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与高亮的诀别

  开始邵一一还显得多少有些拘束,不过好在大多数会议室里的人两年前她都曾见过。没过多久,就对这里的氛围适应起来。而民调局这边,知道内情的只有三四个人,剩下的人对孙胖子大张旗鼓地把邵一一弄到民调局来都有些莫名其妙。不过终于有了第一位女调查员(王璐是秘书),这些在和尚庙里素惯了的嘎小子们在拍手之余,已经开始有人起哄,惹得吴仁荻额头的青筋突突直跳。

  吴主任的反应,孙胖子看在眼里。毕竟他还不敢把吴仁荻得罪得太狠,随便说了几句之后,孙副局长便宣布散会,找了几个文职陪着邵一一看家,剩下的人都去参加高亮的葬礼。

  众人先换了黑色的素服,从民调局大门走出来的时候,天空突然稀稀拉拉地下起了小雨。欧阳偏左望着天空,说道:“这是老天爷都哭了。”这句话瞬间就让气氛变得凝重起来,民调局几个老人的眼睛已经开始红了起来。

  高亮两年前就立过遗嘱,他的老婆二十多年前就去世了,本家大哥去年也先走了一步。身边没有直系亲属,所有的财产由高亮的侄子继承。他这个大侄子一早便穿着孝服,在民调局的门口候着了,和他站在一起的是刚刚出院,头上还裹着纱布的萧和尚,这还是那场巨变之后,我第一次见到萧和尚。

  高亮的侄子是一个四十多岁的胖子,远远看过去就像一个小号的高亮一样。由于高亮生前不准他在民调局出现,故而除了萧和尚和欧阳偏左这样的老人之外,也没有几个人见过他。

  严格讲起来,今天的算是一场集体葬礼,除了高亮是主角之外,还有四个三室的调查员。那天的突发事件中,他们死在了魂髦的手里。而和他们一起死亡的莫耶斯,因为考虑到宗教的关系,雨果把他的遗体送回了欧洲,在那里将为他安排一场隆重的天主教葬礼。

  高亮等五具遗体从地下冷库中抬了出来,送进灵车。欧阳偏左指导高亮的大侄子进行了一场出门仪式。一套程序下来之后,所有人上车,压着五辆灵车直奔墓地。

  到达墓地的时候,来送别的人基本上已经到齐了。一场隆重的葬礼开始,虽然高亮生前并没有透露出来自己的宗教信仰,但是考虑到和民调局有过合作的宗教团体的情绪,孙胖子拍板办了一场僧道合并的葬礼。东边是几大道观的区域,里面摆了几座祭台,几个八九十岁的老道士颤颤巍巍地被人扶到各自祭台后面,手里握着桃木剑,脚下踏出一连串的步伐。

  西边是几个大庙的地盘,和尚、尼姑、喇嘛被安置在各自的区域,几百人一起念诵往生咒,远远地看着就很是壮观。

  而尼古拉斯·雨果主任也换上了他白色的神父长袍,要上去再来一场天主教式的祭祀仪式,却被孙胖子一把拉了回来:“差不多就行了,不是我说,雨果主任,你这是还嫌不够乱吗?你这仪式留着,等我有那么一天的时候,都给我用上……”

  雨果主任悻悻地离开之后,我在孙胖子身边嘀咕道:“大圣,闹得这么大至于吗?”孙胖子微微点了点头,示意听到了我的话,看着身边没外人之后,才小声的说道:“葬礼都是给活人看的,高老大在下边过得好不好,找吴仁荻比谁都好用。”

  接下来就是遗体告别仪式,这么多年以后,凡是受到高亮恩惠的人,都掉着眼泪在高亮的身边转了一圈,就连马啸林都搀着金瞎子在高亮的棺材前掉了几滴眼泪。

  仪式接近尾声的时候,告别大厅进来八九个男女,为首的是一个看着有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她坐在轮椅上,手里拿着一只待放的百合花。进来之后她和萧和尚打了个对眼,萧和尚好像是认识她,脸上出现了有些尴尬的表情,有意无意地将眼神错开。

  轮椅上的老太太也不在意,他被人推着来到高亮的棺材前。看了一眼里面躺着的高亮,叹了口气将手里的百合花摆在了高亮的胸前。抹了抹眼泪之后,这个老太太还没等离开,孙胖子已经走到了棺材前,将里面的百合花拿了出来,递回到了老太太的手上,说道:“这位大姐,这样的东西不要乱放。一会儿高老大是要和他老婆合葬的,带着这么一件东西下去,他们老两口说不清楚,再伤了和气就不好了。”

  孙胖子一声大姐,把轮椅上的老太太叫愣了,她指着自己的鼻子,对孙胖子说道:“你管我叫什么?”

