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灾难(九)

  当时也没有其他的办法,我举着罪罚两把短剑,对着鸦的爪子直插下去。眼看我的短剑就要捅进鸦双手的时候,鸦的身体突然化成一道烟雾,眼睁睁地消失在我的面前。就在我四下寻找的时候,我背后的寒气大盛,鸦那种特有金属一般的声音在我耳畔刺刺啦啦地说道:“这辈子结束了,下辈子我让你投个好胎……”

  听到鸦的声音,我猛地向前一蹿,身子在半途中转了过来,同时右手握短剑向后一划。就在右手挥出去的一刹那,我的身体突然离地,悬空在地面两三米的位置。还没等我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一股巨大的压力从头顶瞬间拍了下来。

  “啪”的一声,我被狠狠地摔在地上,刚才的压力压在身上,让我无法转身。眼前的星星还没有散去,我的手臂一凉,一股寒彻心脾的凉意顺着手臂向心脏的位置蔓延开,寒意一路经过的位置就像不是我的身体一样,没有了任何直觉。

  但是就在延伸到我心口的时候,已经在我胸口散成一片的种子突然猛地收缩,随后瞬间爆发,贯穿到我的整个手臂当中,将这彻骨的凉意顶了出去。

  背后响起鸦的一声闷响,随后身上的压力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我转过身时,正看见鸦摇摇晃晃地重新和结晶墙融成了一体。这时的结晶墙暗淡了许多,仿佛随时就要消失了一样。

  “噗”的一声,前方的结晶墙被郝文明打出一个窟窿。他从对面看了我一眼,说道,“当初高局还真是没有看走眼……”只说了一句,他就转眼看着结晶墙里面越来越黯淡的鸦,嘴里继续对我说道:“不是我说,就趁现在,送鬼差上路吧。”

  他这句话刚刚说完,结晶墙的身后突然响起来另外一个人说话的声音:“不行!这要先问问我。”话音落时,一个人从结晶墙中穿了出来,他看着郝文明点了点头,说道:“文明,有什么事儿都冲我,放了鸦吧。”从结晶墙中出现的这人正是和郝文明一点都不像的孪生大哥——郝正义。

  见到郝正义之后,郝文明就像煞星附体了一样,脸和脖子上都布满了青筋,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着。片刻之后,郝文明冲着他哥哥大吼了一声:“那你就替他去吧。”话音落时,他挥动着量天尺,向着郝正义的脑袋砸了下去。

  虽然之前就知道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不太好,但是也没有想到会恶劣到这种程度。眼见这一尺就要砸到郝正义头顶的时候,从结晶墙边拐出一人,在量天尺落下的瞬间一把拉开郝正义。

  这时的郝文明已经血灌瞳仁,处于癫狂的状态。手里完全没有招式,眼里只有他哥哥一个人,轮着量天尺对着郝正义又劈了下去。郝会长依然不躲避,任由着他弟弟砸过来。拉开郝正义的人大吼了一声:“要死也别死在这儿!”随后再次拉开郝正义躲过了这一尺。随后一脚将完全没有防备到他的郝文明踢出去七八米远。

  寄身于结晶墙的鸦趁这个时候,从墙中出来,走到郝正义的身前,两人脸对脸,随后鸦做了一个让我惊愕不已的行为,他的身子前倾,以极快的速度融入到郝正义的身体之内,这一人一鬼差竟然合二为一,融成了一体。

  救了郝正义的人正是带人杀回民调局的林枫,他和郝正义先一步赶了过来,剩下的那些人和魂髦也远远地显出了行踪。本来郝家哥俩动手我不太好意思掺合过去,但是林枫现身,情况马上就不一样了。

  “你们二打一吗?”说话的时候,我手握着两把短剑已经冲了过去。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的话音还没有落,郝正义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他深吸了一口气却没有看见他吐出来,脸上的肌肉都扭曲了起来,瞪着林枫的眼睛就像要瞪出血一样,咬牙冲着林枫一字一句地低声吼道:“别动我弟弟!”

  开口的同时,郝正义一巴掌对着林枫扇了过去。“啪”的一声脆响,林枫被打得一个趔趄,连退了好几步,差一点摔倒在地。这时我也到了,郝主任在身边,不好意思对他哥哥下手,两把短剑顺势对着一脸惊怒的林枫劈了下去。

  就在我动手的同时,突然背后响起一阵的恶风,随后“啪”的一声,一个类似鞭子一样的物体实实惠惠地抽在我的后背上。动手的人是高手,要不是我的体质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刚才这一下子能直接把我的脊椎骨打折。

  就这样,我也是后背一阵巨疼,身体失去平衡当场栽倒。倒地之后忍住巨疼向后打了个滚,确定没人再补一下的时候,才翻身跳了起来。起身之后才发现,动手的是郝正义,他手里握着一根亮着白茬的九节鞭,正冷冷地看着我。郝正义手中的九节鞭和我以前见过的都不一样,他的九节鞭上每一个鞭节都是一截骨头的形状,看着就像是缩小版的腿骨,制作九节鞭的也是个能人,光看颜色和形状和真正的骨头一模一样。

