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灾难(十九)

  来人正是郝正义的亲弟弟——郝文明。这时的郝主任脸色涨红,这一刀得手之后只是直勾勾地瞪着自己的亲哥哥,突然嘴巴一张:“噗”的一声,一大口鲜血喷在郝正义的脸上,随后郝文明眼睛一翻,晕倒在地。

  这时孙胖子也跑到了我的身后,只是有魂髦拦住冲不过去,反而害得我分神要照顾他,好在孙胖子有自知之明,退了十几米,让我放手一搏。见到郝文明倒地之后,孙胖子在后面大声喊道:“郝正义,连你亲弟弟也下手,你还是人吗?”他的话让郝正义哆嗦了一下,看着脚下已经陷入昏迷的郝文明,嘴里不清地说道:“我没有,我没有,对不起,我真的没有……”

  “鸦!”林枫突然大喝了一声,他这一声喊出来的同时,鸦半透明的身体突然化成了霜雾,瞬间将郝正义和林枫包裹了起来。随后,这层霜雾变得越来越浓,但是转瞬之间霜雾突然扩散,没有多久便消失的干干净净,和霜雾一起消失的,还有林枫和郝正义二人,地上只躺着一个还在昏迷状态的郝文明。

  林枫消失的同时,那几个魂髦就像被抽走了魂魄一样,轰然倒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喂!带上我!”肖四洋对着郝正义三人消失的位置大声号道。可惜林枫和郝正义就像没有听到一样,没有做出任何要带他走的动作。片刻之后,林枫这次带来的众人当中,只有肖四洋一个人还站在地上,只是他的情况不如那些被孽震丢了魂的那些喽啰们。

  眼睁睁地看着林枫和郝正义遁走,剩下的魂髦也没了后劲儿。孙胖子飞奔到高亮的尸体前,仔细地查看了一遍之后,跪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这哭声将最后一丝希望彻底打破,我这一肚子邪火没地儿撒,直接就奔着肖四洋去了。之前肖四洋的身体数次陷入到了地下,但是都在最后的时刻被杨军拽了起来,这还是杨军不想要他的命,否则肖四洋已经死了几个来回了。

  这时的肖四洋已经是强弩之末,又一次从地下被杨军拽出来之后,他突然大吼了一声,随后张嘴一口紫黑的鲜血对着杨军喷了出去。在这口黑血喷出来的同时,一股腥辣刺鼻的味道瞬间充斥在空气当中。

  杨军身子一晃,向后连退了十几步,才没有让黑血溅到自己的身上,这黑血溅到地上之后,竟然冒起了一阵白烟。肖四洋这口血吐出来之后,身子瞬间佝偻起来,全身皮肤不均匀的出现了各种黑黄色的斑点。而且抽抽地变得就像风干的橘子皮一样。明明是六七十岁的年纪,看着却像过百岁一样。

  趁杨军后退的时候,肖四洋的身子顺势前倾,横着向地面拍了下去。同时他脚尖接触到的地面荡起了一阵涟漪,随后小腿的部分快速地陷到了地下。眼看着肖四洋的身体只要接触到地面,就要遁走的时候,他的脖子突然一紧,被一双手紧紧的掐住,向地面上拽了起来。

  掐住脖子的是我,肖四洋对周围事物的感知差了很多,我到他身后的时候,肖四洋竟然没有发觉,这也是为什么杨军敢远退的原因。等脖子被紧紧掐住向上拖的时候,肖四洋才反应了过来,伸出好像枯枝一样的爪子,反手向我抓了过来。

  他的双手刚刚伸了上来,就见一道寒光闪过,肖四洋的两只手被齐刷刷地斩了下来。在一阵哀号当中,他的身体被我半掐半拖地拽回到了地面。肖四洋在哀嚎的过程当中,看到了一个握着短剑胖子,正面目狰狞地瞪着他。

  杨军面无表情地走过来,盯着肖四洋,嘴里却对我说道:“你现在松手他也跑不了。吐了那口血,姓肖的就算是油尽灯枯。刚才最后一次机会他没抓住,就再没有能力用遁术了。”

  这时肖四洋的脚已经沾到了地面,和杨军说的一样,他现在身子直打晃,站都站不稳,更别说用遁术了。加上肖四洋断臂的鲜血四溅,我心生厌恶,索性把他扔到了地上。

  肖四洋倒地之后,弓着身子不停地哀号。哀号了一阵之后,勉强地跪在地上对着孙胖子说道:“我真的没有多少时间好活了……怎么说我也是特别办出身,看在肖三达的分上……”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孙胖子冷冷地打断:“肖三达……我和他不熟!”

