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一天一夜

  广仁看着吴仁荻,说道:“这个小家伙刚才问我,你是用了多长时间才炼化了种子,怎么样,你不解释一下吗?”

  吴仁荻没有理他,看着我用他特有的语调说道:“我又不是你爸爸,你也不是我儿子,有必要告诉你吗?”这句话噎得我一跟头,心中暗道:我爸爸你儿子……你倒是算得精,怎么样都不吃亏啊。

  吴仁荻对着我说完之后,扭脸看着已经盘腿坐到地上的广仁,说道:“刚才明明有机会,你都没有把种子取出来,不像是你的风格。”广仁微微一笑,迎着吴主任的目光反问道,“你会让那种情况出现吗?”

  吴仁荻没有回答,掏出来一个淡黄色的蜡丸扔给了广仁。广仁接过蜡丸,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捏破蜡皮露出来乒乓球大小的黑色药丸。将药丸伸到鼻子底下闻了闻,随后抬头冲着吴仁荻笑了一下,说道:“被你关了这么多年也算是因祸得福,起码这三年一期不用我劳神费力了。”

  说完他将药丸放进口中,咀嚼了几下之后仰脖咽了下去。之后他长出了一口气,笑眯眯地看着吴仁荻说道:“说起来,你的三年一期也快到了。怎么样,这次准备藏到哪里?说起来这里也算僻静,要不然你也过来待几天,我陪你做个伴,左右不过十三天,一眨眼就过去了。”

  “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吴仁荻冲着广仁冷笑了一声,说道,“如果我避世懒得回来。你最多还能再活三年。三年之后没有人给你续期的药,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你亲眼见过,应该比我清楚吧?”吴仁荻说完之后,广仁还是一脸微笑的样子,不过在我看来,他这笑容多少有些发僵,已经没有刚才的底气了。

  吴仁荻说完之后也不再看广仁,用他特有的语调对我说道:“走吧,你师傅吓失魂了。你在这里他不好意思哭出来。”

  广仁哼了一声,也不理会吴仁荻,开口对我说道:“你告诉他,这么多年他攒的对头没有一千,也有几百了。现在是没有人敢动他,不过再过几天就不好说了。”

  吴仁荻就像没有听到一样,已经转身向着出口走过去的。这两人我谁也得罪不起,吴主任自不必不说了,就是这位被废了的广仁,他下次在我融合种子的过程之中随便使点什么手脚,够我喝一壶的了。

  我将几乎没有怎么动过的菜肴重新放回到食盒中,准备带出去的时候,广仁突然对我说道:“对让你带啤酒的那个人说,下次再来不用带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煮一只火腿,一碟豆腐,煮得细致点,再带壶黄酒就可以了。”

  他知道孙胖子?我吃了一惊,只是还有事情赶上去要问吴主任,现在不能为了这个浪费时间。我客气了一句之后,提着食盒转身向着吴仁荻的背影追了过去。

  好在吴主任走得不快,没有多一会儿我就撵上了他,同时开口向吴仁荻问道:“吴主任,有件事情您受累解释一下,我也是每三年就打回原形一次吗?是不是也要吃刚才你给广仁的药丸子?要是不吃会怎么样?”

  吴仁荻很给面子地停住脚步,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心里有预感,他八成又要用“你是我什么人,我凭什么告诉你”之类的话来应付。没想到从吴主任嘴里出来的是:“我只说一次,听不明白也不要再问了。”

  虽然他那种特有的刻薄语气没变,但是我已经感到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吴主任接着说道:“你、我,还有杨枭、杨军的情况和广仁不一样。虽然也有三年一期,但是和他还有区别。广仁成为不老之身的时候发生了点意外,是靠别人的外力才变成现在这样的。我们的三年一期只是暂时失去不老之身和使用术法的能力,你体内的种子也会跟着沉睡十三天。广仁就麻烦了一点,如果没有相应的药物控制,他会丧失不死之身的能力。而且死后魂魄会直接消失,连轮回转世也做不了。”

  吴仁荻说完之后,回头看了一眼广仁的方向,随后将目光移到了我的脸上,再次说道:“记住今天这个日子,三年之后就是你来给他送药。回去我把药方给你,制药的事情我也不管了。总之,广仁的事情都交给你了。”

  吴主任的话让我愣了一下,他好像是在暗示什么事情,我开口问道:“吴主任你的意思是,以后你就不下来了吗?那么广仁要关到什么时候?”说实话,这个算是好消息了,吴仁荻不到地下五层,那么我在仓库里面顺走的两把短剑也不会那么快走漏消息。

  吴仁荻淡淡地看了我一眼,说道:“什么时候开始,你有问题,我就一定要回答了?”吴主任这句打着他印记的标准性回答,将我们的关系瞬间拉回到了原点。说完之后,也不再理会我,自己大步向前走去,留下了我这个副主任孤零零地提着两个大食盒,一步一步地向前挪着。

  等我回到上一层的时候,吴主任已经不见踪影。一直到坐电梯回到了地面上的时候,也没有再见到他的身影。不过就在我刚刚走出电梯之时,孙胖子突然从楼梯口冲了下来,对着我怒气冲冲地喊道:“辣子,一天一宿了,你死哪去了!”  “什么一天一宿?”我被孙胖子有些癫狂的样子惊异不已,什么时候见他这样惊慌过?我看了一眼电梯对面挂着的钟表,上面显示现在是下午四点半。我重新看着孙胖子,莫名其妙地说道:“我一共下去了不到六个小时,怎么就一天一宿了?”

