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再见萧和尚

  说到这里,孙胖子缓了口气。我趁着这个机会向他说道:“把话说清楚,你看出什么苗头来了?”孙胖子并没有直接回答我,他掏出香烟,也没让我,自己点上一根抽了口之后,说道:“辣子,过一段时间之后,我可能会因为什么事情被暂时支出民调局。如果真有那一天的话,刚才说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我还要接着问的时候,孙胖子淡淡地笑了一下,冲着我说道:“别费心思了,我现在的脑子里也是一团糨糊。和你说的事情一大半都是我瞎猜的,我自己还没有想明白,怎么跟你说。辣子,不是我说,我琢磨明白之后,第一个就告诉你。”

  可能是想快点转移这个有点莫名其妙的话题,孙胖子紧接着又说道:“这样吧,除了这件事情之外。你还想知道什么,只要我知道,你开口,我都告诉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辣子,不是我说,我也是难得这么大方一次。”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孙胖子的脸上又浮现出了他招牌式的笑容。

  看来有关高亮的事情,是真的打听不出来了。不过能趁着这个机会能把几个困扰我很久的谜题解开,也算是退而求其次了。犹豫了片刻之后。我向着孙胖子问道:“言无不尽可是你自己说的。先解释一下这两件事吧,高局长怎么就挑了你做副局长。还有,亡魂列车那次,给你打电话的人到底是谁?以前我就问过你,让你混过去了,现在是不是也该给个说法了?这次别拿你爸爸来糊弄我了。”

  “不是我说,不是命门你不问。”孙胖子抽完最后一口香烟之后,走到窗边将烟蒂弹了下去。转回身对着我,接着说道:“辣子,其实你说的就是一件事。上火车之后高老大就和我透过风,他也没有说清楚,不过当时我以为是在一室当个副主任,谁知道最后宣布我成了副局长……当时你看我没什么吧,其实高老大宣布的时候,我已经吓抽了。要不是会散得快,我都能从椅子上出溜下来。”

  看着孙胖子越说越兴奋的样子,我叹了口气,对他说道:“大圣,是不是有点跑题了?没问你获奖感言,我是问你怎么获的奖。”论起斗嘴来,孙胖子就没有输过谁。他看着我打了个哈哈,说道,“辣子,这个你应该去问颁奖人。不是我说,到现在高老大都没有和我交底。我问过他几次,你猜高老大怎么说的——看我顺眼了!”

  孙胖子的回答让我很无语,听着就不像是实话。就在我准备要回嘴的时候,孙胖子又开口说道:“后来我自己也琢磨过,高老大升我副局长的决定应该是狼患之后、亡魂列车之前做的。辣子,我一直怀疑升我做这个副局长应该和尹白的那件事情有点关联。”

  孙胖子的话里还是有水分。尹白那件事……我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来孙胖子在妖塚里面做过多么出彩的事情,不是装死就是后退的时候跑在最前面,要是这样也能当上副局长,那民调局里除了高亮之外,就都是副局长了。不过无论我再怎么问他,孙胖子都说不出来什么了。逼急了之后,拉着我要去找高亮问个明白。

  虽然知道他是在虚张声势,但是看高亮刚才的情形,我们俩就这么去什么都打听不出来不说,挨顿骂是跑不了。我把孙胖子稳住之后,说道:“那么火车上那次呢?电话是谁给你打的,还有林枫是被谁从火车上轰出来的?”

  孙胖子眨巴了几下眼睛,犹豫了一下,说道:“那个电话是高老大打的,扒铁轨的事情他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看到我疑惑的表情,孙胖子笑了一下,接着说道:“不是我说,就是为了避免这样的事件发生,早在一个月之前,他就派人在这一路上,隐蔽的地方都安装了摄像头。那边一动铁镐,他就知道了。只不过开始他怀疑是有人想把火车逼停,准备埋伏好再伏击我们。高老大一直没有轻举妄动,后来看出来不是那么回事,才通知我的。辣子,别那么看我,就像我一句真话都没有似的。我知道你怎么想的,高老大给我打电话没找老萧,也是想看看我对这种突发事件的反应。”

  我虽然还是半信半疑的表情,但是心里已经信了孙胖子九成。但是还有一个问题没有想明白:“那么林枫呢?他是怎么回事?”

  “姓林的是自己作的。他看出来高亮开始怀疑他,这是来了场苦肉计。还有车厢里的聻也是他干的,不过姓林的也真下本,我问过欧阳偏左,林枫分寸拿捏得相当到位,只要再稍微重一点点,他就可以跟着那些亡灵一起投胎了。”

  孙胖子刚刚说到这里,我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我正犹豫是不是挂了电话,继续听孙副局长白话的时候,孙胖子斜眼瞅见了来电显示的号码:“接吧,这是老萧的新号码,他以前的号码出了民调局就换了。”

  我这才想起来醒了之后的这几天忘了联络萧和尚了,就凭着他和我爷爷的关系似乎有点说不过去了。接通电话我刚说了句:“哪位?”听见了萧和尚的声音:“辣子吗?你真的醒了?醒了就不知道主动找我吗?要不是我去医院,小护士说你前几天出院了,我现在都不知道你已经醒过来了……”

  萧和尚说到最后几句的时候已经带出了哭腔,不过几句之后他的声音又恢复了正常,听我说了几句醒过来之后的情况,他在电话那头又说道:“行了,知道你忙,有什么事情咱们晚上说。晚上七点,我在王府饭店等你,说好了不见不散。你要是敢不来我就等你一宿,还有,记得叫上姓孙的小胖子,你俩一块来。”说完也不等我答复,自己先把电话挂了。

  我和萧和尚说话的时候,孙胖子就站在我的身边,侧着耳朵听了个清清楚楚。打完电话之后,我扭脸看着孙胖子说道:“晚上七点,老萧在王府饭店等咱们俩。大圣,他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以前吃饭有顿砂锅居就打发了,现在一张嘴就是王府饭店,他的影视公司这是赚大发了?”

