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灾难(十四)

  出了仓库大门之后,郝正义再也坚持不住。两腿一软跪倒了地上,他双手触地,张嘴“哇……”的一声,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血吐出来之后郝正义的脸色反而好了很多,不过这时也顾不得脸色不脸色了,他一脸惊恐地对着仓库里面的空气说道:“龙……”

  郝正义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我感到有些惊愕。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一时之间没有听明白他说什么,我重复了一遍,说道:“聋?你听不见了?”我的话刚刚说完,猛地感觉到门口位置的气流发生了变化。

  无数道气流纠缠到了一起,形成了一个朦朦胧胧非蟒非蛇的形态。这股气流像是要冲到门外,去撕咬郝正义。但是每次都冲到门框的位置,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挡了回来。几次尝试未果之后,这股非蟒非蛇的透明气流折返了回来,本来以为这次要冲着我来,没想到这股气流竟然远远地绕开了我,只是“刷”的一声,就飘到了我的身后。

  “还真的是龙?”我瞪大了眼睛看着这诡异气流的背影,一直看它消失在了仓库的中间位置。我记得上次进来的时候,那个位置摆放着一副奇怪的骨架。但是现在走近看过去,骨架倒还是一副骨架,但是形状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副骨架变得细长,上面顶着一个带着独角的扁嘴蛇头骷髅。

  什么时候换了一副骨头架子?难不成是吴主任进来了?不过马上就被自己否决了,要真是吴主任进来,他第一时间就会发现罪与罚两把短剑失踪。一直没有找我的麻烦,也就是吴仁荻给了我仓库的钥匙之后,就一直没有进来过。

  重新仔细地看了一遍骨架之后,我突然发现这副蛇形骨架的几个部位,和之前看到的骨架一模一样,而且感觉到我在注视它之后,这副骨架发出了一阵似有似无的共鸣声,好像是对我有着某种程度的忌讳。

  我向身后连退了几步之后,这副骨架的共鸣声也逐渐停止。这时,郝正义捂着胸口再次走进了仓库里面,不过他只敢站在仓库大门的边缘,以防再有什么风吹草动,他有机会马上逃离这里。

  “沈辣!千万别动它!”郝正义看了一会儿之后,细声细气地向着我说道:“你脚底下踩着一卷经绢,捡起来铺在龙骨上面!”被郝正义这么一提醒,我才发现,脚底下还真踩着一张薄薄的绢布。

  看得出来这张绢布是特制的,虽然年深日久的,但是却没有糟破的现象。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蝌蚪一样的文字。要不是我进了民调局之后长了见识,否则根本看不出来上面用古天竺文字书写的佛经。

  听了郝正义的话,我将经绢铺在了骨架上面,在经绢接触到骨架的一刹那,共鸣声突然消失。又过了片刻,确定了安全之后,郝正义才慢慢地走了过来,看着就已经被经绢掩盖住的骨头,眼角的肌肉不由自主地抽动了两下。

  看着他心有余悸的样子,我经不住问道:“这副骨头还真是龙?”

  “是龙骨和龙魄。”郝正义掏出手机,对着龙骨各个角度拍了几张照片,然后指着头骨上面的独角,说道:“严格说起来,这个骨头的主人应该叫‘蛟’,独角为蛟,双角为龙。不过这只蛟是在化龙的前一刻死的,所以称呼它为龙,也没有什么问题。”

  说完之后,郝正义的脸转了回来,原地围着这个仓库转了一圈。说道:“眼光还真是毒,不是千古至宝的东西都进不来。”感叹完毕之后,他又像变了个人一样,目光冰冷地看着我,周围所有的宝贝在他的眼里已经失去了溢彩:“找到天理图就上去吧。”

  就这么让他们得到天理图,我还是不太甘心。孙胖子他们应该已经知道了民调局出事了,正全力往回赶。不过现在这样的情形,别的也做不到,只能多少拖延一点时间,我看着郝正义说道:“别的东西你不再看两眼?虽然我不太懂行,也知道比天理图值钱的宝贝有的是。”

  郝正义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说道:“你不是孙德胜,谋划设局不是你的强项,小心挖坑把自己埋进去。你现在所有的心思,都应该用在怎么保住高亮和萧和尚身上。不要最后赔了夫人又折兵,你真的没有多少时间了。”

  郝正义最后一句话让我拖时间的信心瞬间崩溃。当下无奈地走到门前的架子上,将上面的半部天理图拿下来扔给了郝正义:“就是它了,怎么说你和林枫也都是民调局出身的,不会收到天理图之后再撕票吧?”

