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高亮的遗嘱

  由于五室的突发事件,这次会议宣告结束。剩下所有的调查员先行离开,会议室里面只留下了我、欧阳偏左和尼古拉斯·雨果,还有一个就是主事的孙胖子。

  等到众人离开之后,孙胖子又看了看盒子里面的灰烬,随后对着欧阳偏左说道:“能不能把这些符纸燃烧的先后顺序排出来?”欧阳主任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这些本来就是要作废地,因为怕对本主有影响,才没有销毁,只是按着人名摆着,哪里还有什么顺序。”

  孙胖子料到了八成会有这样的回答,也没怎么过多地在意。他将目光转移到了雨果的身上,说道:“不是我说,雨果主任,这事你是怎么看的?”

  雨果似乎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看了看自己身边左右的空气之后,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孙,你这是在和我说话吗?”在高亮时代,类似这样的会议,他一般都是旁听者。除了极个别牵扯到西方宗教的事件,高亮极少有向雨果询问的时候。民调局换了主事人的新气象,雨果他一时半会儿有些接受不了。

  孙胖子似笑非笑地看了雨果一眼,说道:“你身边还有别人吗?”

  这时雨果主任才反应过来,他眨巴眨巴眼睛,像是将自己知道的知识和经验在脑袋里先过了一遍,才说道:“在天主教的早期传说中,有过类似的事件,那是该隐杀了他的兄弟亚伯,被上帝……”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孙胖子就一脸无奈地拦住他,说道:“打住,就当我没问可以吗?”

  最后孙胖子才扭脸看着我,说道:“辣子,你有什么想法,说说看吧。”我挠了挠头皮之后,看着孙胖子说道:“按理说他们俩刚刚得了天理图,这个时候应该找个山沟里藏起来,先把天理图上面的东西学全了再说。这个时候不应该这么大张旗鼓地露面,上次林枫的损失也不小,我就不相信他还有什么后手没有使出来。就算老……吴主任不在民调局,这俩人基本上也没有再回来踢场子的实力了。”

  孙胖子眯缝着眼睛点了点头,看着我说道:“接着说啊,这哥俩到底想干什么?”我犹豫了一下之后,说道:“我猜他们是在转移我们的注意力,林枫和郝正义应该还要办一件重要的事情,先放出烟雾扰乱我们的视线,等到真正现身的时候,可能会被我们当作烟雾的一部分而大意错过。”

  这番话已经是我能想到的极致了,本来当兵的时候,我还能动动脑筋。但是自打进了民调局认识孙胖子之后,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似乎动脑筋这样的活我已经完全依赖他了。

  听了我的话之后,孙胖子有些意外地眨了眨眼睛,盯着我看了片刻之后,他微微地笑了一下,随后扭脸看向欧阳偏左,对着他说道:“不是我说,不管怎么样,先把和符纸对应的地点搞清楚。看看林枫和郝正义这哥俩是不是同一时间都在当地出现过。”

  说完之后,孙副局长将目光转向雨果。雨果主任略显兴奋地等着孙胖子下达任务。没想到孙胖子张了半天的嘴,最后却说道:“那什么,以后看家的事情还是要麻烦你。”

  交代完事情之后,这个小会也算结束了。欧阳偏左和雨果回到各自的办公室,就在我准备回六室的时候,却被孙胖子突然叫住:“辣子,先别着急走,去我那里坐坐。正好有点事情想跟你说说。”说完之后,孙胖子微微地叹了口气。

  孙胖子说话的时候,我竟然在他的语气里面听出来一丝伤感的味道。这完全就不是他的风格,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怀着好奇的心思,我跟着孙副局长到了他的办公室。

  孙胖子亲自将办公室的门反锁,随后在门前竖着耳朵听了半天,确定了没有人在门外偷听之后,才回到他的座位上,却没有说话,只是有些失神地看着眼前的电脑。

  孙胖子半晌没说话,我实在忍不住,对他说道:“大圣,有什么事你就说吧。要还是关于林枫和郝正义哥俩的,你还是把欧阳偏左和雨果都叫过来吧,他俩怎么说经验也比我丰富。实在不行的话,我把老吴找来,你放心,邵一一现在就在民调局里,老吴不敢把你怎么样。”

