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再到南海

  “辣子,不是我说你,你这是有点不合群啊。”见到我选了另外的一个地点,孙胖子古怪地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你们主任级别的还是一起行动吧,就算遇到了林枫和那个谁,相互的也有个照应,总不至于太吃亏。剩下两个地点让二杨一人负责一个也就差不多了。”

  我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一门心思就认南海的那个地址:“我还是去南海那边吧,鬼船那次去过一次,弄不好这次还能碰上船上的那个哥们儿,就算点背遇到林枫和郝……那谁,我再加上一个杨军也吃不了什么亏。”

  本来以为孙胖子会指定杨军负责南海的地点,想不到他翻着眼皮想了想之后,摇了摇头说道:“杨军——他不适合去南海,现在只有杨枭适合去那边。不过他单枪匹马的遇到那谁和鸦还不好办,辣子,别说,还真得你去配合杨枭。他克林枫,鸦克他,你的家伙又克鸦。不是我说,这罗圈克到最后还是你占便宜。我再给你们找几个打下手的,也就差不多了。”

  剩下就是杨军去鸭绿江调查林枫和郝正义的行踪了,高亮怎么安排调查员去配合他,也不是我操心的事了。

  现在的郝文明变成了急脾气,知道有了大概的方向之后就已经等不及了。本来高亮还想把雨果叫来交代一下,但是郝主任问清楚了具体的地址之后,拉起欧阳偏左就往办公室外面走,只跟孙胖子简单地说了几句:“没有工夫磨叽了,雨果那边我跟他说,再有什么事情我们就电话联络吧。不是我说,有这工夫我们已经上飞机了。”

  郝文明和欧阳偏左离开了孙胖子的办公室之后,孙胖子又打了个电话,找了几个二室的调查员去协助几位主任。顺便分别给二杨打了电话,让他俩马上到办公室,之后又让王璐去二室找几个和我相熟的调查员,来配合我和杨枭,还有杨军那一路。

  趁着二杨还在路上的时候,我向孙胖子说道:“大圣,怎么看也应该是杨军去南海吧,他家老大还在船上,也许有再遇上的机会。顺便再糊弄一个白头发上岸才是正理吧?”

  “我就怕他们遇上。”孙胖子看了一眼写着南海地址的文件纸之后,继续对我说道:“辣子,说实话,你们这几个白头发都不是铁板一块。老吴的邵一一就不用我说了,杨枭有一个两岁多一点的小老婆。别那么看我,就数你的弱点多,你爷爷,你爹妈和三叔。谁有事你都能疯了。本来也就是杨军好点,但是一旦鬼船上的那位白头发被林枫和郝正义控制住就麻烦了,威胁他去找老吴拼命,老杨都绝对不带含糊的。所以说,南海只有杨枭去,起码动手的时候,他不会有太大的顾忌。”

  孙胖子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办公室外面出现了两个刚刚提到人物的气息。我马上向孙胖子打了一个手势,孙胖子心领神会地换了话题,说道:“就照我说的办吧,反正只要发现有林枫和郝正义的踪迹,我们就倾巢压过去,拼着民调局不要了,这口气我也要出来。”

  孙胖子刚刚说完,走到门口的杨军也没客气,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进来,后面跟着看似好像有些腼腆的杨枭。孙胖子习惯了他俩的做派,也没客气,直接将两个地址分别递给了二杨,简明扼要地说完了事态的进展。

  没想到杨军压根就没有要和杨枭对调的意思,他只是打听清楚了一些细节便准备着随时出发。杨枭也只是似有似无地看了杨军一眼,然后眯缝眼睛看着文件纸上面的地址,开始盘算起来。

  孙胖子又交代了几处细节之后,便示意我们出发。我和二杨回到六室和吴仁荻打了声招呼,吴主任的性格也说不出来叮嘱的话,不过他还是很难得地打听了一下孙胖子去哪,听说孙副局长坐镇民调局之后,吴主任就冲着孙胖子办公室的位置一个劲儿地冷笑,笑得我都替孙胖子没底。

  邵一一还在抄写根本用不着的文件,不过听说我们要从福建出发去南海的时候,她竟然马上上网查资料,随后列出了一个单子,让我们回来的时候给她捎一点当地的特产,然后接着上网去查鸭绿江沿岸都有什么特产。

  走到停车场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有两对人等在那里了。跟我们去南海的都是二室的老熟人——老莫、西门链和熊万毅,和杨军那一路的也是二室能说得上话的几个调查员。

  这几个调查员都是拿了特别装备出来的,看他们分别背着的大塑胶匣子,看大小就能猜到里面应该就是两年前我用过的民调局特制突击步枪。但是至于他们背包里面还有什么东西,就死活猜不到了。

  客气了几句之后,我们分成两队同时开车向着机场飞奔过去。上车之后,第一个沉不住气的就是熊万毅,他等了老半天始终不见有人开口,实在压不住好奇心的驱使,又碍着二室跟杨枭的恩怨,只能向我问道:“辣子,刚才王璐也没说明白,就说让我们领了装备就到停车上等人。到底这是出了什么事,还把你们这些人都惊动了?给透句话,是不是跟刚才林枫的事情有关?”

  熊万毅只是看上去五大三粗的,其实他的心思一点都不糙,一句话就点破了重点。本来我还想着在福建登船之后再跟他们说明白这次事件的目地,现在已经有人猜到,我也就不用刻意的瞒着了。

  看到杨枭也没有什么异议,趁着到机场还有一段时间,我把这次去南海的目地对着这三人说了一遍。熊万毅他们虽然心里早有了准备,但是证实了这是去寻找林枫和郝正义的踪迹之后,他们还是喘着粗气,对着车窗外一个劲儿地发狠。郝正义还倒罢了,只是林枫的仇结得大了,他们都是深受过丘不老恩惠的人,丘不老惨死在林枫手上的这个仇说什么也要报。

  一时之间,车内的空气有些压抑,好在不久之后就到了机场。民调局的专机载了早来一步的主任三人组飞往终南山的方向。孙胖子已经和机场那边打了招呼,给我们和杨军那队分别开了特别通道。在休息室里面待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我们这边的运气比较好,先杨军一步登上了开往福州的飞机。

  几个小时之后,飞机在福州机场降落。一辆面包车在停机坪上直接把我们这一行人接走,接机的人在车里给我们每人都发了一套海监人员的制服,让我们在车上换好。又是一个多小时之后,还是在两年前的码头,我们登上了一艘半新的海监船。

  登船之后,我给孙胖子打了一个电话。孙胖子嘱咐了几句之后,便让我将电话递给船长。说了几句之后,船长将电话还给了我,他用电台请示了码头之后,便下令开船。

  这时趁着熊万毅他们整理装备,我在船上转了一圈。这艘船上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十几个船员。聊了几句之后,才知道他们和我们几个都差不多,虽然都穿着海监的制服,却和海监局一点关系都没有,算起来和两年前的那艘船上的船员一样,都是民调局的外围人员。这次是孙胖子下了重本,才借出来这么一艘还在服役的海监船。

  船长和这些船员平时也在附近的海域讨生活,趁着距离我们要去的海域还有一段距离,熊万毅向船长询问起来,最近一段时期,这片海域里有没有什么怪异的事情发生过。熊万毅才刚刚问完,船长马上就接口说道:“你就算不问,这个我也得告诉你们,昨天傍晚的时候刮大风,就在你们要去的那片海域,把一艘货船上面的一只集装箱刮到海里了。”

1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