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灾难(八)

  “这个李什么进的是谁?”听到高亮说出了这人的名字,我条件反射地问道。高亮拽了拽麻绳,嘴里回答我道:“以前林枫那边的调查员,三年多以前处理事件的时候死在四川。当时就林枫一个目击者,现在看都是他设计好的。”

  他扽了扽麻绳,感觉没有什么异常之后,回头看着我说道:“再来一次,放心,这次上面没有打黑枪的了。”

  比起这个李永进,这根梁上锁让我心里更没有底。我尝试拽着麻绳,没有问题之后,再次地向上面爬去,一边向上面爬着,嘴里一边对高胖子说道:“这绳子没问题吧?不能也把我吊在上边吧?”

  “别磨叽,一会林枫他们就要追上来了。”看到我上了一半,高亮继续说道,“这绳子是用吊死鬼的怨气编的,以前肖三达处理事件时候得的,烧了可惜……嗯!”

  他的话突然变了声调,我低头一看,本来躺在地上已经死透了的林永进突然蹿了起来,他像八爪鱼一样贴在高亮的后背上,嘴巴在高亮的耳边说道:“高局长,你也有失算的时候,想不到我留了后手吧?”说出的话竟然是林枫的声音。

  我松手跳下来的同时,高亮已经动了,先是猛地一仰头,后脑勺重重地撞在李永进的下巴上。这一下子虽然没有把他怎么样,但是也撞得李永进的脑袋向后顿了一下。就趁着这一顿的工夫,高亮跳了起来,身体向后仰去。

  高局长小三百斤的体重,实实惠惠地将李永进压在地上。压得他从嗓子眼里发出“噶”的一声,手脚不由自主松了扣。高亮一翻身,从李永进的手上挣脱出来。这时我也跳下来,站在高局长的身边。

  高亮看着晃晃悠悠还要站起来的李永进,一抬腿,“啪”的一声,将他的小腿腿骨踩断。李永进一声不吭,脸上甚至都没有痛楚的表情。刚才高亮压在他身上的时候,最少压断了五六根肋骨,好像还伤了肺,再说话的时候带着一种抽拉风箱的“嘶嘶”声:“来不及了!这道门打开就关不上……”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的头顶上突然有人说道:“关不上就不关了!”冷不丁头顶上有人说话吓了我一跳。似乎刚才吸了尹白的妖气过之后,我对周围事物的感知能力就差了很多,竟然连续两次都感觉不到附近还有别人。

  不过这声音听得非常耳熟,但就是想不起来这人是谁,现在这情况也来不及细听,我急忙抓住李永进掉在地上的手枪,随后拉着高亮一同躲到了死角,就在我举枪向上面瞄准的时候,却被高亮按住我的枪口。他向前走了一步,看着天棚上面的窟窿,说道:“你不好好地在外面待着,还回来干什么!”

  窟窿里面探出了个秃脑袋,对着高亮龇牙一笑,说道:“高胖子,想不到你也有走麦城的时候,怎么样,崴了吧?被人抄了老窝了吧?还是要靠老兄弟我吧?”

  说到这里,秃脑袋看了一眼地上李永进的死尸,继续说道:“林枫那个叛徒用那个尸首开了小鬼门,一会儿还一定要出什么事儿。我们把你们俩拉上来,欠我人情的话以后再说。”说着这个秃脑袋转脸冲着我笑了一下。他正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萧和尚,我竟然连他的声音都没有听出来。

  萧和尚说“我们”,明显他不是一个人来的,为什么那个人不现身?这时也来不及多想,就在我要和他说话的时候。躺在地上的李永进突然剧烈地颤抖起来,随后直挺挺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的七窍之内开始不停地有黑烟冒出来,这黑烟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流势越来越猛,最后直接从眼耳口鼻之中喷了出来,将他团团围在当中。

  萧和尚和高亮的脸上都变了颜色,萧大师大声喊道:“你们俩快点上来!不是说有半炷香的工夫吗?这也有提速的?小辣子,你在下面托着,我们在上面拉,先把高胖子弄上来再说。”

  他这话刚刚说完,李永进的身体突然发出一阵怪响,他的全身都变得肿胀起来,没有几秒钟,竟然变得就像被吹了气的气球一样。高亮的脸色大变,他也顾不得腰上还缠着梁上锁,转头就向后面跑去。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好兆头,我换了方向远远地躲开。

  “嘭”的一声,李永进的身体涨到了极致,被里面的气体炸得四分五裂。血肉飞溅之后,一个人影出现在刚才李永进的位置,正是不久之前我刚醒来的时候,救走林枫的那个“人”。

  见到这个人影之后,窟窿上面的萧和尚喃喃道:“鬼差……还是大个的!”

  人影出现之后,一股寒意就随即充斥过来,空气慢慢形成了稀薄的白色结晶围绕在它的周围。人影先是看了我一眼,随后就转身对着高亮,用他那种特有得金属一般的语调说道:“有人托我带个话,不见天理图,你们谁都走不出去。”

  见到人影现身之后,高亮脸上的表情反倒缓和了许多,他一边解下了绑在腰上的梁上锁,一边对着人影说道:“是鸦吧?以前就听说过你,想不到见面的时候你已经这样了。不过这么久了也不是办法,毕竟你是鬼差,不是炼鬼。就这么一直偷偷摸摸藏在郝正义的身上,早晚被大阴司知道,驳了你鬼差是小,弄不好转世投胎都做不成……”

  鸦就是鬼差……我说刚才郝正义现身的时候怎么不见他。两年前在小岛地下,鸦第一次说话的时候,杨枭就说过他其实是已经死了的人,想不到过了两年,鸦竟然变成了鬼差。只是到现在我还不明白,郝正义怎么说也是台湾宗教事务委员会的会长,他和鸦怎么就和林枫混在一起了。

