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踪迹再现

  本来是想找孙胖子拿点主意的,但是听见他的这句话之后,刹那之间什么事都明白了。他这是在吴仁荻的前面刨了一个坑。当然,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明明里外都没有我什么事,凭什么就被吴仁荻生生拉进坑里。

  看着孙胖子嬉皮笑脸的样子,我这气就不打一处来。忍着在他脸上来一拳的冲动,我将孙胖子拉到没有人的地方,说道:“大圣,你这是早就算好的吧?咱们换个人不行吗?其实吧——你看西门链怎么样?老熊也没有对象,还有老莫,老莫的岁数是大了点,不过岁数大点知道疼人,正好也趁这个机会,让老吴给他治治心口的老毛病。”说到这里,我拍了一下孙胖子,学着他的语调说道:“不是我说,他这就是因祸得福啊。”

  我说话的时候,孙胖子一直笑眯眯地看着我,一直等我说完之后,他才哈哈一笑,对着我说道:“辣子,你就别费这个脑子了。大官人他们吃几碗干饭,我比你清楚。不管怎么样,邵家大小姐都必须找一个民调局的人来绊住老吴,没有人比你更适合了。不是我说,老吴是真看不上我,如果我和邵一一真成了,他能狠下心来让邵一一做寡妇。要不你以为这样的好事哪里能轮得到你?”

  看到孙胖子准备吃定我了,无奈之下,我做了最后的反击:“问题是根本就成不了,你不是把邵一一的口味忘了吧?她不喜欢男人,还记得两年前死的那个什么思汉?照这么算,你就不应该算计我,整个民调局能吸引邵一一眼球的,恐怕只有一个王璐了吧?”

  想不到我都这么说了,孙胖子还是笑眯眯地看着我,说道:“话说得不要太绝对,不是我说,两年不见,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说到这里,孙胖子的声音压低了几分:“你猜老吴会眼睁睁看着自己唯一的一支血脉被斩断吗?”

  我心里品着孙胖子话里的意思,嘴里说道:“老吴能把弯的掰直?”

  孙胖子眯缝着眼睛,说道:“我就没想过还有老吴办不成的事儿。”

  在吴仁荻和孙胖子的双重威逼之下,我只能硬着头皮被赶鸭子上架。本来按着孙胖子设计好的,今晚是一场在电影院里和邵一一偶遇的戏份,因为孙胖子临时有事,换成我替他陪邵家大小姐看完电影,然后是晚餐等一系列安排……

  背了一下午的台词之后,我有些心虚地赶到了商场中心的电影院门口。闲逛了半天之后,孙胖子和邵一一有说有笑地从对面走过来,孙胖子还假模假样地冲着我招了招手。就在我走过去准备开口说出第一句台词的时候,孙胖子的身上突然响起来一种尖厉刺耳的声音。

  这是民调局主任级人物配置手机的专有声音,出了突发事件时才会响起来,听到之后要立即赶回民调局接受任务。开始我还在以为这是孙胖子安排好的,心里正在埋怨他抢戏的时候,我手中的电话也响起来一模一样的声音。这时才反应过来,是真的出事了。手机屏幕上显示了一条民调局的信息,上面只有四个字:“林郝出现”。

  这时孙胖子的表情也变了,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和我收到一样的信息,随后将手按在腰间枪套的位置,先左右看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迹象之后,突然对着空气大声喊道:“都出来吧!今天的戏看不成了。”孙胖子的话音落下之后不久,从电影院周围的角落里快速地走出来四个人。

  这四个人倒是都不陌生,都是二室和我比较熟悉的调查员,老莫、熊万毅和西门链也在这里面。看着他们对周围充满警惕的眼神,我反应过来这都是孙胖子给邵一一安排的保镖,想想也是,如果林枫和郝正义抓到了吴仁荻的这个死穴,以邵一一相要挟,那么民调局分分钟都有被全灭的可能。也许是怕我知道周围都是熟人尴尬,他竟然都没有告诉我还有这一手。

  孙胖子向我使了个眼色,我明白他的意思,感受了一下周围的气息之后,没有发现任何不妥之处,随后对着孙胖子说道:“感觉不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听了我这句话,孙胖子紧绷的神经才有一点缓和。

  看着西门链等人的出现,邵一一露出来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她从众人脸上看出来不对头,马上向着孙胖子问道:“他们怎么都来了?这是出了什么事吗?”

