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灾难(十七)

  话音落时,高亮已经跳起来将郝正义扑倒。两人就像街头的小痞子一样,用最原始的手段在地上厮打着。高亮占了体型上的优势,很快就将郝正义压在身下,大号茶缸一样的拳头不要钱一样打在郝正义的脸上。这几下打得心黑手狠,没用几拳郝正义就彻底变了模样。

  本想帮着高局长一起打落水狗的,但是杨军那边又发生了变化。刚才被他踢出去的林枫又歪着脖子向杨军冲了过去,刚才那样的伤势也就是他那半人半鬼的体质才能熬得过来。只是可能是他着急,脖子没有完全掰回来,明明是冲着杨军去的,却歪着头在看我。

  林枫歪脖的样子有些搞笑,但是我却无论如何都笑不起来。现在的林枫满身满脸都是青筋,看着就像爬满了蚯蚓一样,他的脑袋歪在一边,连着身体都有些扭曲。由于颅内的压力改变,林枫的眼球凸在眼眶外面,仿佛随时就要爆出来似的,加上他狰狞的面目,看上去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林枫冲到杨军身边的时候,我也到了,在他对杨军动手之前,先一步举着罪剑对着林枫的胸口捅了过去。硬生生逼着他后退了几步。这时的林枫变得急躁了起来,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孙胖子已经带着二杨杀回来了,谁知道下一个回来的是不是吴仁荻?

  林枫突然一声怪叫,对着我扑了过来,同时他嘴里面开始蹦出来一串不连贯的音节。还没等我动手,就听见“啪”的一声枪响,跟着林枫歪掉的脑袋向后一仰,倒着后退了几步,等他将头再次抬起来的时候,我才看见林枫的门牙被打掉了两颗,子弹从他的左脸脸颊穿了出去,捎带着还打断了林枫的小半截舌头。

  林枫已经说不出话来,他喷着黑血狂吼了一声,绕开我向孙胖子藏身的窟窿方向跑去。不用问,刚才那一枪连同我之前听到的枪响,都是出自孙胖子的手笔。怕孙胖子吃亏,我紧跟在林枫的身后,只要他稍有停顿,就再从背后给他一下子。

  但是我跑了没有几步,就听见高亮的声音:“别追!去帮杨军。”一瞬间我明白了高亮话里的意思:主力肖四洋完了,林枫他俩就彻底没戏了。这句话不只给我提醒,林枫的身子也是一震,他猛地反应过来,就在林枫回身的时候,我手中的罪剑斜着捅进了他的心口。

  挨了这一剑之后,林枫的身子瞬间僵直了起来,张着嘴巴却说不出话来。以我的经验,这是人死之前的必然动作,等紧绷的神经失去意识之后,这人就应该彻底的死亡了。

  我准备拔出罪剑,打算换个位置再给他捅几下得时候,林枫突然伸手抓住了我握剑那只手的胳膊,嘴里说了一句什么,由于他的舌头把打断,说的什么我完全听不懂。但是我的手被他抓得死死的,完全抽离不得。只能用另外的一只手对着林枫歪掉的脑袋打了下去,四五下打过去,林枫的脑袋已经变了形,但就是死死地按住我握剑的那只手,不让我将罪剑抽出来。

  就在我一拳接着一拳打在林枫脑袋上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异动。好像有几个大家伙向我这边冲了过来。还没等我转头,在刚才杨军出现的半面塌墙边露出来一张熟悉的胖脸,对着我大声吼道:“辣子,跑!”说话的时候,他已经举起手枪,对着我的身后就是一梭子。

  枪声刚刚落下,还没等我做出反应,一阵破风之声在背后响起。没等我回头,一个巨大的拳头打在我的后心上,巨大的冲击力将我带着林枫一起摔出去七八米远。这时我才看清动手的是自从二杨现身之后,就一直老老实实的魂髦,这五六个魂髦竟然都冲了过来。

  倒地之后,林枫还是死死地攥着我的胳膊,眼看着这几个魂髦再次扑过来。这时,胸口种子的位置猛地抽搐了一下,当下也管不了许多,我一着急,松开了握着罪剑的手,反手抓住了林枫的手脖子,倒在地上用力向上一抡,本来想着是借力将林枫甩出去,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抡之下,竟然将林枫抡了起来。

  林枫的脸上在半空中满是惊讶之色,这时他想撒手,却无奈手腕子被我紧紧地抓住。身后正有一个魂髦扑过来,和林枫撞了一个满怀。“嘭”的一声,魂髦被直接撞飞,林枫则直接一口黑血喷了出来。

  我也被这个场景吓了一跳,但是马上明白过来,借着惯力从地上跳了起来,继续抡着林枫向第二个扑上来的魂髦撞去。和刚才同出一辙,魂髦被撞飞,林枫则满头满脸的都是鲜血,身体被撞得多处变形,就连头盖骨都凹了下去。接下来,是第三次、第四次、第五……

