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弥乱

  高局长拍了拍孙胖子的胳膊,示意要接替他来主持会议。两位局长交换了位置,高亮环视一遍台下众人,说道:“刚才发生了一个突发事件,在南京郊区××××的一栋民宅附近,发现了原四室主任——林枫的踪迹……”

  他这话还没有说完,坐在角落里的杨枭突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谁也没理,一阵风一样冲出了会议室。虽然大多数人不明白杨枭的反应为什么这么大,但是我和孙胖子恰巧是少数明白人之一。刚才高亮嘴里的地址,正是吴仁荻唯一血脉,邵杰邵一一母女俩的住址。杨枭这是去向吴主任汇报去了。

  林枫出现在那里想干什么?不是说民调局的直系亲属都送出国了吗,那还怕什么?不过看着孙胖子有些发白的脸色,我多少明白了一点,不是把那娘俩给忘了吧……

  就在杨枭出会议室的同时,欧阳偏左和尼古拉斯·雨果二人从外面走了进来,要不是杨枭的身法利落,这三人还差一点撞到一起。欧阳偏左和雨果进来之后,直接坐在主席台下的第一排,看这二人脸上的表情,应该是已经知道了林枫出现在南京的事情了。两位主任刚刚坐下,会议室的大门再次打开,呼呼啦啦地走进来五六十号人,这些人都是四室的调查员,为首的一个是和我关系还不错的王天雷。王璐走在王天雷身边,正在和他们小声说着什么,看来他们也知道出什么事了。

  对于杨枭的突然离去,高局长似乎也有准备,他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看了一眼欧阳偏左和雨果之后,高局长继续说道:“由于这次的突发事件,麒麟和福建沿海要重新安排。麒麟事件由二室西门链负责,二室全体调查员参与,杨枭负责接应。”

  “至于福建海域的事件……”高亮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之后,再次说道:“由四室王天雷负责,四室全体调查员参与,杨军负责接应。”

  说完这几句话之后,高亮扭脸瞅了一眼也正在看着他的孙胖子,再次说道:“有关于林枫出现在南京的事情,由欧阳偏左、雨果和吴仁荻三位主任共同负责。务求将此人擒获。最后,由于这三起事件都事关重大,涉及民调局主力,三起事件将串联设立总负责人,由孙德胜同志担任总负责人。”

  高亮说到发现林枫在南京出现的时候,孙胖子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他似乎是想要说点什么,嘴都张开了,但是被高亮看了一眼之后,孙胖子又把即将要出口的话咽了回去。这时的高局长就像什么都没有看出来一样,他继续说道:“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所有参与事件的调查员去四室领取特殊装备,半个小时之后,在停车场集合。”

  高亮说完之后,会议室众人开始起身,向会议室外面走去。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好像没有提到的人就是我一个。我向着高亮举了举手,喊道:“高局,我呢?我跟哪一队?”

  “你跟着我,在局里坐镇。”高亮看着我继续说道,“民调局里不能不留人,你刚刚醒过来没几天,也趁这个时候休息一下。”说完之后,高亮便不再理我,他把西门链和王天雷,连同欧阳偏左和雨果都叫到身前,向他们交代任务。

  站在他们身边觉得有些没趣,我讪讪地出了会议室,准备去停车场和孙胖子他们告个别。没有想到才刚刚出了会议室,就看见孙胖子倚在门口,见到我出来之后,他直接将我拉到了角落里,对着我说道:“辣子,看来这次没个五七天的我是回不来了。不是我说,这次的事件太突然,我手头有几件事情,看来要你帮忙照料一下了。”

  很少能看到孙胖子这样的一本正经地和我说话,我还多少有点不太习惯:“看什么事儿,要是帮你藏个私房钱什么的,绝对没有问题。不过要是其他什么要紧的事情,你可考虑清楚了,别给办砸了,再受你的埋怨。”

  孙胖子脸上的表情有些缓解,他冲着我笑了一下,说道:“私房钱?不是我说,藏哪里我自己都忘了,能找着算你的本事,就归你了。”说话的时候,孙胖子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递给我,再次说道,“说点正事,这里面是我办公室,和地下三层直属局长仓库。”

  说到这里,孙胖子的声音压低了几分:“还有上次带你去地下三层暗室的钥匙,我带在身上不托底。你替我保管一下,等我回来再还我。还有就是财鼠我带走了,但是杨军的黑猫现在我替他养着,尹白就更不用说了。不是我说,这俩祖宗你可得帮我看好了,千万别让它俩掐起来。尹白要是咬死了黑猫。我回来可不好交代。”

  说到这里的时候,正赶上高亮几人从会议室出来,高亮一眼就看到了孙胖子,向他做了个手势,好像还有什么事情要交代孙胖子。

  孙副局长过去之前,最后看了我一眼,说道:“辣子,这几天咱们各自保重吧。”说完之后,孙胖子又恢复了他嬉皮笑脸的模样,一溜小跑到高亮身边,两个胖子转身向电梯走过去,他俩一人一句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半个小时之后,孙胖子带着众人,兵分三路离开了民调局。听说在他们走之前,吴仁荻已经先一步地出了民调局,这时候也应该是正往南京赶吧。

