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灾难(三)

  我跟在高亮的身后,说到肖三达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想起来在老家清河地下的那一幕,当初要不是杨枭和吴仁荻赶到,起码我是要交代在那里了。听高亮的口气,似乎这个肖四洋比他哥哥肖三达更难缠,“高局,您是说这个肖四洋比他哥哥肖三达还厉害?”

  高亮听到我的话之后,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太自然。他停住脚步,看了我一眼之后,说道:“肖三达出事之后,我和萧和尚,还有破军他大伯一起去找肖四洋算账。结果……我和萧和尚在医院里面躺了一个月,破军的大伯以前就和肖四洋就有底火,肖四洋下手狠了点,让他整整过了一年才下得了床。”

  高亮的话让我直抽凉气,加上肖三达,他们四个人放到现在就是丘不老、郝文明一样的角色。就这样联手还能被肖四洋打得那么惨,这个肖三达的弟弟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我开口向高亮问道:“那肖四洋呢?他怎么样了?”

  “也躺了大半个月吧。”说到这里,高亮再次向前面走过去,他边走边说道,“他好了之后,和谁都没有打招呼,无声无息地就跑了。后来肖三达找过几次,也没有找到,到最后,肖三达他自己也跑了。”

  高亮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带着我走到了紧急电梯口。看不见本该待在这里的人,应该是高局长刚才把他们都打发到了地下三层。

  进了电梯之后,我向高亮问道:“高局,现在我们怎么办?您可想清楚,退到地下室之后,就没有地方可以再退了。”高亮的脸上露出来一丝难以琢磨的神情,他好像没有听到我的话一样,掏出门禁卡,按动了地下三层的按键。这时他才自言自语地来了一句:“该来的,怎么也躲不了……”

  我不明白这句该来的指的是谁,肖四洋?还是林枫?正要继续问他的时候,电梯已经到了地下三层。电梯门打开的时候,露出来三四个黑洞洞的枪口。拿枪的是王璐带着几个女性文员,见到是我和高亮之后,这几个女人都长出了口气,同时将枪也收了起来。

  王璐看着高局长说道:“我现在马上毁了这部电梯。”没想到高局长摆了摆手,抬头看了一眼电梯顶部,说道:“电梯毁了,这通道还在。他们一样能顺着电梯通道下来。”说到这里,高亮笑了一下,回身亲自按动了返回到六楼的按键,然后出了电梯,说道:“我就赌林枫没有胆子进去。”

  这个空城计也太明显了吧?看着像是一个昏招。我忍不住对高亮说道:“林枫也不用亲自下来,他也可能找几个炮灰来探路。”

  高亮有些玩味地看了我一眼,说道:“要是孙德胜在,他就不会这么问。”顿了一下之后,高亮解释道,“这次林枫是带齐家底才来的,小角色刚才已经拼掉了,剩下的人他未必指使得动。而且时间拉得越长对他就越没有好处,他现在能做的,就是集中火力,对我们来个出其不意,电梯的环境……他怎么集中火力?”

  跟着高亮离开电梯之后,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走了没有几步,就发现了这味道的源头。只见在距离电梯不远处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池子,旁边五室的调查员一桶一桶地往里面倒着黑色的浓稠液体。还剩下几个文职,正将刚才烧毁魂髦的那种粉红色粉末混在黑色液体里。早下来的杨书记坐在不远处的台阶上发愣,一脸老实巴交的棒槌在旁边守着。

  我和高亮下来的时候,他们的工作也差不多到了尾声。五室一个外号叫六子的调查员是负责的,他倒完了最后一桶黑色液体之后,停了手上的活,走过来对着高亮说道:“高局,就找着我们五室这个装福尔马林的池子,实在没有再大的了。”

  高亮打量了一眼池子的大小,说道:“行不行的也就是它了。我跟你说的那个门封好了吗?”六子看了我一眼,顿了一下之后,才低声说道:“铅液已经灌进锁眼里了,凝固之后我才离开的。”虽然没有明说,我也明白六子是替我干了封住前往地下四层门锁的活。

  高亮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手表之后,让他的秘书将众人集中到一起。他的目光在每个人的脸上扫过一遍,说道:“今天的突发事件是民调局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起,不过请大家放心,我会尽最大努力来保证大家的安全。之后王璐会带你们去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暂时躲避一下。这次事件不会持续太久,危机解除之后再让大家出来。”

  说到这里,高亮顿了一下,扭脸看着自己的秘书说道:“钥匙在沈辣那里,孙德胜他们回来之后,会从外面开门。除非氧气用尽,否则不要轻易开门。”他的话让王璐愣了一下,说道,“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跟我们一块进去吗?”

