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灾难(一)

  莫耶斯一死,众魂髦继续向莫耶斯身后的几个调查员冲过去。剩下的调查员更是没有一击之力。几乎只是一眨眼的工夫,他们几个已经倒在了地上。看身上的伤势没有生还的可能。

  魂髦将大门口清光之后并没有继续前进,它们就像木桩一样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就在这时,又是“轰隆”的一声,原本大门旁边的墙壁被炸出了一个大洞,从爆破的烟雾当中走出来二三十号人,为首一人正是原本这里的四室主任——林枫。跟着他一起进来的二三十号人我以前都没有见过,这些人形形色色,里面还掺杂着几个黄头发的外国人。

  进来之后,林枫立即抬头找到了摄像头的位置。他一边冷笑着,一边对着摄像头说着什么。从口型判断,他说的是:“我又回来了。”说完之后,林枫伸手指了指摄像头的方向,他身旁的一个外国人掏出手枪对准摄像头,随着监控画面里的一连串黑屏,整个一楼的监控没有了影像。

  “欢迎回到民调局……”高亮对着黑漆漆的画面哼了一声,他回身打开文件柜的暗门,露出来里面五根极细铜线,高亮没有丝毫犹豫,一把将这五根铜线同时扯断。就在扯断铜线的同时,民调局大楼再次震动了起来,不过这次的震动极有规律,从下到上,像是有什么极重的物体改变了位置。

  就在这时,高亮的大秘书王璐推门走了进来,看着高局长说道:“我把留守的文职都带过来了,除了紧急电梯之外,剩余的电梯都被我停了。电话和网络都被屏蔽了,联络不到外面的人,应该是对方屏蔽了信号源。还有,这个东西我也拿过来了。”

  她这话是对高亮说的,但是手上的东西却是向着我递了过来。就见在她的手上拿着原本被我藏在六室吴仁荻储物柜里的木匣。我直愣愣地将木匣接了过来,打开看了一眼,罪与罚两把短剑好端端地摆在里面。心里一阵的恍惚,王璐的电脑也有监控系统,知道出了什么事还说得过去,但是这东西她怎么会知道?

  当时的情况,也没有时间多想,这两把短剑在手,我的信心莫名其妙地膨胀了起来。想着之前高亮说过的要去争取时间的事,我将装有液态铅的玻璃瓶递还给高亮:“高局,还是我下去替你们挡一会儿。我以前处理过魂髦的事件,多少有点经验,再说了……”我故意地拢了拢鬓角的白头发,说道,“现在想弄死我也不是个容易的事儿。”

  “还挡个屁!”没想到高亮来了这么一句,可能是看到刚才监控的画面比自己预想要严重得多,高胖子已经变了主意:“我把整个民调局都封了,我给他两个小时,姓林的也不一定能到这儿来。”

  说完之后,高亮冷笑了一声,对着自己的秘书说道:“你把他们都集中到紧急电梯口,先不要下去。”随后又看了我一眼,说道,“你跟我来。”

  不知道高亮想干吗,我只能跟在他的身后出了办公室的大门,这时我才发现门口已经聚集了二三十号留守的文职人员,以及几个五室的调查员。说是文职,但是现在他们人手一支民调局的制式手枪,更夸张的是,五室那几个调查员都举着当初处理狼患时,我用的那种突击步枪,一看就知道这都是五室的存货。

  到底还是特种兵出身,我还是对这样的枪械有好感。尤其是想起来林枫身边那个打掉摄像头的外国人,我就有点手痒,趁着高亮没有走远,我向一个相熟的五室调查员要了一支突击步枪和四个弹匣。找根绳子将装着两把短剑的木匣绑在身后,我端着突击步枪,一路小跑跟在高局长的身后。

  我跟着高亮直奔到六楼的楼梯口,民调局的楼梯结构是井字形的,在这里向下看,能看到一楼大堂的景象。当初这楼梯也不知道是谁设计的,在每一层的楼梯口都有一个死角,从这里能看到下面,但是下面的角度却看不到这里还藏着人。

  我和高亮侧着身子,站在死角的位置向下看,只见一楼的楼梯口密密麻麻站着魂髦和林枫的人。十来个魂髦站成一个排,林枫和他带来大部分的人躲在魂髦的身后,只留下几个拿着铁锨之类的工具。在一阶一阶地剐蹭着楼梯横面,这几个人全身都被特殊的布料包裹着,就这样,他们的动作还是小心翼翼的,好像有些忌惮剐蹭下来的粉尘顺着布料的缝隙沾到自己的皮肤上。林枫带着的人里面有四五个端着AK47向楼上瞄着,但是站在他们的角度,根本看不到我和高亮的位置。

  这时,我才发现从一楼到五楼的楼梯面都翻了个,原本的仿理石楼梯翻到了前面,现在的楼梯上都刻着一些奇怪的符文,从高亮启动了民调局的机关,再到这里差不多也有小十分钟,在这段时间里,下面的人才剐蹭了两三阶楼梯,看来刚才高亮还是高抬他们了,照这个速度,没有三五个小时,他们不可能爬到六楼来。这还没有加上高亮继续给他们增加的麻烦。

