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灾难(五)

  高亮的话还没有说完,林枫突然大喝一声:“住嘴!”这两个字喊出来之后,林枫撒出一把符纸,符纸在落地之前自燃,等到烧尽之后的一刹那,站在前面的二十几个魂髦同时猛地一抬头,随后慢慢地向着我和高亮的位置走过来。

  林枫随后对着他带来的人喊道:“你们谁能干掉高亮,民调局的天理图就是他的!”这句话刚刚说完,高亮突然插嘴道:“我替他们问一句,那么你的上部天理图给谁!没有你的天理图引路,民调局的天理图就是废纸。”高亮的话让林枫身边本来蠢蠢欲动的人停住了动作,他们都看着林枫,没有进一步的行为。

  林枫最后一咬牙,又加了码。他在自己的怀里掏出来一张皮纸,在众人眼前晃了一下,我看得清楚,正是在肖三达的记忆当中,见过的天理图,想不到这么重要的东西,林枫竟然随身带着。林枫举着天理图说道:“只要谁能干掉高亮,不管能不能拿到民调局的天理图,我手里的天理图先归他!另外,民调局里面的藏品随便他挑!”这几句话说完,他身边众人的眼神变得炙热起来。这些人慢慢地散开,由魂髦开道,开始向我们这边围拢过来。要不是忌惮尹白,只怕这些人早就扑进来了。

  我正要举枪干掉最前面的几个人,就在扣动扳机之前,高亮冷不防按住了我的枪口。他在我耳边低声说道:“别着急动手,一会儿我让你打谁,你再开枪打谁!”

  我看着越走越近的林枫众人,嘴里对着高亮说道:“那么这些人怎么办?”高亮露出来他特有的狐狸一般的笑容,嘴里低声说道:“还记得棒槌吗?”这几个字刚刚出唇,高亮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他古怪地一笑,对着空气大喊道:“棒槌,得手了就跑!”

  他的话音刚落,林枫的脸色突然大变,他捂着胸口向四外看去。就见他身后一个人,别人都在向前走,这人却在原地踏步,慢慢地和林枫等人拉开了距离。听到了高亮的话之后,这人一转身,飞快地向着身后跑去。

  林枫就像疯了一样,不管众人,回身向那人追去。只是他跑起来之后,样子有点古怪,看他左屁股空荡荡的,应该是被尹白咬伤了筋骨,就这样林枫还是豁出命向着那人追去。

  林枫不说话,他带来的人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连同魂髦都停住了脚步,我和高亮这才缓了口气。

  眼见着前面那人越跑越远,就在他逐渐和林枫拉开距离的时候,突然,那人脚下一拌蒜,整个身子斜着摔了出去。他一翻身,刚要起来,在黑暗当中出现一黑衣人,一脚将摔倒的男人踩在脚下,看着跑过来的林枫呵呵一笑,说道:“你还是小看高亮了吧……”

  林枫就像没有看到黑衣人一样,他几步跑到倒地那人的身边。伸手在他的怀中翻了起来,没有几下就掏出来一张皮纸,正是他刚刚亮了一遍的半部天理图。在我的印象中,林枫和躺在地上那人似乎只有过一次瞬间的接触,这么点时间,就能把天理图偷出来,就偷盗的技术来讲,这人也算是有些本事了。

  冲着林枫说完之后,黑衣人扭脸又对着高亮笑了一下,说道:“高局长,两年多不见,您老人家倒是没怎么变。”这人在黑暗当中显出相貌,竟然是两年前在我弟弟婚礼上,一起经历过生死的郝正义,只是郝会长现在孤零零的,少了之前像影子一样跟着他的鸦。

  高亮见到郝正义现身之后,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他眼睛盯着郝正义,眼角的肌肉霍霍直跳。在高亮的眼神里面,我察觉到了一丝惊恐的味道,进了民调局这么长的时间,还是第一次看见高亮这样。

  郝正义不能留!现在也顾不得他和郝文明的关系了。我正要举枪要解决掉郝正义的时候,突然被高亮拽着,向后连退了四五步,他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就连一向不怎么听话的尹白,都凑过来,跟在高亮的身边。

  高亮并不理会郝正义,他一边拉着我后退,一边低声说道:“这里守不住了,一会看我的信号,我们分开跑。什么都不要管,你只要跑到地下五层就没事了。对了,四层入口的锁眼被封住了,就算有龙须也进不去,你直接用短剑撬吧。”

  刚才就算林枫带人和魂髦一起逼过来,高亮都还是笑嘻嘻,一脸气定神闲的样子,但是自郝正义出现之后,他的状态就调了个。两年多以前亡魂列车那次,高亮见到郝正义时,也没见他这样。我有些看不明白,冲着高亮说道:“不至于吧?您手里应该还有底牌没亮出来吧?”

