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灾难(六)

  郝正义说完之后,尹白突然哀嚎了一声。它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是身子刚刚支撑起来,尹白又是一声哀嚎,一股浓稠的黑血从它嘴里喷了出来。这口血吐出来之后,尹白就像被重物击中一样,身子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虽然还是在瞪着眼睛,但是谁都能看到,原本红色的瞳孔已经开始扩散。

  这时,我也已经赶到高亮的身边,顾不得高局长下命令,对着林枫和郝正义二人,将最后一梭子子弹打了出去。“嗒嗒嗒……”一阵枪声过后,子弹被林枫照单全收,虽然被打得连连后退,但是却没有实质性的伤害。他身后的郝正义就像膏药一样,贴在林枫的后背上,这一梭子子弹同样没有伤到他分毫。

  高亮看了一眼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尹白,深吸了口气之后,冲着我喊道:“不要在这儿纠缠,冲过去再说!”最后一个字刚刚出唇,他已经绕着林郝二人的左侧冲了过去。我明白高胖子的意思,几乎就在同时,我扔了打光子弹的突击步枪,绕着林枫、郝正义他们俩的右侧跑了下去。

  可惜林郝二人的反应也不慢,就在我和高亮绕过他俩的同时,他们俩也分开了,林枫身子一晃,整个人已经挡在了高亮的身前。高亮连续对着他打了四五枪,只暂时地打退了林枫,打光了子弹之后,林枫再次地挡在了高亮的身前。

  我这边比起高亮也好不了多少,没跑过去几步,郝正义已经拦在我身前。这时我才后悔没有带把手枪出来,看刚才郝正义躲子弹的样子,对付他有一颗子弹也就够了。郝正义这时已经到了我的身前,他并不着急动手,冲着我嘿嘿一笑,说道:“想看在文明的分上,我饶了……”

  “你还有脸提他!”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反手将背着的细木匣抽了出来,当时也来不及开匣拔剑,我双手将木匣抡起来当作棒子用,冲着郝正义的脑袋抡了过去。

  看来郝正义并不知道木匣里是什么东西,他抬起左脚直接踢在木匣上面。这木匣也是老物件,哪里经得起这一脚。当场被踢得粉碎,里面两把短剑掉落在了地上。见到这两把短剑现身,郝正义脸上出现了一种惊异的表情。

  两把短剑落地之后,我和郝正义几乎同时向两把短剑抓去。罚剑离我最近,我一把握住了罚剑的剑柄,另一只手再要去抢罪剑的时候,罪剑已经先一步落到了郝正义的手中。

  抢到罪剑之后,郝正义身子向后一蹿就要站起来,就在他站到一旁的时候,郝正义的脚一软,重新摔倒了地上。就见他整个身子就像大虾一样弓了起来,同时,郝正义不停地抽搐着,眼睛看着手中的短剑,露出惊恐的表情。

  该!叫你什么东西都敢拿,这就是报应……这个好机会我自然不会放过,当时也顾不得这人和郝文明的关系了,我举着短剑就冲着郝正义的脑袋剁了过去。郝正义也算是人物,就在慌乱当中,他咬破了舌尖,一口舌尖血对着手上的短剑喷了上去。溅到鲜血的一刹那,罪剑安静了片刻。

  就趁着这片刻的安静,郝正义大吼了一声,将手中的罪剑对着我甩了过来。距离太近,我基本上就是避无可避,我条件反射地一闭眼,就在我以为这次要交代的时候,就听见“当”的一声脆响,再睁眼的时候,就见身前的地面上平躺着两把短剑,而我本来紧握着罚剑的右手空空如也,罚剑不知什么时候脱手……看这场面,似乎是罚剑替我拦住了它哥哥。

  冷汗过后,一个念头突然闪了出来:罪剑不会便宜郝正义了吧?那样子的话我就真赔大发了。不过看着郝正义的样子又不像,他瞪着地上的两把短剑,顿了一下之后,郝正义再次做出了反应,他一咬牙,猛地伸手向着罪剑的剑柄抓过去。就在接触到罪剑剑柄的一刹那,就见郝正义浑身一哆嗦,手指再次地黏在剑柄之上,又一口鲜血对着罪剑喷过去,才将手撤了回来。

  看来罪剑还没有认主郝正义,我这一口气才算咽到了肚子里。也不用和郝正义客气了,伸手对着罚剑虚抓了一把,和上次对付僵尸时一样,罚剑“嗖”的一声飞到了我的手中,就在我重新握住罚剑的同时,郝正义身子一挺从地上跳了起来。他跳起来之后连退了七八步,一脸惊异地盯着我手上的罚剑,从牙缝里面挤出来两个字——“认主……”

  我右手握着罚剑护身,左手飞快地将罪剑捡了起来。握着罪剑的时候,能清晰地感觉到一股电流顺着剑柄蹿到了我的手臂上,就在同时,右手罚剑发出了一阵“嗡嗡”的声音,听到这声音之后,罪剑蹿上来的电流突然消失,但是跟着也同样发出了一阵“嗡嗡”的声音。

  两把剑发出来的声音越来越响,在两三秒钟之后到达了顶峰。在到达顶峰的一刹那,先是罪剑发出的声音突然消失,然后罚剑的声音也越来越小,等到这种“嗡嗡”的声音彻底消失的时候,我在罪剑的剑身上感觉到了罚剑一样的气息。

