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左右相交的支票

  花了血本解决了郝正义带来的事端,贾碧瑶也就没有了心思继续待在这里。她和金瞎子分别被人带着送出了会所。黄然倒是沉得住气,没事人一样继续跟我们推杯换盏。此后黄会长只字不提林枫和郝正义的事情,反而将话题引到了他参股的买卖上。一直吃喝到了十一点多,孙胖子向我使了个眼色,片刻之后孙胖子便推说不胜酒力,摇摇晃晃被我搀扶着才离开了这家会所。

  出了会所之后,孙胖子便恢复了正常。走到了停车的位置之后,还没等我打开车门,就见车子对面的阴影里突然走出来一个人。我和孙胖子都没有防备,第一反应就是各自掏枪(来之前孙胖子许诺出不了大事,我才没有带罪罚二剑出来)。开始还以为是黄然留下来杀人灭口的,但是这人露出面容之后,我们俩才松了口气,这位像鬼魂一样出现在阴影中的,竟然是刚才还提到过的杨枭。他是用了特殊方法隐藏住了自己的气息,要不然绝不可能近在咫尺我还没有发现。

  想不到孙胖子见到了杨枭之后,嘴一咧说道:“咱们不是说好了,只要提到你的名字,你就出来吓唬吓唬他们吗?我杨枭前杨枭后的,你就是不出现。不是我说,如果你出来得及时点,今天的收成不能就这么点。”

  杨枭的娃娃脸微微一笑,说道:“我早就到了,看见你们和黄然他们吃得不亦乐乎,就没好意思打扰。”说到这里,杨枭顿了一下,他收敛了些许的笑容,眯缝着眼睛看向我们身后会所大门的方向,嘴里说道:“不过姓黄的也不是个简单人物,他猜到你是怎么想的了。你们吃饭的地下面埋了新死人的魂魄,我对那些新魂魄有点影响力。只要我一现身冲了魂魄,就能把阴司鬼差招过来,你们知道的,我对阴司多少有点忌讳。”

  “不可能。”我从杨枭的话里找到了问题,说道,“下面埋了死人我不可能感觉不到。”

  杨枭扭过脸来,冲着我笑了一下,说道:“死人上面盖了一层石灰,尸气透不出来,除非你有像我这样对死人的敏感性,否则别说是你,就连杨军也感觉不到尸气的存在。”

  虽然得到了杨枭的解释,却让我对另外一件事情想不明白:“我还是想不通,既然他们知道怎么能防住你,干吗又对你那么忌惮?”

  听了我的话,杨枭的笑容突然变得暧昧起来,仿佛一瞬间又变成了在麒麟市初次见面的小警察。但是说出话来,却还是那个将一座大厦变成鬼楼的杨枭:“我忌讳的是阴司鬼差,不是活人,他们不能永远待在里面不出来。而且就算这些人属乌龟的窝在里面不露头,也要吃喝拉撒吧?只要给我个机会,哪怕是不用进去,我一样有本事让里面的人死绝。”

  看着杨枭略带腼腆的笑容,我开始庆幸:幸好这家伙进了民调局,如果他先进了委员会那边,那么后果还真是不堪设想。孙胖子倒是无所谓的样子,听的有些索然无味,说道:“不是我说,你们还有什么问题要交流吗?我们是不是可以先回到民调局,回去之后你们俩再谈论?”

  说着,孙胖子拉开车门就要离开,却被杨枭一把拦住,他微笑地看着孙胖子说道:“等一下,下午说好的,只要我出现,除了民调局的部位之外,剩下算我和杨军的。我看见黄然给你了一张支票的。”

  孙胖子表情纠结地看了杨枭一眼,说道:“孩子死了奶来了,你这也叫出现?不是我说,你这钱赚得也太容易了吧?”

  杨枭还是一脸略显腼腆的笑容,对着孙胖子说道:“怎么说你也用我的名字做招牌了,多少收点品牌的费用不过分吧?”

