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种子

  广仁看出了我的意图,他有些无奈地哼了一声,说道:“我给你号脉,男左女右……”看出来我还在犹豫,他接着说道,“把心放到肚子里,我挨了一拳之后是什么样子,你也看到了。我只是想看看刚才我是怎么挨的打。”

  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有能力把我怎么样。这才将左手伸了过去,我看着广仁脸上的表情,只要稍有不对,就马上将左手撤回来。好在他只是将两根手指搭在我的寸关尺上,再没有多余的动作。

  广仁号脉的时间并不长,只是几个呼吸的工夫,他就将手指收了回去。看着我说道:“吴勉把他的种子给你了……为什么之前不告诉我?”广仁说话的时候,脸色微微有些发青,说到种子的时候,声音竟然微微的有些发颤。

  “你也没有问我啊。” 我一脸无辜地回答道,“再说我也不大会用,刚才就是碰巧了,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劲儿。”

  “你不会用?”广仁有些诧异地看着我,说道,“吴勉没有告诉你种子是怎么回事吗?”

  “没有。”我回答,:“他只是说什么不管这个种子变成草还变成树,都是我自己的事,和他没什么关系了。”

  听了我的话之后,广仁的眼角不自觉地抽动起来,他深深地吸了口气,一字一句地说道:“他真是这么说的?”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之后,广仁的脸色变得铁青,看着我说道:“那他应该也没有告诉你,这颗种子原本是属于我的了……”

  似乎这个种子之谜马上就要解开了,但是没想到广仁只是开了个头,然后自己就把话题转开了:“吴勉不教你的东西,我教给你。之前还犹豫该教你点什么,现在有现成的了。”

  说话的时候,广仁已经盘腿坐到了地上,指着他对面的空地让我坐了下来。广仁面沉似水地看着我,说道:“你体内的种子是一种力量的源泉,通过这颗种子,可以衍生出来不同的力量轨道。不过因人而异,衍生出来的力量也会有大有小。你的资质不差,不过也别想成长到吴勉的那种程度。像吴勉那样能够产生那么巨大力量的,也算是异数了。”

  说到这里,广仁停顿了一下,他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从上到下地看了我一遍之后,再次说道:“可惜你没有任何术法基础,炼化种子的第一道关卡对你来说有些难度。不过这道关卡只要过去了,后面会相对容易一点。”

  看着广仁皱眉的样子,好像还没有想通我怎么过这第一关。我多嘴来了一句:“这种子以前就是你的,那么按着你炼化种子的方法,照葫芦画瓢再来一遍不行吗?”上一次听广仁说过他和吴仁荻的恩怨,他可是一直欺负了吴主任那么多年,直到后来才被逆袭的。怎么看广仁都比起二杨要强大得多,就算比起吴仁荻也是稍逊有限,能有他的本事我也知足了。

  但是广仁的回答出乎于我的意料之外,他没有抬头,只是抬眼皮看了我一眼,说道:“更正一下我刚才的话,种子原本‘应该’是属于我的,我并没有实际得到过……”说到这里,广仁顿了一下,微锁的眉头跟着打开,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豁然开朗。他慢慢地抬起头来,看着我说道:“算你走运,这一打岔,还真想起来一种你能够炼化种子的方法。”

  说完之后,广仁再次给我号了一遍脉。这一次号脉的时间极长,正在我准备开口问他还有多久才能结束的时候,广仁突然开口,自顾自地说道:“种子在你身体里面的时间并不长,应该替你化解过几次危难。但你完全抓不住种子发力时的节奏,不过好在你和种子并没有相互排斥。炼化起来也不是太难。”

  说话的时候,广仁将压在我寸关尺的两根手指松开,随后按在我胸口心脏的位置,他再次说道:“种子现在就在这个位置,试试看,感受一下它的存在。”本来我只是知道种子在胸口,却感觉不到确切的位置,但是现在被广仁这么一说,还真在广仁手指点到的位置感觉到丝丝的燥热。

  广仁一直在观察我的表情,看到我脸上表情的变化之后,他微微一笑,也不用我回答,广仁再次说道:“现在再尝试移动一下种子,把它从你的心里面移动出来。”

  广仁的这句话让我为了难,移动种子谈何容易?它在我的心脏里面,我还能伸手进去把它掏出来吗?只能心中默念,冥想着种子从我的心脏里出来。可惜不管我感受想象,种子还是好端端地待在心脏里面,纹丝不动。

  广仁倒是不急不躁的:“你没有术法的基础,第一次移动种子是多少有点困难。慢慢来,只要成功了一次,之后就没有问题了。”

  我连续地试了一百多次都毫无进展,后来实在没有办法,甚至好几次开口向广仁询问窍门。无奈广仁总是摇头,说个人体质不一样,没有经验可以相互借鉴,这个还要靠自己的机缘了。

  无奈之下,我又试了三五百次,直到我的衣服被汗水浸透,也还是没有将种子移动分毫。就在我准备放弃,最后一次试图移动种子的时候,我的心脏突然不规律得跳了一下,随后,清晰地感到一股燥热从心脏处移了出来。

