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你大爷的

  孙胖子刚刚说完,一辆黑色的轿车便开了过来。他又叮嘱了我几句,要盯住六室的情况,随后我眼看着他上车绝尘而去。

  有了孙胖子的叮嘱,回到民调局之后,我一头扎进了六室。六室这老几位竟然罕见地都窝在办公室里,吴主任还是坐在他的办公室里看着那本两年都没有看完的《冥人志》,二杨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杨军两条腿搭在办公桌上,眼睛微合正闭目养神。

  杨枭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张老旧发黄的八卦图和一个算盘,他手里握着几枚铜钱,不停地将铜钱扔在八阵图上,随后盯住铜钱的走势,手里噼里啪啦地拨打着算盘珠子。三天前杨枭受到的伤势不轻,但是托了这白发的福,现在已经看不出来一点受伤的样子。

  不知道是不是对算出来的结果不满意,杨枭将铜钱拾起来,重新扔到八卦图上,之后又是一阵拨打算盘珠子的声音。拨打算盘的声音不小,但是旁边的杨军就像没有听到一样,看着就像已经睡着了一样。

  看着杨枭面容紧绷的样子,像是在占卜什么重要的事情,就连我进来他都没有表示。我没敢打扰,一直等到第三遍铜钱扔完,拨打算盘后找了张便签,在上面写了几个数字,他的脸色才算缓和下去,这时杨军的眼睛也睁开了,看着杨枭说道:“算出来了?”

  杨枭冲着我笑了一下之后,才晃动手上的便签纸,说道:“午时找个属马的去买,这七个号十拿九稳。”

  我从杨枭的话里听出来一点端倪,看着他,有些惊讶地说道:“你刚才在算彩票的走势?”

  杨枭看着我微微一笑,说道:“闲着没事玩玩,以前多少学过点皮毛,现在也不知道灵不灵了。”

  接触了杨枭这么长的时间,我已经摸透了他的说话方式,没有把握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做。既然这七个号码已经算出来,就没有不中的理由。杨枭的这个本事现学是来不及了,不过凭着都是白头发的情分,我要是说想要入个股,他应该不会拒绝吧?

  我觍着脸笑了一下,有些吞吞吐吐地对对着杨枭说道:“杨枭,有件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不过不知道合不合……”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杨枭已经将写着七个号码的便签纸倒扣在桌面上,嘴里说道:“别的事都好说,这件事情真的不能算你一份。沈辣,你的八字没有横财命,要是你进来,这事准砸,不好意思,等中奖了,我请你吃饭。”

  这话说得一点回旋余地都没有,直接将我干在了一旁。事到如今也只能装大方客气过去了,不过脑海中却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就算真像杨枭说的那样,我没有横财命,那么用两年前在妖塚那次的事件中得到的那个叫占祖的龟壳来占卜,不知道会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这个小插曲过去之后,除了午饭的时间之外,我一直都泡在六室中。不敢招惹吴仁荻,只和二杨有一搭无一搭地说着话,不过好在局里所有的工作都暂时停顿下来,全力在忙活明天高亮下葬的事宜。其间还有熊万毅哥几个来找我帮忙,被拒绝之后,惹得熊万毅还气不忿地嘟囔道:“做了副主任就不认得老乡亲了。”

  一直在六室待到傍晚的时候,吴仁荻和二杨才各自离开了调查室。我实在没有借口跟着,只能抽空给孙胖子打电话,问他的事情做完了没有,是否还需要继续盯着老吴三人。不过几遍电话过去,电话里面传来的都是忙音。

  吴仁荻和二杨都是人精,跟踪他们回住处就是天方夜谭。无奈之下,我只得在民调局里待了一夜,如果有什么变动,也好第一时间通知孙胖子。好在直到第二天的早上,都没有任何风吹草动。

  转眼之间,已经到了第二天早上六点。我在六室里面打盹的时候,突然又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电话是孙胖子打过来的,他没有客套直接进入了主题:“辣子,你帮我通知王璐,让局里所有人现在到大会议室,就说马上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差不多再有四十分钟我就能到,我到的时候,要看见所有的人,包括老吴和二杨。”他说完之后,没容我询问就直接挂了电话。

  孙胖子那边显得声音嘈杂,听起来还有飞机起落的声音。这是刚刚下的飞机,他这一天一夜到底是去了哪里?没有时间让我细琢磨,当下我给王秘书打了电话,转告了她孙胖子的话之后,我第一个到了会议室,趁着还没有人来,我靠在角落里的椅子上又眯了一会儿。

