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灾难(十)

  高亮和萧和尚一唱一和的,完全没有把林枫带来的人放在眼里。萧和尚刚才划拉的人群堆里,有两三个人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其中一人犹犹豫豫地在脸上抓了一把,揭下来薄薄的一层油皮,后面有人踢了他一脚,才反应过来,又尴尴尬尬地将油皮贴了上去,低着头躲到了身边魂髦的后面。

  趁着这个机会,我过去扶住了郝文明,刚才林枫那一脚踢得不轻,现在郝主任的脸色就像一张白纸一样,时不时的咳嗽一声,就吐口血。不过就这样,他还是恶狠狠地一直盯着他哥哥。

  等到萧和尚说完之后,高亮笑了一下,他将注意力转到林枫的身上,再次说道:“今天这么大的阵仗,你谋划了很久吧?不过话说回来,你是怎么能算出来天理图这个时候会在民调局里的?”

  高亮说这话的时候,林枫并没有马上回答。看到他的人连同魂髦远远地将我们四个人围起来之后,他才慢悠悠地说道:“说实话,放在两年以前,我压根没有想到会反出民调局。今天的一切本来是给台湾那边的宗教委员会准备的,就算后来天理图归了民调局,我都没有想过要这么干。本来只要姓沈的小子帮我一个小忙,我就带着天理图远遁起来,老丘和破军他们几个也不会死,除了少了我这个四室主任之外,民调局再没有什么变化。高局长,命运使然由天不由我!”

  听到林枫把屎盆子扣到了我的头上,我忍不住插了句话:“林前主任,合着你的意思,归根结底是怨我。要不是我不识相,破军、王子恒还有丘不老他们就不会死。你也不会安排这么多人和魂髦杀进民调局了吧?”

  我的话刚刚说完,没等到林枫的答复,先听到高亮说道:“小丘是看出来了什么吧?你们俩走得那么近,说你不明不白的死了,第一个不信的就是他。”

  说到了丘不老,林枫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长出了口气之后,缓缓地说道:“老丘是个好朋友,这两年来,我家里一直都是他照顾。后来我偷偷回家取东西的时候,被他发现了行踪。我给了老丘两条路,要么做内应,要么喝魔酸。他倒是一点没犹豫,直接就喝了魔酸。”

  听着这话,我心中大怒,对着林枫喊道:“你逼丘不老喝魔酸,又弄死他儿子。还有脸认这个朋友?”林枫冷冷地哼了一声,没有搭理我,淡淡地对着高亮说道:“高局长,您回个话吧。天理图是您给我,还是我自己去拿?”

  听了这话,高亮也没有搭理他,扭脸看着身边的萧和尚,说道:“和尚,三十多年没一起动手了。怎么样?咱们老哥俩一起抻吧抻吧?”萧和尚听了哈哈一笑,扭脸看着林枫,嘴里回答道:“好!就算帮三达教育孩子了,我就不信咱们俩连一个半鬼子都对付不了。”

  高亮点了点头,又看向我和郝文明这边,说道:“文明,你们家里的事还是你亲自办吧。”郝文明瞪着郝正义,咬着牙说道,“我解决这个叛徒!”

  四个人就剩我没有指派,看着慢慢压上来的魂髦和苏明昌、孔大、唐老九那些人。我心里出现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瞅了一眼高亮,心里没底地说道:“高……高局,我呢?”

  高亮一脸怪笑,伸手三百六十度地一划拉,说道:“剩下的就都归你了。”

  “什么?”还没等我讨价还价,高亮和萧和尚已经一前一后地向林枫冲了过去。郝文明也挣脱了我的搀扶,举着量天尺向着郝正义那边冲过去。

  林枫带来的人差不多都是民调局处理事件的漏网之鱼,有几个不怕死的基本刚才也都报销了,剩下的人或多或少都打心里面忌讳高亮和萧和尚,他们老哥俩冲过去的时候,非但没有人拦着,甚至还自觉不自觉地让出了一条道路。高亮和萧和尚几乎没有任何阻力,眨眼的工夫就到了林枫的身边,高亮握着短剑,萧和尚提着绑了半块钢筋的梁上锁当鞭子用,一起往林枫身上招呼。

  那边郝文明也到了郝正义的身旁,举着量天尺向着自己哥哥的天灵盖砸了过去。郝正义不敢和自己弟弟动手,只是一味地躲避,最后实在不行转身就跑。刚才郝正义为了他弟弟,扇了林枫一个耳光的事,那些人都远远地看到。也没人去阻拦郝文明,谁知道郝正义缓过来之后,会不会揍这些人一顿给他弟弟出气?