  “他真干影视公司就赔死了。”孙胖子说了这句之后,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辣子,之前你答应入伙,有些事情也不能瞒你了。老萧大师的影视公司就是个幌子,他算是我们这些人的外联,他负责找活,找到活之后由二杨解决问题。老萧大师就是动动嘴皮子就抽两成,老吴自己抽四成,剩下的四成才是我和二杨平分。不是我说,他老人家现在可是真比我有钱。”

  我听了孙胖子的话之后,顺着这个思路想起来另外一件事情:“那他真不回民调局了?到底为什么事儿老萧和高局长闹掰了?”

  孙胖子摊开双手,说道:“这个我是真不知道,当时老萧大师走的时候我有事外出,不在民调局里。不过听老莫他们说,老萧大师是骂着大街走的,还说当时高老大脸色气得铁青,他们从来没有看见高老大气成那样。后来等他俩气消得差不多的时候,我去探过老萧大师的话,谁想到别说提高老大了,就连民调局这三个字都不能提。只要把民、调、局这三个字串一块,老萧大师就跳着脚地骂。我提一次他骂一次,就像民调局的人都是王八蛋一样。后来我也懒得再去找骂了。”

  孙胖子说完之后,我接话道:“那你没探探高局长的话吗?也许命好能探出来点什么。”

  “我压根就没想过能从高老大的嘴里打听出来实话,不是我说,看老萧大师咬牙切齿的样子,高老大八成真有什么事情对不起他。我去打听这个?”

  我和孙胖子就一直在一室办公室里面唠着,不过被萧和尚的电话打乱了节奏,再也没有从孙胖子嘴里打听出来什么要紧的事情。转眼到了下班的时候,孙胖子也没回他的办公室,直接和我一起出了民调局,开车直奔王府饭店。

  到了饭店一打听,萧和尚订的是贵宾厅,孙胖子知道之后直咂巴嘴,按照他的经验,这次老萧不花个一两万块都不好意思从里面出来。不过我和孙胖子进了萧和尚的包间之后,才发现萧和尚不是自己来的,一看到我和孙胖子进来,一个两年不见的熟人从萧和尚身边站了起来,快步走到我们身前,边走边说道:“孙生、沈生,好久不见啦……”

  马啸林,还真是老冤家了,这个老家伙几乎每过一段时间就要出现一次,不过似乎每次出现都没有什么好下场。不知道他是怎么和萧和尚凑到一起的。

  萧和尚就在马啸林的身后,没等他说完就一把扒拉开马老板,走到我的身前,还没等我客气,他突然一把抱住了我,老泪瞬间就涌出来:“小辣子,你可是吓着我了。两年了,还以为你这辈子就醒不过来了。你爷爷让我照顾你,我就把你照顾成这样……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对得起你爷爷吗?”

  第一次看见萧和尚这样,我的心里也有点发酸:“我这不好好的吗?就是睡了两年,有什么大不了……”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身边的孙胖子一把将萧和尚拉开,说道:“差不多行了,辣子人好好地,大难不那个什么必有后福。不是我说,现在不流行玩煽情。”

  说到这里,孙胖子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插不上话的马啸林,冲着萧和尚说道:“老萧大师,不是我说,这是怎么个意思?”

  萧和尚倒是感情丰富,哭了一阵之后,听到孙胖子提到了马啸林。立即擦干了眼泪,换了个笑脸说道:“路上碰到的马老板,听说今晚的饭局是为小辣子压惊,人家马老板就主动要求过来买单。看看人家这觉悟……”

  马啸林总算找到了说话的机会,他赔着笑脸说道:“小意思啦,只要大家开心,花一点点钱不算什么啦。”两年不见,马老板的普通话大有提高,起码已经不用捋着舌头说话了。我说萧和尚怎么突然间这么大方了,敢情是找好了冤大头。

  马老板接着说道:“今天是为了给沈生压惊,我还特地带来两瓶好酒。现在是不是边吃边聊?”“就是,都站在门口干什么?”萧和尚拉着我和孙胖子就往餐桌走过去:“进来,咱们几个什么时候干聊过,来,都坐好了,吃着喝着唠着才有意思嘛。”

  萧和尚将我和孙胖子按到主位坐下,他在旁边陪着,而出钱买单的马啸林则像个跟班一样,忙前忙后安排上菜。菜是萧和尚做主早就点好的了,走的还是鲍参翅肚的路子,但是做法精致,十道菜有九道是我叫不上名字的,光看卖相就知道萧和尚这一刀宰得不轻,马老板指不定又有什么把柄落在萧和尚的手上了。

1条评论

  • -_-说道:

    我说作者啊,你不想让辣子知道但是我想知道呀,打听了那么多事你一件都不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