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暗室

  “啊!”孙胖子惨叫一声,伸出另外一只手抓住了这只小肉球。这时我才看清,敢情刚才咬了他一口的正是孙胖子的心尖宝贝——财鼠。才两年不见,这只大耗子已经走了孙胖子的路线,肥了两三倍都不止,难怪刚才我没有一眼把它认出来。但就是胖成这样,它的速度没有迟钝不说,看着比两年前还快了不少。

  孙胖子掐着财鼠背后的肥肉,和它来了个脸对脸,人眼对着耗子眼,说道:“不是我说,你什么意思?有什么事情咱们慢慢沟通不行吗?有必要来这么一口吗?”孙胖子说话的时候,财鼠张开嘴,露出上下四排整齐的小牙齿(关于财鼠的四排牙齿,请参考我弟弟婚礼的故事),冲着孙胖子一通吱吱乱叫。

  “大圣,你们家耗子怎么胖成这样了?你这是给它吃化肥催的吗?”我有些接受不了财鼠的新形象,看着这只大耗子对孙胖子说道:“和两年前比,这就是两只耗子嘛。”

  “要是我知道就告诉你了。”孙胖子冲着财鼠苦笑了一声,说道,“从新疆回来之后,它就有点不对劲了,只是时间短还显不太出来。后来你出事的这两年里,它就开始疯长起来,吃的也不多,还是那些东西。就这两年时间,耗子胖的都快成猫了。”

  说到这里,孙胖子顿了一下,他扭脸看了看门口的方向,确定没有人站在那里之后,他才低声对我说道:“辣子,不是我说,我怀疑这都是老吴那次给他喂了什么东西的副作用。”说完之后,他的目光再次转移到两把短剑的身上,孙胖子伸手将其中的一把短剑握在手中。

  就在手握短剑的同时,孙胖子突然转身面向我,脸上露出一种纠结的表情。紧接着,他就像踩到了电一样,浑身上下哆嗦成一团。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孙胖子手里的那只胖财鼠,和他的主人保持了相同的姿势一起抖个不停。

  让孙胖子受点教训就行了,我一把从孙胖子的手里夺过短剑。短剑离手之后,孙胖子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半晌之后才明白过来,看着我说道:“不是我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会这样?”

  短剑在手,我耍了一个剑花之后,看着孙胖子说道:“大圣,在你眼里还有好人吗?看看,要是有问题的话,我不跟着一样倒霉吗?”说话的工夫,我已经将孙胖子从地上拉了起来,那只硕大的财鼠也缓了过来,顺着他主人的裤管一路爬回到了孙胖子的上衣口袋里,只露出来一双滴溜溜的小耗子眼盯着外面的情况。

  孙胖子盯着我手中的短剑,目光中满是艳羡,手却不敢再摸一下短剑。片刻之后,他抬头看着我说道:“辣子,这两把到底是什么剑?是不是只有你们长了白头发的,才能拿得起来?”

  看他对着两把短剑彻底没了想法,我将短剑重新放回到木匣中。然后对着孙胖子说道:“拿你刚才的话说,知道我就告诉你了。”说着,我将在小仓库里看到的一切(除了我刚刚拿到短剑时的身体变化)和孙胖子说了一遍。

  孙胖子听得眼睛都有点直了,听我说到这两只短剑现身,整个仓库里面的物品都在共鸣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地跨了一步,走到我的面前,试探着摸了一下木匣,却不敢打开再看一眼短剑。随后扭脸看着我说道:“辣子,不是我说你,钥匙都给你了,还瞎客气什么。两把短剑你就知足了?要是我就直接把仓库清空,留个一件两件给老吴留个念想就行了。”

  说完之后,孙胖子向我挤了挤眼睛,嬉皮笑脸地说道:“那什么,下次再去的时候,帮我挑一样我能用的家伙。不用太好,只要不比你怀里的那两把短剑次就行。”孙胖子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也不等回答,给我造成了一种默认的局面,他再次说道,“辣子,你捧着这么一个木头匣子,也不是事。来吧,我给你找个藏东西的好地方。”

  我看了一眼孙胖子,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我自己捧着心里踏实。”“先看看再说。”孙胖子向着我做了一个鬼脸,直接走到了房间尽头的一组控制开关前,看着我说道:“这个暗间没有几个人知道,也就是高老大,我加上几个主任。辣子,这个暗间的事情你可别乱说。”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孙胖子按动了其中一个开关。

  随着一阵“嘎啦嘎啦”的声响,尽头的一整面墙徐徐升了上去,露出来里面一层漆黑的铁门。孙胖子掏出来一串钥匙,在里面找出来一把捅进了锁眼里。孙胖子转动钥匙之后,却并不着急开门。他回头朝我喊道:“辣子,过来搭把手,这扇门我自己打不开!”

  想不到这里还有扇暗门,门里面会有什么东西?一时间我的好奇心大盛,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走到孙胖子的身边,和他一起推开了暗间的大门。

  本来以为孙胖子是在矫情,惜力舍不得使劲推门。但是想不到我和孙胖子真是使尽了全身的气力(看孙胖子呼哧带喘的样子,也不像是在作假),才将大门慢慢地推开,露出来里面空空当当的一间暗室。

  这间暗室的上下左右都是一层厚得离谱的钢板,站在里面就像是进了一间钢铁制成的盒子一样。暗室里面大约有百十平方米的面积,就这么看上去,里面藏上一百五六十个人绝对没有问题。

  本来我以为像这样的暗室里面,还指不定收藏着什么样的宝贝。但是放眼看过去,这间暗室里面空空荡荡的,除了四面墙上整齐地码着三四十个氧气罐之外,其余的什么都没有。还没等我问,孙胖子先笑嘻嘻地说道:“怎么样?辣子,这里藏你的宝贝没有问题吧?不是我说,看见这锁没有?我亲自配的,只有两把钥匙能开。如果没有钥匙,就算是拿炸药都炸不开。”说着,他将开门的钥匙解了下来,不容我分说,孙胖子直接将钥匙塞进了我的口袋里面。

  什么时候看过孙胖子这么主动给别人东西?看着嬉皮笑脸的孙胖子,我心里越发地没底起来:“大圣,你先说清楚,这屋子整的跟碉堡似得,是干吗用的?”