  高亮他们三个没人敢动,就剩我一个软柿子了。林枫带来的人开始向我这边围拢过来,看这架势还真的应了高亮的安排。在人群里面有两三个人边走边嘀嘀咕咕的,还做着奇奇怪怪的手势,众魂髦按着他们几人给的手势分散开,也向我这边走过来。这时我才明白过来,控制魂髦的并不是林枫。

  这些人连同魂髦距离我越来越近,我开始慢慢地向后退去。可能还是对我的白头发有些忌讳,所以才没有一上来就突然发难。可就这么一直退也不是办法,用不了多久他们就压上来了。

  眼看着最近的人带着魂髦距离我只有二十多米远,不做点什么是不行了。我猛地转身,用尽全身的力气向身后跑去。刚才的情形还勉强算是僵持,但是我这边一跑,林枫带着的这些人马上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发了疯一样在后面追。

  我只跑了五十多米就到了尽头。前面是载我和高亮下来的电梯,别说坐电梯上去了,现在就连关电梯门的时间都没有。正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身后不知道哪个王八蛋打出来一个火球,不偏不倚打在我的后心之上。火球的冲击力将我打倒在地,后心的炙热让我感到钻心的疼痛,连续打了几个滚才将背后的火苗压灭。

  等我爬起来的时候,身后的人和魂髦已经压了上来,左右两边的位置也已经被这些人抢先堵住,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就算是死也要拉上几个垫背的……

  距离最近的一人对着我冷笑道:“小崽子,你自杀……”就是你了!没等他说完,我对着他的脑袋将罪剑甩了过去。“嘭”的一声闷响,这人的脑袋捎带着他大部分身子消失在一片血雾当中,这场景就像是个西瓜被曝开,“瓜瓤子”溅了一地。

  这个场面别说是林枫带来的这些人,就连我都吓了一跳,所有的人都在看着地面上还站着两条大腿,和那一地的零碎。这效果哪里像是挨了一短剑,简直就是被火箭炮打了一下。片刻之后,我已经明白过来,伸手对着罪剑落地的位置虚抓了一下,一道光亮闪过,罪剑再次出现在我的手中。

  这时,刚才指使魂髦的其中一人突然怪叫了一声,前面的一个魂髦同时向我扑了过去。在魂髦冲过来的缝隙中,后面连续打过来两三个火球。火球的速度太快,我只躲开了一个,后面的几个火球避无可避,分别打在我的肩头和小腹。好在这次有了准备,火球没有把我打倒。忍着炙热的疼痛,我扑灭了身上的火苗。看准了火球来的方向,是一个脸色惨白的矮胖子烧了符纸引出来的火球。我心中暗骂:这事没完!今天说什么也要拉上你垫背!

  这时,魂髦已经到了近前。魂髦忌火,可能是怕误伤了魂髦,矮胖子停了火球。最近的一个魂髦冲到我身边,举手对着我的天灵盖拍了下来。我没有闪避,举着罪剑迎着向上一劈,剑锋遇到魂髦的爪子,没有任何声响,就像热刀切黄油一样,悄无声息地将魂髦的爪子切了下来。

  魂髦不知疼痛,爪子掉了也只是略微地停顿了一下,随后另一只爪子又向我抓了过来。本来以我的意思,趁着这略微停顿的工夫,换罚剑再劈它一下试试剑锋。想不到我握着罪剑的手竟然向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引着一样,根本撤不回来不说,牵引着我突然向前对着魂髦的胸口捅了下去。

