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僵尸

  “又出什么事了?”我将已经送到嘴边的酒杯又放了下去,刚刚吃得有些发撑,实在不想活动,我对着孙胖子说道:“大圣,我就不去了吧?我这一天一宿没睡,身子骨顶不下来。”

  “拉倒吧,你是睡了一天一宿。”孙胖子嬉皮笑脸的将我从沙发上拉了起来,说道,“本来是不用你去,不过按着规矩,处理事件的过程中,必须有你们六室的人守着。现在老吴和二杨都找不到,就你一个,怎么也得露露脸。”

  这个规矩这两年新定的,倒不是用来防林枫的。两年前那次之后,民调局损失了四位正副主任(加上林枫)。后来又加上了一个丘不老,二室的正副主任算是全军覆没,现在主力办事的二室实力大减,不再是以前丘主任举着大刀片子冲在前面,王子恒在后面掩护的时代了。

  现在的二室已经不能和丘不老的时代同日而语了,但是和其他几室比较(一室没人了,三室是负责外国宗教,高亮一直像防贼一样地防着。四室是林枫一手带出来的,谁知道里面还有没有他的党羽潜伏,林枫现行之后,四室的人就被集体审查过,虽然没有查出来什么,但是高亮也不敢轻易使用。五室没几个人,而且他们在行的是制作器具和收集资料,真到打打杀杀的时候也指望不上他们几个。而六室是属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只作为应急预备,平时轻易不敢使用)二室只能咬牙继续冲在最前面,况且高亮还有意在二室的人里面重点培养几人,以便接替丘不老和王子恒的位置。

  后来高亮拍板,以后处理事件的时候,六室必须出人给二室做接应。只是这样的活一般都是二杨负责的,今天哪里都找不到别人,我只能赶鸭子上架了。

  出了孙胖子的办公室之后,我再次问他出了什么事情,可惜孙副局长也只知道是突发事件,具体的事情他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到了会议室的时候,里面只零星坐了几个二室的调查员。

  五六分钟之后,和我相熟的熊万毅和老莫他们也陆续赶到,我大约看了一眼,二室的人马来了差不多五分之一。这时高亮才带着自己的大秘书姗姗来迟,高局长坐下之后,他的秘书已经把投影仪打开,将里面的图像打在银幕之上。

  银幕上面出现的是一面开阔的土地,看样子像是在某地的城乡结合部。这时高局长开口说话了:“不废话了,这是半个小时前接到的报告。地点在天津郊区的一处农庄,一个礼拜之前,当地农庄在挖水井的过程中,发现了地下的一座古墓。”

  说到这里的时候,银幕上面的图像换了一张,还是刚才的地点,但是场景已经有了变化,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大洞,在洞口处搭了个架子,一道绳索顺着架子上面的滑轮直垂地下。那边高局长继续说道:“两天之后天津考古队进入,初步证实这个墓室里面埋葬着一个清代早期的官员,按照墓室的规格推断,这里面埋着的是清朝早期的一个状元。只是还不知道里面埋的究竟是谁,墓碑和地上标志物为什么消失得这么彻底?”

  “今天上午墓室外围的考古工作做完,下午到进入墓室内部的考古程序。第一波有三个人带着摄像器材进入到墓室中,二十分钟之后墓室下方传来呼救声,包括当地派出所所长在内,一共五人进入墓室中救援,三分钟后墓室中传出枪声和呼救声,地面马上开始第二波救援,这一次他们刚刚到达外墓室,就发现全身是血的派出所所长,这位所长当时受到了极重的外伤,他手枪的子弹已经全部打光,看到救援的人就发疯一样地阻止他们继续向墓室内部前进,从他的嘴里证实,刚才进入墓室的两拨人已经全部死亡。当时他处于极度紧张状态,没有说清楚墓室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因为大出血陷入重度昏迷。救援人员没敢冒进,先把这个唯一的生还者救出地面,回到地面之后,在他的背包里面,发现了第一波进入墓室人员携带的摄像器材。”

  高局长说到这里突然停住,王璐改变了投影仪的程序,一段模糊不堪的视频出现在银幕上。画面实在太过模糊,而且可能是由于当时拍摄时受到了信号干扰,画面时不时地剧烈地扭曲一下。

  摄像机带有夜视功能,但是不知道是使用的人手艺太潮,还是摄像机的功能太差,画面的夜视效果时有时无,而且有些地方甚至需要手动变焦才能看清楚。这段视频从进入外墓室的时候就已经开拍了,拿着摄像机的人走在最前面,从被绳子放下来,一直到进入外墓室的时候,都没有发现任何不对的地方。

  进入外墓室之后,这三人就开始互相唠叨起来。他们说的中心意思都是感觉到这座古墓十分怪异,虽然外表有清代墓葬的特征,但是内部构造太粗糙,不像清代状元应有的墓葬规格。

  三人走走停停,就在他们走到外墓室尽头的时候。突然传来“轰”的一声巨响,随即画面剧烈地抖动起来,其中一人大喊道:“那是什么!”镜头快速转动,画面中外墓室尽头的夯土墙出现了一个一人多高的大洞。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站在洞口,焦距没有对准,这个人影实在太过模糊,根本看不清楚他的五官和衣着。