  高局长只看了一眼,向我嘱咐了一句:“你在这儿看着,我马上就回来。”之后,他转身离开,过了十五六分钟之后,就在下面那帮人在打磨第八阶楼梯面的时候。高亮带着五六个文职再次回来,他们每个人的手里都提着三四个塑料口袋,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东西。

  将这些口袋放下之后,高亮便打发那几个文职离开。高亮斜眼看着下面的情形,看到他们已经到了一楼半拐角的时候,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口中念念有词:“三,二,一,走你……”他的话音刚落,就听见“轰”的一声,一楼拐角的地面凭空冒出一个大火球,站在上面的两个人顿时变成了两个火人,他俩挣扎着在地面上滚来滚去,一时间,哀号声和咒骂声不绝于耳。

  趁着下面大乱的时候,高亮扯开了一个口袋,露出来里面粉红色的粉末。他抱着口袋,看了我一眼,说道:“照露头的打!”

  我还没有听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就见高亮绕到我对面的楼梯横栏处,一抖手,将整袋的红色粉末一股脑地都倒了下去。看着这些好像是染了色的面粉一样的粉末,想不到被高亮扬起来后,竟然没有扬尘,粉末快速地落到一楼,又是“轰”的一声,十来个个头更大的火球腾空而起,红色的粉末接触到魂髦竟然无故自燃,一排十来个魂髦无一幸免,它们被火烧成十来个火球,在地面上翻滚着,嘴里发出凄厉的悲鸣,听得我心中一阵紧缩。

  高亮得手之后,身子马上向后仰,几乎就在他后撤的同时,楼下的枪声也响了,有几发子弹真是擦着高亮的头皮打在了墙上。趁着乱,我探头举枪对着楼下按动了扳机。一个站在林枫身边的秃子应声倒地,就在我将枪口对准刚才打掉摄像头的外国人,猛地发觉他也在举枪瞄着我。这是个高手!我猛地一惊,手上微微地颤了一下。“啪”的一声,我们俩同时开枪,那个外国人丢了枪,捂着耳朵在地上打滚,他的左耳被我一枪打穿。我也应声仰面栽倒,一颗子弹打进了我的喉咙。

  我眼睁睁地看着一股血箭从喉咙里面喷了出来,这个场景以前不是没有见过,但都是我一枪打穿了别人的喉咙,亲眼看着中枪的人满脖子流血,气管被打断,最后因为窒息而导致死亡。以前下手太黑了,枪枪要人命,这也算是我的报应吧。

  现在唯一提醒我还活着的,就是咽喉处那要命的疼痛。我捂着伤口在地上挣扎的过程中,看见高亮抱着肩膀蹲在对面,高局长的眼神有些嘲弄的味道。见我注意到他,高亮伸出他那小棒槌一样的手指向我勾了勾。

  我的心里有些恼怒,勾勾手指算什么意思……眼看着我死,就不能过来搭把手吗?就这么一分神,恍惚间,咽喉处的疼痛竟然没有那么强烈了。我尝试着松开手,伤口处几乎也不再有鲜血涌出来。

  再次触摸伤口,虽然看不见,但是也能清晰地感觉到伤口小了很多。现在更多的是咽喉处的异物感,疼痛反而减轻了许多。异物感让我趴在地上呕吐了起来,吐了几口鲜血之后,一颗黄澄澄的子弹头从我口里吐到了地面。

  这时候,我的脑海里出现了广仁说过的几句话:“像我们这种服用不老药的人体质特殊,只要不是斩首这样的伤害,基本上都可以复生……”不过他好像还说,恢复过来要花点时间的,这次是不是有点太快了……还有一件事情我也想不通,为什么高胖子好像比我还清楚什么时候能恢复?下面乒乒乓乓的枪声听得我心烦意乱,越想越乱,索性还是干点适合我的事情吧。

  早知道这样都打不死,刚才我就拼着和外国人对枪了。想到这里,我的心里面一阵恼恨,参军到现在,这是我吃过最大的亏。我爬起来,举起突击步枪对着楼下就是三枪。

  可能是没有想到我这个位置还会有人出现,楼下枪手的注意力都在高亮身上。被我钻了空子,三枪过后,三个拿着AK47的枪手头部中弹,死尸栽倒在地上,可惜刚才那个外国人不在这三个人里面,要不这次就把刚才的仇报了。

  楼下的众人飞快躲到我射击的死角,只留下了十几个魂髦,和两个倒霉蛋的遗骸。我举着突击步枪向下瞄着,只要有敢露头的就开枪。场面短暂的安静了下来,也就是过了一根烟的工夫,就听见楼下一个公鸭嗓喊道:“林枫,你不是说他不在民调局吗?这算什么意思,让我们给你当炮灰吗?”

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