  魂髦的铠甲根本无法阻挡罪剑的走势,还是没有丝毫的声响,魂髦自胸口以下,被罪剑来了个大开膛,黏糊糊的东西淌了一地。

  随着下水一起从魂髦肚子里出来的,还有无数个半透明的光影,这些光影离开魂髦的身体之后再次开始聚拢。以前就听说过魂髦是无数魂魄的集合体,现在看来这些半透明的光影就是束缚在魂髦身体里面的魂魄。

  这些魂魄聚集之后,就像烟雾一样在四周飘荡。不过片刻之后,它们就像发现了新大陆,略微的停顿之后,这些魂魄好像一阵风一样,直奔林枫带来的人身后,我扫了一眼,那个方向是郝氏兄弟俩,弟弟正举着量天尺对着哥哥一阵猛拍……

  失去了众魂魄的支撑,魂髦就像被抽了筋一样,倒在地上抽搐起来。只是一瞬间的工夫,它的身体就收缩了四分之一,魂髦身上的皮肤也像老树皮一样,布满了皱纹。两三秒钟之后,魂髦停止了抽搐,它这个多余的生命算是彻底终结了。

  魂髦倒地之后,场面安静了片刻,马上又有人喊道:“安鬼子!你倒是遣魂髦继续上啊。这次都上去!看这个小崽子能捻几颗钉。”说话的是一个五六十岁的半大老头,这个老家伙指着我喷吐沫星子的时候,一条细长的白蛇在他脖子上来回游走,蛇脑袋始终对着我的方向,时不时吐着信子。

  不过他的话没起到什么作用,指使魂髦的这几人相互使了个眼色,其中一人怪叫了一声。这几人同时向身后退去,剩下的魂髦也跟着他们的步伐,一直后退了三十多米。今天来民调局踢场子,这些魂髦算是主力,见到它们都退了,其余的人大半也开始后退到魂髦的左右。只留下刚才对着我打火球的矮胖子和刚才喊话的老家伙。

  脖子上挂蛇圈的老家伙脸色涨得通红,回头大喊道:“安鬼子!还有你们,是什么意思?就这么一个小崽子,你们就吓破胆了?”被他叫作安鬼子的人冷冷回答道:“别那么客气!赵斯,你看不见这小子的家伙克制魂髦吗?等我们把魂髦拼光了,你们才上吗?收拾完民调局,接着再收拾我们哥仨?你们好平分天理图。现在这形势,赵斯你是不是也该活动活动了?”

  临阵对敌,老家伙的注意力竟然不在我身上,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有能耐。赵斯距离我也有十五六米,趁着他转身说话的时候,我突然发难,猛地将罪剑对着他旁边玩火球的矮胖子甩了过去。罪剑出手的同时,我对着他俩的位置冲了过去。

  这矮胖子倒是一直在防着我,他事先判断出我的意图,就在罪剑出手的一刹那。矮胖子身子后倾,难得他这么胖的身子,竟然硬生生地来了个铁板桥,罪剑贴着他的脑门飞了过去。

  这时,半大老头赵斯正对着身后说道:“好!我就让你们见识一……”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到身后猛地起了一阵凉意,随后,一把短剑从他的身边飞过,打在了三十米外的人堆里。赵斯惊得一身冷汗,再回头时,我已经到了他的身前。

  没等赵斯有什么动作,挂在他脖子上的白蛇闪电一般弹了起来,张嘴对着我的心口咬过来。与此同时,旁边的矮胖子也重新站了起来,他起身的同时,手里多出了一张符纸对着我甩过来。符纸出手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个火球,这个位置太近,我避无可避。索性一咬牙,任由火球打在身上,将手中的罚剑迎着蛇头斩了下去。

  “嘭”的一声,火球打在我身上,这个冲击力让我微微侧歪一下,斩下去的罚剑偏了一点,这一剑砍在白蛇身子当中,将它斩成了两截。但是令我意想不到的是,白蛇虽然一分为二,但是它上半身的速度不减,仍然闪电一般弹过来咬在我的心口。

6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