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灾难(十八)

  说完之后,孙胖子笑得前仰后合,浑身的肥肉乱颤。我正莫名其妙哪里好笑的时候,孙胖子自觉不自觉地靠拢过来,一边狂笑着,一边从牙缝里用极低的声音蹦出来一句话:“林枫敢离开鸦的范围,就弄死他……”说完之后,他像是笑得失控了一样,自己越走越远,像是不自觉的一样,离开了我和杨军的保护范围。

  林枫本来就已经没有血色的脸上变得铁青起来,但他生性小心谨慎,否则也不会在民调局隐忍三十多年。看着孙胖子差不多快笑岔气的样子,林枫只是冷笑了一声,嘴里漏风地对着孙胖子说道:“哼混的,梨好好保轰,下可见面无话剥了梨的皮!(姓孙的,你好好保重,下次见面我活剥了你的皮!)”

  林枫这口气没出来,还要继续对着孙胖子开骂,这时候郝正义从高亮的身后露出脸来,似笑非笑地对着林枫说道:“你这是在配合他拖延时间吗?”林枫顿了一下,瞬间明白了郝正义的意思,之后不再说话,只是狠狠地瞪了孙胖子一眼。

  这一招没有效果,孙胖子马上收敛了笑容,大大咧咧地回到了我和杨军的身边。看着郝正义说道:“我说郝主任他大哥啊,不是我说,天理图也拿到了,我也不打算留你们吃饭。要不然放了高胖子,带着天理图走你们的。我也不是好客的人,绝对不留你们。”

  郝正义配合着孙胖子的话,淡笑了一下,回答道:“我们也是时候走了,不过是不是你们受受累,把吴主任的禁制撤了?放心,就高局长的体重,我们想带也带不走。”

  “不行。”没等孙胖子搭话,杨军先一步说道,“这禁制只有杨枭会解,想撤了禁制,先让杨枭醒过来。”

  郝正义摇了摇头,目光转到杨军身上,淡淡地说道:“这里不是菜市场,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你们只有一条路,撤禁制让我们离开。办不到的话,高亮一定会死,而且你们几个人也不一定拦得住我们。”

  他的话刚刚说完,林枫嘴里又蹦出来几个音节,虽然都不在调上,但是这种术法明显不是靠语调发出的。最后一个音节说完之后,本来已经躺在地上的几个魂髦再次爬了起来,向他们围拢了过来。

  形势转眼之间又发生了变化,只是一个鸦已经够头疼的了,现在这几个魂髦也凑了过来,如果肖四洋和林枫再缓过来,局面就马上急转直下了。好在郝正义他们都没将其他晕倒的同伴救起来的意思,这么看来那些人一开始就是被当作炮灰用的。

  现在唯一对我们这边有利的,就是林枫他们拖不起时间,拖到吴仁荻回来就是他们的噩梦了。所以孙胖子也不着急,一直等到那边的阵势摆开,趁着这个机会,他装作打哈欠捂住了嘴,用极低的声音在我耳边说道:“别管郝正义,有机会先干掉林枫……”

  孙胖子的话让我有些诧异,在我看来,要救高亮,就要第一时间先干掉郝正义,然后不给他们反应的时间,趁乱杀过去把高亮抢过来,有罪与罚两把短剑在手,杨军做主力,多少也有点把握。但是先杀林枫的话,郝正义那边可能第一时间就要对高亮下手,不知道孙胖子反着来是什么意思。不过动脑子的事一直都是孙胖子的强项,现在也不是问他的时候,孙副局长怎么说的,就怎么办吧。

  就在我将注意力开始集中在林枫身上的时候,孙胖子掏出来香烟,谁也不让,自己点了一根,抽了一口之后,看着郝正义说道:“不是我说,其实不用那么麻烦,你们可以从进来的地方出去,要是嫌麻烦,我把电梯打开,你们可以坐电梯走。”

  孙胖子刚刚说完,郝正义脸上就出现了一个古怪的笑容,他看着孙副局长说道:“本来是打算怎么进来就怎么走的。不过可惜了……”郝正义的话到嘴边又欲言又止,惹得孙胖子一愣,随口问道:“可惜什么了?”郝正义看着孙局长古怪的一笑,说道,“可惜你回来了,如果说你这一路上没有下埋伏。孙局长,你自己信吗?”

