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灾难(四)

  我在后面紧跟着高亮,别看他和孙胖子差不多的体型,想不到跑起来速度竟然相当快,比起孙副局长来,不知道快了多少。要不是我有几年特种部队的训练打底,还未必能跟上高局长的速度。

  跑了三四百米之后,高亮突然停住脚步,他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同时微微地侧了侧头,竖着耳朵,好像是在听着周围的动静。他听到了什么?我学着他的样子听了半天,除了远处天棚的洞口时不时有砂石掉下来的声音传过来之外,再听不到一点其他的声响。凭着耳力来讲,高亮不可能比我听得更清楚。

  高亮的眉头直接拧成了一个疙瘩,他脸上的表情变得有点难看起来,半晌之后,高局长对着空气说道:“出来吧,你这样说话只有我能听到。这么多年不见了,有什么事情我们面对面谈吧。”

  高亮说话的时候,慢慢地抬起头,眼睛已经盯着头顶上的天棚。他说完之后,天棚上面出现了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黑影,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大头朝下从黑影里面钻了出来,身子出来一半的时候,这个老头子停止了动作,冲着高亮怪笑了一声,说道:“高狐狸,四十年不见了,除了胖了点,你倒是没怎么变。要不是你这头发色不对,我还以为高狐狸也吃了长生不老药,变了白头发。”听这声音,正是刚才和林枫讨价还价的肖四洋。

  高亮呵呵一笑,说道:“是啊,四十多年不见了。你变得我都认不出来了,我记得咱俩同岁吧,你这头发比吴仁荻都白,说你吃了长生不老药更有人信吧。肖老四,你现在这能耐可比你那个死鬼大哥强太多了,想不到这地板里面的禁制,对你一点作用都没有。”

  高亮这几句话刚刚说完,被炸开的洞口位置传来一声响,我用余光扫了一眼,是洞口的大块砖石掉了下来,同时也压灭了下面池子里的最后一点火苗。

  “没事,小家伙,我对林枫交代了,我不上去,他们就不许下来。”肖四洋说话的时候,眼睛紧紧地盯在我的白头发上,目光里充满了艳羡的神情。对我说完之后,他扭脸看着高亮,说道,“高狐狸,不和你废话了,说说刚才的事吧。只要你把天理图给我,林枫和那几个小杂鱼,我就替你解决了,怎么样?”

  高亮抬头看着露出半个身子的肖四洋,似笑非笑地对他说道:“成!就这么说定了,与其便宜林枫,还不如便宜咱们老哥们儿。你把林枫他们都做掉,天理图我就给你肖老四。”

  肖四洋倒挂在天棚上,看着高亮冷笑了一声,露出来一嘴和他年纪不相当的满口齐牙,咯咯一笑,他的身子从黑影中又钻出来几尺,伸出手来对着高亮说道:“先把天理图给我,天理图到手,我马上就结果了那群小杂鱼。”

  高亮几乎用肖四洋同样的语气,对他说道:“先收拾了林枫他们那群小杂鱼,那群小杂鱼一完蛋,我马上就给你天理图。”

  “先给我天理图……”

  “先给收拾小杂鱼……”

  矫情了几遍之后,肖四洋也明白过来高亮根本没有给他天理图的意思。肖四洋冷冷一笑,眼睛盯着高亮,说道:“高狐狸,你这滑头的臭德行还是一点都没变,不过不知道你的能耐长没长?我在上面吊了这么久,背痛腰酸的,你来帮着四哥抻吧抻吧筋骨。”

  他的话刚刚说完,整个人就如同一个巨大的水珠一样,从天棚上面坠落下来。在掉落到地面的一刹那,肖四洋的身子一翻,四肢同时着地,随后一声怪叫,接着我眼前一花,一道黑影冲着高亮扑了过来。

  我自然不能眼看着高亮伤在他的手上。说不得,手中的突击步枪对着肖四洋就是一个长点射。“啪啪啪……”枪声响过之后,肖四洋的身上溅起来一串火花。但是他就像没事人一样,没有丝毫停顿,继续扑向高亮。

  高亮也不躲闪,等到肖四洋到了他身前的时候,高亮突然大声喊道:“你还不出来吗?”这一声也让肖四洋吓了一跳,疑惑着高亮还有伏兵,他几乎就在高亮身前不到一米的位置停住脚步,扭头顺着高亮的目光看了过来。

  就在他俩目光看着的黑暗当中,溜溜达达地走出来一条白狼。肖四洋见到白狼之后,身子一蹿,瞬间斜着移了出去,直到十多米远才停住身形,盯着白色巨狼,嘴里蹦出来两个字:“尹白……”

  这条白狼除了是孙胖子的跨界好朋友——尹白之外,还能是谁?这时尹白身上的绳索已经消失不见,它全身的毛发再次变得雪白,身子比起前几天看见它的时候还要壮了不少。尹白走到高亮的身边之后便停住了脚步,用它那狼族特有的三角眼也在盯着肖四洋,尹白的嘴角微微上翘,配合它的三角眼,怎么看都像是在冷笑。

  高亮看着肖四洋呵呵一笑,说道:“怎么?林枫没告诉你,尹白就在民调局吗?你看看,谁都知道,就瞒着你。肖老四,不是我挑事儿,炮灰我见多了,像你这样一头扎到裤裆的炮灰倒还真少见。”

  肖四洋气得浑身直哆嗦,但是看得出来他相当忌惮尹白,才没有冲上来找高亮拼命。这股邪火憋得他实在难受,最后肖四洋对着身后大喊一句:“林枫,你给我滚下来!”