  这时孙胖子的眼里终于有了点神色,他哼了一声,说道:“指望不上他俩了,欧阳偏左对他专业的兴趣要远远大于处理事件的兴趣。雨果就更有意思了,不该装傻的时候装傻,该装傻的时候却比谁都精明。不是我说,表演的痕迹太明显,就怕我看不出来。”

  “雨果装傻?”看到我脸上惊讶的表情,孙胖子淡淡地一笑,解释道:“可能也不是他的本意,最近出了这么多的事情,欧洲那边应该对民调局多少变了点态度,雨果听上面的办事,也没什么错。”

  说到这里,孙胖子顿了一下,他看了我一眼,再次说道:“好了,不说这些没用的了。有个事情在我心里憋了好几天了,今天索性就把它抖出来,让你陪着我一起堵心。”

  说着,孙胖子从衣服内袋里小心翼翼地掏出来一个U盘,最后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将U盘插进了电脑的USB插口,同时对我说道:“这是高老大的葬礼之后,他的大侄子给我的。你现在看可能还是有点早,但是不管你能不能接受看到的内容,今天看到的都要守口如瓶,如果泄露出去,可能颠覆这次民调局遭受袭击的事实。”

  看到孙胖子一本正经地说得这么严重,我的心已经悬了起来,当下对着孙胖子说道:“要不还是算了吧。大圣,我这人经不住事儿,你可别吓我。”

  “晚了,凭什么堵心的事情让我一个人摊上?”说话的时候,孙胖子已经电脑屏幕转到了我的眼前,他打开U盘里的一个视频文件,屏幕出现的竟然是几天前死在郝正义手里的高亮……

  这段视频的拍摄地点是高局长的办公室,高老大坐在他的座位上,手里面正把玩着一个小小的乌龟壳,先是对着镜头笑了一下之后,才说道:“胖子,你看到这段影像的时候,我应该已经不在了。说实话,看不到自己的葬礼,我还是有点不甘心。”

  高亮将手中的小龟壳对着镜头晃了晃,接着说道:“还记得这个小东西吗?这还是你们几个和吴仁荻在尹白的肚子里找到的,今天能看到这段影像也是托了这个小东西的福。”

  说到这里,高亮顿了一下,再说话的时候,语气中明显带着一丝不甘心:“可惜就算有占祖,也只能知道到我死时那一刻发生的事情。我死后发生了什么,你受累到坟头说一下,让我在下面也明白明白。”

  似乎下面要说什么重要的事情,高亮将占祖放在自己的面前,看着镜头说道:“胖子,我知道你在疑惑什么。占祖有逆天改命的神通,那我为什么要走这一步?相信我,我尝试着改了一次命运,可惜让我活过来的代价太大,这个不是我能承受得起的。与其要承受那个代价,还不如我先走一步。反正民调局交在你的手里,我也放心了。”

  这时,高亮掏出来一包香烟,自己点上一根抽了几口之后,冲着镜头笑了一下,说道:“其实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要走也不是坏事,本来我还想戒烟的,现在可以理直气壮地抽了。”

  笑了几下之后,高亮说到了正题:“不说废话了,有几件正事要交代你,第一,棒槌的事情还要再麻烦你。我许诺过给他招呼大户人家投胎,虽然算不了那么细致不知道他的结局,但八成也是被我坑的。这事我是指定赶不上了,你去找杨枭,让他帮帮忙给棒槌找个好人家投胎。凭着你和杨枭的关系,他应该推不了。”

  高亮顿了一下,又抽了两口香烟之后,才说道:“然后就是吴仁荻的事情了。当年我和他有过协议,我在民调局一天,他就在这里陪我一天。我走了之后,他应该提出来要离开民调局的。本来我还想给你出出主意的,怎么把他留下来。不过再仔细想想,这个对你就算是一个考验吧,如果连这一关都过不了,那么民调局你也别想守得住。孙胖子,你不会让我在地下合不上眼吧。”

  这时,高亮手里只剩下了一个烟蒂,他将烟头扔进了烟灰缸里之后,接着对着镜头说道:“还有就是民调局这个局长的位子,我走之后,部里应该会派人进民调局。这些人你一定要拦住,如果外人进来的话,外行人领导内行,民调局就会陷入泥沼之中。不过民调局局长这个位子也不适合你,我建议你让给杨成武,让他替你挡住部里的压力,剩下的工作也就好做了。”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