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灾难(十二)

  直到肖四洋的身体完全陷进地下之后,林枫才长出了一口气,他先看了郝正义一眼,看到郝会长已经扛着郝文明走回来之后,才将目光转移到了我手中的两把短剑上,说道:“现在已经这样了,就算你自己能出去,高亮和萧和尚,还有郝文明怎么办?给点诚意,我们谈谈吧。”

  看了一眼还躺在地上的高亮和萧和尚两人,我不是孙胖子,也想不出来什么对策。当下没有办法,拖延一点时间也好。我将两把短剑扔到地上,迎着林枫的目光说道:“我的诚意给了,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林枫看着地上的短剑,点了点头说道:“两年之前我就说过,需要你帮我一个小忙。如果不是那时的意外,也不会横出这么多的枝节了。”

  说到这里,林枫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倒在脚下的高亮和萧和尚,继续说道:“高局长和萧和尚都着了肖四洋的道,肖四洋什么人你刚才也都看到了,他俩支撑不了多大一会儿。你帮我下去把天理图拿出来,天理图到手我们就……”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惹得我一阵冷笑,说道:“林主任,你是不是太健忘了?别的我不知道,但是你铁哥们儿丘不老是怎么死的,我可知道。丘主任您都下得了手,就更别说我了。你没拿到天理图,我还能有几成把握能活着出去,不过一旦你天理图到手,第一个倒霉的八成就是我吧?”

  被我一阵抢白之后,林枫并没有翻脸,只是冷冷地看着我。一直等我说完之后,他才幽幽地说道:“由不得你了……”说着,他指着趴在地上的高亮说道:“给你两个选择,去拿天理图,你们可能都活。拿不到天理图,高亮和萧和尚就一定死!”

  听了林枫的话,我心里一阵乱跳。虽然明知道他不敢轻易下手,但也怕把林枫逼急了。不过就是这样,嘴里还是逞强说道:“你舍得他俩死吗?他俩死了,我就更找不着理由给你拿天理图了。”

  “那就试试吧……”林枫说话的时候,蹲下了身子,将手掌按在萧和尚的脑门上,看着我说道,“这个手势看着眼熟吧?我再问一次,天理图你是拿还是不拿?不过这次回答错了也没有关系,反正你还有一次机会。”最后一句话,林枫是指着高亮说的。

  “拿!”我瞪着林枫一声吼叫。实在没招了,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老天爷保佑,孙胖子快点带着吴仁荻回来救火吧。

  林枫笑了一声,目光在他带来的人堆里扫了一圈,最后落在已经走到他身边的郝正义身上,说道:“能下个禁阵,切断那两把短剑与沈辣的联系吗?”

  郝正义看着地上的两把短剑摇了摇头,但是他又说道:“完全切断不可能,不过可以给这两把剑加点阻力……”说话的时候,他走到我的身边,同时带过来一阵阴冷的气息。

  郝正义掏出一把匕首,对着自己的左手腕划了一刀。鲜血瞬间就冒了出来,随后,郝正义将鲜血滴在两把短剑之上。

  鲜血接触到短剑,瞬间化成一层薄薄的冰霜,附在剑身之上。等到两把短剑都被这红色的冰霜层层包裹住之后,郝正义的伤口也已经结成了冰霜,不再有鲜血流出。

  看了一眼已经挂霜的两把短剑,郝正义回头向着林枫点了点头,说道:“事情办完之前,这两把家伙应该动不了。”林枫看到刚才的一幕之后,脸色变得古怪起来。郝正义和他说话的时候,林枫的脸色才恢复了正常。

  趁着郝正义说话的时候,我尝试召唤罪、罚两把短剑。但是这两把剑连动都没有动,只是剑身上面红色的冰霜略微有些融化,但是转瞬之间血水又被周围的冰霜影响,再次化成了血霜包裹在双剑之上。

  我暗地里的动作,没有逃过林枫的眼睛,见到我已经控制不了两把短剑之后,林枫淡淡地一笑,找人抬着高亮和萧和尚,亲自看着我,向着纵深的位置走了过去。不过他在动身之前,和他带来的其中一人耳语了几句,那人听到之后,也不说话,自己一人转身就进了应急电梯,指示灯显示这人回到了地上四层,不知道他去那里干吗?

  似乎也不止我一个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郝正义的眉头马上就皱了起来,不过他并没有去问林枫,甚至都没有怎么看他。只是将头压得很低,继续跟着林枫一路向前走。

  一直走到了通往地下四层的电梯入口,林枫这些人才算停住了脚步。电梯门已经打开,露出来通往地下四层的暗门。电梯里面站着一人,正用一根烧得通红的金属丝对着已经灌铅的锁眼一通捣鼓。从满地的铅碎来看,似乎高亮铅封门锁的计划已经被林枫的人破解了。

  听见脚步声音之后,这人回头看着林枫说道:“里面塞得铅差不多都抽出来了,不过这道锁我可没有办法。想开门你要另找能人。”

  “开锁不用你。”林枫说完之后,回身在高亮的身上摸索了一阵,最后在他的手指头上,将缠在上面当戒指的龙须解了下来。林枫将龙须伸到锁眼里,他手捻着龙须扭动了几下之后,就听见“咔嚓”一声,门锁被打开。