  起身的魂髦不停地被林枫再次撞飞,这时候,杨军那边也发生了变化。肖四洋的两只手同时被杨军抓住,他紧紧地抓住肖四洋握着半截死人骨头的那只手。将这只手上握着的半截骨头向肖四洋的肚子上捅过去。无论肖四洋怎么抢夺挣扎,都无法阻止甚至推迟半截死人骨头的前进速度,现在就连想丢了那半截骨头都做不到了。

  眼看着骨头尖已经刺到了肖四洋的小腹,只要杨军再加把劲,他的肚子上就要多一个肚脐眼。就在这时,肖四洋的嘴巴突然大张,一口黑气对着杨军喷了过去。杨军算好了肖四洋会有临死挣扎的动作,黑气才刚刚吐出来,杨军猛地低头,用自己的脑门对着肖四洋的嘴巴砸了下去。这个动作太猛,直接砸掉了肖四洋的两排门牙不算,还硬生生地逼着他将黑气又咽了回去。同时手上用力,将半截死人骨头捅进了肖四洋的肚子里。

  “嘎嘎……”五六颗门牙卡在肖四洋的喉咙里,让他哀号的声音都岔了音。杨军没有丝毫手下留情的意思,他将身子弓得像虾米一样的肖四洋倒着提了起来,大头朝下猛地向地下摔了下去。

  一般人挨上这一下,就算不砸个万朵桃花开,也能把脑袋砸回到腔子里。想不到肖四洋倒地之后,只是抱着脑袋不停地嚎叫打滚,除了头顶着地的位置哗哗流血之外,看上去竟然再没有别的伤势。

  杨军正打算提起肖四洋,再给他来一下,而这时我抡着林枫,准备将他撞向新冲上来的魂髦。突然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冷冷说道:“我要是你们俩,就别忙着动手……”我和杨军同时转头,向着声音的源头望过去,就见高亮和郝正义那边也发生了逆转,倒霉的是,高亮是被逆转的那个……

  不远处的杨枭已经彻底地倒在了地上,他的身体挂满白霜,保持着刚才的站姿,就像是中了定身术一样。刚才一直和他僵持的鸦,已经到了郝正义的身边,高亮就像杨枭一样,只是没有倒地。从高局长全身也挂起了白霜能看出来,他这也是着了鸦的道。

  郝正义将高亮胖大的身体挡在他的前面,他藏身的位置十分刁钻。就算现在我有枪在手,也找不到可以开枪的角度。郝正义躲在高亮的身后,说道:“孙副局长,你还是出来见一面吧。就算打冷枪,你的位置也没有射击角度。再说了,打错了高局长可不是闹着玩的。”

  郝正义说话的时候,我将插在林枫身上的罪剑拔了出来,准备找角度给郝正义甩过去,但是试了几次都找不到合适的角度,加上杨军对着我接连使了几个眼色,暗示郝正义的手上有家伙,一旦偷袭不成,第一个倒霉的就是高亮。无奈之下,我也只有放弃了。

  沉默了片刻之后,断墙后面响起来孙胖子的声音:“郝主任他大哥,不就是天理图吗。我做主了,你拿走!不是我说,千万别跟我客气。其实这事儿你要是早说一声,我就直接给你送台湾去了。哪至于这么麻烦……”

  说话的时候,孙胖子从断墙外面露出了身形。他先一步将手枪远远地丢了出来,之后才一边嬉皮笑脸,一边向着郝正义那边凑了过去。孙胖子走了没有几步,郝正义又说道:“就站那吧,孙局长,你是不是把另外一把枪也掏出来?你带着手枪出来,我心里可是没有底。”

  孙胖子尴尬地笑了一声,随后从背后又掏出一把民调局的制式手枪丢在地上,嘴里说道:“我就说不带着吧,临走的时候熊玩意儿非得托我把他的枪带回来,说是准星歪了,要让欧阳主任调调……”认识孙胖子这么长的时间,我都不知道他还有带双枪的毛病,想不到竟然被郝正义看了出来。

  还没等孙胖子说完,郝正义笑了一下,拦住他说道:“应该不止两把吧?”这时孙胖子的脸上才真正变了颜色,他眯缝着眼睛看向郝正义身前的高亮,片刻之后,孙胖子恢复了那招牌式的笑容,大大咧咧地解开了衣服,从肚子下面抽出来一把手枪,笑嘻嘻地对着郝正义的方向说道:“这把是西门链的……”说完,又将这支手枪远远地丢了出去。

  不光是我,就连杨军都用一种诧异的眼神看着郝正义。他都想不到郝正义是怎么算出来的。见到孙胖子丢了第三把手枪之后,郝正义顿了一下,再次说道:“沈辣,你的家伙是不是也先处理一下?就算能挥之即来,也要给我点时间反应一下吧?”

