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郝文明的回归

  见到在高亮墓前痛哭的人是郝文明之后,我的第一反应是要过去安慰几句。却被孙胖子一把拽住:“让郝头哭个痛快吧。不是我说,他哭的不痛快,小心拿咱俩撒气。”孙胖子这话说的很是有些人情味,起码没有当了副局长就对郝文明另眼相看。不过话是这样说的,孙胖子还是蹑手蹑脚地下了车,走到前面的尼桑车旁,悄悄地将里面的车钥匙拔了下来……

  十多分钟之后,郝文明总算止住了悲声,又撒了一把纸钱之后,才转身准备离开。我和孙胖子正站在他的身后,见到郝主任转头之后,孙胖子嬉皮笑脸地冲着他摆了摆手:“嗨,郝头,好久不见了。”

  见到我们两人之后,郝文明愣了一下。随后没有任何表示,低头快步钻进了自己的车子,不过想要扭动钥匙发动汽车的时候却摸了个空。孙胖子笑呵呵地走到了郝文明的车前,手里的车钥匙抛上抛下的,说道:“郝头,出来聊两句吧。怎么说我们哥俩也是你带出来的。还有什么不能说吗?”

  郝文明就像没有听到一样,开了车门就想离开,看他的意思,这车宁可不要了,也不想和孙胖子有什么瓜葛。不过刚开了车门,还没有从里面走出来,我已经堵在了车门口。赔着笑脸对他说道:“郝头,有什么话你说,说开了就好了。高局长刚走,丘主任也不在了,不瞒你,前一阵子吴仁荻闹着要走。这时候你要是再不回来,民调局差不多就散了。”这几句话将他又了挡回去。

  郝文明这才哼了一声,好容易说了一句:“翅膀都长硬了是吧?不是我说,你们俩就算把大天说下来,也别指望我能有脸回去!我回去就是手里拎着林枫和……那个人脑袋的时候。”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瞬间变得通红,几乎就是咬牙切齿将这几句话喷出来的。

  这话牵扯到了他的亲大哥,我不知道该怎么接,顿了一下的时候,孙胖子凑了过来,看着车门里面坐着的郝文明,说道:“您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我受累打听一下,他俩的行踪在哪你知道吗?不是我说,郝正义那里好说,你直接找他拼命就成,我看你这位大哥似乎也不敢还手,不过中间隔了一个鸦,结局就两说了。还有林枫呢?他现在半人半鬼的,又刚刚从民调局全身而退。您是能打得过他呢?还是能追得上他?”

  这几句话说得郝文明沉默不语,孙胖子那边还不算完,他掏出香烟来,递给我一根之后,自己也点上一根,就靠在郝文明的车门上,吐了口烟圈,接着说道:“明天我就让民调局将别的事情全部停了下来,专心寻找那两人个的下落。郝头,不是我说,等你找到他俩的时候,我已经把他们剁碎,扔到田里当肥料了。地点我都选好了,好几十亩地呢。到时候您怎么办?天天到地头骂大街去?”

  说到这里,孙胖子将手里抽剩的烟屁股弹了出去,停顿了一下之后,接着说道:“郝头,回来吧。我把第一室让给你,本来内定的是欧阳偏左。怎么样?可不是谁都有这个机会。”

  孙胖子说完之后,郝文明沉默了半晌之后,终于拉下车窗玻璃,说道:“我不管林枫……”

  孙胖子点了点头,说道:“那就是你们家的家务事了,随您怎么处理,我都没有意见。”说完之后,孙胖子将车钥匙顺着车窗递了进去,接续说,:“一室的办公室我一直让人打扫来着,您的东西我也没敢动,少什么东西您再跟我说。”

  郝文明发动了汽车,在开走之前突然扭脸看着孙胖子说道:“葬礼办得不错,我替埋着的人谢谢你了。我手边有点私事,处理完之后就回去。”说完之后,郝主任有些意味深长地看了孙胖子一眼,顿了一下之后,接着说道:“我知道一室也没什么人了,不是我说,有条件好的再加几个进来……”说完之后,郝文明一脚油门,拐了个弯之后,开出了墓园。

  直到郝文明的车子脱离了视线之后,孙胖子才叹了口气,嘴巴微微一动。看样子是想要说什么,无奈到最后还是将话又咽了回去。

  和孙胖子接触了两年多,我清楚他的性格。孙胖子不想说的话,我怎么打听也打听不出来,最后索性换了个话题:“大圣,现在吴主任留下了,高局长也下了葬。现在就连郝主任都回来了。最近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就差把林枫那哥俩弄回来了。”

  想不到我说完之后,孙胖子脸上的笑意却突然消失了。他愣愣地看着郝文明车子消失的地方,眨巴眨巴眼睛之后,说道:“就是这事儿不好办。辣子,这里除了你我就是地下埋着的死人了。我也不避讳你,林枫和郝正义彻底消失了。不是我说,杨军已经把林枫留在民调局的十几口子人都审遍了,还是没有一点林枫他们俩的藏身地点。”

  “杨军?”我愣了一下,说道,“是不是专业不对口啊?他在海上漂了那么多年,哪里会什么审讯?这事你得让杨枭来。”

  “你太小看杨军了。”孙胖子转过脸来,看着我说道,“那哥们儿是锦衣卫出身,他审的犯人比咱俩在电视剧里见到的都多。不过这次他也是真的没招了,死了两个,疯了两个。就是找不到林枫的下落。”

  看着孙胖子纠结的表情,我给他找了一条明路:“那么现在怎么办?找吴仁荻帮忙?”

  孙胖子听了苦笑了一声,说道:“我倒是想,不过现在把他得罪的苦了。现在除非我让邵一一负责这件事,要不然老吴是绝对不会帮忙的。”

  他的话刚刚说完,口袋里面传出来一阵电话的铃声。孙胖子掏出电话看了一眼,随后嘿嘿一笑,嘴里自言自语地说道:“正好来了出气的了。”

  话音落时,他已经接通了电话,说道:“是北海先生啊,今天让你亲自来了一趟真是有劳了。嗯,顺变,顺变。我们一起顺变。嗯?宗教委员会请你做和事人?不是我说,北海先生,你这说的晚了,杨枭已经在机场了,正准备先飞香港再转机台湾的。你看看这事闹的,我就是打电话说漏了嘴,说在高老大的葬礼上看见宗教委员会的人,他就压不住火了,非要过去,高老大这一走了,我是拦都拦不住了。哦……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试试能不能叫回来。不过话说在前面,真的叫不回来也不能怨我们民调局。只要宗教委员会那边一出事,我就立马宣布杨枭被开除民调局,他的一切行为都是私人行为,和我们民调局扯不上半毛钱关系。我这也是跟他们学的,现学现卖。”

  孙胖子客气了几句之后便挂了电话,看他没有丝毫打电话的意思,刚才关于杨枭的事情八成也是在胡说八道。不过我很好奇这个北海先生是谁。问了一句之后,孙胖子打了个哈哈,说道:“金北海……就是金瞎子。”

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