  孙胖子也不管什么场合,龇牙一笑,说道:“本来应该叫你一声好听的,不过高局长刚刚死在你们会长的手里,把你辈分叫得太高,是不是有点不合适?我说的有点道理吧,贾顾问?”孙胖子的话刚刚说完,推着轮椅的黑西装男人就对着孙胖子瞪起了眼睛:“喂!你要怎样?”他说话的时候,旁边几人一起向孙胖子压了过来。

  这哥们一嘴标准的台湾腔,加上孙胖子之前说到高亮死在他们会长手上,任谁都能猜到这是怎么回事。我几步跨到孙胖子身边,瞪着西装男说道:“比人多吗?你们还真是会找地方,死在这里直接就埋了,都不用找坟地!”我说话的时候,西门链和熊万毅哥几个也凑了过来,瞪着宗教委员会这几个人,一起发狠。

  “呵呵……”轮椅上的老太太不咸不淡地笑了几下,随后看着孙胖子,低声说道:“你不是想在高亮的葬礼上见血吧?”孙胖子学着她的样子也笑了几声,说道:“是高老大把你们救了。不过有件事情我要提前和你说一下,我有个姓杨的同事,几十年前,你们把他一个叫陶何儒的朋友抓起来弄死了。他这口气一直没出来,不是我说,以前有高老大压着他,才没有去找你们。现在高老大不在了,他想去哪,我可管不了。”

  这几句话说完,轮椅上的老太太脸上变了颜色。她抬头在刚才萧和尚出现的地方找来找去,才发现老萧大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告别大厅。无奈之下,只有看着孙胖子低声说道:“他明明是死在你们那的肖三达手里……”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孙胖子拦了回来。孙副局长迎着老太太的目光看过去,说道:“你猜他是信你,还是信我们那的吴仁荻?”

  听了孙胖子的话,轮椅上的老太太就像被霜打了一样,低下了头沉默不语。孙胖子跨了半步,低下头在她的耳边又说了一句:“回去收拾一下,等着杨枭去找你们吧。”

  孙胖子说完刚要抬头,却被这个老太太一把抓住他的袖子,说道:“关于郝正义的事情,我们会给你们民调局一个满意的答复。只要你想谈,什么都好商量。”

  孙胖子的嘴角翘了翘,说道:“到时候再说吧……慢走,不送了。”

  一段小插曲过后,到了最后的环节。我、孙胖子、欧阳偏左、雨果,萧和尚外加几个高亮生前的朋友,抬着高亮的棺材到了早已经挖好的墓穴前,在一阵痛哭声中,将高亮安置在地下。就在棺材被放进墓穴中的一瞬间,一直在下的小雨突然停了,一抹阳光从乌云的缝隙中洒落下来,正照在高亮的棺材之上,随后,以这个墓地为始点,出现了一条五彩斑斓的彩虹,阳光照射下来,散发出炫目的光辉。

  在众人的啧啧称奇当中,墓穴被填上了土,葬礼宣告结束。

  出了墓园之后,孙胖子拉着我上了他的车。他也不说干什么,开车在附近兜了一圈之后,再次回到刚才的墓地,远远地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停了下来。

  车停下来之后,孙胖子却并不着急下车。我问了几次,他都插科打诨地混了过去。直到我等得不耐烦,要下车走人的时候,他才避开了重点说道:“辣子,再等等,一会儿有个熟人能来,再陪我等一会儿……”

  无奈之下,我又陪着孙胖子在车上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突然有一辆尼桑车向墓园这边开了过来,在大门口停了一下之后,便直接开进了墓园。

  这辆车出现的同时,孙胖子脸上便出现了一种怪异的表情。等到这辆车完全消失在墓园中之后,孙胖子才扭脸冲着我说道:“走吧,见一个老朋友吧。”

  等到孙胖子将车慢慢地开进墓园,行驶到高亮的墓地附近,远远地就看见一个人跪在高亮的墓前号啕大哭。这人正是捅了自己哥哥一刀,自己却晕倒的郝文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