  我看了一眼孙胖子,他微微向我点头,示意我先丢了短剑,反正只要一招手,短剑就能瞬间回来。不过这口气实在咽不下去,我赌气一样,将罪剑再次插进了林枫的胸口,顺手将他丢到了高亮的脚下。杨军学着我的样子,将肖四洋也扔了过去,故意把他扔到了林枫的身上。

  这时孙胖子笑嘻嘻地对着郝正义的位置,说道:“不是我说,郝主任他大哥,差不多了吧?只要能把高局长留下,包括天理图在内,你想要什么都拿走。我保证民调局不追究。”而郝正义就是不答话,像是在等待什么事情的发生。

  孙胖子说话的时候,鸦已经走到了林枫和肖四洋的身前,也没见他做什么,林肖二人身上就都挂了一层白霜,不过转瞬之间白霜化去,林枫竟然摇摇晃晃地爬了起来。

  接下来,肖四洋也捂着脑袋从地上爬了起来。杨军见了冷笑一声,嘴里咕哝了一句什么,具体的我没有听清,只是隐约有几个词顺进了我的耳朵里:“……大鬼差……死人……也能救……”

  我听了个莫名其妙,林枫算是半个死人,但是肖四洋看着不算那一路的人啊?但是现在这场合实在不适合问杨军,只能不懂装懂地看了一眼林枫和肖四洋。

  肖四洋虽然满脸是血,但是他的情况明显比林枫要好上不少。林枫全身都变了形,尤其胸口插着罪剑,剑柄上面滴滴答答地不停有黑血流出来,这把短剑他拔不得碰不得的,看他的表情,明显受到了极大的煎熬。

  见到林枫和肖四洋重新站起来之后,孙胖子还是一脸嬉皮笑脸的样子,他走到杨军和我的身前,看着林枫说道:“林主任,两年多不见,您老人家倒是越发的精神了。不是我说,您这肤色也太好了,惨白惨白的,知道的是您已经不算活人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您这是得了什么大病,没有几天活头了。对了,你现在算死人了,每年清明、鬼节什么的,你儿子是不也要给你找点纸?光烧纸单薄了点,陪床的妹子也得烧几个吧?不过纸扎的妹子能用吗?干看着不憋得慌?哈哈……”

28条评论

  • sharp_w说道:

    说实话,这位吴姓名辣的小子从头到尾就是个打酱油的货色,只有靠着别人才能侥幸保住自己的小命,作为小说中的绝对一号主角,太没看头了。此小说打分: C–(评分标准最低得分:C—)

  • 看客说道:

    楼上这傻逼根本不知到什么是好小说 傻逼 不会读还吐什么嘈? 他妈的 你全家都是傻逼

  • 看客说道:

    你他妈就是一傻。逼

  • 看客说道:

    你会看书么?

  • 说道:

    是沈辣,没看头还看到这里了?呵呵

  • 沈辣说道:

    看到一楼这样说我 我心情非常沉痛 我只能用2个字诠释你 傻逼。不懂就不要乱发言

  • 呵呵呵说道:

    请叫我沈辣,吴辣是隔壁囤的

  • 哈哈说道:

    人家是沈!还有,为什么主角一定要牛P哄哄的呢?逗!看不过,就换!勿喷!有本事自己写啊,想怎么写就怎么写!

  • 蚂蚁说道:

    我觉得沈辣只是配角,作者用他的视角去讲述这个故事,主角应该是吴人敌或是孙胖子!

  • 说道:

    還吳辣哈哈哈哈

  • 沈辣傻逼说道:

    主角太垃圾,连当配角的资格都没有

  • 广仁说道:

    谁敢嘲笑我的徒儿?

  • 主角有点弱了说道:

  • 书是好书说道:

    书是好书

  • 你爸爸说道:

    看不懂的去死啊!

  • 一个很ok的男人丶说道:

    我去年买了个表!不可以看滚你妈逼ヽ(`⌒´メ)ノ!操你妈的大丑逼!谁说这本书不好谁全家大傻逼生的!

  • 说道:

    沈这家伙,怎么就是忘记直接砍头呢?罪剑被林抓住,你就不能直接用罚对他脖子来一刀嘛!!

  • 说道:

    好看

  • 你父亲大人说道:

    我没有针对谁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辣鸡

  • 无人敌说道:

    主角不是沈辣主角不是沈辣主角不是沈辣!重要的事说三遍!作者是以沈辣的角度写的,沈辣等于第一视角,主角应该是无人敌,就算不是无人敌也是以他围绕写的,详情请看勉传

  • 说道:

    難道沒人覺得劇情有些拖拉嗎?主要是描述得語氣都大同小異..看的好膩..

  • 沈辣说道:

    有些人反应真是慢,还tmd瞎bb,都看书看到这里了还把我当主角,告诉你们:我,沈辣就是一个说书的!

  • 说道:

    我又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