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招惹杨枭

  杨枭刚刚说完,身后的熊万毅就凑了过来。他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杨枭说道:“这话也就是糊弄糊弄没见过世面的小孩子,把集装箱推到海里,这话也就是你敢说出来。今天教你一个知识,集装箱轮是有定位卡槽的,不是特别剧烈到可能让轮船侧翻的角度或者船舷遭到剧烈碰撞,集装箱是不可能掉下来的,并且如果没有伤到集装箱定位卡槽的话,也只能是最上面的被甩下来。集装箱轮不自带起重吊,船员根本没能力扔下一个箱子。”

  说完之后,熊万毅讥笑了一声,顿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杨枭说道:“哥们儿刚来民调局就是负责在集装箱码头查货的。这个不是吹,我查过的集装箱比你见过的都多。所以说你以后拣知道的说,不知道的也不要胡说。还船员把集装箱推到海里,有本事你……让我推一个试试。”熊万毅本来想说有本事你推一个试试,但是话到嘴头反应过来那人是杨枭,他推动一个集装箱也许不会太难。

  熊万毅刚刚说完,杨枭对着他突然笑了一下。熊万毅愣了一下,他没明白杨枭笑的意思。就在这一愣神的工夫,杨枭飞快地伸出右手在他眉心上面点了一下。熊万毅身子晃了晃之后仰面栽倒。

  见到熊万毅倒地,老莫和西门链马上就冲了过来:“老熊,熊玩意儿!你怎么了?”无论他俩怎么叫喊,熊万毅都紧闭着双眼,这就一瞬间的工夫,他的脸色就变得死灰惨白,双腮也瘪了下去,全身上下生气全无。就这么看上去,熊万毅跟一个死人没有什么区别。

  本来还有几个船员凑过来想看看怎么回事,好在船长是明白人,第一时间就将众船员远远地召集起来,没敢让他们看见后面的一幕。

  熊玩意儿平时和我的关系不错,不能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死过去,我对着杨枭说道:“吓唬吓唬他就得了,熊玩意儿嘴不好全民调局都知道,孙大圣也经常被他气得直哆嗦,你也别跟他一般见识。吓了他这一次,熊玩意儿就再不敢胡说八道了。”

  杨枭对着我微微一笑,说道:“放心,看在孙德胜的分上,我没想把他怎么样。只是刚才你也听见了,他说的,我让他推一个试试的,那就推一个试试吧。”

  杨枭的话音刚落,就听见“霍”的一声,熊万毅直挺挺地站了起来。他睁开了眼睛,露出一双像是蜡球一样的白眼珠,四下看了一圈之后,向着船尾的位置走过去。

  “老熊得冲体了!”西门链大喊了一声,随后恶狠狠地看了杨枭一眼,而杨枭就像没有看到一样,还是笑呵呵地看着熊万毅。他身上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但我离他最近,还是发现杨枭的嘴唇微微动了几下,像是说出了一句我们根本就听不到的声音。

  这时老莫已经咬破了舌尖,舌尖血合着一大口唾液,向着熊万毅的脸上喷过去。这是我进民调局学会的第一个对付冲体的方法,后来试过几次都是万试万灵的。但是这次鲜血喷到熊万毅的脸上却没有任何反应,老莫和西门链正打算再用其他方法的时候,杨枭轻笑地一声,慢悠悠地说道:“劝你们一句,小心吓着熊万毅的魂魄。别等他最后醒过来之后再变成了傻子,那就和我没有一点关系了。”

  老莫和西门链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杨枭亲口说出来的话,他俩已然相信。再对着熊万毅便开始投鼠忌器起来,只能在旁边护着,再不敢做出什么救人的举动。

  这时熊万毅已经走到船尾摆放着快艇的位置,这艘十二人快艇挂着起吊装置,摆放在护栏里面。熊玩意儿僵硬地抬腿跨进了护栏里面,伸手开始抓扯绑在快艇上面的钢索,没有几下便已是鲜血淋漓。老莫和西门链怕伤着他,分别将钢索从快艇上撤了下去。

  这时,我劝说杨枭没有起到作用,索性也跑了过来,和老莫、西门链一起防着熊万毅做出什么反常的动作。虽然知道杨枭不会把他怎么样,但是旁边就是汪洋大海,熊玩意儿一步走错掉下去的后果也不堪设想。

