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灾难(十一)

  被咬到的位置感觉不到疼痛,只是微微麻了一下。就在被蛇咬到的同时,胸口种子散开的位置突然一阵紧缩,突然一股炙热的气息从这里爆发出来,顺着被蛇牙咬着的地方喷了出来。

  那半截白蛇就像被打了气的气球一样,瞬间膨胀了起来。但是它下半截是空的,被灌进去的气体连同它的毒血和下水,顺着被斩断的切面喷了出去。一点都没有糟践,全部喷在赵斯的脸上。

  白蛇的毒血和下水就像是被丘不老灌下去的魔酸一样。就是一眨眼的工夫,赵斯脸上的皮肉完全被侵蚀掉。他的前半脸变成了一个骷髅,赵斯双手捂着已经没有了皮肉的“脸”,倒在地上不住地翻滚哀号。

  这时矮胖子已经抽出来第二张符纸,正要打出来的时候见到赵斯的惨状。惊骇之下,符纸就像黏在他手上一样,哆哆嗦嗦地就是甩不出来。他的符纸是特制的,见风之后马上就要打出来。在手上这么一黏糊,符纸“呼”地一声直接变成了火球,矮胖子的心思都在赵斯的脸上,等明白过来的时候,他整条小臂已经都着了起来。

  “啊!”矮胖子一声惊呼,随后连退几步,边退边拍打着胳膊上的火苗。因为火符干燥的需要,矮胖子衣服的布料夹杂着少许磷的成分。磷遇到明火,只是眨眼之间,本来还在小臂的火苗已经蹿到整个胳膊上面。

  这边赵斯已经停止了挣扎,彻底断了气。在看到矮胖子被火烧得嗷嗷叫,看着火势转眼之间就要弥漫全身。我的心一软,算了,这也是老天爷给我报仇了。留他一条命吧,就算落个残疾也比丢了命强。

  我提着罚剑几步走到矮胖子面前,举着罚剑对矮胖子着火的胳膊就斩了下去。本来想着,断臂救他一命,顺便也算报了刚才他用火球打我的仇。没想到矮胖子被火烧昏了头,上蹿下跳之际竟然低着头将脖子往剑锋上送。

  没有任何阻力和声响,眼前只是血光一闪。一个大脑袋就掉了下来,在地上滚了几圈停住之后,脸正对着我,这个脑袋还是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可能正在纳闷,为什么会在这个角度看我?

  腔子里面喷出来的鲜血溅了一身。我有些晦气地将外衣脱下扔掉。看着地上还是一脸不解的脑袋,我嘟囔了一嘴:“这算是你自杀的……”

  转眼再看对面剩下的那些人和魂髦,才发现敢情那边也乱了套。刚才罪剑没有打中矮胖子,力竭落地。马上就有几个识货的来抢,但是接触到罪剑的人无不例外都倒在地上抽搐。这里面还是真有几个反应快的,见到不能用手触摸罪剑,其中一人马上脱了衣服包裹在手上,捡起了罪剑。

  刚才罪剑的威力众人都看在眼里,剩下的人看了眼红,马上便有人上前明抢,众人的注意力都在罪剑身上,加上都以为赵斯和矮胖子多少能撑一阵子。这两人转瞬之间的惨死,竟然有很多人没有看到。

  “还窝里斗!老赵和何大个(敢情矮胖子叫何大个)人都没了!”刚才和赵斯斗嘴的安鬼子突然大喝了一声,这声之后,这些人才算安静了下来,转头看向我这边都是一脸惊恐的神情。

  一个脸上都是血的麻子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缠裹衣服的手上举着一把短剑。虽然已经是满脸血了,但他还是对着短剑一阵傻笑。没等他的笑容落下,我右手对着罪剑的位置虚抓了一把。“嗖”的一声,这人眼睁睁地看着罪剑从他的手上消失,重新回到了我的手上。

  这人“嗷”的一阵狂叫,红着眼睛刺手空拳地向我这边冲过来,但是没跑几步就看到我脚下赵斯和矮胖子何大个的惨象,他狂叫的吊门瞬间走了音,绕了个圈之后又跑了回去。

  我现在满头满脸都是何大个的血,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的形象恐怖到了什么程度。看着对面几乎都是一脸惊异的众人,我心中一动,慢慢地向着他们的方向跨了一步。这一步刚刚落地,安鬼子就狞笑了一声,说道:“一起上吧!”

