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金蚕脱壳

  当胖子的右腿骨骼从皮肤组织中抽离出来之后,我上次吃下去的食物再次回流到嘴里,随着喉头的一阵涌动,眼看马上要喷出去的时候,我拼命地捂住了嘴巴,回身跑到了孙胖子的小卫生间里面,抱着马桶“哇”的一声,将这几天的存货一起吐了出来。

  将胃里面的东西都吐出来,实在没有东西可吐的时候。孙胖子也走进来,递上纸巾说道:“辣子,不是我说,你还能坚持到第二条腿出来。我第一次看,那哥们的肠子滑出来的时候,我就进来吐了……”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抱着马桶又是一阵干呕,实在没有东西能吐出来,才对着孙胖子说道:“孙大圣,你大爷的。看之前你就不能提个醒吗?这个也得拉我垫背?”

  孙胖子一边笑嘻嘻地拍着我的后背,一边说道:“你就知足吧,我吐的时候,可没人给我拍背送纸的。不是我说,我吐完了出去的时候,脚都是软的,还是扶着墙出去的。哪比得上你,还有人能扶着你出去。”

  他说话的时候,扶着我的胳膊就往办公室里送,想起来刚才看到的场景,现在还不知道成什么样了,我的心里就是一阵紧缩,脚下竟然发软,要不是有孙胖子扶一把,恐怕我也要扶着墙出去了。

  出去之前,我有些没底的向孙胖子说道:“大圣,你说实话,后面的到什么程度了?要比刚才还厉害的话,咱们就直接按快进吧。”

  孙胖子呵呵一笑,说道:“后面的就清淡多了,和屠宰场里面剥猪皮的差不多,不是我说,多看几遍就习惯了。我都来回看了六七遍,现在就盯细节了。”说话的时候,他已经把我送回到了电脑前。这时画面里面的胖子已经变成了一个贴着血肉的骨架,他从皮肤组织里面脱离了出来,正坐在原本广仁的位置上,用匕首已经将自己的血肉削下来大半,同时还将骨头削出几根极细的骨针。

  一边的广仁已将剥出来的皮摊开在地上,用胖子的内衣擦拭人皮上的血迹,这两人各干各的,竟然互不相扰。这个场面还是太过重口味,我没敢看得太细,看了几眼之后,将目光转到孙胖子的身上,说道:“大圣,这个是哪来的?可别说是老吴给你的。”

  孙胖子呵呵一笑,说道:“老吴?他能消停消停,我就知足了。”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显示屏上的画面,接着说道:“昨天完事之后,我去高老大的办公室收拾他的东西,在他的电脑里面找到的。我猜这是当年盖民调局大楼的时候,高老大留的后手,虽然地下五层只有老吴能下去,但是下面的事情高老大知道得一清二楚。”

  我听了之后就是一愣,问道:“高亮安摄像头,那么老吴知道吗?”孙胖子无所谓地晃了晃脑袋,说道,“九成是知道,只是不说破而已。不是我说,有人替他看着广仁,老吴还巴不得呢。”

  说话的时候,孙胖子又掏出几张光盘在我面前晃了晃,说道:“这里还有几张你露脸的,要不要你留着回味一下?”

  “回味个屁!还嫌不够丢人的啊。”我刚刚想要将孙胖子手中的光盘抢过来的时候,画面又出现了变化,再次吸引住了我的目光。广仁将胖子削下来的血肉在四周摆出来几个怪异的图形,又和着胖子的鲜血在地面上写了几个字。随后将自己之前剃下来的头发粘在胖子的骷髅脑门上,最后将自己脱下来的衣服披在胖子身上,这就是我后来跑下去见到的场景。

  收拾停当之后,广仁将胖子亲自剥下来的皮拿了起来,就像穿生化防护服一样,将自己的身体套在了里面,绷紧之后用削好的骨针别住。外面穿上胖子的衣服之后,一个“活生生”的胖子出现在了眼前。

  这个“胖子”走了几步,找到了感觉之后,突然抬头冲着摄像头的位置龇牙一笑,嘴里说了句话什么之后,转身离开了摄像头的范围。这句话说得太快,从口型上看不出来他说的是什么。

  广仁的这个动作让我很是吃惊,我扭脸对着孙胖子说道:“广仁怎么知道有摄像头的,他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还有这样的东西?”

