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灾难(二)

  林枫的声音在公鸭嗓的不远处响起来:“你吓傻了吗?看清楚,这个人不是他。天底下的白头发多了,每个人都是他吗?你听说过他什么时候开始玩枪了?这个小崽子是民调局新起来的,白头发没有多久,除了枪打得准点没有其他的本事。现在如果不收拾,用不了几年,你们就要被他收拾了。”

  林枫说完之后,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你们的裤裆里面还有东西吗?没有个毬用,一群废物!”话音落时,一股淡淡的青烟从她说话的位置飘了出来,这股青烟虽淡却不散,飘到刚才被烧死的两个倒霉蛋身上,这两具尸体还在呼呼地冒火,这股青烟飘了一阵之后,竟然渗进了那两具尸体里面。

  还没等我看清白是怎么回事,就听见女人尖厉地喊了一句生涩的音节。女人最后一个音节刚刚出唇,原本躺在地上的两个火人霍地一下站了起来。他俩站起来后同时怪叫了一声,随后,身形就像两个猴子一样,直接抓着楼梯的扶手,翻着跟头向上面冲过来。

  两具火尸的动作太过迅捷,怎么看也不像是尸变,或者是被什么东西附体……好吧,就算是附体,也是被猿猴之类的动物魂魄附的体。他俩的动作已经超出了人类极限,就是一眨眼的工夫,两具火尸分成两路,已经爬到了三楼半,龇牙咧嘴向我这边扑过来。

  他们的速度太快,我不敢托大,大拇指一勾,将突击步枪改成了连发模式。“啪……”的一顿扫射,前面的火尸身中五六发子弹,重新摔回到一楼地面。就在我调转枪口准备下一个的时候,眼前一花,一个火球一样的物体已经蹿了上来。

  我还没有看清楚,火尸已经冲着我扑了过来。他的身体几乎和我的枪口就在一条直线上,都不需要瞄准,我一搂扳机,十来发子弹一股脑地打进了火尸的胸膛里。子弹的贯穿力将火尸打倒在地,不停地在翻滚哀号。我将枪口对准火尸的脑袋再次扣动扳机“啪啪啪……嘭”的一声,火尸的脑袋被最后一发子弹爆掉。他这才停止了挣扎,一动不动地任由大火将他烧成了焦炭。

  就在我准备要换弹匣的时候,楼梯口的扶手上又是一个炙热的火球掠过,刚才被我打下楼的另外一具火尸也蹿了上来。现换弹匣已经来不及,我反握着突击步枪,将它当成棒子用,冲着火尸的脑袋砸了下去。

  火尸的动作比我想象的要快得多,在我将突击步枪挥出去的一瞬间,火尸竟然从我的头顶上跳了过去。而且他在空中变向,伸手向我的后背抓来。要不是我背着装有罪与罚两把短剑的木匣,他这一抓能把我的后心掏个窟窿。

  就这样,他虽然打在木匣上,连带着也推了我一个踉跄。就在我扔了突击步枪,准备豁出去被火烧一下,硬碰硬掰断他腕子的时候,就听见“啪”的一声枪响,火尸应声栽倒。

  开枪的是高亮,这一枪的结果是直接打断了火尸的小腿。我看得心里直冒酸水:到底是民调局的一把手,好东西都在自己手里面攥着,看着是普普通通的五四式手枪,威力竟然比特殊装备的突击步枪还要大。要是我的命好能过了今天这一关,见到孙胖子说什么也要叨咕一嘴,让孙副局长想办法给我也来这么一把手枪。

  趁着这个当口,我捡起了突击步枪,换好了弹匣。再看火尸这边,失去了一只腿的支撑,倒在地上,但是他好像感受不到什么痛苦,还龇牙咧嘴地伸手向我的脚脖子抓过来。就在我要抬腿把他踹到一边的时候,高亮走了过来:“没用,对付傀尸要这样!”说着,他先我一脚狠跺在火尸的手脖子上,“嘎巴”一声,火尸的手腕子变了形,十分古怪地折成了一个v字。

  我以前是不是有点小看高亮了,平心而论,火尸身体的强硬程度都有些可怕。用民调局的特制步枪都是很艰难才把他消灭掉。一脚将火尸的手腕子踹折,除非我用左手去掰,否则我绝对做不到。现在看高亮气定神闲地踹折了一只手腕子之后,又将火尸另外的一只手腕子也给踹折。这时我才反应过来,高局长的衣服裤子也不寻常,被火尸身上的火燎了几下,别说烧着了,都没有一点变形。

  看到火尸没有了威胁之后,高亮用衣袖垫着,抓起还在号叫的火尸,顺着楼梯扶手扔了下去。同时嘴里喊道:“是金莲儿吧?三十多年不见了,傀儡控尸术玩得还是这么漂亮。我说金莲儿啊,还以为三十年前你死在肖三达手里了,想不到我们还能见面……金莲儿,当初是肖三达故意放你走的吧?”

  高亮的话刚刚说完,楼下的女人声音跟着响了起来:“高狐狸!你把姑奶奶的名字说准不行吗?你姑奶奶叫贾金玲,你才叫金莲,你们全家都叫潘金莲!”

