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灾难(七)

  这一下子直接就把林枫打翻在地,但是林枫的反应也不慢,他在地上一骨碌,爬起来就向下面跑去。

  本来以为尹白会一直追下去,直到整死林郝二人才会消气。没想到看着林枫一直跑下去,却不见尹白再次出手。反而是高亮在林枫跑下去之后,脸上变了颜色。他冲着我低声说道:“跟着我跑!”说完之后,高亮已经转身,消失在妖雾之中。

  我紧紧跟着高胖子,向着左边跑了过去。妖雾也跟着我和高胖子的节奏移动了起来,始终将我们俩包裹在里面。有妖雾的遮掩,后面那些林枫带来的人看不到这边发生了什么情况,也没有人敢近前看个究竟,只能远远地跟着。就这样,我和高亮一直跑到了墙边才停住了脚步。

  地下三层我只来过一次,不知道墙的那边是什么地方,本来打算顺着墙边走再找出路,没想到高亮一把将我拽住,他压着声音说道:“就这儿了。”就在我看着高亮,等着他后面话的时候,高局长拽着我突然后退了一步,紧接着眼前的墙壁剧烈地颤抖了一下。

  还没等我明白怎么回事,就见墙壁上坍塌出来一个缸口大小的洞,里面虽然漆黑一片,但是我还是能看清,这里面是一座仓库,按着前后的顺序来看,这仓库应该是四室负责的区域,我心里暗骂了一句:又到了林枫的地盘了。

  仓库里面的景物突然间扭曲了一下,随后,一个灰白色的影子出现在仓库的地面上。这个影子慢慢变得清晰起来,正是刚才在外面搅得天翻地覆的尹白。这时的尹白不再是刚才巨狼的模样,甚至还不如在民调局门前装狗的样子。

  尹白的身形缩小了将近一半,它全身毛发变成了毫无生气的灰白色,脖子、脸上的伤口连骨头都露了出来。尹白的头耷拉在地,张着嘴无力地喘着粗气,口鼻有鲜血不停地渗出来。洞外的妖气慢慢地飘进了仓库之中,以尹白为中心不停地流动着,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妖气漩涡。

  我跟着高亮进了仓库里面,他也不理会尹白,直接向前面出口的位置快步走过去。看着尹白的惨状,我心中不忍,要过去抱着尹白一起走,没想到却被高亮制止住了。

  高亮回头看了我一眼,淡淡地说道:“那样才是害它。”他的眼神转到尹白身上,继续说道:“尹白的伤不是问题,散了妖气才是大事。现在它要重新把妖气凝聚起来,受不起颠簸。让它在这里慢慢地休养吧。”

  我还是不太放心,继续向高亮说道:“要是林枫、郝正义他们冲进来,尹白怎么办?”我说话的时候,高亮已经到了仓库出口,他从衣兜里面掏出龙须,对着锁眼正在捣鼓。高亮一边开锁,一边说道:“船烂还有三斤钉,尹白被妖气围起来,外面谁也拿它没辙。林枫和他带来的帮手,加上魂髦,或多或少走的都是鬼道,妖气克制鬼气,谁都不敢动它。”

  听到高亮少说了一个人,我接了一句,说道:“那么郝正义呢?”

  我的话音刚刚落地,就听见“嘎巴”一声轻响,门锁被高亮撬开,他将门开了一道缝隙,确定林枫他们还没有赶过来之后,回头看着我说道:“你刚才看他……还像是人吗?”

  说这话的时候,高亮脸上的神色有些暗淡。深吸了口气之后,他不再言语,闪身出了这座仓库。高亮走得不慢,我一路小跑才跟到了他的身后。本来还想接着问问郝正义怎么就不是人了,但是看到高亮脸上面沉似水的表情,我有把话咽了回去。

  林枫和郝正义他们并没有马上追过来,尹白散出来的妖气还聚在我们进来的洞口。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之前,他们那些人应该不会轻举妄动。趁着这个时候,我跟着高亮一路向紧急电梯那边跑去。不过由于当初设计的原因,从这里到紧急电梯那边要绕好大的一个圈子。

  路过平时常坐的那几部电梯的时候,有一部正好停在这里。依着高亮的意思,是让我坐这部电梯到地下四层,只要进了地下五层,就算是肖三达复生,加上他弟弟肖四洋和林枫、郝正义他们,捆在一起都不能把我怎么样。

  看着高亮有些狼狈的样子,我突然想起来几天前孙胖子叮嘱我的话:他让我看着高老大,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能让他出事。这时我的心里才明白过来,孙胖子早就感觉到民调局要出事了。

  有孙胖子的嘱托,我当然不能丢下高亮,自己独自逃命。见我说什么都不肯下去,又怕林枫他们追上来,无奈之下,高亮只能带着我继续地跑下去。没有多大一会儿,我和高亮终于见到了天棚顶上,林枫他们跳下来的大窟窿,和更远处的那部紧急电梯。

  “别走电梯!”看我要向着紧急电梯那边跑过去,高亮一把拦住了我,指着天棚顶上的窟窿说道:“从这里上去!”

