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起因

  这时,孙胖子突然看着我说道:“辣子,这个咱们必须得先说明白。高老大说到现在,都说到我后边去了,就是我让出局长这一条说在前边。不是我说,你看看把杨书记吓成什么样了,估计这几天他天天都要敲我的门。”

  就在孙胖子调侃杨书记的时候,画面里的高亮突然古怪地停顿了一下,随后他的姿势和表情都瞬间发生了变化。抬头看了一眼笑眯眯的孙胖子,我明白过来,这段视频是被剪辑过的。看来刚才他突然来那么一段插曲,就是想分散我的注意力。

  高亮的手里面多了一把手枪,当着摄像头的面,他卸了弹夹,然后拿起桌子上的占祖说道:“胖子,我知道你已经惦记上这个小东西了。相信我,知道自己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并不是一个好主意。为了你和民调局,我帮你做一个决定。”说话的时候,高亮倒提着手枪当锤子用,对着占祖用力砸了下去。没有任何悬念,小小的龟壳碎成了十几块,散落在高亮的办公桌上。

  这时电脑屏幕里面的高亮长长出了口气,好像是刚才这一下子,消耗了他的全部体力。这口气缓了过来之后,他再次说道:“好啦,能说不能说的我是都和你说了。我走之后,民调局就交给你了。胖子,再给你一个忠告,你管理的民调局要有你的风格,不要学我,我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你的时代才刚刚开始。”

  本来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品了品刚才高亮的话,最多也就算一个临终嘱托,完全没有孙胖子说的那么邪乎。也在我要开口问孙副局长的时候,显示器上又出现了第二段视频。

  出现在视频上的是不久之前作为和事老的金瞎子,场地也从高亮的办公室变成了一间茶室。金瞎子被人扶着坐在了摄像头的对面,第一个出现的却是孙胖子的声音:“北海先生,昨天晚上不好意思。不是我说,不是不给你面子,只是林枫和郝正义闹得这么大,高老大又是死在他们家郝会长的手里,我再不把声势做足一点,民调局那边说不过去。”

  整个画面只见金瞎子却看不到一点孙胖子的影子,看情形这段视频孙胖子偷着录下来的,弄不好摄像头就放在孙胖子的身上。推测时间,这段视频应该是拍在高亮葬礼的第二天,前一天晚上孙胖子狠狠地宰了宗教委员会一刀。

  金瞎子在孙胖子的面前微微一笑,说道:“孙局长你也不用那么客气,我就是一个两头撮合的中间人,既然你们都达成了共识,我这个和事佬也就算不辱命了。只是我没有想到,孙局长能礼贤下士,其实有什么话你可以直说,真的没有必要和我这样一个残疾这么客气。”

  金瞎子说完之后,孙胖子的声音再次出现。他先是笑了一下之后,才说道:“那么客气的话我就不多说了。北海先生,今天把你请出来是有件事情要请教一下。我记得两年多前,你带着马啸林来过一次民调局吧?不是我说,那次是为什么来着……”

  孙胖子最后一个字拉了一个长音,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根据我对孙胖子的了解,他应该是在观察金瞎子的反应。果然,金瞎子脸上的表情瞬间显得略微地有些不自在,这个过程极短,但还是被孙胖子看在眼里。

  孙副局长呵呵一笑,接着说道:“北海先生,不瞒你说,高老大生前就有写日记的习惯。我在整理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他的日记,不过关于你来的那几天记录得比较模糊。不是我说,这次把你请出来就是打听一下,你来民调局的那几天,除了给马啸林治病之外,还做了什么事情吗?”