  我站在死角向下看去,就看见声音出来的方向,露出一个五六十岁老女人的脸,她手指着高亮的方向开骂。高局长站在我身边,低声说道:“打她……”

  枪口已经对准了老女人的头部,高亮的话出唇的同时,我已经扣动了扳机。“啪!”随着这一声枪响,子弹击穿了老女人的额头,巨大的贯穿力将她带出去两三米远,红白之物溅得满地都是。

  枪声过后,一楼大厅死一般的寂静,林枫众人再不敢轻易露面。半晌之后,林枫的声音才又响了起来:“四叔,您老人家是不是该活动活动了。看了半天的戏,也下场来个吊门吧。”林枫的话音刚落,就听见一声怪笑,随后,一个尖厉的声音说道:“我给你开路,是不是也要给点说法?”

  林枫顿了一下,随后咯咯一笑,说道:“凑齐了天理图,您先拿去看一个月,这个够诚意了吧?”这句话刚刚说完,没等那个“四叔”答话,林枫对面突然有人插嘴道:“只要解决了楼上那俩,就能看一个月的天理图,是吧?肖老四,不用你,我去!”

  这人也不等林枫答应,已经从藏身的位置里走了出来。露面的是一个五十多不到六十岁的细高个,高亮见到这个细高个之后,冷哼了一声,自言自语地说道:“哼!今天这日子邪性,冤家都聚齐了。小林枫,我还真是有点小看你了。”

  听到高亮说这人是冤家,我也就不用客气了。枪口对着细高个的脑门,没等高亮指示,“啪”的一声,我再次扣动了扳机。几乎就在我扣动扳机的同时,细高个猛地一侧头,子弹擦着他的脑门飞了过去。

  没打中……这个结果让我刹那间愣了一下,自打摸枪以来,除了对刚才的外国高手,我还没有失过手,有中枪没死的,可从来没有打不中的。这是碰巧的吧?我就不信你的命比孙胖子还好。

  我再次将枪口对准细高个的脑门,但是就在我扣动扳机的一瞬间,他又将头侧了几分,子弹几乎就是贴着他的眉毛飞了过去。细高个冲着我的方向一龇牙,冷笑着喊道:“你的枪匣里还有多少子弹!一起打出来,爷爷我让你打连发,打死了我就算你赢!”

  废话!你都死了,可不是我赢吗?我心里骂了一句,一咬牙,大拇指一挑,换成了连发模式。对着细高个的胸口,扳机一搂到底,将子弹一股脑地射了出来。

  这次细高个直接跳了起来,他左躲右闪的,一梭子子弹打出去,竟然连他的肉皮都没有蹭着。“哈哈哈哈!”见到我这一梭子子弹打光,细高个大笑了一阵之后,冲着我这边喊道:“真他妈不过瘾!还有子弹吗?再来一梭子,让爷爷好好张狂张狂!”说完,又是一阵狂笑。

  这还是我第一次被人这么欺负,问题是我还拿着突击步枪,被射击目标欺负,这还有王法吗?缓了口气之后,我换了一个弹匣,就在我重新将枪口对准细高个的时候,高亮在我的身边轻轻地来了一句:“朝脚打,把他往墙边赶……”

  嗯?这句话在心里转了一圈之后,我明白了高局长的意思。再次射击的时候,我放慢了速度,对着细高个的左脚面就是一个三连发。细高个本能地向右边躲去。我连续不断地开枪,细高个没有多想,一路躲避着子弹,不自觉地向墙边凑过去。

  看着他到了墙边的时候,子弹也打完了。高亮突然出手,手枪对着细高个连开几枪,不让他离开墙壁的范围。趁着这个机会,我飞快地换了一个弹匣,对着细高个横着向左扫射了过去。细高个本能地向左躲避,脑袋正好撞到墙上,“咚”的一声,他的头被撞得反弹回来,正好被我赶过来的子弹打中,“噗”的一声闷响,细高个跟着老女人去了同一个地方。

  就在细高个被打中的同时,林枫突然喊道:“四叔,动手吧!”我顺着他说话的方向瞄准,准备招呼他那位四叔的时候,冷不防被高亮拽了一把:“这个人对付不了。先退回去再说!”

  能从高亮的嘴里说出来对付不了,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我跟着高亮回撤的时候,向他问道:“林枫还有这么厉害的四叔?”

  高亮大踏步地向紧急电梯那边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那是肖三达的四弟……肖四洋。”

  三达,四洋……按着这个顺序,他们哥俩前面是不是还得有俩哥哥?我正胡思乱想的时候,高亮继续说道:“肖四洋之前也在特别办待过一段时间,当时还差一点做了二科的科长。后来不知道他因为什么事情和他亲哥哥闹翻了,他们哥俩单独出去约架,肖三达差点死在他弟弟的手里。就为了这个,肖四洋被开除出特别办,之后一直没有他的消息,想不到再见面会是这样的光景。”

8条评论

  • 无仁敌说道:

    沈,智力只是三十,反应能力甚比树熊。直接写成吴邪这样还好,起码像个正常人。都把主人头写成的白痴还是要别人下一个指令半个小时候才反应的那种,这也能和盗墓笔记比?笑了

    • 你托叔说道:

      这个总结的好,需要别人下指令还得半个小时才能明白,绝对比正常人废

    • 匿名说道:

      真比起来 还不如吴邪呢 也就估计身手比吴邪好枪打得比吴邪准

  • 过路人说道:

    你他妈的 爱看不看 不看滚蛋 不要说三道四

  • 陆仁甲说道:

    说得对,不想看就滚

  • 陆仁甲说道:

    说得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