  他的话说完之后半晌,也不见林枫出现。就在肖四洋有些心烦气躁,准备开口大骂的时候。刚才被炸开的洞口突然跳下来几人,他们下来之后,一起动手将摆在地上已经熄灭的池子挪到墙角。随后上面跳下来几十个巨大的身影,这是林枫将他手里的魂髦一股脑地都放了下来。

  随后,连续不断地有人跳了下来,这些人当中掺杂着一个还算熟悉的身影,两年之前我还叫他林主任的。

  林枫下来之后,走到距离我们五十多米的位置就停了下来,他和那些人远远地站在众魂髦的身后,冲着肖四洋喊道:“四叔,时间不多了!先制住高亮,让他把天理图交出来!”

  肖四洋哼了一声,冷冰冰地说道:“为什么不告诉我,尹白也在这里?早告诉我它在,就不是现在这个打法了……”

  肖四洋说话的时候,尹白突然变得有些焦躁起来,它浑身的毛发都奓了起来,龇牙冲着林枫众人的方向一阵低吼。在我的记忆当中,除了第一次和尹白见面时的那次恶斗,还从来没有看到它这样过。

  高亮也注意到了尹白的异动,他顺着尹白的目光看过去,鼻子连续抽动了几下之后,高局长冷笑了一声,看着林枫说道:“佛灰……林枫,你这次还真是准备齐了才来。为了对付尹白,还预备了佛灰。这是在妖塚那次,清理现场的时候收集的吧?我说数量怎么对不上。黄然拼了下辈子,最后给你做了嫁衣。一人脖子上一个,你这里收集了多少?”听见高亮这么说,我才发现在林枫众人的脖子上面都挂着一个小小的布囊,刚才看到他们的时候,还没有见到这个布囊。不过看样子就算有佛灰在身,林枫众人也对尹白十分忌惮,不敢轻易地过来。

  说到这里,高亮叹了口气,好像是在看一个受欺负的小孩子一样,看着肖四洋说道:“就你没有……”

  肖四洋的脸色涨红地就好像要滴出血一样,他盯着林枫,一字一句的说道:“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没等林枫解释,高亮抢在他的前面,不冷不热地说道:“还能想干什么?用你做炮灰牵制住尹白。给他们腾出空来抢天理图,到时候不论尹白死还是你死。对林枫来讲都是好事,不过就这么看,肖老四你死在尹白前面的概率是不是大了点?”

  肖四洋这时的脸上已经挂了白霜,他瞪了高亮一眼,扭脸看着林枫,冷冷地说道:“姓林的,你不是脏心烂肺到连我都想害吧!老三怎么养了你这么一只白眼狼?”

  林枫沉默了半晌,一直到肖四洋骂完,他才慢慢地说道:“四叔,高狐狸的话你也能信?尹白的事情我是有准备,但是佛灰是什么东西您也知道,虽说这些佛灰不是我造的孽。但是多多少少也有影像。本来我想着除非见着尹白,要不,能不用还是不用的好。刚才我也是感觉到尹白的气息,才把佛灰挂上的。”

  说到这里,林枫深吸了口气,声调压低了几度,继续说道:“四叔,咱们时间真的不多了。刚才进来的动静闹得这么大,外面的警察应该已经把民调局包围起来了。要不是民调局的名声太邪,加上之前高狐狸和警察那边有协议,就算上面的大楼闹出什么样的动静,只要没有他的话,外面的警察就不能进来,否则现在警察已经冲进来了。到时候乱起来,天理图的事情还真就是两说了。”

  林枫说完之后,肖四洋的目光又落在了高亮的身上。就见高局长哈哈一笑,伸双手拍了几下巴掌,说道:“这么点时间就能把话编圆,可惜了,要是没有孙德胜的话,民调局我就交给你了。”随后他又对着肖四洋说道,“肖老四,说了半天,你见他把佛灰扔过来吗?对了,那边二十二个魂髦,加上林枫,一起上来你能撑几分钟?”

  肖四洋对着高亮和林枫各看了一眼,喘了口粗气之后,一跺脚,说道:“天理图老子不要了!你们两边自己玩吧。”说罢,他几步走到墙边,身子对着墙壁一靠,竟然陷了进去,就在我的眼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林枫眼睁睁地看着肖四洋的身子陷进了墙壁之中,他本来还想尝试着过来阻止,无奈被尹白一声低吼,又逼着他退了回去。虽然有佛灰在身,但是林枫也不敢轻易地激怒尹白,好在尹白只是吼了一声,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一时间,场面竟然就这么僵持了起来。

  看着脸色铁青的林枫,高亮又是呵呵一笑,冲着林枫的身后说道:“要是我没看错的话,那是铁万友吧?不用说了,你也是林枫当年故意放走的,留到今天来做炮灰……”

7条评论

  • ╮(╯▽╰)╭说道:

    矫情了好几遍。哈哈*^O^*
    小杂鱼 连着读了几遍,我一直在读 小渣鱼(^_^;)。
    两人真的好矫情笑死我了。

  • 楼上是sb说道:

    看书就看书,你唧唧哇哇什么,就你最矫情

  • 二楼注意言辞说道:

    一楼明显是个姑娘啊,二楼你那么较真干嘛

  • 二楼二说道:

    二楼真二

  • 二楼注孤生说道:

    二楼傻逼

  • 一伙没见过女人似的。说道:

    是不是在深山呆久了没见过女的?真tm操蛋。2楼要说管你们啥子事。一伙山炮

  • 还能是谁说道:

    除了吴仁荻还能是谁 除了吴主任还能是谁 除了某某某还能是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