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孙胖子的话

  我吓了一跳,第一个反应竟然是孙胖子藏在里面偷看我的短剑藏在哪里。但是马上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他不可能比我先到一室,办公室里面是其他的人熟悉民调局的内部,还一定要鬼鬼祟祟进来的,一个名字在我脑海里面呼之欲出——林枫。

  这个人的相貌在我的脑海中出现之后,我立即回身在储物箱里面打开了木匣,将里面两把短剑同时取出握在手中,然后向办公室那边冲了过去。

  “嘭!”的一声,我将办公室的门踹开,冲进去的同时两把短剑分别护住了头部和胸口。我似乎来晚了一步,办公室的窗户打开,应该有人刚刚从这里跳了下去。

  确定窗口附近没有摆设阵法之后,我马上蹿了过去,也就是这顿了一下的工夫,等我从窗口看下去的时候,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这个人不简单,能掩藏自己的气息,否则在一室门口我就能感知到他的存在。

  就在我准备打电话通知孙胖子和高亮的时候,郝文明桌子上的一迭照片吸引住了我的目光。照片上的主人公是各个时期的破军,我随手翻看了几张,里面甚至还有几张照片是幼年时期的破军,他被各位主任来回地抱着,其中一张抱着破军的是一脸笑容的林枫,只不过这张照片被人重重地捏过,看着林枫脸上变形的表情更像是在狞笑。

  这就在一瞬间,我猛地反应过来,刚才那人不是林枫。除了他之外,能偷偷摸摸进来的人就只有一个了。我用短剑撬开了郝文明的抽屉,果然,里面他用来掩饰身份的证件都不见了,亡魂列车那次回来之后,我亲眼看见他将证件都锁在里面的,之后郝文明就不见了踪影。听孙胖子说过,这两年我昏迷之后,郝主任也没有回来过,现在偷偷潜回来的不是他还能是谁。不过话说回来,他要那些证件想干什么用?

  虽然认定了刚才那人是郝文明,但是那个木匣子还是换个地方藏吧。毕竟都是吴仁荻的宝贝,别刚刚到手就便宜了别人。犹豫了一会儿之后,我给杨枭打了个电话探听吴仁荻的动向。也是巧了,现在他和吴仁荻在一起,两人都不在民调局里,好像是给吴主任办什么私事去了。

  趁着现在的当口儿,我一路小跑将木匣带到了六室,将这两把短剑藏在了吴仁荻的储物柜里面。平时吴主任也没什么东西放在里面,这个储物柜基本上就是个摆设,他也从来不锁。不过民调局上下都知道这是吴主任的柜子,威慑的作用多少还是有的。而且还有一个好处,就算以后这件事情到了东窗事发的时候,我也有话解释:我看见这两把短剑造型独特,就特意带上来让求典故的,正赶上那天你不在办公室里,我也不敢乱放,就藏在你的储物箱里了,不信我的话,你自己去看,是不是放到你的箱子里了……

  看着关好之后的储物箱,我都有点佩服我的机智了。就算孙胖子怀疑我将短剑藏在这里,他有没有胆子进到六室查看都是个问题。

  将这一切都办妥之后,我才掏出电话给孙胖子发了个信息,告诉他刚才在一室发现疑似郝文明的踪迹。短信刚刚发出去,孙胖子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不过电话那一头说话的却是高亮,他又急又快地说道:“你确定就是郝文明吗?怎么发现他的?有没有见到他的正脸……”

  一串问题问下来,竟然把我问得手忙脚乱。一时间我有些发愣,不知道从哪里回答他好,最后索性将刚才的事情重新说了一遍。说完之后,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高局长的声音再次响起来:“你来我的办公室,有些事情我对你交代一下。”

  虽然明知道高亮不是冲着那两把短剑才叫我过去的,但是我的心里还是没有底,毕竟民调局里两个最有心计的人都在一起,谁知道哪句话说得不对,就会被这两个胖子看出破绽。相比较孙胖子,高胖子要是给我下套,那我真是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进了高亮的办公室之后,还没等我说话,坐在客位沙发上的孙胖子转过身来,背对着高亮,不动声色地向我递了一个眼神。我明白他的意思,这是暗示我别把短剑的事说漏了,要是被高亮知道,这两把短剑基本上就没戏了。

  但是高亮压根就没有提有关六室和地下五层的事情,他直奔主题,让我坐下之后,就直接让我详细说了刚才的情形。我说完之后,高局长先是沉默了半晌,之后目光聚焦在我的脸上,缓缓地说道:“刚才的事情你都对谁说过?”

  “没有,出事之后我马上就联系了孙副局长,之后您就把我叫过来了。高局长您知道我,没有经过证实的事情,我当然不会乱说。”和高亮的话是这么说的,但是我心里又加了另外的一句话:藏匿短剑这样的事情,自然是要删除的。

  高亮看了看我,又扭脸看向孙胖子,半晌之后,重新将目光对着我,说道:“关于刚才的事情,你不要和任何人说。以后再发现有关郝文明的一切事情,你第一时间向我汇报。”说到这里,高局长停顿了一下,好像是有什么话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口,但他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慢慢说道:“还有一件事情,假如你和郝文明有见面的机会,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把他带回来。哪怕是手段激烈一点,只要不伤及他的生命安全。如果动手的话尽量打腿,底线是保住他的命。”