  高亮的话让我直抽凉气,地面距离上面的窟窿最少也有七八米,附近什么工具都没有,除了飞出去之外,我真的想不到其他办法。不过转念一想,高亮说要从这里上去,他心里应该有准备吧。当下我说道:“怎么上去?高局,你还藏着什么爬墙的家什?”

  “这次算你开窍了。”高亮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上面的窟窿,顺手解开了自己的裤腰带。这时我才看清,敢情高局长还带着背带,他的裤腰带就是个摆设,而且这条裤腰带是用麻绳条之类编出来的。只见高亮在手里一抖,裤腰带变成了一根极长的麻绳。

  高亮将皮带扣的那一头甩了起来,他的手头有准,皮带头带着麻绳缠到了窟窿里面露出的钢筋之上。高亮使劲扽了扽麻绳,随后扭脸对我说道:“我记得你是特种兵出身,上去没问题吧?”

  当初这样的项目虽然不是我的强项,但是上去绝对没有问题。我试了试绳子,感觉到差不多能担负一个人的重量之后,对着高亮说道:“高局,还是你先上去吧。我掩……”

  还没等我说完,高亮拦住我的话,说道:“你看我像能爬上去的样子吗?你先上去,再把我拽上去!”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将绳子的另一头系在了自己的身上。

  看着高亮的块头,我有点眼晕。但是已经顾不了,上去再说吧,先把两把短剑绑在鞋带上,就这么当啷着。我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抓住麻绳,身子一蹿,已经离地一米多。

  就在我爬到三分之二的时候,突然,头顶着响起了一个冷冰冰的声音:“此路不通!”我心里一惊,正要抬头看时,突然一声枪响,我的脖子一阵剧痛。这人的枪法太差,这么近的距离竟然没有打中我的脑袋。但就这脖子的剧痛,也让我手上松力,身子直挺挺地掉了下来。

  好在这一发子弹直接穿了出去,没有卡在我在脖子里。虽然剧痛,但是也没有什么不良的影响。只是看着本来已经满是血迹的衣服前襟,又被喷了一身鲜血,心里面不免懊恼:就不能换个地方打吗?

  开枪的人是新手,见我中枪之后,以为不死也是重伤,没有再补几枪,等到看见我没有大碍,再想补枪的时候也来不及了。倒地之后,我一路骨碌到上面的射击死角。停下身之后,才看见高亮就在我身边不远处的位置站着。

  喘了几口气之后,脖子上面的痛楚大减。看着身边正在觍着脸冲着我笑的高胖子,我心里好像明白了点什么——他早就猜到上面有伏兵,知道我轻易不会出事,于是就拿我探路。可是不管怎么样,好歹你和我说一声啊,让我有点防备也好。就算死不了,挨枪子的巨疼也不好受,当兵打仗时身上一点疤拉都没落下,想不到转业之后,一天之内倒挨了两枪……

  这时,上面开枪的人没有目的地又向下打了七八枪。见到没有反应,他掏出匕首要割断高亮的“皮带”,只是割了十来下之后,麻绳上面竟然连个毛刺都没有削下来。

  我将系在鞋带上面的两把短剑解了下来,正比量着距离,要给这人来一下子的时候。却被高亮一下子按住,他在我耳边低声说道:“不用你动手,我亲自收拾他。”

  说完之后,他从衣兜里面掏出来一摞符纸,在里面挑出来一张。也不用火,迎风一抖符纸自燃,就在符纸烧成灰烬的一刹那,那根平时被高亮当作皮带的麻绳像是有了生命一样,先是剧烈地扭曲,随后猛地向上一甩,整个麻绳都被甩进了窟窿里。

  窟窿那边传来了一声闷响,过了十几秒之后,一个被麻绳缠得好像粽子一样的男人从窟窿里面掉了下来,被麻绳拴着吊在半空之中一阵猛烈的挣扎。挣扎了一两分钟之后,这人头一耷拉,舌头吐出来老长,被活活地吊死在麻绳上。

  我看得目瞪口呆,这样的东西以前别说是见了,听都没有听说过,想不到民调局里还有这样邪性的东西。不过高胖子是不是要和我解释点什么?我扭脸看着他说道:“高局,有这条绳子,你还要我去挨枪子干什么?”

  高亮根本就不搭理我,他向着挂着死尸的窟窿下面走过去。一边走着,一边说道:“你以为我是神仙?什么事情都能未卜先知?再说了,这还是借了你的光,这条绳子是梁上锁,只有沾了活人的鲜血,感受了你的怨气,我才能指使得动它。”话是这么说的,但是他那似笑非笑的表情,让我怀疑这话的真实性。

  说话的时候,他已经走到了窟窿下面。感觉到有生人靠近之后,这条被叫作梁上锁的麻绳又是一阵扭动,绳子另外的一头冲着高亮甩了过去。高亮右手两根手指掐着一张符纸,迎着绳子头甩了出去。

  软趴趴的符纸在高亮手中就像扑克牌一样,打着旋击中了绳子头,“啪”的一声,闪出一道火花,符纸在刹那间被烧成飞灰,同时,麻绳就像是被抽了筋一样,猛地一松垂落在地,跟着,上面吊死的人摔到了地上。

  高亮走到这人的身边,看了一眼他的相貌。哼了一声,自言自语地说道:“李永进……林枫还真是不用外人。”

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