  “这个广仁在下面待了三十多年,眼前就那么点东西,看出名堂有多难?”孙胖子眯缝着眼睛说道,“就算他不知道什么是监控镜头,也能猜出来那个是用来监视他的。”

  顿了一下之后,孙胖子接着说道:“我找大官人看了后面这一段,这哥们儿说的是——我走了,有本事就来找我。不是我说,这话说得太嚣张了。辣子,你确定他真的被老吴废了武功吗?看着手段不像啊。废了都这么生猛,要是没废那还得了。”

  孙胖子白话的时候,我看了一眼最后定格的时间,从胖子出现到最后“胖子”离开,整个时间不过是十二分钟多一点。之后广仁以胖子的名义,与我和郝正义会合,剩下的就是趁着打成一锅粥的时候,悄悄地溜走了。

  看完了这一段视频之后,孙胖子半靠在自己的椅子上,看着我说道:“辣子,现在说说老吴知道广仁跑了之后的反应吧。”

  孙胖子倒是提醒我了,本来老吴的反应就让我莫名其妙,正想找孙胖子破破吉凶:“你问老吴的反应——大圣,还真是邪了。知道广仁跑了之后,老吴也就是吓唬了我几句,然后……”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孙胖子突然插了一句,说道:“然后他就没有那么上心了,让你不咸不淡地找两年意思意思,是吧?”说话的时候,孙胖子笑眯眯地看着我的眼睛,就像是在把我脑中的想法读出来了一样。我愣了一下之后,看着孙胖子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孙胖子眯缝着眼睛,看着我笑了一下之后,说道:“很简单,老吴把广仁关了这么久,天天都能感觉到他就在自己脚下的某个地方关着。杀不得放不得,还要每过三年给他送一次药,来助广仁平安度过衰弱期。不是我说,辣子,你知道为什么把广仁交给你吗?”

  孙胖子说完这几句之后,根本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随即自问自答道:“就一句话,老吴烦了。现在在老吴的心里,广仁就是一块大鸡肋,托你的福让他跑了,老吴做梦都能松一口气,现在让他满世界的去抓广仁?别开玩笑了。”

  我从孙胖子的话里找出了毛病,马上说道:“照你这么说,老吴不担心广仁出去之后把能耐找回来,再找他报仇?”

  孙胖子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道:“如果广仁把能耐找回来,就能找老吴报仇的话,那当年还至于躲老吴躲到国外去吗?按照你说广仁的性格来说,我猜他这次跑出去之后,会找个地方躲起来,老老实实地待着。不是我说,别说回来找老吴的晦气了,只怕听到吴仁荻这三个字,他就要浑身抽筋,找地方搬家了。”

  孙胖子说完之后,又把香烟掏了出来,分给我一根之后,他自己也点了一根,抽了一口之后,眨巴眨巴眼睛再次说道:“辣子,这几天局里的事情多,后天高老大的后事办完之后,我可能会消失几天。到时候帮我盯一下,有什么事情等我回来之后再处理。”

  看着孙胖子话里有话的样子,我不免有些担心:“大圣,带我一个吧。能不能帮上忙两说,起码也能帮着搭把手。”

  孙胖子打了个哈哈,说道:“你放心,这次的事情没有危险,我一个人就搞定了。运气好的话当天来回,只要你能帮我盯紧了老吴,别让他提前撂挑子,我就知足了。”

  提到了吴仁荻,我心里虽然没底,不过也觉得孙胖子这是多虑了:“不能吧,老吴刚刚才答应你,等到高亮头七之后再走的。”

  我的话刚刚说完,孙胖子的五官就苦哈哈地聚在一起,有些无可奈何地说道:“辣子,不是我说,按常理出牌的吴主任还叫吴仁荻吗?”

  提到了吴仁荻,就连孙胖子都是头疼无比。这时,王璐敲门进来,拿着一张写着几个人名的便签来找孙胖子,说是部里工作组的人员名单已经下来,明天就要进驻民调局,杨书记找关系拿到了名单,不过他实在没有胆子半夜进民调局,最后打电话将名单透露给了王璐,现在王秘书找孙副局长商量一下怎么迎接。

  这场合继续待着也不合适,和王秘书客气了几句之后,我和孙胖子打了声招呼,随后转身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