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孙胖子的狮子大开口

  这是刚才葬礼上对那位轮椅上老太太的后续,那位老太太是台湾宗教事务委员会,闽天缘时代的前副会长——贾碧瑶,现在以终身顾问委员的身份荣休。她算是闽天缘死后宗教委员会中仅剩的几位元老之一。要不是这次郝正义惹了这么大的麻烦,也不至于请她出山来收拾残局。

  这次之所以请贾顾问出山,还是因为几十年前和萧和尚有过一段交情,希望可以通过私交来化解和民调局的这段恩怨。不过葬礼上萧和尚看见贾碧瑶之后,就看出了她来的目地。他没敢惹这段梁子,索性脚下抹了油。

  现在的宗教委员会不同于六十多年前,已经没有实力来应付像杨枭这样的人物。无奈之下,贾碧瑶又联络了金瞎子,希望他能从中调停,拼着让孙胖子狮子大开口宰一刀,也要尽快地化解这场由前任郝会长衍生出来的事端。

  金瞎子自以为两年前,民调局去往美国回收半部天理图的事件中欠了他的人情。这次索性也就答应了贾碧瑶的请求,想在民调局与宗教委员会的冲突之中渔翁得利。但是没有想到孙胖子的反应会这么强烈,无奈之下,和贾碧瑶沟通之后,第二遍电话又打了过来,这次许了些好处,孙胖子才半推半就地答应,今晚和委员会的人见一面。

  因为这个事情太敏感,孙胖子也不敢大张旗鼓带人过去,最后还是让我陪着他走了一趟。见面的地点是一家由加拿大华人注册的私人会所,这家会所在首都圈子里极负盛名,名声就在于里面帝王一样的服务,以及帝王一样的价位。

  贾碧瑶这次也是真下了本,她包下了整个会所,我和孙胖子到的时候,几个在高亮葬礼上见过面的贾碧瑶手下已经站在这里,却唯独没有看见这次的正主出场。

  孙胖子本来已经下了车,但是看见这阵势之后,从鼻孔里面哼了一声,扭脸看着我说道:“辣子,换一家吧。看来这么高级的地方还真是不适合咱们俩,不是我说,换一家吃爆肚?”

  孙胖子的话刚刚说完,会所的大门里面就传出来一阵笑声。随后,一个声音说道:“不就是爆肚吗?还用换一家吃吗?这里就有。”话音落地,一个头发花白的胖子,推着贾碧瑶从里面走了出来。给贾顾问推轮椅的也不是外人正是最新一任宗教事务委员会会长——黄然。

  见到黄然之后,孙胖子就死盯着他。本来我还以为这是翻脸的前奏,想不到下一秒孙副局长突然笑了起来,看着对面的黄会长,笑骂道:“不是我说,老黄,你怎么还没死呢?”

  黄然脸上没有丝毫介意的表情,他也学着孙胖子的样子,嘿嘿一笑,说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这话说的可能就是我吧。既然都到了门口,有什么话还是进来说。大圣、辣子,里面请吧。”

  “这还是叫孙局长和沈主任吧,我们不是很熟,别叫得那么亲热,像在叫你们家长辈似的,我们可没有像你这种有出息的亲戚。”说话的时候,孙胖子就像主人一样,拉着我已经进了会所的大门,一路上对这里的设施一顿褒贬,听他的话,就好像街边的面馆也要比这里好上很多。

  因为是包场的关系,这次饭局直接设在大厅,偌大的地方只摆了一张八仙台。金瞎子已经等候在这里,听见有人过来,他被人扶着站起来,象征性地向着我们这边走了几步,嘴里微笑着说道:“刚才我闲的没事,在这里算了一卦,卦象显示如立契约,大吉。这一卦刚刚算完,你们就到了,看样子是应了这个卦象了,呵呵呵……”

  坐在轮椅上的贾碧瑶附声说道:“那就借北海先生的吉言了,能撮合我们俩家华干戈为玉帛,北海先生也是……”

  “也不一定。”没等贾顾问说完,孙胖子突然插了一句嘴,四处乱看了一通之后,也不顾别人的眼神,接着说道,“可能是这里的老板干不下去,想找个人接手。不是我说,金瞎……那什么,北海,你还是再问问这里的老板,是不是他那边能应了你这个卦象。”