  平常民调局就不显得人多,现在更是像被抽空了一样,除了我和高亮之外,就剩下地面上的文职,再就是三室和五室的留守人员了。

  当天无话,第二天一早,我刚到民调局就被高亮的电话叫了去。我进局长办公室的时候,正赶上那位久不见面的杨书记正坐在高局长对面,在一边忙着端茶倒水的并不是王璐,而是那位略显得有些猥琐的棒槌。

  两年不见,杨书记的胆子竟然大了许多,和高亮有说有笑的。看到我进来,还笑着冲我点了点头。高局长示意我坐到杨书记的对面,他将手里的文件签好之后递给了杨书记,说道:“我以前就说,咱们民调局就少一个和上面沟通的渠道。老杨,你来得晚了,早来两年的话,我这副担子早就交给你。我找个地方躲躲清闲也是好的。怎么样?来个书记兼局长吧。”

  “哈哈哈,高局,您可别拿我说笑。”杨书记说是在笑,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和哭差不多,“您别难为我了。还有六年我就退休了。您让我踏踏实实地熬完这六年吧。”

  可能是感到自己的玩笑真的吓着杨书记了。高亮哈哈一笑,将话题转到了家长里短上面。只要不是民调局的主管项目,杨书记还是能和高局长聊到一块的。我在旁边有一句没一句地给他俩搭话。眼看到了饭口的时候,高亮起身,对着杨书记说道:“今天别走那么早,现在局里没人,我也不用整天板着。一起去吃饭……”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轰”的一声巨响。

  伴随着这声巨响,整个民调局大楼都剧烈地震动了一下,停顿了几秒钟之后,大楼再次剧烈地震动了起来。杨书记直接从沙发上摔倒了地上,他手忙脚乱地爬起来,扯着嗓子喊道:“地震啦!往外面跑啊!”

  在第一次巨响的同时,高亮的脸色就已经变了,他一只手将电脑调到了监控界面,另一只手指着杨书记,说道:“别让他乱动!”这个不用我动手,一直跟着杨书记身边的棒槌一个绊子就将自己的领导放倒。随后,他人已经坐在了杨书记的身上。

  刚才听到那一声巨响的同时,我就清楚地感觉到无数个巨大的气息快速移动到民调局门口。高亮在翻看着地下三四层的监控画面,我向他提醒道:“在门口!”

  高亮就像没有听到我的话一样,他直到确认了下面没有什么异动之后,才将画面调到了大门口的位置。民调局的大门已经消失不见,在原本是大门口的位置冲进来了半截集装箱卡车。刚才的巨响和震动应该就是这辆卡车造成的,而且看着门口破损的程度,撞了还不止一次。

  就在这时,旁边的画面显示一楼的电梯开了,雨果的老乡莫耶斯带着几个三室留守的调查员从里面走了出来。他们应该是在地下二层也感应到了上面的异动,才上来查看出了什么事的。

  看现场这只是一起交通意外,卡车司机满脸鲜血地躺在驾驶室里。莫耶斯没有发现其他异常的地方,立刻带着其他人向卡车跑过去,看他的意思是要过去搭救卡车司机。这边高亮已经掏出电话,就在他翻找莫耶斯号码的时候,下面已经起了变化。

  卡车后面的集装箱侧门突然打开,里面下饺子一样地涌出五六十个身穿盔甲的怪物。这身造型我两年前刚来民调局的时候见过,那次是在甘肃沙漠地下的古雉国墓室里,它们的名字叫作魂髦。

  那次是丘不老和郝文明联手,才勉强干掉了一个魂髦,现在五六十个魂髦……我已经不敢往下想了。不能眼看着莫耶斯送死,我转身就向门口跑去。刚刚迈开腿,就被高亮一把抓住。

  高亮脸上的肌肉抖动了两下,目光从显示器转移到了我的身上:“来不及了,让莫耶斯先挡一阵。你带着老杨,组织楼里面的文职人员做后面的电梯疏散到地下三层,我知道孙胖子带你过去暗室,废话我就不和你说了。这个东西你拿着……”说着,他从衣兜里面掏出来一个小小的玻璃瓶递给我,里面流淌着类似水银的液体:“这是液态铅,你将人安置好之后,就去封了地下四层的锁眼……”

  高亮说话的时候,已经在自己的办公桌里面掏出来一把五四手枪,那种老狐狸的表情消失得无影无踪,换之而来的是一种猎鹰扑兔的狠辣。高亮看了一眼监控的画面之后,露出一丝狞笑,说道:“我去给你争取一点时间,你动作要快点,我可支持不了多大一会儿。”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五六十个魂髦向着莫耶斯冲过来。这时候莫耶斯已经明白过来,他飞快地掏出装有圣水的瓶子,一边大声地喊着什么,一边将圣水倒在了自己的拳头上。最后时刻,他还打算独自拦一下,给其他的调查员留出一点时间逃走。但是几乎没有造成任何阻力,冲在最前面的魂髦到他身边的时候,魂髦和莫耶斯的拳头同时打中了对方,魂髦的胸口被打穿,而莫耶斯——他的头颅则消失在了一片血雾当中。

8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