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把僵尸撕了

  僵尸身边的二室调查员已经散开,但是他们不是目标。僵尸怪叫了一声之后,对着我冲了过来。这次出来还真是托大了,我是直接从地下五层出来,就被派到这里来的,手枪和甩棍都留在民调局没有带出来。现在两手空空的,连个阻挡的家伙都没有。

  转瞬之间,僵尸已经到了我的身前。它伸出另外一只好手向我的脖子抓过来。就在它即将要触碰到我的一瞬间,我的身子一矮,从僵尸的裆下钻了过去,然后准备向着墓室里面跑过去。那把短剑只有我能使,只要我能先一步跑过去拔出短剑,就还有翻盘的机会。

  但是没有料到僵尸的反应比我想象的要快得多,我跑出去没有几步,它已经回身,伸出那只被削断手掌的断臂打在我的后背。虽然没了手掌,但是这一下子的力道还是不小,直接将我打得双脚离地,摔出去五六米远。

  没容我起来,僵尸已经到了,它伸出好手再次对着我的脖子抓过来。在触碰到我脖子前的一瞬间,我本能地抓住了它的手腕。就在我接触到僵尸手腕的刹那间,整个胸口连同右手都变得炙热起来,就听见“嘎巴“一声,僵尸手腕被我抓住的部位严重变形,随手向上一掰,竟然将它的手掌连同上面的盔甲生生地掰了下来……怎么会这么脆……

  这时西门链和老莫已经赶了过来,他们一人一根甩棍,从后面别住了僵尸的两个膀子,正拼命地向后掰。西门链向我喊道:“辣子,我们俩别着它,你倒是快……”大官人话说了一半的时候,已经看见我举着僵尸的手掌在对他招手,剩下的话被他憋回到肚子里,眼巴巴地看着我,却说不出话来。

  老莫到底比大官人大几岁,虽然也是吃惊,但还是磕磕巴巴地对我说道:“辣子,你……怎么干的?”“怎么干的……就是这么干的。”将僵尸的手掌掰下来之后,我的信心已经爆棚,弯腰抓住僵尸的左小腿,用力一掰,又是“嘎巴”一声,小腿连同上面的盔甲应声被我掰断。

  僵尸双手被废,又少了一只脚支撑。西门链和老莫松开了甩棍之后,它一头栽倒在地。我将僵尸脸上的金属面罩扯了下来,露出来一张皮包骨头的干尸脸。这时,熊万毅和其他的调查员都围拢过来,就在他们指指点点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起来。

  电话是孙胖子打过来的:“辣子,你们到现场了吗?你别说话,先听我说。不是我说,你们先别下去,局里有新发现。那个古墓里面埋的是康熙十一年的满洲武榜眼。这哥们后来参与了索额图的谋反,被抓到之后因为他祖上有和努尔哈赤一起被大炮轰死的军功庇佑,被康熙老爷子赐自尽留了个全尸。但是尸首不能埋在满洲祖坟里,就随便找个地方先埋了。

  “这哥们第一次在京城郊区随便挖了个坑就埋了。但是挖坑的哥们就有点不开眼了,他挑的地方是一个集阴地。辣子,不是我说,我看过后来雍正朝贾士芳画的京师阴阳图,整个京城加上菜市口就那么两块集阴地,其中一块就埋了这个武榜眼。

  “这哥们儿本来就怨气冲天,又被埋在集阴地里,一点悬念没有,当天晚上就诈了尸。当地乱了好一通。后来被抓住之后本来想把尸首烧掉的,但是又不敢违了康熙老爷子留全尸的旨意。最后是当地一个老道出了主意。

  “把这个武榜眼送远一点的地方,升一级按着状元的规格偷偷再埋一次,以求能化解它的怨气。因为这哥们儿诈尸的事情传得太邪乎,为了不让他的怨气宣泄出来,出主意地老道又按着满洲将军盔甲的样式,给这哥们也来了一套特制的,盔甲内刻铭文,不让里面的怨气泄露出来。

  “刚才听欧阳偏左说,这种处理方法埋了隐患,当时是不显,但是时间一长,埋的这哥们早晚会明白过来,就像现在这样,墓室一旦被打开,就不是死一两个人能解决问题的了。辣子,你听我说,你们现在先别下去。我估计下面的哥们你们收拾不了,我已经联络杨军了,他现在正往你们那边赶,等他到了,你们再商量下去的事情。”

  虽然我没有打开免提,但墓室里面静悄悄的,孙副局长的话原原本本传到了所有人的耳朵里。熊万毅几步过来,对着我的电话大声吼道:“你怎么不等我们死光了,再打电话过来!”孙胖子在电话那头愣了一下之后,说道:“你们下去了……”随后,电话里面传来一阵忙音。

  孙胖子的电话直接关了机,熊万毅找不到出气的地方也就这么拉倒了。僵尸还躺在地上,失去了两手一脚之后,可能是体内的黑血快要流尽,几乎没有怎么挣扎。我将金属面罩重新扣在它的脸上,就这样,僵尸失去了最后的攻击途径。

  西门链指挥二室的人先把伤者抬回到地面,然后掏出朱砂红绳,带着剩下的人现将僵尸的盔甲拔了下来,随后把它绑成粽子一样,准备要运回民调局。他们的动作有条不紊,我插不上手,打算趁着这个时候,将钉在夯土墙上的短剑拔回来。

  哪知道心里刚刚有了念头,右手马上就感到被一种强大的吸引力吸住,不由自主地抬了起来。就在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心中开始有些惊恐的时候,又是一阵隐隐的雷鸣之声响过,紧接着一道蓝色的弧光电闪一样飞到了我的手中。