  高亮无所谓地摆了摆手,看着自己的秘书说道:“这次事件就是冲我来的,我在,就没有人关心你们藏在哪里。放心,大风大浪我也经历过,这点毛毛雨还不至于把我怎么样。不过,我还是需要你们当中的一个人帮个小忙。”

  这句话明显就是对我说的,我没有丝毫犹豫,向前走了一步,还没等说话,就听见高亮拐了弯:“棒槌,出来搭把手吧。”怎么不是叫我?陪着一起死都不要吗?一时间我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站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棒槌脸上的表情比我还要纠结,半晌之后他才说道:“不去行不行?我和你们不一样,你们死了大不了变鬼,我再死一次弄不好就是魂飞魄散,连个聻都做不成。”

  高亮:“这次的事情结束就送你去投胎,山西煤老板的独生子,怎么样?”没想到棒槌当场就急了,“不带这样的!上次您可说好了,给我找一方首富家投胎的,怎么这次帮了忙,反而把条件降下来了?”

  高亮看着他笑了一下,说道:“事情办成了,你想投谁家自己挑,只要不是太过分的,我都给你办到。”

  棒槌这边犹犹豫豫地算是答应了,看高亮没有再留人的意思,我将暗室的钥匙掏出来直接扔给了王璐,回头对着高亮说道:“高局,我们这些人里面,似乎只有我能拿到林枫想要的东西,他看不见我,八成也不能甘心。干脆,您带上我见见世面也好。”

  高亮看了我一眼,没等他说话,我再次说道:“林枫什么人,您也知道,他这次是孤注一掷了,找不到那件东西不会轻易罢手,别因为我连累大家。”听我这几句话,高亮叹了口气,说道,“好吧,你也算一个。”

  还有人要和高亮一起在外面守着,但是高亮死活不同意,最后硬生生地逼着众人进入暗室里。

  看着暗室的门在里面反锁之后,高亮对着棒槌小声地耳语了几句。棒槌犹豫了一下之后,才点头答应,随后棒槌一翻白眼,瘫倒在地。里面那个原本不属于他的魂魄飘了出来,身子晃了一下,陷进了墙壁之中。

  棒槌消失之后,高亮才对我说道:“走吧,咱们换个地方待着。”高亮没说他让棒槌干什么去了,我也没心思问。走到刚才池子的附近,高亮才停住脚步,他似乎并不着急,也不说话,靠在墙边掏出香烟抽了起来。”

  我举着突击步枪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最后实在忍不住,向高亮问道:“高局,您说林枫他们什么时候能下来?”高亮吐了口烟圈,看了一眼手表之后,说道:“那得看林枫他们什么时候上去,我刚才露面就是让他们知道我在楼上,找不到我,他们就不敢轻易地下来找天理图。”说到这里,高局长笑了一下,看着头顶的天棚再次说道,“你以为上去那么容易?等他们上去之后,再头疼怎么下到这里吧。”

  高亮的话是这么说的,但是大敌当前我还是有点不托底,想打听一下高局长的计划,无奈他就是那么几句:“你跟着我就好了,我让你干什么,你照着做就行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大约过了二十分钟之后,就听见不远处电梯口的位置“叮咚”响了一声,随后电梯门缓缓打开,里面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就在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高亮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狞笑,他不看电梯,却抬头看向装满黑色液体的水池上方。

  突然,“轰”的一声,水池正对的顶棚爆开了一个直径两米多的大洞。随后,穿着盔甲的魂髦像下饺子一样,一个一个顺着洞口跳了下来。

  “欢迎下地狱。”高亮说了这么一句,说话的同时,他将打火机点着,对着池子的方向扔了过去。

  刹那间,池子里面着起了熊熊大火,里面二十多个魂髦竟然连跳出来的时间都没有。也就是点根烟的工夫,他们一个一个被烧得面目全非,这些魂髦身上的盔甲开始崩裂,露出来里面的皮肤更是见火就着,哀号了一阵之后,这些魂髦都倒在了池子里,眼看着他们都被烧成了焦骨。

  本来我还惦记着一场死战,想不到开局会是这么顺利,一枪未发,就解决了林枫几乎一半的魂髦。看着高亮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我忍不住向他问道:“高局,你怎么知道林枫会在这里开个洞?”高亮的眼睛盯着天棚上面的洞口,嘴里对我说道:“十多年前,林枫就向欧阳偏左借过民调局一直到地下三层的结构图。以为当天还了我就不知道,跟我藏心眼儿——把图拍下来能花多长时间?”

  说到这里,高亮指着上面炸开的洞口,再次说道:“他炸开的位置是整个地下二层地面最脆弱的,想法不错,可惜了,林枫忘了这是在谁的地盘上。”

  高亮的话刚刚说完,被炸开的洞口扬下来薄薄的一层粉尘,说也诡异,本来还熊熊燃烧的大火,接触到粉尘之后火焰开始变小,慢慢地有了熄灭的趋势。

  高亮盯着扬下来的粉尘哼了一声,自言自语道:“还真是带齐家伙来的……”说完之后,他看了我一眼,说道:“这里守不住了,我们换个地方打游击吧。”说完之后,也不等我,他转身向着地下三层的纵深处跑去。

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