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结束的开始

  直到三个小时之后,欧阳偏左才抱着四摞厚厚的文件夹走进了孙胖子的办公室。看见坐在孙副局长面前的郝文明之后,欧阳主任假模假样地拍了他一下,说道:“你个瓜怂,舍得回来咧?这么长的日子不见,你到哪里逍遥快乐去咧?”

  没等郝主任回答,孙胖子先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说道:“我说欧阳主任,你这样得了便宜卖乖有意思吗?不是我说,你们俩好得就差穿一条裤子了,郝主任去哪,你能不知道?”

  孙胖子本来就是那么一说,但是想不到他的话音刚刚落下,欧阳偏左的表情就变得有些不自然。郝文明倒是沉得住气,他看着孙胖子说道:“有时间废话的话,还不如快点把林枫和他找出来。”

  我帮着欧阳偏左将文件夹放到了孙胖子面前的办公桌上,欧阳主任指着这四摞文件夹说道:“都在这里咧,一九八五年的三月十五日到一九九三年的五月二十二日,林枫所有和本命符对应的地址都在这里。你看看怎么找吧。”

  孙胖子嬉皮笑脸地打个哈哈,将欧阳偏左放在他面前的四摞文件夹一股脑地倒在桌子上。将近二百张文件纸顿时像小山一样,倾泻在他办公桌上。欧阳偏左一下子就急了,跳起来骂道:“姓孙的你个瓜怂,我这半天算白忙乎咧。额跟你说,别指望额再给你把顺序整理出来。老子不伺候咧!”

  就在欧阳主任骂大街的时候,孙胖子在成堆的文件中扒拉起来。没扒拉几下,他眯缝着的小眼睛就突然瞪了起来:“有了……就是它了。”说着,在小山一样的文件堆里,找到一张文件。

  但就在孙胖子将这张文件抽出来的时候,可能是这张文件背后沾了什么黏性的东西,竟然将下面沾着的两张文件也带了出来。看见自己一次性地拿起来三张文件,孙胖子就是一愣,笑容顿时凝固在脸上。看着这三张文件纸,似乎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作为孙胖子的老领导,看见他在文件堆里扒拉的时候,郝主任就明白了孙胖子的用意。由于知道孙胖子的底细,郝主任还有点小兴奋的样子。但是看见孙胖子一次将三张文件抽出来之后,郝文明也是一脸的茫然。他向孙胖子说道:“到底哪一张是?”

  孙胖子瞪着眼睛,在三张文件纸上轮流地看了半天之后,有些颓废地说道:“就是这三个地点的其中之一,不过具体在哪里是说不清楚了,现在我看哪张都像是林枫他俩的藏身地点。不是我说,这三张粘在一起,怎么看都一样,感觉都串了。”

  孙胖子很少会说这种没有底气的话,但是现在看他的样子,真的是没有招了。我将那三张文件纸拿了起来,转过身子将次序倒了倒,然后倒扣着摆在孙胖子的面前,说道:“大圣,再试一次,能找出来一次,就能找出来第二次。”

  孙胖子看都没看桌子上的三张文件,直接摇头说道:“辣子你不知道,现在这三张纸的感觉都是一模一样。不是我说,就像一副扑克牌里装错了三张 A,谁知道哪张A是这副扑克牌的?”

  “实在不行就这样吧。”郝文明起身看着这三张文件纸,继续说道:“不是我说,能从一百九十七个地点里面挑出这三个,就算不容易了。大圣,开始分组吧。”

  我伸手将三张文件纸翻了过来,三张文件纸上面都打着民调局的老款。第一张文件下面写着:一九八九年七月十五日,民调局调查南海海域失踪货船(天使艾米丽号)事件,负责人员,四室调查主任——林枫,四室调查员……一九八九年七月二十三日事件调查结束,调查报告编号:乙四字八九七二三。