  安鬼子的话音刚刚落下,我突然脚下发力,迎着这些人的方向冲了下去。我这个举动让安鬼子众人都是一愣,没有人想到我会一个人对着他们反冲下来。安鬼子本来已经卖出去的腿又收了回来。嘴里开始不停地怪叫,引得周围的魂髦向着他这边聚拢过来。

  眼看着我已经冲到距离这些人只有十多米远的时候,手中的罪剑突然对着安鬼子的脑袋甩了出去。没有人想到我跑到这么近了还会来这一手,这个距离加上罪剑飞过去的速度,安鬼子根本没有闪避的机会,罪剑没有任何悬念地插进他的脑门里。就这样罪剑也没有丝毫停留,继续向前飞去。就听见“嘭”的一声闷响,安鬼子的脑袋突然爆开,红白之物洒落了一地。他的身子晃了晃,最后带着一腔子鲜血倒在地上。

  几乎就在尸首倒地的同时,围着安鬼子所有的魂髦突然发起了狂,抓起身边最近的几个人,在他们身上不停的撕咬。场面转瞬之间就发生了变化,剩下的这些人开始大乱,和安鬼子同样装束的人,嘴里怪叫着尝试控制这些魂髦,但是发狂的魂髦根本不受控制,甚至其中还有几个魂髦,竟然冲着其中一人扑了过去,要不是他闪得快,恐怕就直接陪着安鬼子他们走了。

  本来只是想着干掉带头的安鬼子,想不到会引发这么大的场面。现在看来已经不需要我动手,只要保持安全的距离,这些发狂的魂髦就会解决一切。林枫绝对想不到,发狂的魂髦会这么六亲不认,真是成也魂髦,败也魂髦了。

  我正打算绕开这里,去给高亮和萧和尚帮忙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长啸,随后又是一阵像是鬼哭一样的怪叫声,随着怪叫声的响起,发狂的魂髦慢慢安静了下来。还没等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姓沈的小子,往这儿看!”

  是林枫的声音!顺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过去,第一眼看见的是高胖子已经被人制住,他的短剑已经到了另外一人的手上。现在正别在他的脖子上,只要轻轻向前一送,高局长就要和何大个一个下场了。这时候的高亮像是中了什么术法,他的眼睛紧闭,脸色苍白,身体微微打晃。而萧和尚趴在距离高亮不远的地方,看他好像不行的样子吓了我一跳,好在后背微微的起伏证明了萧和尚多少还能撑一段时间。

  出乎我意料的是,制住高胖子的并不是林枫,拿着短剑在高亮脖子上比量的,竟然是刚才口口声声说不玩了的肖四洋。林枫站在他身边,对着我继续说道:“沈辣,高局长的命在你的手上,不用我说,你也该知道怎么办了吧?”

  之前完全没有想到高亮这只老狐狸也会被人制住,对这样的情形也没有丝毫准备。心里就像一团乱麻一样,正在盘算怎么能给肖四洋来一下子,还伤不到高亮的时候。就听见又有人一声大吼:“放了他!”郝文明举着量天尺摇摇晃晃地走到林枫和肖四洋的身前,有些歇斯底里地对着肖四洋喊道:“把他放了,要什么东西都给你!”

  肖四洋看着郝文明的样子,冷冷地说道:“郝老二,你就这么和我说话吗?”郝文明瞪着肖四洋喘了几口粗气,随后他长叹一声,将手中的量天尺扔到了地上,回头看着我,说道:“辣子,你也把家伙扔了吧……”

  虽然明知道现在丢了家伙就是一败到底了,但是看着郝文明的样子,就算我不扔短剑,他也会过来抢。老主任不能得罪,更何况高亮已经在他们的手上,没有了高局长坐镇,真的看不到我们这边还有反败的希望。算了,这次认栽了,就这么着吧……

  就在我要将短剑丢到地上的前一刻,肖四洋突然说道:“别这么扔……我又不是瞎子,一会儿你招招手,它就又回来了。”我有些挑衅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我倒是想直接给你,不过你敢接吗?”

  肖四洋冷笑了一声,随后直愣愣地看着我,有些一惊一乍地说道:“说得好,你倒是提醒我了。你的家什我是不敢接,而且怎么处理我都不放心,看来除非你死了,那两把短剑才不会有什么威胁。”

  听了他的话之后,我将罚剑紧紧地握在手中。另外一只手向着罪剑落地的方位虚抓。“嗖”的一声,罪剑也被我抓在手中。双剑在手之后,我瞪着肖四洋,说道:“来吧,你过来杀了我吧!”