  高亮说话的时候,他的双手有意无意地背到了身后,正说得起劲儿的时候,却被鸦冷冰冰地插了一句:“赤阳粉?我不是魂髦,那东西对我没用,你要是不死心的话就试试,我不还手。”这句话说完,高亮脸上的表情就是一僵,他讪笑了一声之后,将双手从背后抽了回来。

  真被鸦说中了,只见高亮两只手上都是粉红色的粉末,正是之前在楼上撒下去烧魂髦的那种。这东西是偷袭用的,挑明之后很难达到效果,高亮索性将粉末扔到地上。

  出路就在眼前,却被鸦挡住了。当初也顾不得许多,我站在鸦的背后,双手紧握短剑,悄悄地向前跨了一步。看样子鸦没有注意到我,我又向前跨了一步。趁着鸦的注意力都在高胖子身上,只要够了步眼,我就突然就给鸦来上一下子。不奢望这一下能了结鸦,哪怕不能把他怎么样,高亮也会动手,加上上面的萧和尚和他的帮手,起码逃到上面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心里盘算得挺好,但是就在我迈出第三步的时候,鸦突然冷笑了一声,他也不回头,眼睛还是盯着高亮,嘴里却说道:“你的两把短剑是好东西,如果是杨枭拿着的话,我还真有点顾忌,不过你真的以为你拿这两把短剑能把我怎么样吗?”

  “那就试试!”我大吼了一声,左手的罪剑对着鸦的脑袋甩了出去,身子也没闲着,罪剑出手的同时,握着罚剑冲了过去。

  眼见着罪剑像闪电一样马上就要钉进鸦脑袋,鸦周围本来就已经凝结的空气中,密密麻麻地聚集的白色结晶体大盛,罪剑在穿破结晶体的时候速度略慢了一下,就趁着这个机会,鸦头一偏,罪剑贴着他的脸皮飞了过去。看着罪剑好像没有接触到鸦,但是鸦的脸上却显出一道冒着烟的疤痕。

  罪剑擦身而过之后,我举着罚剑已经到了他的身后。以剑当刀使,对着鸦斜肩铲背地劈了下去。这时高亮也蹿过来,拔出他的短剑,迎着我剑走的方向,反手向鸦的前襟划了下去。

  眼看着鸦已经没有躲避的余地,似乎不管是我还是高亮手里的短剑,他总要挨上一家伙。可惜剧情没有沿着这条线走,就在鸦避无可避的时候,他身边四周的结晶体突然暴涨,甚至看着就像一面透明的玻璃墙,鸦的身子微微一动,竟然和这结晶墙融为了一体。

  结晶墙的范围之内都是鸦的影子,我凭着天眼都看不出来哪个才是正主。就在我一愣神的工夫,高亮的手上也没停,他也不管真的假的,只要是鸦的影子就连劈带剁地一阵猛砍。他剑锋所到的部位,结晶体就像被融化了一样,但是剑锋一过,结晶体又迅速凝结,无数个鸦的影子在消失和复生的过程中,看着高亮的样子一阵冷笑。

  这也算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学着高亮的样子,对着鸦的影子连杀带砍。没有几下,就听见高亮冲着我大声喊道:“我缠着他,你上去!”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就听见身后有人说道:“你们俩都上去!我对付他!”这人在我和高亮动手的同时已经从窟窿上跳了下来,只是当时都在对着鸦发狠,没人注意到他。

  说话的时候,这人已经对着鸦冲了上来,他细竹竿的身材,并不是大师萧和尚,竟然是两年多没见面的一室老主任郝文明。身后萧和尚也顺着梁上锁滑了下来……

  两年不见,郝文明显得越发的干瘦,甚至瘦得到了脱相的地步,真不知道他这段日子是怎么过来的。不过动起手来,他又变成了两年前的郝主任,也不再使那把带刃的甩棍,手里的家伙换成了一把黑黝黝的量天尺。正反两面都用金粉镂空描画着同样的道家真言,一个繁写的敕字下面,带着五个小字——急急如律令。

  比起两年前,郝文明的身法快了不止一点,他手中的量天尺上下翻飞,鸦可能是忌惮郝家哥俩的关系,不敢伸手反击。他的心思马上被高亮看出来,最后我们三个以郝文明为盾牌,对着鸦一阵猛砍,逼得他容身的结晶墙不断地向后蔓延。生生地将窟窿下面二三十米的范围清了出来。

  “高胖子,你先上去!”看到有了空当之后,萧和尚对着高亮说道。其实不需要萧和尚的提醒,高亮已经转身蹿到了窟窿下面。他重新拽着梁上锁,两腿一盘,尝试着爬到窟窿外面。虽然高亮在地上的身法不慢。但是他的身材实在不适合爬高这项运动,高局长始终保持着双脚离地、着地、再离地、再着地的节奏。

  最后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冲着萧和尚喊道:“老萧,你帮他!这里我和郝头挡着!”我的话音还没有落地,萧和尚已经转回身,跑到高亮的身边,托着他的大屁股向上面送。

  萧和尚和高亮一离开,我们这边马上变得吃紧。没有他俩的骚扰,鸦开始变得游刃有余。那道结晶墙开始慢慢变得厚实起来,而且范围扩大了不少,鸦的影子在里面来回的穿梭着。为了不让这道墙再延伸到高亮那边,我和郝文明豁出命来,用手里的家伙把这道结晶墙向后赶。

  就在这时,结晶墙突然变形。像小方块一样将我和郝文明隔离开来。不知道郝文明那边怎么样,只看见围着我的结晶墙突然扭曲了一下,突然,鸦从里面蹿了出来,双手如厉钩一般,向我抓过来。

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