  孙胖子听了自嘲地一笑,说道:“别说,这个还真是不太好相信。”郝正义配合着也笑了笑,随后他又说道:“我和林主任,还有肖四叔都是民调局出身,这次回来不是为了给谁报仇,更不是来同归于尽的。该拿到的东西也拿到了,只要你撤了这里的禁制,让我们安全地离开,高局长就会一根头发都不少的还给你们。”

  郝正义的话音刚落,杨军就抢先说道:“这个禁制只有杨枭会解,想解开禁制就得让他醒过来。”

  郝正义就像没有听到一样,他的眼睛还是盯着孙胖子,嘴里说道:“孙局长,应该不是只有杨枭能解开禁制吧?”

  孙胖子有点意外地看了一眼郝正义,说道:“你还知道什么?”

  郝正义迎着孙胖子的眼神,说道:“知道谈不上,不过多少能猜到一点。这里是地下四层,还不算是吴主任地盘。依着高局长的性格不会不留后手,他应该知道怎么解开这道禁制。孙局长,你算是高局长的接班人。一旦高局长不在的时候,民调局发生点什么变故,这样的事情他不可能不跟你交代。”

  孙胖子听完之后一直在眨巴眼睛,半晌没有说出话来。就在我以为他的眼部肌肉抽筋了的时候,孙胖子突然停止了眨眼,从自己的衣兜里面掏出来一个小小的瓷瓶。在掌心里掂了掂之后,看着郝正义说道:“郝主任他大哥,伤了高胖子是什么后果你比我清楚……”

  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候,孙胖子面上的表情变得狰狞起来。他拿着瓷瓶的手一翻,“啪”的一声,瓷瓶被他狠狠地摔在地上,当着所有人的面瓷瓶被摔得粉碎。一股淡黄色的烟雾冒了出来,不过转瞬之后便消散得无影无踪。

  在烟雾出现的同时,一阵剧烈的压迫感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空气像是被抽走一样,甚至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别人还好说,孙胖子脚一软直接跪倒了地上,他的脸被憋得通红,就像随时就要憋死一样。

  好在这种压迫感来得快去得也快,还没等我把孙胖子拖走,窒息的感觉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孙胖子趴在地上喘了半天气之后,才被我搀扶着爬了起来。

  压迫感消失的同时,肖四洋的脚下出现了一团黑影,他两只脚已经陷入地下。肖四洋向着郝正义伸出手来,说道:“把天理图放我这里!”郝正义和林枫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将天理图掏出来,打算向肖四洋的手边递过去。

  郝正义刚刚将天理图掏出来,挡在他身前的高亮突然睁开了眼睛,猛地回身大吼一声:“把天理图留下来!”高亮现在全身都湿漉漉的,一声大吼之后,猛地回身去抢夺郝正义手中的天理图。

  谁都没有想到高亮会在这个时候醒过来,刚才孙胖子摔碎瓷瓶的时候,众人的目光都在孙胖子身上,谁都没有注意到高亮和杨枭身上的白霜已经化去,只是杨枭身上的白霜太瓷实,高亮恢复自由的时候,他身上的白霜还剩下大半。

  “动手吧!”孙胖子大喊了一声,他的手臂一甩,竟然从袖子筒里面甩出来一只短小的掌心雷式手枪,对着郝正义的身形一阵乱瞄,可惜郝正义被高亮挡住,一时之间没有开枪的角度。而这时,林枫和肖四洋已经到了郝正义的身边,眼看着高亮就要身遭不测。

  我双手同时一伸,两把短剑像闪电一样回到了手中。林枫胸口的罪剑被拔出来的一瞬间,他哀号了一声,差点倒在地上。有孙胖子刚才的话,我握着两把短剑对着林枫冲了过去,林枫见事不对,扭头就跑。杨军也一道白影冲向肖四洋的身后,将他抓起来,又一次大头朝下地砸到了地上。

  眼看着林枫和肖四洋已经没了威胁,只是众魂髦已经扑了上来,把它们解决掉多少耽误了一点时间。就在我一剑刺穿了最近一个魂髦胸口的时候,突然听见孙胖子大喊了一声:“郝正义!你敢!”