  这几句话说完,金瞎子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将挂在眼前的墨镜摘了下来,露出来一双像挂了一层蜡皮一样的白色眼珠,直勾勾地盯着孙胖子发出声响的位置。这时镜头微微地抖动了几下,应该是孙胖子被金瞎子的样子吓着了,连带着镜头也抖了起来。

  “不用怕,我幼年的时候被恶鬼迷了,救回来之后别的位置都没有出事,就这一对眼睛回不来了。不过这样也好,我就靠着这一双鬼眼来洞察天机。”金瞎子像是能见到事物一样,紧紧地盯着孙胖子,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那天之后我给自己算了一卦,算到了早晚会因为那件事情和你碰面。本来那天我在高亮的面前起了誓,但是既然你想知道,我就破誓告诉你。”

  趁着金瞎子换气的工夫,孙胖子说道:“还起了誓——闹得这么大,再让破誓不知道麻烦不麻烦?”

  金瞎子冷冷地哼了一声,说道:“我就是吃这碗饭的,既然能立誓,就能破誓,至于受到什么样的天谴,那都是我的事,和你孙局长没有关系。就当你孙本人欠了我一个人情,以后我有麻烦的时候,你再帮我一把。怎么样?这个没有问题吧?”

  这样的空头支票孙胖子完全没有异议,承诺欠了金瞎子一个人情之后,金北海便开始说道:“本来那次我去民调局就是替马啸林治病。但是他被你们的人接走之后,高亮就让我给他算了一卦。我算出他两年之后有一个大劫数,而且从卦象上来看,绝对没有避过去的可能……”

  说到这里,孙胖子突然插嘴说道:“等一下,不是我说,北海先生,咱们能把这眼镜戴上说话吗?你就这么‘看’着我,我真的没有心思听你说。”

  金瞎子微微一笑,将墨镜又挂在脸上,然后说道:“我告诉高亮卦象之后,他倒是沉得住气,没有怎么惊慌失措。就连我安慰他的话都是一笑带过。本来我以为你们高局长是强装欢笑,但是没有想到他拿出来一件我做梦都想不到的神器,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说出最后几个字的时候,金瞎子的声音已经不自觉地颤抖起来,声调也自觉不自觉地拔高了几分。就在他准备自问自答的时候,却被孙胖子一句话噎了回来:“是那个叫占祖的王八盖子吧?”

  “王……八……盖……子。”金瞎子咬着牙一字一句地重复了一遍孙胖子最后几个字,脑门上的青筋蹦起来老高。可能是考虑到孙胖子的身份不好得罪,缓了口气之后,有些无奈地说道:“还是叫占祖吧,听着顺耳一点。”

  随后,金瞎子又说道:“我用这件传说中的神器替高亮又算了一卦,出来的卦象和我之前算的一样,只是层次明显了许多,在我看来无异于将高亮最后的时光展现了一遍。而且占祖不但算出来高亮的大劫,还给了他一次改命的机会。”

  孙胖子明显是对金瞎子最后一句话感兴趣,就在金瞎子话音落下的同时,他立即插嘴说道:“就这个,金……北海先生,你把这一段仔细说说。”

  回想起当时的情况,金瞎子显得兴奋了起来,他说道:“高亮的命和民调局的前程系在一起,如果高亮改命逃过这一劫,那么民调局就会遭受一场毁灭性的的打击。除此之外,再无它法。”

  金瞎子说完之后,孙胖子这边也沉默了下来。半晌之后,孙胖子的声音才又响了起来:“关于高老大劫难的细节,他自己知道吗?”

  “他知道的比我还要清楚。”金瞎子古怪地笑了一下,接着说道,“使用占祖的方法并不复杂,高亮应该早就给自己算过,只是对算出来的结果不满意。可能是希望我能算出来其他的结果,可惜了,不管是谁使用占祖,结果都是一样。”

  说到这里的时候,画面终于消失。我转脸看着难得不言不语的孙胖子,回忆了高亮死时的场景,说到:“高局长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他是自己撞上去的?”

  孙胖子长出了口气,点了点头:“嗯。”

  我也跟着长出了口气,犹豫了一下之后,再次说道:“那么莫耶斯和那几个三室的调查员呢?高……亮也应该知道吧?”

  沉默了半晌之后,孙胖子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哪个庙里没有冤死的鬼?”

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