  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候,孙胖子的短剑斜着从下往上,对肖四洋的脑袋削了下去。没有任何悬念,就像热刀切黄油一样,肖四洋的半张脸连同半个脑袋掉了下来,他的身子对着我的方向仰面栽倒,好在我躲得快。脑袋里面黏糊糊的东西才没有溅到裤子上。

  孙胖子现在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他洗龇牙咧嘴的表情,五官狰狞的已经挪了位。杨军的目光从肖四洋的尸首转移到孙胖子的身上,说道:“我还以为你想要个活口,要死的我早就解决了。”

  孙胖子没搭理杨军,转身向身后走去。走到郝文明的身边,确认郝主任没有大碍之后,原地坐在地上,转头看着旁边高亮的尸体发呆。

  我从来没有见过孙胖子这样过,想过去劝劝又不知道说什么好。看着高亮的尸体,我心中也一阵发堵,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哭了一阵之后,我转头看向别的位置,想转移注意力的时候,突然,看着眼前躺着被黑猫震魂的林枫党羽,让我觉得有些别扭,但是哪里不对又说不出来。

  杨军倒没有多少悲伤的情绪,他本来想去查看杨枭。但是走过去之前,杨军顺着我的目光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喃喃地说了一句:“呃?怎么少了个人?”

  少了个人……我心中咯噔一下,一种不祥的预感突然涌现出来。杨军的目光在众人脸上掠过之后,转过脸对着我说道:“刚才和你一起上来的胖子不见了。”

  胖子有问题,问题在广仁那里!这一瞬间,虽然还没有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但是大概的方向已经被我抓住了。

  “下面出事了!”对着杨军喊了一嗓子之后,我转身顺着楼梯向着下一层跑去。杨军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孙胖子之后,并没有跟着我下去。我明白他不放心把孙胖子一个人留在这里,故而只能我一个人回到了地下五层。下来之后,远远的就看到广仁还是孤零零坐在地上,他低着头一动不动的,就这么看过去,也感觉不到有什么不妥之处。

  看着广仁平安无事之后,我心里反而更觉不安起来。对着他的方向,我大声喊道:“广仁!你还好吗?”广仁就像没有听到一样,像木雕泥塑始终保持着一个姿势,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地。

  不对!广仁身上绑着的锁链怎么都垂到地上。这时,我才发现到不对的地方,之前绑在广仁四肢的铁链,无论他做出什么姿势,其中两根锁链都会保持一个相对对称的弧度。但是现在这四根锁链都软趴趴地拖在地上,根本就不像能锁住人的样子。

  再看广仁的样子,他的头已经垂到了胸前,一头白色的长发挡在面前,无法看清他的样子。虽然之前每次见到广仁都是这副做派,但是现在看来,他一直保持这个怪异的姿势,似乎是为了什么事情做准备。

  我继续向着广仁的位置快步走去,不断地叫喊着他的名字,希望他那边并没有出事,这一切都是我想多了。但是广仁那边没有任何回应,直到我走近广仁身前百十来米的时候,一股浓烈的血腥之气突然凭空出现,钻进鼻孔直冲脑门。

  闻到这股血腥之气的同时,广仁身上的气息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再向地上坐着这人看过去,这人的整个身体都起了变化。坐在地上的哪里还是什么广仁,而是一副剥了皮的死人骨架,这副骨架高高大大,绝对不是清瘦的广仁能长出来的。骨架外面套着广仁的衣服,摆出了一个坐在地上的姿势。

  这个骷髅头顶上,罩着一个白色的发套,不过仔细看过去,这个发套竟然是无数根白头发,和着骷髅的鲜血,一根一根地黏在了骷髅的脑门上。绑在四肢上面的锁链已经断开,只是搭在骨架的上面,从远处看过去,才有一个白发人坐在地上的错觉。

  骷髅身前,摆放着几摊血肉。这些血肉摆出几个奇怪的图形,这几个图形我虽然不识,但是其中一个图形多少也能看出来一点幻阵的苗头,这应该就是为什么以我的目力,还看不透广仁这边已经换了人的原因了。

  在这几个由血肉组成的图形中间,是八个巴掌大小的血字——此次一别,后会无期。

  广仁跑了——

  再次回到地下四层的时候,杨枭和萧和尚也都醒了过来。杨枭倒还好说,只是萧和尚见到高亮的尸体之后,哭得撕心裂肺。要不是我在旁边一直劝着,弄不好老萧大师就这么跟着高亮一起走了。就在我劝萧和尚的时候,谁都没有注意到,躺在地上的郝文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趁没有人注意到他的时候,郝主任悄悄地离开了这里。

  直到当天晚上,除了吴仁荻之外,所有外派的调查员全部赶回民调局。见到这副惨象众人都懵了,虽然回来之前,众人都已经得到了消息。但是亲眼看到高亮等人的尸体,大部分人还是接受不了。一时之间,民调局的空气当中都弥漫着一层哀伤的气息。

  民调局被攻击之后不久,就有人报了警。因为民调局的名声太诡异,赶到现场的警察没敢直接进门。请示了上级领导之后,只得到原地待命,不得轻举妄动的指示。而所谓的上级又请示了他的上级,一层一层往上请示。

6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