  “要是没有郝正义,我能让林枫带来的人死九成。”听到我的话,高亮脸上一阵的纠结。他深吸了口气之后,解释说道:“这里的猫腻郝正义都知道,他当初还在民调局的时候,就为了预防现在这样的情况,我和他分析了所有的可能,所有的计划我都没有瞒他。”说到这里,高亮的目光转到了正冲着他微笑地郝正义身上,“当初我拿他当儿子,现在他拿我当孙子……”

  高亮说这话的时候,从衣兜里面掏出来一小块黑乎乎,还夹杂着草棍的药饼。高亮一边说话,一边将药饼掰碎,分成几次将药饼喂进了尹白的嘴里。开始尹白似乎还有一点抗拒,但是闻到药饼的味道之后,它不再犹豫,直接将一块一块药饼吞进了肚子里。

  “高局长,这里就这么大,您能退到哪去?”看到高亮一直没有理他,郝正义再次说道,“顺便跟您说一下,天棚花洒里面的蛊水,已经被我抽走了。换气扇被我固定住,里面的失魂气体也散不进来。还有,刚才来的时候,我把您仿得九死一生阵的阵胆刮花了,好像那个阵法也用不了了。对了,还有那个藏身的安全屋,那个屋子造得太糊弄了,里面的符文画得也不好,我替您把符文都擦了,等今天的事情过去之后,我再给您重新画上。”

  说到这里,郝正义脸上的笑容更盛,顿了一下之后,对着高亮说道:“借文明的一句话,不是我说您,这么多年了,我走时这里什么样,现在还什么样。一点难度都没有,说实话,我还有点小失望。”

  “要难度是吗?呵呵……”高亮看着郝正义,冷笑了一声之后,他一字一句地说道,“看你接不接得住了。”他的话刚刚说完,尹白突然一声长啸,它浑身的毛发刹那间变得若有若无,紧接着,又是一声长啸,尹白的后腿蹬地,身子冲着前面的方向蹿了过去,就在它离地的一刹那,尹白身体突然消失。几乎就在同一时刻,距离我们最近的魂髦一个接一个毫无预兆地仰面栽倒,随后魂髦混同着林枫带来的人乱成了一锅粥。

  高亮冲着我说道:“就现在……跑!”

  跑字出口之前,高亮已经先一步动了,他向着尹白开的路冲了下去。刚才高亮不知道喂了尹白什么东西,现在虽然看不到尹白的身影,但是这一路的鬼哭狼嚎,不停地有人和魂髦栽倒在地,所有倒地的人和魂髦身上都留下了清晰的抓痕和撕咬的伤口。这些伤口就像被泼了硫酸一样,伤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扩大着,而且从里往外冒着黄烟。只是转眼间的工夫,一些受伤的人和魂髦的身体就被腐蚀了一半,满地都是半个半个的身子在抽搐着。

  也就是最多十秒钟的时间,这条直线上已经没有能站起来的人和魂髦了,这些人的脖子上明明都挂着装有佛灰的袋子,可是偏偏就是阻止不了尹白。就连远处的林枫和郝正义两人脸上都变了颜色,他二人也在这一条线上,当下也只能避开尹白的锋芒,同时闪身躲到一边。

  说是分开跑,但是除了尹白开出来的这条路之外,再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我只能跟在高亮的身后,一路冲下去。虽然没有人敢上前,但是还是有不怕死的在外围做着小动作。不敢对着尹白下手,只能换了目标。

  林枫躲开了尹白的攻击直线之后,对着剩下的人群里面喊了一句外文。林枫说的不是英语,我完全听不懂这句话的意思,但是前面的高亮的身子一颤,显得不太自然。几乎就在林枫说完之后,高亮大声地喊道:“打那个拿枪的外国人!”

  这句话是对我说的,这时我也已经看见那个一枪把我穿喉的老外,他头上缠着绷带,躲在一个魂髦的身后,正举枪对着高亮。我要开枪阻止他的时候已经开不及,“啪”的一声,老外扣动了扳机。这一枪打出去的同时,也不看是否打中,老外第一时间缩着身子又隐藏着魂髦的身后,在我的位置,根本没有能打中他的可能。

  枪声响后,高亮应声翻身倒地。就在我吓得目瞪口呆,停下脚步准备找开枪的外国人拼命的时候,没有想到高局长身子一骨碌又爬了起来,没事人一样,继续地向前跑过去。开枪的外国人愣了一下,但是看到高亮衣服后心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弹孔的时候,马上反应过来高亮穿了类似防弹衣之类的护甲。

  就在他再次举枪,准备第二次向高亮下手的时候,我先一步开枪,“啪”的一声,第一发子弹打在从魂髦身后伸出来的枪管上。子弹的惯力甩了外国人一个趔趄,半个脑袋瞬间从魂髦的身后露出来,这一瞬间的工夫,我第二发子弹跟着到了,“啪!”

  外国人的太阳穴被我打中,红白相间的脑浆喷了一地。他这一死,让还打算捡便宜的其他人都老实了起来。眼看着高亮已经跑出了林枫带来的人和魂髦的范围,只要过了林枫和郝正义这一关,就没有什么能拦住他了,充其量只能在后面追。

  就在这时,郝正义突然一把将林枫脖子上装着佛灰的布袋拽了下来。没等林枫明白过来他要干什么,之只见郝正义已经将布袋撕开,将里面的佛灰倒在手上。然后猛地蹿出来,迎着高亮冲了过去。

  就听见高亮的身前响起来一阵破空之声,就在这声音响起来的同时,郝正义手里的佛灰对着高亮身前猛地一扬。

  “唔嗷……”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响起来,郝正义身前不到三四米的位置突然出现了尹白的身影,尹白出现之后就在地上连续不断地猛烈翻滚着,它上半身的毛发好像被什么东西腐蚀过一样,脖子以上的位置有一半已经露出了皮肉。

  看到尹白受伤现身之后,高亮抬手对着郝正义就是一枪。在他开枪的一瞬间,林枫已经闪身到郝正义的身前,替他挡住了这一发子弹。高亮的手枪虽然不错,但是也不能伤到林枫那不生不死的变态身体。郝正义躲在林枫的身后嘿嘿笑道:“高局长,您还有底牌吗?”

1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