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隐藏的林枫

  跗骨之蛆!一瞬间我便认出了这蛆虫的来历。同时也想明白了尹白把谁屁股上面的肉咬了下来——林枫!他刚才就在附近,应该是用了什么特殊的方法,掩盖住了他的气息,我才没有发现他。但是林枫也没有算到这次会带着尹白一起过来,他一现身就被尹白发现,虽然不知道他这次想干什么,不过看这情形,应该是没有干成,还搭上屁股上面的一块肉。

  牵扯到了林枫,就不是小事。我装作下车透气,没敢走远,站在车门后给孙胖子打了电话。好在孙胖子的手机已经开机,听了我的电话之后,他马上说道:“辣子,你回去守着尹白,千万别单独行动。不是我说,杨军马上到,你和他一起回来,有什么事情回来再说。”

  挂了电话之后没有多久,民调局的专车就带着杨军赶到了。我开始觉得这事儿蹊跷,算着时间,就算再快,杨军也不应该这个时间到。联想着从民调局出来的时候,孙胖子非让带着尹白,我心里面开始暗暗地嘀咕:这是不是又让孙胖子算计了?

  杨军好像根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当时他正在机场准备登机(后来我才知道是萧和尚联系的私活),被孙胖子一个电话从机场叫了回来。孙副局长只说我们这边有点麻烦,需要他协助一下,顺便把我们安全地送回来,杨军甚至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杨军到了之后,我们也没有马上就走,又等了将近两个小时之后,二室负责善后的人才到。交接完手续之后,我们这些人才带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民调局。安全地将我们送回到民调局之后,杨军又马不停蹄地赶回机场,他要搭乘下一个航班继续我们那个小团体的私活。

  二室的哥儿几个抬着僵尸送到地下二层的隔离室,简单处理一番之后,就等着天亮之后欧阳偏左过来接收了。

  尹白一回到民调局眼睛就睁开了,它第一个蹿下车,直奔民调局楼上跑过去。原本绑在它脖子上面的细绳被我扯了下来,尹白没了禁制,怕它起性伤人,我一路小跑跟在它的身后,一直跟到了饭堂。

  饭堂的灯大开,就看见孙胖子一个人坐在饭堂中心的圆桌旁。桌上摆着满满一大盆大块炖肉,虽然我这一宿也没吃过东西,但是冷不丁见着这肉山一样的肘子,胃里的酸水开始向上翻。

  这时的孙胖子正在盯着肘子发呆,我们俩认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他这样。听到了我的脚步声之后,孙副局长才回过神来,瞬间恢复了他招牌式的笑容:“辣子,这次辛苦了。不是我说,没伤着吧?”

  孙胖子说话的工夫,尹白已经跑到了他的身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孙副局长。孙胖子哈哈一笑,拿起来一块炖肉塞进了尹白的嘴里:“放心,都是你的,没人和你抢。”他一边说话,一只手上一边不停地将大肉塞进尹白的嘴里。喂了几块肉之后,孙胖子另外一只手掏出一根已经打好绳套的绳子,趁着尹白吃肉的间隙,不动声色地套在了它的脖子上。尹白停顿了一下,只是抬头看了孙胖子一眼,随后继续低头吃肉,就像没有任何事发生过一样。

  “肉要是不够的话,我这里还有一块。”说着,我将尹白叼回来的肉皮扔在孙胖子身边的圆桌上。孙胖子看了一眼这块肉皮,顿了一下之后,龇牙对我笑道:“不是我说,怎么样?我让带着尹白没错吧?”

  “不用客气了,直接说主题吧。大圣,你怎么知道林枫还会冲我……”话说了一半的时候,我猛地想起来另外一件事情,“坏了!我老家的人有麻烦!大圣,快派人去我老家。林枫这次崴了,弄不好下次就拿我家人下手!不行,我得回去一趟。你替我订最快的机票……”

  一想到家人可能要受到威胁,我就乱了分寸,虽然知道孙胖子手上也掐着林枫的儿子当人质,但是林枫当初可是自己撇开老婆孩子跑了,谁知道那个儿子到底是不是他亲生的。

  孙胖子看了我一眼,掏出香烟递给我,说道:“来一根压压惊,不是我说,我已经安排咱爷爷他们出国避风头了。不光是你,局里所有人的直系亲属都不在国内。等这次把林枫的事情解决之后,再把他们接回来。”

  “都……送出去了?我怎么不知道?”我实在想不到孙胖子的手笔这么大,整个民调局所有人的直系亲属,怎么也有五六百号人,孙胖子一句话就都给送出去了?