  我的回答让孙胖子睁大了眼睛,他顿了一下,眨巴眨巴眼睛想了半天之后,才说道:“辣子,那个广仁把你怎么了?你是昨天中午下去的,就一直没有回来。不是我说,昨天我有事情找你,等到半夜也不见你上来。我就在监控室盯着电梯的摄像头一直到现在,再看不见你,我就要去找吴仁荻要人了。”

  一天一夜?孙胖子的话吓了我一跳,当时赶忙掏出电话看了一眼日期。还真和孙副局长说的一样,显示的日期真是已经过了一天。我看着手机愣在当场,呆呆地说不出话来,孙胖子也不再问我,而是将我拉到了他的办公室。给我倒了杯水之后,他静静地坐在办公桌后,等着我开口说话。

  在这个过程之中,我在心里将下到地下五层的过程捋了一遍之后,最后肯定问题是出在我“死”了那一次上面。只不过前面广仁也有过和我类似的经历,但他倒地之后,时间不长自己就起来了,我没理由比广仁差那么多吧?

  孙胖子从我的表情上面,判断出了八成有了答案。他掏出一根香烟递给我,说道:“来一根,辣子,慢慢想不着急。要是有什么想不明白的,哥们儿替你分析一下。不是我说,怎么说我也是局外人,看得多少能清楚一点。”

  我看了一眼孙胖子,接过香烟来抽了一口, 说道:“你不问我也得和你说,广仁还给你带话了……”

  我将在地下五层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出来,孙胖子一边听着一边眼睛眨个不停,但很难得的是一直到我说完,他竟然都没有插话。我和孙胖子大眼瞪小眼地相互看着,冷场了一两分钟之后,孙胖子首先说道:“老吴把广仁托付给你了……不是我说,他是想以后不再去地下五层了呢?还是三年之后他已经不在民调局了呢?”

  “不至于吧。”刚才在吴仁荻的气场之下,我没有多想。现在被孙胖子这么一提醒,我反应过来吴主任是有点主动得过头,但是还不至于像孙胖子说的那样吧,“老吴就算想走,高局长也得放啊。你猜咱们高老大舍得让老吴就这么走吗?”

  “看吧。”孙胖子打了个哈哈,再次开口的时候将话题引到了广仁的身上,“还有广仁这个哥们儿,论起玩心眼来,怕是能和高老大打个平手了。要是这么看的话,辣子,不是我说,你晕……死了之后,隔了一天一宿才醒过来,我猜有两种可能,一是你刚变成白头发不久,身子骨和广仁那种老油条没法比,所以你比他苏醒的时间就长了很多。至于第二种可能吗……”

  孙胖子拉了个长音卖个关子,顿了一下之后才说道:“是广仁趁着你人事不知的时候做了点手脚,这就是为什么你隔了这么长的时间才醒过来,一醒过来就赶上了老吴给广仁送药。我怀疑就连老吴下去给广仁送药,也是为了给找你编个借口。”

  孙胖子的第二个可能让我深以为然,我对着孙副局长说道:“广仁做的手脚?他想干什么?不是想在我身上做什么实验吧?”“那谁知道?”孙胖子看着我说道,“不过应该没什么大事,毕竟老吴亲自下去了一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应该能看出来。”说到这里,孙胖子突然有些怪异地看着我,说道:“对了,辣子,不是我说,你一天一宿没吃过东西,真不觉得饿吗?”

  孙胖子的话就像是开关一样,他刚刚说完,我的肚子竟然就“咕噜咕噜”地响了起来,之前刚醒过来之后就一直感到晕沉沉的,没有一点饥饿的感觉,还以为那种状态是炼化种子的后遗症,现在那种晕沉沉的感觉倒是消失了,也觉得饿了,而且这种饥饿的感觉来得迅速且强烈,知道饿的时候已经觉得心开始发慌,身子也不由自主地颤了起来。

  当下也没和孙胖子客气,就在他的副局长办公室里打开食盒,将里面早已经凉透的菜肴拿了出来,也不理会广仁刚才在上面动过筷子,我伸手抓起里面的菜肴,如狼似虎地往口里送。看得平时号称吃饭不要命的孙胖子都直翻白眼:“辣子,慢点,别噎着,我不和你抢。不是我说你,注意素质!都是白头发,你什么时候看过老吴和二杨他们像饿死鬼投胎一样……你把鲍鱼放下,先把这口松茸咽下去再吃别的。”

  这种饥饿的感觉很是熟悉,几天之前我刚从两年前的昏迷中醒过来的时候,就是这种挖心挖胆的感觉,想不到这才几天的工夫又经历了一次。直到将食盒里面的菜肴吃了大半,饥饿的感觉才算止住,肚里有食心中也不慌了。

  孙胖子见到我缓了过来之后,倒了两杯茅台,准备和我小酌两杯的时候,他桌上的办公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孙胖子怔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现在还能有谁给他打电话。

  “喂……是我,高局您指示,是,不是我说,这是又出了什么大事了?不是林又回来送魔酸了吧?呸!您说得对,我乌鸦嘴……明白了,我马上到,是,沈辣也在我这儿,我带他一起过去。”孙胖子说了没有几句就挂了电话,冲着我苦笑了一声,说道:“辣子,吃饱了吗?吃饱了就活动活动,走,一起去会议室吧,又出事了……”

3条评论

  • ╮(╯▽╰)╭说道:

    吴主任的话太可爱了。话说是不死之身还是不老之身。嘛,我是知道会死啦,但是说会暂时失去不老之身的话,不就说明,每隔三年要老13天。哈哈~我是不是想太多了

  • ee说道:

    孙胖子才是背后的大bos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