  就在这时,又有一人颤声喊道:“僵……僵尸!憋住气往回……”他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画面上的人影身子一晃,已经到了喊话人的身前。虽然画面模糊,但是从这二人的动作判断,人影双手掐住喊话人的脖子,随后将喊话人的身子凭空抡了起来,抡起来一圈之后,人影的手上发力,竟然将喊话人的脑袋生生地拽了下来。喊话人的身子飞出去老远,人影将脑袋举过头顶,看他的意思,是在张嘴接腔子里面流出来鲜血……

  这时画面不停地抖动起来,应该是摄像的人吓傻了,竟然没有趁着这个机会逃走。还好另外的一人先反应过来,对着摄像的人低声道:“憋气往回跑。”

  随后画面剧烈地晃动着,应该是这两人在往回跑,已经顾不得摄像了。前面已经出现光亮,眼看就要到洞口的时候,画面的角度突然抬了起来,紧接着摄像的人拼命喊道:“救命啊!来人救……”呼救了一半就戛然而止,随后画面跌落到地上,一阵雪花之后变成黑屏。

  “这就是事发的过程。”高亮伸手关了投影仪,随后再次说道:“虽然刚才的画面有些模糊,但是也能判断出来画面中的人影就是僵尸。不过当地并不属于集阴的地区,按道理不应该会出现这种情况。”

  高局长顿了一下,扫了一眼会议室里的这些人之后,他再次说道:“地域的问题以后再说,僵尸不算难度太大的事件。你们都是非常有经验的调查员,对你们来讲,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这次的事件由西门链负责,其他人协助。六室的沈副主任负责接应,现在检查各自的装备,如果没有问题的话,二十分钟后出发。”

  高亮说完,收拾好这次事件的资料,交给了西门链。又嘱咐他几句之后,带着自己的秘书王璐先一步离开会议室。似乎在他和二室这些人的心中,并没有把这次的事件太当回事。

  二室这些人也开始向会议室外面走去,这时,熊万毅他们几个笑嘻嘻地走过来,熊万毅先冲着我说道:“沈副主任,那次就麻烦你了,还指望到时候你来救哥几个。”

  熊万毅就是这不服不忿的狗熊脾气,说话动不动就是夹枪带棒的,其实他还真没有什么恶意。和这熊玩意儿也是极熟了,也没和他一般见识。“别客气,”我苦笑了一声,说道,“如果你们不成,我去也是白给。不过话说回来,这次的事件,你们有几成把握?用不用去欧阳主任那里取什么特别装备?”

  “用不着。”老莫接过话茬说道,“我们之前处理过几次僵尸的事件,多少还有点经验。僵尸就是看着邪乎,其实就是一枪解决的事。只是要堵住当地老百姓的嘴,如果让消息扩散得太猛,就有点麻烦了。好在这都是高局考虑的事,用不着我们头疼。”

  高亮离开会议室的时候,孙胖子就跟在高局长后面一起走了。他好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事,一句话没有和我交代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会议室。

  和熊万毅他们一起出了会议室,我借口有事支开了他们。自己跑回到了六室,在吴主任的储物柜里取出了那两把短剑,犹豫了一下之后,我将其中一把短剑放回到储物柜里,另外一把用两片薄钢板夹住剑锋,用绳子绑好别在了腰后。

  赶到停车场的时候,二室的那几个人坐在一辆中型客车上,就在我最后一个上车准备出发的时候,孙胖子出现在车前,将刚刚发动的车拦下。他敲着车窗玻璃,嬉皮笑脸地看着我说道:“辣子,你下来,有好东西便宜你。”

  我莫名其妙地下了车,没等我说话,孙胖子先朝着身后喊道:“过来吧!在这儿哪。”顺着孙胖子的目光看过去,许久不见的尹白溜溜达达地走了过来,走到近前之后它也没有客气,身子一蹿,直接跳上车,趴在了原本是我的座位上。

  见到尹白上车之后,车上众人的脸色都变了,几乎同时起身,全部坐到了靠后的位置。我不明白孙胖子的意思,看着他说道:“你把它带来干什么?”孙副局长古怪地笑了一下,说道,“最近的事情多,没时间遛它。正好趁着你们出门的机会帮我遛遛,没事,我和尹白说好了,老老实实跟你们出去,再老老实实地跟你们回来。”

  “你说它就听?”我瞅了一眼尹白之后,回头苦笑着对孙胖子说道,“算了吧,大圣,尹白可比僵尸有杀伤力。别那边收拾僵尸没费什么力,这边尹白反了性,它把我们团灭就是分分钟的事。”

  “把心放肚子里,有老吴的绳子拴着,出不了大事,真出事我替你担着。”孙胖子说完之后没容我答话,嬉皮笑脸地将我推上了车,随后对着司机一挥手:“走吧!早去早回!”

  吴仁荻当初系在尹白脖子上面的绳子还在,有这根绳子牵制它,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乱子。不过就这样,我也没敢和它太近,和熊万毅他们一起坐在后面的座位上。好在尹白上车之后,就趴在座位上睡了起来,一直到了目的地也没有醒过来。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