  孙胖子脸上又浮现出来他那招牌式的笑容:“没什么大事,本来想看完电影去钱柜K歌的。人少没什么意思,找了几个人充充场面,想不到他们提前到了。不过看起来这场电影是看不成了,六室那边有人员流动,需要你回去做一下记录,还是先回去把正事办了吧。”

  说话的时候,二室的人已经将邵一一围在中间,我挡在她的身前。带着有些莫名其妙的邵一一快速走进了停车场。

  一辆商务车正等候在这里,上车之后,也没有避讳邵家大小姐,孙胖子一个电话打回了民调局:“确定了是他俩吗……什么地方……先让二杨过去……把所有调查员都召回来开会,现在起所有人不准离开民调局的范围。”

  几句话说完孙胖子便挂了电话,没等邵一一开口,孙胖子先扭脸看着她说道:“这几天有几场会议要召开,民调局这边负责接待和保卫。最近的工作任务可能会重一点,不是我说,你也不要到处乱跑了,这段时期过了之后,我放你一个月的带薪假……”

  一个小时之后,我们回到了民调局。这时的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人,孙胖子找了个借口,支走邵一一回六室抄写文件,等她走了之后,会议才正式开始。

  由于孙胖子得到的情报也不是太多,这次的会议是欧阳偏左代为主持。在一个多小时之前,五室仓库里存放的一张二三十年前的本命符纸突然无故自燃。对照人员名单才发现这张竟然是林枫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留下的本命符纸。

  因为当时的条件所限,那一批的本命符纸预警效果并不理想,只能在指定地点出事符纸才会燃烧。欧阳偏左马上翻查了当年的记录,符纸的对应地点是贵州山区一个叫火龙乡的偏远乡镇。当年林枫是去那里处理了一件惊尸的事件。

  知道了地点之后,欧阳偏左找了一些关系,要求当地警察上传了前往火龙乡长途车站的监控录像。本来以为要查看好一阵子,也是欧阳主任的运气好,只查看了不到十分钟,就在人群里面找到了两个熟悉的脸孔——林枫和郝正义,这两人正登上了前往火龙乡的长途汽车。

  这就是所知的全部内容,欧阳偏左说完之后,将话语权交给了孙胖子。孙副局长看了一阵欧阳主任递过来了资料之后,才对着台下众人说道:“现在已经知道了林枫和郝正义的下落,局里已经安排杨枭和杨军赶往事发地点,二室和四室调查员做好随时出发的准备。因为之前有过被调虎离山的先例,所以事件没有具体明朗化之前,其他所有人员都不可以离开民调局的范围之内。”

  孙胖子这边刚刚说完,会议室外面突然响起来一阵敲门的声音。王璐过去开门,敲门的是一个民调局内部监控电路的文职人员,三分钟之前,在楼内五室的仓库里有异常烟雾感应,因为那里属于敏感区域,只能跑过来找欧阳偏左询问。

  听到老窝冒烟,欧阳偏左什么都顾不得了,跳起来就往出事的方位跑去,身后跟着他五室的几个调查员。台下众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已经开始议论纷纷。而孙胖子不言不语的,只是眯缝着眼睛盯着欧阳偏左离开的位置。

  没过多久,欧阳偏左抱着一个满是灰烬的盒子回到了会议室。进来之后直奔孙胖子,将盒子放在孙胖子的面前之后,说道:“林枫从一九八五年到一九九三年留下来的本命符都烧了,一共是一百八十九张,对应的地点正在统计,不过一时半会儿拿不出来。邪咧……”

  孙胖子面无表情地听了欧阳偏左的话,他低头看着盒子里面的灰烬,半晌之后突然抬头,看着正做会议记录的王璐,说道:“他们在玩花样,把二杨叫回来吧。”

6条评论

  • 你大爷说道:

    感觉民调局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一点组织纪律性都没有!又蠢又俗的玩意,没脑子又恶俗!

    • 耿直说道:

      你大爷的,有你这样的蠢货吗?不看就滚,白看你还墨迹。
      杂碎

    • 哈哈哈哈哈哈说道:

      作者的逻辑不清,对一些人的定位不好,这种单位纪律性也太差了

  • 楼上是智障说道:

    你除了会说废话!TM还会什么

  • 耿直说道:

    你大爷的,你就是个杂碎,

  • 匿名说道:

    看到这里 这一句 老吴会眼睁睁看着唯一的血脉砍断吗 突然惊觉 如果长生不老 还需要血脉么 而且这么多代下来 感情何在 除了累赘 还有牵挂的吗?所谓的血脉传承 不是一代亡一代兴么 不死之人 需要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