  锁开之后,林枫并不着急推门进去。他让出了身子,看着我说道:“这条路你应该是走熟了的,来吧,你来开路。”

  事到如今,我也用不着客气,伸手推门,第一个进到了地下四层。见到没有机关埋伏之后,林枫紧跟着我,也走了进来。后面郝正义众人连同魂髦,也陆续地走入了地下四层。

  进入了民调局传说中的地下四层之后,一直向前走了二十多分钟,听到身后有人嚷嚷道:“老子以前还以为民调局真有个地下四层,原来地下三四层在一起,这两层各占一半。地下四层……我呸!还不如叫地下三点五层。”

  “你好好看看,这条路是斜的。”那人旁边又有人说道,“虽然斜的角度不大,不过得看这一层的面积多大。走了这么长的时间都没到头,完全就是另外一……前面那一大推是什么东西?”

  这人说话的时候,众人都看到了前面被高胖子当作仓库的暗室,本来有一道暗门挡住,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到这里的时候,暗门大开,里面的东西明晃晃地映入众人眼帘。

  已经不需要我继续带路了,后面的众人像饿狼一样,一窝蜂地跑了进去,开始抢夺一切可以带走的东西。我看着这些人的德行啐了一口,转头看了一眼林枫,说道:“抢东西这么在行,这些人都是当年八国联军投胎的吧?”

  林枫就像没有听到一样,面无表情地和我并排走着。我八成猜到了他的心思:天理图只有一张,能找到这些人帮他,大概就是把民调局这么多年来压箱底的宝贝都许出去了。

  这些人很快就发现,越里面的东西就越好。明白过来之后,便马上向尽头跑去。生怕去的晚了,远古的神器就被其他人捷足先登。这时,林枫拖着我也加快了脚步,后面的郝正义一言不发,紧紧地跟在后面。

  没过多久,就看见了通往地下五层的入口,五六个人站在这里,正犹豫下不下去。见到林枫带我到了之后,有人指着入口问道:“这里有个楼梯!下面是什么地方?”

  我看了一眼黑洞洞的楼梯口,张嘴说道:“下面是吴仁荻的仓库,天理图那样的东西,仓库里面有一大堆。”本来要是在平时,吴仁荻的仓库能让这些人犹豫半天。但是现在他们都抢红了眼,高亮收藏的东西已经算是神器了,吴仁荻的藏品那还了得?

  我的话刚刚说完,还没等郝正义和林枫阻拦,这五六个人几乎同时冲下楼梯。他们下到第八九阶楼梯的时候,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这几个人还要继续往下走,突然听到林枫的一声大喝:“不要再往下走!你们原地停住。”林枫的话只让两人停住,其余的人就像没有听到一样,继续向下走去。但是他们只是又下了一节楼梯,身子就变得模糊起来。

  开始我还以为是眼花了,但是下面这一幕让我肯定视力没出问题。这几个人的身体周围像是出现了一个由利刃组成的漩涡,他们身上脸上的血肉就像是面粉一样,簌簌落下,在半空中变向,被卷进了漩涡当中,没有多久只剩了几副骨头架子倒在地上。

  还站在楼梯上面的两个人,已经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其中一人哆哆嗦嗦地在衣兜里掏出一摞符纸,在里面找出来一张画着人像的,贴在自己心口的位置。随后,这人深吸了口气,也不理会身边的同伴,猛地一转身,向着楼上的位置跑了回来。

  就在他的脚踏到上一节楼梯的同时,这人也发生了变化,先是身体莫名其妙地顿了一下,贴在心口的保命符“呼”一声化成了灰烬,这个过程都没有看见火光,发现不对的时候,符纸已经变成了飞灰。

  随后,他的身体像是喷泉一样,眼耳口鼻甚至包括浑身的汗毛孔都不停有鲜血涌出来。双手开始拼命地挣扎,但是越挣扎血涌的速度就越快。只是片刻的工夫,就变成了一个血人,最后挣扎了几下之后,便一动不动地倒在了楼梯上。直到这人死后,他身体的各个部位还是源源不断向外冒着鲜血。

  现在楼梯上只剩下唯一的一个幸存者,这名幸存者本来也掏出了一张画着人像的符纸,还没等做出下一步的动作,已经有人给他做出了失败的演示。看着只上了一节楼梯就变成血葫芦的同伴,这名最后的幸存者彻底慌了手脚,对着楼梯上面的林枫众人喊道:“你们救救我!我什么都不要了……谁把我救上去,我那一份就归他!”

  “别慌!只有你到现在都没事,说明他们都中了流影之类的术法,只要不动,这个阵法就奈何不了你!”说话的是林枫,这时他的脸色也变得煞白,不过比起来之前那死人一样的肤色,看着又顺眼了不少。说完之后,林枫看了我一眼,说道:“老实说!下面是什么阵法?”

  刚才的景象让我也有点后怕,稳了稳心神之后,我说道:“那么高端的东西,我怎么可能会知道?我以前上上下下的什么事都没出过,要不然,我走一次给你们看看?”

  林枫冷笑了一声,随后说道:“别动这个心思,你要是跑了。想象一下高亮和萧和尚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9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