  说到这里,孙胖子顿了一下,向我做了个鬼脸,接着说道:“你说是吧,辣子。”我点头应承道,“差不多,这大晚上的,除了我们几个,也不见有别的客人来。八成这里真的干不下去了,唉,不吉利啊。”

  我们俩这一唱一和的,不光是贾碧瑶,就连金瞎子的脸上都不好看了。不过黄然的脸色还是如常,他微笑着说道:“管他能不能干下去的,只要今晚这顿饭不耽误,是谁来干都没有问题。有什么话还是坐下说吧,我们都是中国人,边吃边聊才是我们的传统。”说完之后,他冲着服务人员做了个手势,示意上菜。

  众人各怀心事,开始只是不咸不淡地随便说了两句场面话。等到菜上的七七八八之后,金瞎子先沉不住气,向着孙胖子坐的方向说道:“孙局长,关于郝正义的事情,委员会那边也是看错了他这个人,才闹得这么被动。你看这样行不行,给我这个老家伙一个面子,委员会给你们民调局一些补偿,来弥补这次你们的损失。然后你们联合发一个声明,民调局和委员会将联手缉拿林枫和郝正义两个人。其实不用我说,你也明白在国内是民调局的天下。不过论起来海外华人圈的影响力,委员会总是比你们要强一点。如果林郝两人流窜到海外,凭着委员会的影响力,就算抓不住他们俩,起码得到他们藏身的地点还是没有问题的。”

  金瞎子说话的时候,孙胖子笑嘻嘻的一直没有说话,只对着眼前的龙虾较劲。金瞎子说完的时候,孙胖子正在对付一只龙虾钳子,拉出来里面雪白的虾肉,很难得地起身将龙虾肉放在了金瞎子面前的餐碟里,嘴里说道:“怎么说到林枫和郝正义身上了?不是在说杨枭吗?对了,杨枭在机场没接我的电话,不是我说,现在这时间,他是不是已经到了台湾了?”

  这话刚刚落地,贾碧瑶就冷冷地说道:“孙德胜,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只要你能说出来,不管想要什么好处,我们委员会都不会还价。”

  “早这么说不就完了?”孙胖子古怪地一笑,看着贾碧瑶说道,“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你们宗教委员会宣布解散,我们这一篇就算翻过去了。”

  贾碧瑶眼睛一立,刚要说话,突然她的表情发生了变化,有点错愕地看了看身边的黄然。八成是黄然在桌下给了她什么暗示,才给她带来这样的表情。黄然微微一笑,将眼前的鱼翅转到了孙胖子的面前,说道:“先吃点鱼翅顺顺气,然后再听听我的意见。”

  “我吃我的,你说你的,两不耽误。”孙胖子用勺子舀起鱼翅就往碗里盛,然后又给我来了一碗。

  黄然的表情依旧还是笑呵呵的,他看着孙胖子说道:“孙局长,我知道你在外面有了自己的买卖,我私人很有兴趣,不知道参一股合不合适?”说着,掏出来一张支票放到餐台,转到了孙胖子的面前,接着说道:“这个价位不知道合不合适?”

  我扫了一眼支票上面的数字,开头是一,后面一串零,一时半会都算不清楚。

  “价位凑合,不过都是老熟人了,就这样吧。”孙胖子随随便便地将支票收好,随后拿出一根牙签,一边剔牙一边对着黄然说道,“鱼翅塞牙了……我在外面还有几个买卖,怎么样,黄会长,你还有兴趣吗?”

  这时黄然的脸上终于变了颜色:“买卖的事一会儿再说,现在是不是可以说说关于郝正义的事了?”

  孙胖子打了个哈哈,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早就准备好的清单,放到餐台上,转到黄然和贾碧瑶的面前,说道:“这些都是这次郝正义从我们民调局里带走的东西,你们替他还了,这件事就算完了。”他这明显是又在讹人了,林枫和郝正义逃走的时候,我看得清楚,除了半部天理图之外,什么都没拿走。

  贾碧瑶看了清单上的物品名称之后,大怒道:“这些都是我们委员会的藏品!”

  孙胖子不冷不热地说道:“现在这些东西是民调局的了,黄会长,你的意思呢?”

  黄然看着名单,眼角一阵的抽搐,顿了一下之后,他才深吸了口气,说道:“你说得对,都是民调局的。”

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