  孙胖子还想说什么,这时从会所里面传出来一阵响动,似乎是里面的什么人要出来。现在让黄然见到杨枭并不是个好主意,无奈之下孙胖子将衣兜里的支票掏了出来递给杨枭,嘴里悻悻地说道:“早知道这钱这么好赚,我就借你们吴主任的大名了。反正他也恨上我了,也不至于再来一次了。”

  杨枭看了一眼支票上的数字之后,稍显不满地撇了撇嘴,随后退了几步再次地消失在黑暗当中。只不过他没有看见孙胖子上车之后嘴角微微上扬的笑容,这绝不是被人坑了之后的表情。我看得清楚,收了黄然的支票之后,孙胖子放进了左边的衣兜。但是给杨枭的支票却是从右边的衣兜里面掏出来的……

  不管怎么说,除了林枫和郝正义没有踪影之外,后高亮时期产生的问题,几乎在二十四小时之内都被孙胖子解决掉了。只是民调局局长的位置一直悬而未决,几乎所有人都以为孙胖子继高亮之后,成为民调局第二任局长的时候,部里突然下达了一份人事任命:鉴于杨成武同志就任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党委书记以来的优异表现,经部常委表决一致通过,即日起,杨成武同志将兼任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局长一职,希望杨成武同志在新的工作岗位上再接再厉……

  消息传来之后,除了熊万毅之外,几乎所有人都对这项任命表示不理解。就连杨书记都苦着脸,趁着大中午的时候去敲孙副局长的门,一直等到三点,也不见办公室里有人回应。无奈之下,苦着脸来的还要苦着脸走(杨书记对太阳下山之后的民调局充满阴影,只要超过三点就不敢继续留在民调局)。

  可惜杨书记不知道就在他敲门的时候,孙副局长正在六室门口,就在吴主任的眼皮底下,和邵一一说说笑笑,虽然说得无非就是一些八卦话题,但是已经够让吴主任脑门上的青筋直蹦了。我在一旁竖着耳朵听,真不知道孙胖子是怎么把她骗来的。好像邵一一对民调局这三个字没有任何概念,似乎在她的脑海里,民调局和其他的政府部门一样,只是一份铁饭碗而已。

  说到最后的时候,孙胖子变戏法一样地变出一把鲜花,而邵一一也眉开眼笑地收下了。这一下子,不光是吴仁荻,就连二杨和我也都惊得睁大了眼睛,孙胖子这次玩得太大了,竟然打上了邵一一的主意,这是要给吴主任当“女婿”的节奏。

  吴仁荻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咬着牙看完了眼前这一幕,他没有直接动手把孙胖子化为虚无已经让我很是意外了。更意外的是,孙胖子前脚刚走,二杨就一声不响地离开了六室办公室,还没等我明白他俩这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吴仁荻就开口把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

  开始我还以为吴仁荻这是碍着邵一一的面子,不好直接对付孙胖子,想把我叫进来撒气。我心里正盘算着是不是先服个软,嘴上意思意思和孙胖子划清界限的时候,想不到吴仁荻只是要了我的八字,然后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说道:“去,去约邵一一看电影去……”

  我被这个结果吓了一跳,心里盘算过利弊之后还是没敢顺着吴仁荻的建议来。赔着笑脸我对吴仁荻说道:“吴主任,这个就不用我去了,刚才您也看见了孙大圣已经约了邵一一了,我再去有点不合适吧?”

  吴仁荻看着我,只说了一句:“你敢不去,我就让你马上就不合适,以后都别想合适。”

  这话说的我一股凉气瞬间就冒了出来,战战兢兢地答应了吴仁荻之后,一出门我就向着孙胖子的办公室那边跑去,没想到只是转了个弯,就看见了一张胖脸正挤眉弄眼地对着我笑:“不是我说,辣子,来好事儿了吧?”

6条评论

  • 瘋猴子说道:

    等一下,邵一一不是個百合麼?沈辣有戲唱嗎?
    不管怎樣,總算有個女角跑出了,還以為跟盜筆一樣,都是部和尚戲。

  • ╮(╯▽╰)╭说道:

    邵一一又不是女主。她跟阿宁应该差不多吧。哈哈,而且阿宁戏份还有比她多超多。哈哈,笑cry

  • ╮(╯▽╰)╭说道:

    邵一一。她跟阿宁应该差不多吧。哈哈,而且阿宁戏份还有比她多超多。哈哈,笑cry

  • 老痴汉说道:

    姑娘此话差一,有句古话叫金屋藏娇。好媳妇都放家里,舍不得让她们出去抛头露面。

  • 你大爷的说道:

    “你敢不去,我就让你马上就不合适,以后都别想合适。”这本小说看了5遍,每遍看到这里都忍不住笑……哈哈

  • ฅ( ̳• ◡ • ̳)ฅ说道:

    不是我说,主角居然有桃花了,这不科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