手中的突击步枪已经响了,“啪”一声打断了拉船员下海的那只死人手,随后又补了一枪,将已经露出脑袋的死人直接爆头。

  这时,甲板四周已经陆续有死人爬了上来。众船员惊慌失措地向后退去,看势头不好,他们最后都退到了船舱里面,在里面将舱门反锁,仅守着一个巴掌大小的窗口向外观望。

  西门链哥儿已经成品字形靠在一起,举枪对着死人打过去。但是爬上船的死人越来越多,片刻之后三人的子弹便告罄。

  第一个打完子弹的是熊万毅:“妈的!现在没有子弹了,你俩谁带备用弹匣了!”说话的时候,熊万毅已经将突击步枪背在身后,同时拔出了手枪“啪啪”几枪,将冲过来最近的几个死人打倒。

  因为下雨的关系,这哥仨的背包都放在船舱里,包括弹匣之类的装备都没有来得及拿出来。现在被死人团团围住,才慌了手脚。转眼之后,老莫和西门链也打光了子弹,他二人学着熊万毅的样子,背起突击步枪之后,拔出手枪对着围上来的死人打了过去。三人一边开枪一边向放着装备的船舱那边挪过去。

  可惜手枪子弹也在转眼之间打光,三人几乎同一时间扔掉了手枪,拔出甩棍迎风一甩,就准备上去拼命。

  眼看一场肉搏战在所难免,百十个死人已经将他们团团围住。熊万毅已喊出来“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就在这时,一道寒光突然闪过,熊万毅身前最近的几个死人脑袋瞬间爆开。里面黏稠的红白之物喷了他满脸。还没等他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又是一道寒光闪过,西门链面前的三四个死人脑袋也是几乎同一时间爆掉。只是西门大官人学了乖,第一时间他用胳膊挡了一下,才没有像熊万毅那样被喷满脸。

  动手的是我,就在死人纷纷上船的时候,我就开始催动放在船舱里的两把短剑飞过来。但是每次都差了最后一步,就有死人过来干扰。虽然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对付这样的死人都不算问题,但是这些死人的数量实在太多,不断地从船下爬上来,看着无穷无尽的死人还是多少有些头疼。

  但是对付死人的时候,我偷眼看到站在船舷边上的杨枭。现在船上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但是杨枭还像没事人一样,背着手看向远处不断有死人浮出水面的海域。说来也怪,爬上船的死人只是对我和熊万毅几个人感兴趣,反而经过他身边的时候竟然都远远地避开,好像对杨枭充满了畏惧一样。

  我将一个死人的脑袋从他的脖子上扯断之后,对着他大声喊道:“杨枭,你就这么干看着吗?”

  这时杨枭才回头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之后,他的手对着我的面前一甩,一根大铜钉子凭空出现,电闪一般的飞过来,将我面前的一串死人穿成了一串糖葫芦。杨枭的铜钉还带着腐蚀的作用,铜钉创造出来的伤口瞬间便开始溃烂。也就是几个喘息的工夫,我便眼睁睁地看着这一串死人烂成了两截。

  趁着后面的死人还没有压上来,我伸出双手对放着短剑的船舱位置凭空一抓,就听见“嘭”的一声,船舱钢板被撞出来两个拳头大小的窟窿,与此同时我的两只手一紧,罪与罚两把短剑出现在我的手上。

  眼看着熊万毅那边已经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我也来不及多想,两把短剑先后甩了出去,暂时替他们解了围。召回两把短剑之后,又是连续地几次才将他们通往船舱的道路打通。

  熊万毅第一个跑到船舱的门口,没等他踹门,船舱已经打开,船长将他们的背包和装着弹匣的步枪盒送了出来。有我在旁边护着,他们三人飞快地换好弹匣,对着继续冲上来的死人一顿扫射。

  狙击手出身的我,看见他们这么糟蹋子弹我就心疼,趁着将两把短剑收回来的当口,我对他们喊道:“你们这几个败家玩意儿,子弹经得住这么打吗?朝它们头上打,把连发关了,一枪一枪打。”

  这种情况之下,熊万毅哥儿仨也没有心思理会我,继续举枪对着不断涌过来的死人突突。好在这次孙胖子给他们准备得充分,加上突击步枪5.8毫米子弹的穿透力强,经常一发子弹打穿两三个死人。外围有我催动两把短剑来回地砍杀,大约五分钟之后,死人爬上船的速度开始放缓,又过了两三分钟,终于再不见有死人爬上来,而且大多数的死人都倒在了甲板上,只剩下零星的几个,也被熊万毅他们点射练了枪法。

  一直到船上也没有能站起来的死人,杨枭才回头看向我们这边。之前他那种淡定、胸有成竹的表情已经消失不见,变成了一张面沉似水的扑克脸。

  杨枭环视了一圈之后,把目光锁定在我身上,说道:“看来不需要我,这样的情况你们一样能搞定。”说到这里,杨枭顿了一下,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通知孙德胜吧,就说之前我打眼了,林枫已经出现了。”

  正主终于要出来了,等我掏出来手机的时候,才发现手机已经被雨水淋湿,熊万毅他们也是和我一样的情况。外面的手机打不了民调局的号码,无奈之下只有让老莫去找船长,用船上的电台尝试联络孙胖子。趁着老莫找船长的时候,我向杨枭问道:“你说林枫出现了。但是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他的气息?”

  这时杨枭已经重新将身子转到面对大海的方面,他眼睛继续盯着出事的海域,嘴里回答我道:“下面绝对不止一个集装箱的死人,开始我还只是以为林枫想布个迷魂阵来干扰我们的视线。现在看起来他把大量的死人集中在海底就是为了掩盖自己的气息,刚才我把下面的尸气引了上来,可能被林枫误会发现了他的行踪,才索性把死人都放出来,给后面的鱼死网破来个前奏。”

  说完之后,杨枭闭上眼深吸了口气。但是这口气他只吸进去一半,就猛地睁开眼睛,像是突然之间想明白了什么事,随后对着海面上一阵狂笑。

  他的笑声在下着大雨的死人堆里显得格外的瘆人。本来已经开了船舱门准备出来的熊万毅,听见了杨枭笑声之后又关门退回到船舱之内,透过船舱的窗口看着外面的情况。他刚刚才吃了杨枭的亏,心里面对他有些畏惧,心里拿不准杨枭想要干什么。

  杨枭的笑声停了之后,转过头来古怪地向着我笑了笑,还没等我问他出了什么事,杨枭的身子已经跳起来,我眼睁睁地看着他直挺挺跳进了海里。

  杨枭的这个举动吓了我一跳,我跑到船舷边上,只见他已经坠入海中。随着浪花的一阵翻滚,杨枭的身体从海中冒了出来。随后竟然慢悠悠地在海面上站了起来,然后一步一步地向飘满死人的海域走过去。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来一个人说话的声音:“你们在这里待着。孙德胜应该很快就会带人赶过来,希望在他来之前,我能把这件事情解决掉……”

  说话的是杨枭,但是我想不明白他是怎么把声音这么清晰地传过来的。我对着空气回答道:“等到孙大圣带人过来之后再说吧!你一个人过去太危险,那里可能不止林枫一个人,郝正义和鸦会让你把林枫怎么样吗?”

  我刚刚说完,耳畔就又响起了杨枭的笑声,笑声过后,他说道:“郝正义是不是在那里我说不清楚,但是就一定不在,这么多的生尸,不是鸦那种大鬼差忍受得了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