  钢索撤了下去之后,熊万毅向后退了几步。本来我们以为会有转机的时候,他却突然蹲下,双手反着握住船帮,腰里一使劲,竟然稳稳地将这艘十二人快艇上肩扛了起来。就在我们目瞪口呆的时候,熊万毅扛着快艇向着船舷一步一步地走过去。无论我们怎么喊叫制止,他都像没有听到一样,转眼之间便到了船舷边上。

  “杨枭,差不多就得了。别真的弄出人命来!”我对着杨枭大声喊道。但是杨枭完全没有理会,只是微笑地看着事态的进展。

  熊万毅在船舷边,突然膀子猛地一晃,在我们的眼前将这艘快艇“抛”了出去。快艇落海时响起来拍打海浪的声音,熊万毅没有征兆第忽然哆嗦了一下,随后身子前倾就往海里栽去。我在他身后就防着这一手,在熊万毅栽倒的一刹那已经抓住了他的衣服领子向后一拽,老莫和西门链一人一条胳膊,一起将熊万毅又拉了回来。

  一阵海风吹过来,熊万毅打了一个喷嚏之后再次醒来。这时他的眼球已经恢复了正常,脸色也多少有了一点红润。

  见到我们之后,熊万毅反而莫名其妙第说道:“你们这一头大汗的,这都是怎么了?”

  熊万毅丧失了这一段的记忆,这也是明显冲体结束之后的症状。老莫被他吓得差点犯了心脏病,正往自己嘴里灌速效救心丸,这时也来不及管他。倒是西门链沉得住气,缓了一缓之后,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对熊万毅说了一遍。

  “你说我把这艘快艇扔下去的?”熊万毅看着海里的快艇,脸上已经变了颜色。

  没等西门链回答他,杨枭已经走了过来,看着熊万毅又笑了一下,说道:“这里实在没有更重的东西,我才让你扔快艇的。你一个人扔一艘快艇都没有问题,那么四个人推一个集装箱还困难吗?”

  熊万毅这时已经明白是着了杨枭的道,心里虽然打鼓,嘴上却依然硬气地说道:“你把我怎么了?”

  杨枭看着他说道:“那四个人怎么样,我就让你怎么样了。”

  熊万毅的性子冲,人却不傻,眨巴眨巴眼睛想了片刻之后,说道:“不是冲体……你刚才把我变成傀儡了,那四个人也是成了傀儡才推得动集装箱的。”

  这次轮到杨枭怔了一下,随后他微微一笑,看着熊万毅说道:“看不出来,你倒是多少知道一点。”

  这个小插曲过去之后,我才有工夫给孙胖子打了个电话,把杨枭的看法对他说了一遍。本来以为孙胖子会调我们回去支援其他的两队,但是孙胖子在电话的另一头沉默了片刻之后,才说道:“辣子,不是我说,杨枭这也是猜测的,海里面的情形谁都不知道。我看这样,事情还没有明朗之前,你们在那里再待一阵。不过你们也要随时做好准备,去支援杨军和郝头那两队。”看来孙胖子还没有放弃这里,起码也是对片海域有些想法。

  挂了电话之后,我向杨枭和熊万毅他们交代了孙胖子的话,但是杨枭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林枫不在这里,这片海域只是他布的迷魂阵。

  虽然是这样,但孙副局长的话还是要听。只是杨枭已经对这里没有了兴趣,躲到船舱中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在船上吃了一段简单的伙食之后,天空中稀稀拉拉地下起了小雨,海面上也起了阵风。我们这艘海监船围着这片海域转了一圈之后,已经是四个小时之后的事了。这时的雨已经越下越大,天色变得灰暗,我们这艘船也开始晃得厉害起来。

  就在我和船长商量是不是先回码头避避风雨的时候,甲板上突然传来一名船员的喊声:“你们都出来看看!海里这是怎么了?”

  冒着大雨,我和熊万毅他们几个跑到甲板上,向着船员指着的位置看过去。就在刚才杨枭认定是集装箱沉没的海面上,就像开锅了一样,不停地冒着气泡。那片海域的水质也发生了变化,刚才经过的时候还是澄清一片,现在已经变得污浊不堪,海面上甚至还浮着一层像油脂一样的东西。

  船长跑到我的身边,说道:“电台已经发布大风警报了!我们这艘船太危险,还是先回码头避避吧。”

  他的话刚刚说完,身后突然有人说道:“不行!来不及了,直接把船开过去!”不用回头就知道是杨枭出来了。

  杨枭走到船舷的位置对着海面一阵的冷笑,随着他的冷笑,一具白花花的尸体从海底浮了上来,接着,是第二具、第三具……转眼之间,那片海面上已经布满了上百具尸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