  郝正义将天理图展开仔细看了看,确定是真品之后,才抬头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说道:“这个不是你能操心的了,你能做到的只是尽最大的力量来保全他们俩,别的事情就交给老天爷安排吧。”

  说到这里,郝正义一转身向着仓库出口的位置走过去,边走边说道:“我要是你就待在这里,反正天理图也交出去了,高亮和萧和尚的命运你控制不了,上不上去也没有什么意义。”

  我心里咯噔一下,郝正义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给了天理图之后,林枫还要对高亮和萧和尚下杀手?这下说什么也要回去了,虽然没有两把短剑,但就是凭着种子的力量也多少能支撑一段时间,就算孙胖子他们没有及时赶回来,起码也能拉几个垫背的。

  看着郝正义的背影,我冷冷地说道:“上不上去我说的算!”这时,郝正义已经走到了门口,出仓库之前他回头看了我一眼,说道:“这个随便你……”

  出了仓库之后,就见远远地走过来一个人,正是去寻广仁晦气的胖子。广仁还是在原地低头坐着,看着不像发生了什么事情。胖子过来之后,看了一眼广仁手中的天理图,说道:“先说好了,这东西算是咱们一块找的。”

  郝正义没有搭理他,径自地向出口走过去。胖子在后面跟着,嘴里不停地磨叽:“大不了钱到手我分你三成,四成?就五成,真的不能再多了。”

  我跟在他俩的中间,突然感觉郝正义和胖子都有些别扭,但是具体什么地方不对劲又说不上来。因为惦记着高亮和萧和尚的事,我来不及多想。到了楼梯的位置,还是我先上去,之后郝正义和胖子踩着我的脚印跟了上来。

  再次回到地下三层的时候,林枫就守在楼梯口等着,我们还没等上去,他就直接问道:“天理图呢?”

  “在我这。”郝正义扬了扬手里的天理图,没等林枫说话,空气中突然传来了另一个人的声音:“拿来给我。”说话的时候,一个人影从林枫身前冒了出来,正是刚才制住了高亮和萧和尚的肖四洋。

  肖老四的话刚刚说完,又有一个熟悉而又刻薄的声音响了起来:“还是给我吧,顺便你们谁给我解释一下,谁把我的狗弄成这副样子的?”

  地下四层之内,所有人的脸色都大变,几乎同时向着声音的源头看过去。只见在暗室入口的方向,溜溜达达地走进来一人。这人白衣白发,从头到脚一身白,怀里抱着已经陷入昏迷的尹白,那一脸谁都瞧不上的表情,不是吴仁荻吴主任还能是谁?

  肖四洋在吴仁荻刚刚出现的时候,就催动遁法想要逃走。但不知道为什么,以前万试万灵的术法现在使了吃奶的劲就是显现不出来,肖四洋接连换了几种遁走的术法,最后都以失败告终。最后肖四洋满头大汗地放弃了使用术法,自己一人慢慢地向后退去,希望不会引起吴仁荻的注意。

  吴仁荻现身之后,林枫带来的众人都是一脸绝望的神情。其中一人当场瘫软在地,嘴里不停地说道:“死定了……死定了……”还有一人冲着林枫吼道,“姓林的,你可是说吴……他老人家不会回来,我们才跟着你干的,现在怎么办?”

  这时的林枫也是满脸惊恐,听到有人在斥责他之后,林枫把牙一咬,瞪着吴仁荻恨声说道:“没什么大不了的,最多变成虚无永不超生而已,大家一起上,运气好的还能出去一个两个。”林枫也是吓傻了,他这番“鼓舞士气”的话说完,更是没有一个人敢靠前,小一半人眼神发拧,嘴里喃喃说道:“虚无……永不超生……”

  吴仁荻一声冷笑,说道:“说得好,一起上吧,看看你们谁能跑出去。不过跑不出去的话,就留下来给我的狗做狗粮吧。”

  这时,我已经第一个出了楼梯口,形势瞬间扭转之后,防着林枫狗急跳墙,第一时间将倒在地上的高亮扶了起来,好在这个时候林枫也没心思再难为高亮,任由着我将高局长半扛半扶地送到吴仁荻的身边。

  走到了吴仁荻身边之后,我说道:“吴主任,您老人家下次早点到成不成?再晚来一步,我们几个人就真的交代了。”我说完之后,吴仁荻只是看了我一眼,伸手在高亮的脸上抹了一把,高局长像是被什么东西激了一下,浑身猛地一哆嗦,随后眼睛慢慢地睁开,不过看清眼前站着的是吴仁荻之后,高局长不自觉地流露出一丝不可思议的神情。

  “是啊,吴主任确实应该早到一点。”这句话是郝正义说的,他跟在我的身后出的楼梯,见到了吴仁荻之后也是愣了一下,像是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但是随后他看着吴主任的眼睛就眯缝了起来,见到我过去吴仁荻和高局长的反应之后,他接着说道:“因为他赶回来的时候,你们几个人还是要交代,是吧?杨枭。”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