  高亮说到这里的时候,我惊得差点椅子上滑了下来。一旁的孙胖子比我也强不了多少,他是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冲着高亮说道:“不是我说,高老……局,不至于吧?就算不能把郝主任劝回来,咱们也不至于动手吧?再说了,你看辣子和郝主任,他们谁把谁腿打折的概率能大一点?还有,一旦巧遇,他们同归于……”

  “你闭嘴!”孙胖子的话还没有说完,高亮就对着他吼了一声,随手将桌子上的一摞文件向着孙胖子的大脸甩了过去。孙胖子侧身躲开,看见高亮的手向摆在办公桌上面裁纸刀摸去,他没有丝毫犹豫,转身就跑出局长办公室。

  正副局长的沟通方式让我目瞪口呆,就算当初在部队的时候,也没有见过像这样说翻脸就动手的。我现在处境有点尴尬,正好守在外面的大秘书王璐开门进来收拾残局,借着这个机会,我干笑了一声,对着高亮说道:“那什么,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您放心,见着郝主任之后,我尽全力把他带回来。”

  高亮冲着我点了点头,本来以为他会解释几句,没想到他一开口就是:“孙德胜,你给我死回来。”他的话音刚落,已经关上的大门又开了一道缝,孙胖子嬉皮笑脸的从外面“挤”了回来。

  孙胖子回来之后,没事人一样地坐到了高亮的对面。高亮在王秘书收拾好的文件堆里找到一张纸,掏出钢笔在上面写了几个字之后交给了孙胖子。孙胖子人模人样地接过来,看过之后也在上面写了几个字。就连王秘书也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收拾完之后就转身出了局长办公室。这场景和谐得一塌糊涂,哪里还有一点刚才伸手就打的影子……

  我跟着王秘书前后脚一起出了局长办公室的大门。王秘书刚刚关上了门,我就向她问道:“他俩以前就这样吗?”王秘书冲着我笑了一下,说道:“这算是轻的,可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高局没有下手太狠。两年了,高局屋里的花瓶都摔碎快一打了。不过每次他们争吵(我的内心独白:这可以用争吵来形容吗?)都不会超过五分钟,之后就有说有笑的。开始我还劝劝,时间一长也习惯了。现在要是他俩一个礼拜不来上这么一回两回,我都有些不适应了。”

  这两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在我云里雾里的时候,口袋里的电话震动了起来,孙胖子给我发了一条信息,电话屏幕上面只有八个字:“一室等我,要事相告。”

  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孙胖子才姗姗来迟。还没等我开口,他先看着我笑了一下,说道:“辣子,一室已经不保险了。那两把家伙你还是换个地方藏吧。想藏哪里就说话,不是我说,除了高老大的办公室之外,剩下的地方随着你挑。”

  孙胖子还是他一贯嬉皮笑脸的样子,不过我和他实在太熟了,他办事的作风差不多快被我吃透了。我迎着孙胖子的目光说道:“大圣,那两把短剑也不用惦记了。有什么话直说,咱俩就不用绕弯子说话了吧?”

  我这句话说完之后,孙胖子哈哈一笑,但是随着他的笑意慢慢消退,孙胖子脸上的表情也跟着变了。他的眉头微锁,习惯性上扬的嘴角也收了起来。我从来没有见过孙胖子如此严肃。

  孙胖子没有说话,他指了指郝文明办公室的方向,示意有什么话到里面再说。我跟着他进了办公室之后,孙胖子瞅着桌子上破军的照片,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突然说道:“辣子,高老大最近越来越不对劲儿了。”

  他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对着孙胖子说道:“什么,你说高局长怎么了?”

  孙胖子看着我,接着说道:“两年前,你出事的时候,他就有点变化。从那个时候起,高老大逐渐得把民调局的事情都推给了我,还把老萧挤出去了。他好像是在谋划什么事情,开始我还以为他是在找你们遇害的线索。但是林枫再次露头,丘不老遇害之后,高老大的反应没有我想象那么强烈。今天你看到郝头偷偷回来,他的反应就有点过了。不是我说,现在的高老大我是越来越看不透了。”

  孙胖子说话的时候,我一直在看着他。刚才他说到越来越看不透高亮的时候,我在心里叹了口气,我又何尝不是越来越看不透眼前的这位孙副局长了,自打他升了副局长之后,虽然还是插科打诨,嬉皮笑脸的作风,但是现在的孙胖子不光是心机,就连音容笑貌都开始走高亮的老狐狸路线了,要是不知道底细的,真的会以为他俩之间有什么血缘关系。

  一直等他说完之后,我才接过他的话头说道:“大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直说吧。要是让我猜,我能猜到明天早上。”孙胖子的眼神有点发直,沉默了片刻之后,他的目光才缓了过来,直勾勾看着我说道:“最近民调局里面可能要出大事情,高老大会做出一些反常的举动。”

  说到这里,孙胖子顿了一下,他深吸了一口气,再次说话的时候语气变得迟钝:“到时候你要小心看住高老大,别让他出事。”这句话吓了我一大跳,怔了一下之后,马上向他问道:“高局长怎么了?你看出什么来了?”

  孙胖子摇了摇头,看着我说道:“要是能看出来就不叫事儿了。不是我说,高老大这次玩得太深了。我也就是看出来一点苗头,就是这点苗头,已经让我心惊胆战了,都不敢顺着这点苗头继续往下想了。”

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