  “这是民调局大楼刚盖起来的时候,高老大的主意。当初是想抓到活的山魈精怪,把它们关在这里面做活体研究的。但是抓活的成本太高,经常抓到一个,民调局的人损失几个。老吴倒是能抓活的,不过这哥们儿下手忒狠,全须全尾的都没有几个,就更别说带回来活的了。这个研究室建起来好几年,也就是小猫两三只。后来高老大自己觉得没劲了,就把这里封了。再后来就是杨书记空降民调局,高老大怕他抽风下来找茬,就提前把这里改成了暗室。”

  说到这里,孙胖子顿了一下,“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笑得他脸上的肌肉推到了一起。他笑得我莫名其妙,反应到我在盯着他,孙胖子好容易压住了笑意,继续说道:“想不到杨书记连一个晚上都没撑过去,直接就拉裤子了。这个暗室也没用上,正好,便宜你了。”

  “别客气”我原地转了一圈之后,指着四周墙上码着的氧气罐继续说道:“这些氧气罐是干吗用的?折腾完怪物之后马上抢救过来,养好了再接着折腾?”

  孙胖子掏出香烟,刚要点上,听到我说起氧气罐又将香烟收了起来,说道:“听欧阳偏左说,有些山魈木魅是吐瘴气的,在这里存的氧气应该是为了中和瘴气的。不过话说回来,这些氧气罐在这里多少年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用了。不是我说,早上高老大还说起这里了,他说这间暗室建好了就能正经用过,本来是想防杨书记的,可人家老杨根本就不敢下来。”

  听到孙胖子几次说起杨书记,才想起来回到民调局的这两天就没看见过这人:“大圣,老杨哪去了?这两天我可没看见咱们的杨书记,两年前就听说他要找关系调走的,他是不是早就走了?”

  “他倒想走。”孙胖子咧嘴一笑,继续说道,“可惜哪个庙都不要他,老杨都主动请求降两级使用,都没有单位收他。现在还在民调局里瞎混。”

  孙胖子说完之后,我点了点头,说道:“差不多到饭点了,大圣,咱们饭堂里边吃边聊吧。”说完之后,捧着木匣向外面走过去。孙胖子在后面喊道:“辣子,你忘了把家伙藏这儿了。”

  我回头看了孙胖子一眼,说道:“别客气了,这么大的地方我用不上,外面找个巴掌大的地方就够我用了。”孙胖子怔了一下之后,说道:“不是我说,你到底准备藏哪?”

  我打了个哈哈,说道:“无所谓,只要你找不到就成。”

  说完之后,我抱起来木匣出了这片区域,向电梯口跑去。孙胖子紧跟在我身后,不停地动员我,他又推荐了几个地方,让我来作为收藏短剑的地点。可惜我太了解这位孙副局长了,知道这两把短剑藏在那里,他第二天就能想办法拿走一把。就算他自己使不了,也会先收起来。我发现少了一把去找他的时候,他一定会以一种无辜者的口气推脱得干干净净。等到吴仁荻发现短剑失踪,那个雷就是我自己顶了。

  回到地面的这一路上,孙胖子一直都在游说我,要是一般的物件我早就给他了,无奈这里面牵扯到了吴仁荻,他说什么我也不敢松口。好在老天爷开眼,刚出了电梯,孙胖子就被高亮的大秘书缠住了。说是高局长那里有要紧事正在找他,孙胖子这才不情不愿地去了高亮的办公室,给我留出了空当。进暗室之前就想好了最佳的地点来藏这件木匣,趁着现在没人看见,我抄近路去了一室。

  现在的一室已经名存实亡,听孙胖子说,在我昏迷的时候,他就跟高亮提到过要重建一室。但是高局长执意要等着郝文明回来,由郝主任来重建一室。所以现在一室只是挂了个名,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再次回到一室有些触景伤情,我和孙胖子刚进民调局的场景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破军桌上的东西已经被收走了,郝文明办公室的门紧锁着。看着破军那张空空荡荡的办公桌,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刷的一下得流了出来。

  两年前的那一幕就像是场噩梦一样,可惜永远不会有梦醒之时,破军再没和我说话的机会了。

  过了好一阵子,我才慢慢地恢复了情绪,擦干了眼泪之后,走到了一室的储物箱前,在我和破军两个储物箱的缝隙当中,找到了破军藏在里面的储物箱钥匙。这是当初我无意当中发现的,破军可能是嫌麻烦,不想随身带着这把钥匙,才藏在这里的。

  破军的储物箱是空的,应该是管后勤的用后备钥匙开了锁,将里面的东西清空了。不过这倒正好方便我了,除非一室来人重建,否则谁也想不到这里还藏着吴仁荻的一件宝贝。将装着两把短剑的木匣放进了储物柜,就在我准备锁上储物柜的时候,突然从郝文明的办公室里面传出来一阵轻微的响声。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