  “你不知道的事儿多了。”孙胖子将桌上整盆肉都端到了尹白的嘴边,就手用桌布擦了擦手之后,扭头看着我说道:“辣子,不是我说,民调局的目标太大,你以为我就不怕林枫绑了谁的亲戚,逼着人家喝魔酸吗?整个民调局除了我之后,谁不怕他来这一手?当初控制他的老婆孩子,也只是转移他的注意力,多给我争取点时间。前天早上到二十分钟之前,七百八十五人已经分散到二十三个国家一百二十五个地区。这些日子我别的没干,光忙乎这事儿了。”

  “那么林枫呢?你是怎么知道他会在天津对付我们?”听了孙胖子这番话之后,我心里总算踏实一点了,但还是想不通他怎么知道林枫会在天津古墓附近出现的。

  “不是对付你们,他只想对付‘你’。”孙胖子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接着说道,“民调局里面还有他想要的东西,除了吴仁荻和二杨之外,就只有你能接触到他要的东西。姓林的不找你还能找谁?他在民调局待过那么长的时间,局里的程序比我都清楚,堵你还堵不着吗?当初我也想过让二杨跟你们一起去的,等林枫一露面就跳出来收拾他。但是二杨实在太扎眼,混在人堆一眼就能认出来。我这儿才把尹白想起来,可惜了,就咬下来他一块肉,要是直接咬死姓林的,就真的一了百了啦。”

  孙胖子说话的时候,尹白已经风卷残云地将整整一盆肉都吃了下去,也没见它嚼,咬起一块肉就直接仰头咽了下去。最后连点肉汤都不剩,舔得不锈钢盆铮亮。吃了接近它一半体重的炖肉,尹白似乎还是有点不满足,它抬头看着孙胖子,当时孙副局长正在对着我说话,他也没有想到一盆肉下去得这么快,直到尹白用爪子将不锈钢盆推到了孙胖子的脚下,才反应过来:“这是将近四十斤肉,你都吃了?没了,就这么多了。昨天说好的三十斤肉,你刚才吃的可不止。就这样吧,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我给你准备五十斤……”

  尹白明显对这个结果不满意,它对着孙胖子一阵龇牙,喉咙里面还发出“呜呜……”的声音。就算现在尹白已经被控制住了能力,但是这阵势还是看着吓人。逼得孙胖子连连后退,本来我们就在饭堂里,可惜偏偏这几天修灶,老金那里什么吃的都没留下。无可奈何之下,孙胖子只得掏出手机,给附近常去的饭店打电话,这个时间天才刚刚亮,哪有饭店准备了现成的鸡鸭鱼肉?几个电话打出去都没有着落,孙胖子一边打电话一边看着尹白说道:“你确定不要油条吗?”

  有尹白搅局,我是什么都问不出来了。最后索性让孙胖子自己忙活,我回宿舍睡觉去了。折腾了一宿,但是想补觉的时候却偏偏睡不着了。在床上翻来覆去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我彻底放弃了。

  找出孙胖子两年前放在我这里的后备钥匙,我进了孙副局长的宿舍。在他这儿找到包方便面,吃完之后溜溜达达地回到了民调局。二室昨天晚上参与事件的调查员都回去休息了,而孙胖子也被高亮叫去,两人关门谈了半天,也没见他出来。六室也没有人,趁着这机会,我将带出来的短剑重新放回吴主任的储物柜里。又在民调局里转了一圈,百无聊赖之下,我竟然鬼使神差地坐电梯到了地下四层。

  莫名其妙地进了地下四层之后,我自己还吓了一跳,好端端的来这里干吗?正要回头的时候,心里一动,反正不来也来了,干脆再下一层去找广仁,趁今天把种子融进另外一只手臂也是好的。

  到达了地下五层,一路向前走到了广仁的附近。广仁还是老样子,身上拴着锁链坐在地面上,听到了我的脚步声之后,才抬头看了我一眼,微微笑了一下,说道:“精神不错嘛,还以为你能适应两天再来找我,想不到这么快我们就又见面了。”

  广仁微笑地看着我,虽然明明知道他已经被吴仁荻废了能耐,但是就这么面对面站着,还是能感到广仁带给我的压力。沉默了片刻之后,我对广仁说道:“精神能不好吗?上次我可是在你这里睡了一天一夜。”

  “有那么久吗?”广仁站了起来,指着头顶上的天棚,说道:“我这里看不到日升月落,也没有钟表之类的计时器。待得久了,我自己都忘了时间是怎么回事了。”

  这几句话广仁虽然是笑着说的,但我还是能从他的话中感到一丝凄凉的味道。我不想接着他这个话题说下去,再说话的时候转到了种子上面:“这次再炼化种子,应该不用那么长的时间了吧?要还是一天一夜你可得早说,我把上面的事情安排一下,省得到时候上面的人找不到我。”

  “这次,呵呵呵……”广仁古怪的笑了几声之后,再次说道,“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和你说过,我教给你的东西,取决于你给我带来多大的惊喜。你现在两手空空的,能换我说两句话就不错了,至于炼化种子的事情,还是看你下一次带来的诚意之后再说吧。”

  我这时才想起来竟然把交换的条件忘了,还想再和广仁磨叽几句,看看能不能赊一次的时候,广仁已经重新坐到了地上,不再理我,把头一低眼一闭,老僧入定一样,无论我怎么诱导他开口,广仁都一言不发。

  现在这情形让我有些尴尬,但是又不甘心白跑一趟。既然现在种子炼化不了,那我打听点事儿总成吧?“种子不种子以后再说,和你打听点事儿可以吗?”

  听见我改了口,广仁将眼睛睁开看着我。这事儿有缓,我一边比画着,一边说道:“不知道你见没见过两把短剑,这么长,剑刃细长闪蓝光,两把短剑都没有剑鞘。放在一个长条木匣里面……”

6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