  第二张文件上写着:一九八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民调局调查鸭绿江靠近中方一侧水域水鬼袭人事件。负责人员,四室调查主任——林枫,四室调查员……一九八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事件调查结束,调查报告编号:丁四字八七一二二五。

  第三张文件上写着:一九九一年二月七日,民调局调查终南山异兽伤人事件。负责人员,二室调查主任——丘不老,二室调查员……四室调查主任——林枫,四室调查员……一九九一年十月二十日事件调查结束,调查报告编号:甲二四字九一一零二零。

  这三个地点当年的事件有大有小,就这么看上去,确实也看不出来林枫会选择哪里。孙胖子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道:“先不着急把人分出去,上次高老大就是这么着了道的。”说这话的时候,孙胖子有意无意地扫了我一眼。我装作没有注意到一样,继续盯着桌面上的三张文件纸发呆。

  孙胖子继续说道:“这次先让二杨带着你们几位主任打个前站,只要发现林枫和那谁出现的苗头,我就带着大部队赶过去。”

  孙胖子刚刚说完,郝文明的眼睛就瞪了起来:“那么吴仁荻呢?不是我说你,孙大圣,这时候不用吴仁荻,你打算什么时候用他?”

  孙胖子苦笑了一声,说道:“郝头,你刚刚回来,有些事情你不知道。我现在看见老吴要绕路走,最近我把他得罪得太狠。老吴对林枫和那个谁可能没什么兴趣,但是要说给他一个机会弄我一下,老吴绝对不带犹豫的。”

  郝文明没有兴趣知道孙胖子和吴仁荻的恩恩怨怨,他现在一门心思地要给高亮报仇:“你和吴仁荻有仇,那么他就指望不上了吗?是你们俩的私人恩怨重要,还是给高局长报仇重要?高局长就这么白死了吗?”这个时候我突然反应过来,为什么孙胖子不趁机把高亮的死因挑明了,也省的他们兄弟俩见面死掐了。想着孙胖子刚才提到高亮的情景,也不知道他的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

  “谁说老吴指望不上了?”孙胖子眨巴眨巴眼睛,露出来一个古怪的表情,他似笑非笑地继续说道,“刚才我说带齐大部队,大部队的意思就是民调局的全部人马,这里面也包括刚刚加入民调局,进了六室的新人。”听孙胖子这么说,我心里直冒凉气,要把邵一一也拉过去,这就是把吴仁荻往死里得罪的节奏。

  “六室进新人了?”郝文明一愣,之前民调局的情报都是欧阳偏左说的,可能是欧阳主任看不出邵一一算什么大事,也就没有和郝文明说起过。看见郝文明惊讶的样子,欧阳偏左才说道:“就是那个邵一一,两年多前在朱雀女校的那个女娃娃。”

  “邵一一……”郝文明终于想起来这个小姑娘,“你把她招进来做什么?两年前就看不出来她有什么特别的,你还把她招在六室,不是我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孙胖子呵呵一笑,说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好了,不说废话了。就这三张纸,你们先分一下,剩下的我再看看把二杨分到哪里去。”

  欧阳偏左已经盯住了终南山的那张文件纸,他说道:“我就去这里咧,一九九一年的时候额还去勘察过地形,额这里还是当时的地图,上面的山洞都记得清清楚楚地。”

  “那我也去吧。”郝文明犹豫了一下,说道,“欧阳不是负责行动的,有事我也能挡一下。”

  孙胖子听了之后微微地点了点头,说道:“那么把雨果也带上吧,这外国哥们儿有藏着没漏的本事,实在不行的时候就拿他垫背。”

  之后孙胖子看了我一眼,说道:“辣子,要不你也跟着一起?”

  “我还是去这里吧。”我将南海的那张纸拿了起来,对着孙胖子说道。

2条评论

  • 这书的主角是傻逼说道:

    郝正义为了调开无人敌把邵一一的魂魄分开藏起来,这个还不算得罪无人敌吗?难到还不够无人敌弄死他的理由?

  • 罪与罚说道:

    有隐情傻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