  罪剑也认主了?可惜现在不能去找广仁证实。后面林枫带来的人还有魂髦,没死的已经全都压上来了,高亮那边已经扔了手枪,他不知道从哪里也掏出来一把短剑,对着林枫一顿连劈带砍的招呼。他手上的短剑正是我以前常用那种吴仁荻出产的短剑,听孙胖子说过,妖塚那次之后,高亮把黄然的那把短剑秘藏了起来,这就应该是黄然的那把了。

  林枫还是很忌惮高亮手中的短剑,他连续地躲过几剑之后,还是不敢上前,只是一直的和高亮游斗。不过后面的人已经压上来了,时间一长吃亏的还是高局长。

  当时没有别的办法,我举着两把短剑当刀使,对着郝正义砍了下去。只要把他解决掉,我再和高亮联手对付林枫,就算不能把林枫怎么样,起码冲出去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没有想到的是,见到短剑劈下来,郝正义也不躲闪。眼见这两剑就要劈到他脸上的时候,郝正义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他咧嘴笑的同时,从郝正义的七窍中冒出来一丝白雾,随后,周围的空气都开始挂上了白霜。

  这一瞬间,我身体像被冻住了一样,短剑停在郝正义的头顶却寸进不得。虽然心里明白,但是身体却丝毫的动不得。这个感觉不久之前我曾经经历过,就在我刚刚醒过来的那天晚上,杨枭和林枫拼命的时候,救走林枫的人影就是这样出场的。

  那次是郝正义救走林枫?不对,他要是有这个本事,当初也不至于在岛上被张然天追得差点死在那里。这时也没有心思琢磨郝正义怎么还留了这么大的一手,空有两把短剑在手,我竟然动不了郝正义分毫。

  这时,后面的人和魂髦也已经到了身后,眼见着我和高亮就要交代的时候,突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们……以……为……这……样……就……完……了……吗?”这句话说得一字一句且生涩无比,就像是一个得了咽喉疾病的人手术之后发出的声音。

  听到这话音之后,郝正义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趁着这个机会,我斜着眼向发出声音的位置看过去,只见那里躺着一个一动不动的男人,正是刚才从林枫那里偷走天理图的那位仁兄。我一直以为那人是棒槌借了别人的肉身,现在听这人的声音绝对和棒槌扯不上关系,高亮这是还有什么后手?

  想到高亮的时候,我将眼珠转到他的方向。这时他和林枫已经都停了手,林枫一脸惊异地看着说话的那人。而高亮正盯着另外一个方向,那个位置在我的身后,我看不到有什么东西吸引住了高局长的目光。

  是尹白!我猛地反应过来,高亮盯着的位置躺着尹白。突然想起来,借死人传话,这招在妖塚里面是见尹白使过,可是刚才明明看到它已经不行了,难不成尹白还有什么变化?

  刚刚想到这里,就听见那个声音再次响起来:“陪……我……都……死……在……这……里……吧!”最后一个字说完的时候,周围突然间凭空弥漫出来一层雾气,没用多久,这股雾气变得越来越浓,最后将我周围五十米左右的范围包裹了起来。这股雾气吸进肺里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甚至熏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当这股雾气接触到郝正义身上散发出来的霜气的时候,顿时两股气体之间闪出一串火星,就像是静电一样,噼里啪啦地响个不停。这时,林枫和郝正义明白过来,他俩也将目光转移到了尹白的身上。突然听到高亮的一声惨笑,他对着林枫说道:“是妖气,尹白不行了。它要散了全身的妖气,要把这里变成它的妖塚,算你们倒霉,陪我一起死吧。”

  “有妖气!大家后退。妖气走七窍,别让它沾上。”身后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随后,又是一阵快速的脚步声越走越远,好像身后的人又退了回去。

  这股妖雾冒出来的时候,我的身子就慢慢变得松动起来,随着雾气越来越浓,我的身体也变得不再那么僵硬,但是想要挥剑劈了郝正义,还是做不到。

  林枫突然对着郝正义大喊道:“别管姓沈的了!先过来制住高狐狸,抓住他一起走!”还没等郝正义做出回应,突然,妖雾的中心传出来一声长啸,随后,雾气中出现了一串火花,一股巨大的力量将我推到了一边。

  还没等我明白过来出了什么事,就听见“嘭”的一声,郝正义好像被什么重物击中,一口鲜血当场喷了出来,随后身子向后飞了出去。

  见到郝正义飞出去之后,林枫对着高亮怒道:“你不是说尹白不行了吗?”高亮挑了挑眉毛,说道,“我的话你也信?”他这句话刚刚说完,林枫手里又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布囊,他撕开布囊,将里面的佛灰对着刚才郝正义被打飞的位置扬了出去。

  不过这次几乎没有任何效果,妖雾中似乎有一种吸附的能力,佛灰被扬出去之后,都粘挂在浓稠的雾气中,就像是一个透明的蜘蛛网粘住了灰尘。

  林枫见到佛灰起不了作用,马上后退,对着郝正义被打出去的方向飞奔下去。只是他的动作稍微的晚了一点,虽然看不见尹白是怎么出手的,但是听到“噗”的一声,林枫的后背出现了清晰一道抓痕,尹白下手不轻,饶是林枫半生半死的身体,也被抓得后背的骨头都露了出来。

5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