  顺着声音看去,高亮无力地趴在郝正义的肩头,一个窄窄的刀尖从他的后心露了出来……

  这一刻,时间就像静止了一样,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高亮身上。高局长从郝正义的肩头滑了下来,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他的眼睛瞪着,但是里面的瞳孔已经扩散开。我感觉到高亮的气息消失得无影无踪,倒在地上的只是一个灵魂已经消失的胖大躯壳。

  看着地上他那胖大尸体,我一时之间有些接受不了。林枫被打得都没了人样,肖四洋的脑袋差点被塞进腔子里,他俩都还活蹦乱跳的,凭什么高亮只挨了一刀就丢了命?不止我一个人,现场所有人都愣愣的。郝正义更是脸色煞白,他的眼神直接拧在了高亮的尸体上。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肖四洋,他突然翻身从地上爬了起来,身子一晃绕过杨军,几步到了郝正义的身前,伸手去抢郝正义手里抓着的天理图。出手的同时,他背后突然响起来四声枪响“啪啪啪啪!”

  开枪的是孙胖子,只是他的枪口本来是对准郝正义的。没想到肖四洋好死不死地突然挡在郝正义身前,孙胖子在暴怒之下枪法失准,只有一枪打在了郝正义的肩头,剩下的三发子弹都打在肖四洋的身上,虽然没有把他怎么样,但是子弹的冲击力还是打得肖四洋一个趔趄,脚下不稳摔倒在了地上,这时我和杨军已经冲了过去,无奈之下,他只能咬牙去纠缠杨军,就这样错过了最后一次得到这半部天理图的机会。

  枪声让林枫回过神来,他冲着郝正义大吼了一声:“布能该了!狗!(不能待了!走!)”郝正义机械性转头看了一眼林枫,他的脸上还是没有一点血色,肩头的枪眼哗哗冒血,但这条胳膊就好像不是他的一样,从郝正义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疼痛的表情。他的嘴巴微微张了张,却哆哆嗦嗦地一个字都发不出来。

  “还想走?都死这儿吧!”孙胖子将打光子弹的掌心雷扔到地上,面目狰狞得都有些扭曲地吼道:“杨军,沈辣!你俩吃干饭的吗?要死的不要活的!”他喊叫的同时,回身捡起之前郝正义被我打落的短剑,抄起短剑对着郝正义的方向冲了下去。

  孙胖子刚才的枪声,已经将我的魂叫了过来。在枪声落下的同时,我和杨军一左一右的对着郝正义扑了过去。林枫没有拽动郝正义,看着形势不对,他将郝正义手中的天理图一把抢到了手中,但是虽然天理图到手,他却没有遁走的本事。无奈之下,张嘴又喊出几个音节。

  他们身前的几个魂髦同时转向,对准我一起冲了过来。虽然有两只短剑在手,但是想突破这些魂髦,多少还要费一些工夫。趁着这个机会,林枫将目光转到守在郝正义身边的鸦身上,深吸了口气之后,再说出话来已然清晰了很多:“带着郝正义走!该(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但是鸦却像没有听到一样,只是紧紧地盯着郝正义,似乎在等着他发话。

  林枫的话音刚刚落下,突然角落中冲出来一人,林枫和鸦都是背对着这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这人手握一支甩棍直奔郝正义,到了他身前之后将甩棍迎风一抖,里面暗藏的窄刃刀锋甩得笔直,二话不说对着郝正义的小腹捅了进去。

  郝正义本来已经空手抓住了来人的刀锋,鲜血滴滴答答地从他的手指缝中流了下来。但是看清了来人的相貌之后,郝正义惨然一笑,松开了握住刀锋的手,反而伸手拦住了要救他的林枫和鸦。这一刀悄无声息捅进郝正义的小腹之中。

8条评论

  • ╮(╯▽╰)╭说道:

    呜呜呜T_T 。高局真的就这么走了吗?我不信,不甘心呀T_T,,,,还真飙出了一堆泪。55555~
    动刀的是郝主任吧。

  • 小辣子说道:

    作为一名特种兵出身,我经常性的愣在当场,把命门留给敌人,这真的好吗?我在训练的时候是有多么不用心?

  • 匿名说道:

    怎么把猪脚写得那么无能,草。。。

  • 无人敌说道:

    我才是主角,小辣子你还是一边玩去吧

  • 匿名说道:

    沈辣沒有一点应变能力,再怎么说也经历了不少场面,有多次让人提醒才去救人,在生死关头,这样好吗,让他強大起来不好吗?

  • 无人敌他爹说道:

    一个二个这么利害都不知道我是谁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