  在弧光飞到手中的一刹那,我本能地握住了手。这时才看清原本钉在墙上的短剑,竟然自己飞了回来。这时,墓室里所有人的眼睛都一眨不眨地盯着我。还没等我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老莫先反应过来,看着我说道:“辣子,你这是炼成了……我就说嘛,你这身造型不是白换的,能进六室肯定就不是一般人。那什么,今天来不及了,明天……明天下班之后,还是那家清真馆子,叫上孙局,哥儿几个在一起坐坐。”

  西门链和熊万毅也反应过来,一起过来动员我。可能是怕我不来,和孙胖子一直不和的熊万毅甚至还拉上了孙副局长:“辣子,给个面子,我也想跟孙胖子说和说和,你来个中间人。民调局几百号人,哥们儿就信你一个了。”惹得其他关系一般的调查员满脸艳羡,想要过来客气两句,却找不着话题。不过这时我心里乱糟糟的,嘴里条件反射地在应付老莫他们几个,说的什么自己都不知道。想了半天,还是完全想不通为什么短剑会自己飞回来,看着得找机会拐个弯问问吴仁荻了。

  我在从僵尸身上拔下来的盔甲上面找到两片细长的甲叶,将这两片甲叶贴在剑身两侧,又问西门大官人要了半根朱砂红绳绑好。见识了短剑的威力之后,我没敢再把它别在腰后,就这么小心翼翼地拿在手里,跟着二室众人抬着僵尸,一起出了古墓。

  将僵尸抬上车之后,又安排人把伤者送去医院。这时,西门链才打电话联系了民调局。这次二室的人损伤太多,已经没有能力再善后,只能原地看守古墓,等着民调局下一波善后的调查员到达才能离开。

  就在等待的过程中,老莫先发现了哪里不对劲儿:“嗯?尹白呢?辣子,你是最后一个下来的,没看见尹白吗?”

  我苦笑了一声,正要把尹白逃走地事情说一遍的时候,熊万毅眼尖,指着车窗外面的一个白点说道:“那是什么?辣子,你眼力好。看看那是什么?”

  我顺着熊万毅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一个白点越来越近,凝聚眼力再一看,一只白色的巨狼正慢悠悠地走过来,那一身雪一样的狼毛,不是尹白还能是谁?

  尹白一扭一扭地走了过来,熊万毅将车门打开,尹白蹿上了车,它先慢悠悠地走到我身旁,一张嘴,吐出来巴掌大小一块灰白色的肉皮,上面还挂着一个二两左右的肉块。之后跳上了旁边的座位上,眼睛一闭又开始呼呼大睡起来。

  确定尹白睡着之后,西门链众人才小心翼翼的围拢过来。大官人蹲在我的身边,看着地上的肉皮对我说道:“辣子,你让尹白干吗去了?带回来块肉皮算是什么意思?”

  “别客气,有什么事情你直接问它。我可没本事‘让’它去哪。”说话的时候,我在旁边的座位上找到一张报纸,用报纸垫着将肉皮拿了起来,正打算仔细端详的时候,旁边伸过来一支长柄镊子,在我的手上将肉皮夹了过去。

  这是谁这么没有礼貌?怎么说我也是这里唯一的副主任,敢在我的手上夺肉,还有王法吗?正想回头呵斥几句的时候,但是看到了拿着镊子的正主,当时也没了脾气。从我手上抢走肉皮的正是老莫,这哥们儿是法医出身,民调局里类似的活都是他做。但就法医解剖这一门,欧阳偏左都要排在他后面。以前就听说过老莫对研究死人这活儿特别执着,现在看他的行为,应该传说的没错。

  老莫小心翼翼地看了半天,他越看眉头越皱,最后还将肉皮放在自己鼻子底下闻了闻。半晌之后自言自语地喃喃道:“是人体组织没有错,表面看不出来腐败的迹象,但是死亡时间不会太短。尸斑没有也就罢了,为什么连一点血迹都没有呢……”

  老莫的话让我心里直打鼓,尹白不会在附近咬死了人,没吃完还打包回来了吧……它的绳子可是我解开了,这条人命不会落在我的身上吧?越想心里越没底,最后索性说道:“老莫,你说的什么意思?到底是刚死的,还是死了有一阵的?”

  “说不清楚,体积太小,看不到尸斑。确切的死亡时间要回局里化验之后才知道。”老莫将目光从肉皮转移到我的身上,他继续说道,“就这么看,应该是人身上臀部的肌肉皮肤组织。但是这块人体组织没有一点血迹的残留,不是死了很久,就是死的时候被人放干了血……”

  老莫一边说,一边将肉皮伸到我的眼前。我一眼看过去,竟然在肉皮里面看到了几个米粒一样的蛆虫在缓缓地蠕动着。这些蛆虫在肉皮里面钻进钻出的,片刻之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看老莫的样子,他应该看不到这些蛆虫的存在。

7条评论

  • ╮(╯▽╰)╭说道:

    怎么 这么 脆。哈哈,太可爱了。
    话说辣子把剑拿回来的那个过程 我想到的居然是雷神 和他的锤子。哈哈,只有我这么想吗?╮(╯▽╰)╭

  • ╮(╯▽╰)╭说道:

    林枫吧。原来是老易不是。老莫,我嘞个去,我居然弄错了这么多章(>﹏<)傻了,(^_^;)

  • 广仁说道:

    表笑你们,这一点点就可变成林枫。

  • 我叫小尹白说道:

    感觉要是拍电视剧的话,怎么着也是万万没想到那格调,你回来啊,跑过了。。

  • 吴仁荻说道:

    辣子进化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