  这时林枫也将目光对向我,近距离时我才发现,他的下巴和脸型明显不配,应该是上次被我一枪打碎了下巴后又配了一个。林枫冷冷地盯着我,说道:“有什么事出去再谈……”

  这话明显是对郝正义说的,郝会长微微地一点头,回答道:“只要不动我弟弟,怎么都行。”他的话刚刚说完,被林枫踢出去的郝文明已经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他“哇”的一声,张嘴吐了一大口血,这一下子又惹得郝正义恶狠狠地瞪了林枫一眼,他握着九节鞭的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看样子像是随时会再给林枫来一下子。

  林枫有些心虚地向后退了一步,嘴里说道:“想想你是干吗来的?”这句话说完之后,郝正义才算恢复了一点正常。不过郝文明那边似乎并不算完,他擦干了嘴角的血迹,冷眼看了看林枫,将掉在地上的量天尺重新捡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再次向这里走过来。

  林枫这时有些挠头了,现在对郝文明动不动手都倒霉,对手郝正义要打他,不动手郝文明又饶不了他。最后林枫狠狠地吸了口气,他的身体突然扭曲了一下,随后整个身子消失在原地。

  这招我见过,两年前林枫对破军突然下杀手的时候就是这么开始的。就在我张嘴要提醒郝文明闪避的时候,心口种子扩散的位置突然一紧,随后全身的汗毛孔都竖了起来,一股莫名的恐惧突然席卷全身而来。

  一瞬间我明白了过来,林枫是冲着我来的!当下来不及多想,身子原地一转,两把短剑分左右横着抡开,像圆锥一样地画了一个圈。两把短剑刚刚抡开,就感觉右手的罚剑微微一涩,像是抹到了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眼前一花,林枫现身在我的面前。他前胸被片去巴掌大小的一块皮肉,这块皮肉还连着肋骨上一小条筋膜,才没有掉下来,不过就这么挂在胸前,配合着露出来的肋骨和像墨汁一样的黑色黏液,看着也让人心里发颤。

  这个结果明显地他也没有想到,现身之后,林枫马上向后急退,避开了我跟上来的罪剑。退了五六米之后,林枫捂着伤口,一脸惊诧地看着我手中的短剑。就在我准备趁这个机会,上去再给他身上来几个透明窟窿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高亮的一声喊叫:“快退!”

  几乎就在高亮说话的同时,林枫猛地张嘴喷出来一股死气,这股死气就像气箭一样奔着我的面门直扑过来。这个动作实在太快,高胖子那一句喊非但没有起到警示的作用,反而让我分了神,实在躲闪不及,只能条件反射一样用手中的两把短剑挡了一下。

  想不到罪剑接触到死气,竟然再次地抖动起来,而且抖动的幅度越来越大,要不是我握得紧,它能直接脱手掉到地上。接下来的一幕让我更意想不到,死气接触到罪剑之后,只是眨眼般的工夫,就变得稀薄起来,两三秒之后,死气便消失得干干净净。

  开始我以为是罪剑化了死气,但是死气消散的最后时刻,我留意到最后几缕死气是以被吸收的形态消失在罪剑剑身之上,吸收了死气的罪剑像是吃饱了一样也变得安稳起来。

  林枫看得直发愣,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敢再次上前。他退了几步,回到郝正义的身边。而郝文明也没有冲过去,他被高亮和萧和尚跑过来按住,正对着郝正义和林枫不停地发狠。

  “你们还回来干什么!”我对着萧和尚大声喊道,“我和郝头说上去就上去了,用不着你们殿后。”

  听了我的话,老萧大师也是一脸的不忿,他将梁上锁连着上面系着断了的半根钢筋扔了过来:“下次你把高胖子托上去,我掩护!”

  这时,林枫带来的人连同魂髦也到了近前。上来几个人在林枫的耳边一阵耳语,同时有人给他胸前的伤口进行了简单的包扎。林枫几句话之后,剩下的人带着魂髦慢慢地将我们四个人围了起来。

  看到我们已经没了退路,林枫才呵呵一笑,看着高亮说道:“高局长,说实话,我不是为了给肖科长报仇才来的。我们这些人只图那半部天理图,拿了图我们马上就走,保证不为难你……”

  林枫说话的时候,高亮一直在冷眼看着他,等到林枫说完之后。高亮的嘴角微微一翘,扫了一眼林枫身边众人和魂髦之后,对着他说道:“这么多年也难为你了,赤霄就不算了,连魂髦你都攒了这么多,是上次你和李永进带人去小阴山那次办的吧?那次你是怎么说的来着?一把火把魂髦都烧了……”

  说到这里,高亮顿了一下,眼神转到林枫带来的那些人身上,再次说道:“苏明昌、孔大、唐老九,你们几个把脸露出来吧,脸上糊块皮不捂得慌吗?早就知道你们几个没死,还以为能找个地方一忍混完下半辈子。”

  说着,他笑呵呵地扭脸看着萧和尚,说道:“和尚,还记得苏明昌和唐老九吗?七九年在你手上跑的那两个。”

  “就算把他们活烧了,我也能认出他们的骨灰!这几个王八蛋还是一点没变,遇事就躲,见便宜就上。”萧和尚冲着高亮眼瞅的位置随便一划拉,说道,“有脸惹事没脸见人吗?”

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