  由于还有很多人都留在民调局忙活高亮的身后事,这一宿都没睡。没过多大一会儿,便有人陆陆续续地进了会议室。这些人也是累急了,进来之后静悄悄地都没有说话,各自找了位置之后抓紧时间闭眼小睡了一会儿。

  时间又过了一会儿,就在我迷迷糊糊假寐的时候,突然身子像是掉进了千年冰窖里一样,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激灵。猛地睁开眼睛,就看见吴仁荻已经走进了会议室里,面沉似水地在盯着我。

  周围的众人都没睁开眼睛,好像只有我一个受到了吴主任的特殊照顾。不过从他冷到能结冰碴的表情来看,要传递给我的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我的耳朵里突然听到有人说道:“你和孙胖子干的好事!”怎么听着都是吴仁荻的声音,但是他人就在我的面前,没见吴仁荻动嘴,他是怎么把声音传过来的?就在我愣神的工夫,杨军和杨枭前后脚地走了进来。不过看他俩的表情,应该和我一样,也还不清楚出了什么事情。

  这时,门口不停地有人走进来。吴仁荻又看了我一眼之后,就在第一排上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刚刚进来的和睡醒的人见到前排坐着的吴仁荻,找了各自的小团体,开始小声地交流起来。自打有这间会议室以来,还是第一次在这里面见到吴主任。惹得众人纷纷猜想,这到底出了什么样的大事件,能把吴主任他老人家都惊动了。本来安安静静的会议室,在吴仁荻出现的这一刻起,变得嘈杂起来。

  回想刚才吴主任看过来时的表情,就让我不寒而栗。孙胖子到底干了什么,能把吴仁荻气成这样?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人差不多已经到齐了。所有的人看见吴仁荻在这里坐着都是很不适应,甚至西门链悄悄走到我的身旁,神秘兮兮地说道:“辣子,到底出了什么大事,还把吴主任都惊动了。你是吴主任和孙局长的双重红人,可别说你都不知道啊。”

  还没等我说话,又有一人进来,正是民调局的大秘书王璐。她查点了人数之后,说道:“大家可以静一静了。孙局长马上就到,他会有一件重大的事情要宣布。”

  王璐的话音刚落,就听见会议室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后孙胖子的身影出现在会议室内。孙胖子还是穿着昨天出去时的那身行头,进来之后直接就和吴仁荻对上了眼,孙副局长也不顾会议室的其他众人,对着吴仁荻龇牙一笑,随后找到了坐在角落里的我,说道:“辣子,你别坐那么远,往前坐。不是我说,就坐吴主任这儿。”

  整个会议室的人都在等着我,我只能硬着头皮走到吴仁荻的身边。好在这个时候吴主任已经没有心思管我,一双眼睛正冷冷地盯着孙胖子。

  孙胖子就像没有看到一样,走到主持台前。清了清嗓子之后,看着台下众人说道:“今天辛苦大家这么早就来开会,废话不多说了。有两件事情要宣布一下。第一,今天是高局长的最后一程,虽然我们把范围控制得很小,但还是有各界人士要来送别高局长。希望在座的各位都要打起精神,不要让高局长在天上看我们的笑话。”

  孙胖子这几句话说完,台人众人一片默然。停顿了一会儿之后,孙副局长的话锋一转,接着说道:“下面宣布第二件事,因为大家都知道的原因,我们民调局最近要补充新血。经过局领导严格审查挑选,马上就有一位新人进入我们民调局的大家庭。”

  说到这里,孙胖子顿了一下,他的目光有意无意地在吴仁荻的脸上扫过之后,接着说道:“这位新人也打破了民调局建局以来没有女性调查员的怪圈,现在请大家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民调局六室调查员——邵一一。”

  他的话音落下之时,门外走进来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正是两年多以前,处理朱雀女子学院时认识的吴仁荻一支血脉——邵一一同学。邵一一出现的一瞬间,吴仁荻眼角的肌肉没有规律地抽动了起来,他只看了邵一一一眼,就将目光重新对准孙胖子,从牙缝里面挤出来四个字,“你大爷的……”

  从来都是吴仁荻把别人气得直哆嗦,什么时候见着过他被气成这样?

1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