  随着这股燥热的移动,广仁的手指也慢慢移了几分,他的眉毛微微挑动,说道:“嗯?比我想象的快嘛。来,再试试顺着我的手指移动种子。”

  就像广仁刚才说的那样,只要成功一次,之后就容易得多了。种子在我的心意催动之下,虽然时快时慢,但还是顺着广仁的手指在移动,在胸口转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心脏的位置。

  “你的资质也算是不错了。”广仁的脸上多了些许笑意,“趁着这个感觉还没有忘,你再尝试一下,将种子慢慢地化开,顺着你的心脏流淌到身体的各个位置。”

  有了刚才的经验,这些我没有丝毫的犹豫,在心中尝试着将种子化开。这个念头出来不久,种子就缓缓地散开,还没等我松了这口气,种子突然猛地一收缩,心脏跟着同时猛烈地一颤,停止了跳动。

  我的脑中一片空白,身子仰面栽倒,看到最后的一眼,是广仁脸上古怪的笑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再次慢慢地有了意识。只是现在我的脑中还是一片空白,竟然想不起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四肢被锁链锁住的白头发男人正蹲在旁边看着我,见到我苏醒过来,他的笑容之中有一丝阴邪,说道:“好玩吧,刚才我就是这么死了一次的。”

  看着这个笑意中带着邪气的白发男人,半晌之后我才反应过来他是谁:“你是广仁?我怎么躺倒地上了?”广仁表情古怪地看着我,眨巴眨巴眼睛说道:“用你的话解释:你刚才喝酒了,可能是喝得不适应,喝完之后你就晕倒了。”

  喝多了?我努力回忆刚才发生的事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我什么时候喝过酒。而且这几句话听着耳熟,怎么好像不久之前是从我嘴里说出来的。广仁说的不像是实话,好在过了没有多久,消失的记忆如同电影画面一样,慢慢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

  终于全都想起来了,是广仁引导着种子移动,我才晕倒的。想明白了刚才出什么事之后,我将目光转到广仁的脸上,说道:“你是故意的吧?就为了报复刚才的那一拳?还有,你刚才说死了一次是什么意思?”

  广仁古怪地笑了一下,迎着我的目光说道:“报复?别把我想的和吴勉一样睚眦必报。既然说到种子了,你再感觉一下,看看它现在怎么样了。”

  被他这一提醒,我才发觉到本来处于心脏位置的种子也已经起了变化。它的体积变大了很多,好像真像广仁说的那样——种子被化开了。但是却没有顺着血液流动到身体的各个位置,只有一小部分充斥到了我的右手手臂当中。可能是能量被分流的原因,虽然感受到整个右手的血液里都流淌着种子的丝丝燥热,但是这种燥热的程度和之前已经不能同日而语,没有广仁的提醒,甚至都察觉不到它的存在。

  “怎么会这样?”发现了右手的异象之后,我诧异地看着广仁说道:“刚才你做什么了?故意让我晕死过去,就是为了帮我把种子挪到左手里面?”

  “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有本事。”广仁淡淡地说道,“你刚才也不是晕死,和我之前一样,理论上都是真死了一次。只是我们这种服用不老药的人体质特殊,只要不是斩首这样的伤害,基本上都可以复生,但是伤害的程度越大,复生所需要的时间就越久。”

  广仁的话让我瞬间明白了两年前为什么从悬崖上掉下来都没死,其实还是死过一次的,这样当初我在昏迷之中见到的那两团光影也就不是幻觉了,还真的是来接我“下去”的阴司鬼差,只是当时拦住他们俩的那个熟悉的声音是谁?当时的记忆有些模糊了,凭感觉应该是吴主任吧……

  广仁看出我的眼神发呆,他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今天只是第一步,比我想象的要快一点。以后你每次将种子化开,顺着血液流淌到其他身体部位的时候,都会再经历一遍刚才的过程。等你将种子的能量充斥到全身,再重新凝结起来,生根、发芽,成长到适应你的高度。这个死亡到复生的游戏才会结束。”

  他说完之后,我愣了半晌,过了好一阵子才说道:“那还需要几次?多长时间才能像你说的那样生根、发芽?”

  “那要看你的造化了。”广仁看着我说道,“你没有一点术法的基础,和吴勉一样,你们俩都是异数。这套炼化种子的方法,我也是从他那里知道的。不过你俩还是有区别,具体会到什么样的程度,谁也说不好。”

  我还是不死心,继续问道:“那吴……勉呢?他多长时间才完成这个过程的?”

  广仁嘿嘿一笑,他将目光对着我的背后,说道:“他就在你后面,自己去问他吧。”

  我急忙回头,果然,在我背后五十多米远的地方,正有一人向这里走过来。看他那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表情,不是吴仁荻还能是谁?

  吴主任走路没有一点声响,甚至就凭我现在对周围事物的敏感程度,也没有发现他在我身后正走过来。等到吴仁荻走到近前之后,用眼白看了我一眼,都懒得说话,只是带着不屑的语气轻哼了一声,明显地对我炼化种子的程度不满。

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