  “不急……”肖四洋嘿嘿地一阵冷笑,同时手上的短剑轻轻一抹,在高亮脖子上浅浅的割开了一道口子。虽然伤口并不深,但鲜血立即就流了下来,一瞬间高亮的脖子血淋淋地,虽然知道没有大碍,不过看着还是挺吓人的。

  肖四洋另外的一只手沾了高亮的鲜血,送到嘴边舔了舔。扭脸看着眼睛里面已经快要冒出火的郝文明,说道:“郝文明,你去替我解决这个小家伙。手脚最好麻利一点,要是你俩想玩什么猫腻,我第一个先送高狐狸下去。”

  “四叔,您稍等一下……”肖四洋刚刚说完之后,想不到首先拦他的会是林枫,他凑到肖四洋的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不过看来他的话没有起到作用。肖四洋看了他一眼,冷冰冰地说道:“那是你的事,和我无关。不过天理图一旦卡在这里拿不出去的话,我就替死鬼肖三达扒了你的皮。”

  说完之后,肖四洋怪眼一翻,瞪着郝文明,厉声说道:“你还在等什么!是不是要我切点高狐狸的零碎,你才舍得动手?”

  郝文明被他气得浑身发抖,但是碍于高亮,又无可奈何。最后慢慢地转过身来,冲着我惨然一笑,说道:“辣子,对不住了。不是我说,这事完了之后,我下去再给你赔不是。”说完之后,他也不捡量天尺,赤手空拳地向着我扑了过来。

  郝文明哪里是什么和我拼命,他生生将身子迎着我的剑锋撞过来。大骇之下,我连忙将短剑撤了回来,藏在身后。郝文明并还不算完,突然飞起一脚,踢中了我的胸口。这一脚的力量并不算大,可能是想逼我比画两下,好找机会再往剑刃上撞。但是他踢中的地方不好,正好是种子的范围,还没等他来得及撤脚,种子的力量再次向着被踢中的部位喷了出去。

  就听见“咔”的一声,郝文明横着飞出去十几米远,他倒在地上之后翻滚了几下,最后一动不动地昏倒在地上。郝文明不会出事吧?就在我要过去查看他伤势的时候,一个人影已经冲到了郝文明的身边,正是高亮出事之后,就一直没有现身的郝正义。

  查看了自己弟弟的伤势之后。郝正义冷冷地看了我一眼。他没有说话,我却不能不问:“郝头没事吧?”郝会长没有理我,将郝文明抗上肩头,随后站起身来,向着电梯的位置走过去。

  “郝正义!你什么意思?”看到他要走,林枫有点急了,对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句。郝正义边走边说道:“我是来拿天理图的,既然都没戏了,我还待在这里干吗?等着吴仁荻、杨枭和杨军他们回来?”

  林枫再次说道:“谁说没戏了?高亮落在我们手里,把天理图拿出来分分钟的事!”

  郝正义回头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你自己信吗?天理图在什么地方,你我都知道。没有人带着,你可不要指望我自己一个人下去……”郝正义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心中一动:他这话明显是知道天理图藏在地下五层,不过怎么听着郝正义的意思,他也能进入地下五层?

  听了郝正义的话,林枫沉默了片刻,看着郝会长又有继续往前走的迹象,他最后说了一句:“给我一分钟,成不成一分钟之后,我们再说。”

  林枫转身回到肖四洋的身边,脸色有些难看地又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慢慢地,肖四洋脸上的表情变得阴沉起来。等到林枫说完之后,他脸上冷得几乎能看见冰碴,眯缝着眼睛说道:“到现在你还藏着个心眼儿……”说着,伸着巴掌拍了拍林枫的脸颊,继续说道,“要不是后面的事情还指望你,我现在就送你下去见肖老三。”

  说完之后,他不再理会林枫,看着已经走到电梯口的郝正义,和郝会长说话明显的客气了很多,他说道:“只要能拿到天理图,你们怎么做,我不管。”随后,肖四洋不再理会众人,将已经陷入昏迷的高亮扔在地上。随后,他的人影开始诡异地向脚下集中,身体也开始慢慢地陷进了地板当中,当脖子以下的部位都陷下去的时候,肖四洋最后对林枫说了一句:“别让我等得太久……”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