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广仁

  这样的东西能随便给人吗?我不敢决定吴仁荻的意图,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伸手去接,指着自己的鼻子对吴仁荻说道:“真的给我?”

  “这里还有第三个人吗?你想让我的这个姿势保持多久?”吴仁荻有些不是很耐烦地看了我一眼,说道:“你这个眼神不是想以后每次下来都让我陪着吧?龙须你拿着,从明天起,你每天自己下来去找广仁。”

  吴仁荻说完之后,直接将龙须塞到了我的手上。就在这时,电梯门打开,在外面的孙胖子看见是我和吴仁荻之后龇牙一笑,但是当他看到我手中的龙须时,表情又变得有些微妙。

  孙胖子进了电梯之后,先是向我做了个鬼脸。然后冲着吴仁荻打了个哈哈,说道:“刚才我和杨军还说来着,我说辣子第一天来六室报到,吴主任您老人家怎么也要给点见面礼。看看,让我猜中了吧?不是我说,吴主任,有富裕的什么好东西您也给我来几件。”

  吴仁荻用眼白看了孙胖子一眼,说道:“你自己下去拿,去吗?”“有时间我一定去。”孙胖子嬉皮笑脸地说道,“不过吴主任您也知道,最近局里让林枫闹得不太平。老丘刚走,善后的事情一大堆。好东西您给我留着,只要我这儿腾出工夫,一定下去拿。”

  孙胖子刚刚说完,电梯已经到了六室的楼层。吴仁荻也没理他,走出电梯向自己的办公室走过去。我向孙胖子摊开双手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正要跟着吴仁荻回到六室的时候,却被孙胖子一把拦住。他对着电梯外面的吴仁荻喊道:“吴主任,辣子我借用一下。他刚回来,有些手续要办一下,办完手续就还给您。”

  吴仁荻头也不回,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随你的便吧。”

  等到电梯门再次关上之后,孙胖子换了一副表情,看着我有些兴奋地说道:“辣子,龙须都给你了,这个以后让你直接进出地下五层了吧?啧啧,不是我说,地下五层啊,高老大可是都从来没有下去过,说说,下面什么样的?都见着什么宝贝了?”

  原本吴仁荻是不让说的,但是这件事情我没打算瞒孙胖子,就算我有意瞒她,凭着孙副局长满肚子的心眼,早晚也能从我嘴里诓出来,到时候就显得生分了。而且孙胖子和我又不是一般的交情,两年前我能捡回来一条命,和他也有莫大的关系。吴主任的原话是关于广仁的事情,不要给乱七八糟的人说,冲孙胖子和我的关系,他总不能算是乱七八糟的人吧?

  但是电梯里还是不方便,我和孙胖子出了电梯之后直接去了他的办公室。关上了大门之后,我才将怎么去的地下五层,得了钥匙之后,见到广仁的情形说了一遍。我说完之后,孙胖子眨巴眨巴他的小眼睛,看着我说道:“你是说下面还有叫作广仁的白头发,这个广仁是被老吴关在下面的,整个地下五层除了一个小仓库之外,就关着这么一个人……”

  说到最后的时候,孙胖子语速放得很慢,同时他的眼神有点涣散,好像是在想什么事情失了神。

  不过想了半天之后,他还是摇了摇头,反问我道:“辣子,你见多识广的。知道这个广仁的来历吗?”

  我叹了口气,说道:“要是知道底细我就不这么担惊受怕了。问了老吴,他不让我瞎打听。对了,关于地下五层的事情,咱们是哪说哪了啊。你也别出去乱说,传到老吴的耳朵里,不用想都知道是从我这里传出去的。”

  “这个还用你说?”孙胖子掏出香烟,自己点上了一根,随后将剩下的大半包烟扔给了我,说道,“广仁的事情怕是连高老大都未必知道。辣子,不是我说,你也别去欧阳偏左那里瞎打听。那老小子鸡贼着呢。”

  说到这里,孙胖子的眼睛里突然闪现出来一种异样的神经。他吐了口烟圈之后,看着我说道:“辣子,不是我说,老吴的那个小仓库……你就真没进去看看?”

  “我倒想进去见识一下,可惜老吴死活不让。”我点上香烟之后,继续说道,“看来这次下去,老吴的主要目的只是想让广仁答应教我术法。”

  我说完之后,孙胖子怪笑了一声,挤眉弄眼地对我说道:“辣子,再下去的时候找个机会进仓库看看。要是有什么能用上的家伙,就借出来用两天。不是我说,这样的便宜不占白不占。”

  孙胖子说的,我在地下五层的时候就想过,不过具体的还要等进仓库之后再说。我的短剑两年前就失落了,正愁没有顺手的家伙,吴仁荻就把仓库的钥匙给我保管。我还不要脸的想过,这是不是吴主任暗示我随便拿呢?

  不过另外有件事情还想问问孙胖子的意见:“大圣,广仁那一关我怎么过。看他的样子也是吃过见过的,这次不整点鲍参翅肚,茅台五粮液的。怕是糊弄不过去了。那什么,这个可以报销吧?”

  孙胖子笑眯眯地看着我,等到我说完之后,他才慢悠悠地说道:“不是我说你,辣子,你想得太简单了。报销什么的都好说,但是你一开始地起点就给这个广仁定得这么高,以后怎么办?鲍参翅肚吃腻了,难不成给他珍奇异兽吃?茅台五粮液喝够了,你又怎么办?”

  孙胖子的话让我怔了一下,心里细品他的话,觉得也有道理。顿顿山珍海味,美酒佳肴的我也腻,更何况是广仁那样的人物。想了半天之后,我对着孙胖子说道:“大圣,你意思是我整得简单点?要不明天我准备个肘子,炖得烂糊点,外加两荤两素四个菜,再来瓶西凤剑南春那样的白酒。这就差不多了吧?”

  没想到孙胖子还是摇头说道:“辣子,你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按刚才你说的,那个广仁一直都在辟谷,这才开戒是吧?不是我说,这个时候给他大鱼大肉的,他也吃不出来好。再说了,一上来他也教不了你什么特别厉害的招数。倒不如一步一步来,先整点土豆丝、鸭脖子什么的,总之见点荤腥就成。酒也不用太好,二锅头就蛮不错了。等他教你的术法深了,你把他伙食的档次再慢慢地提上来。像鲍参翅肚、茅台五粮液那样的东西都是要以后拿来换大招的……”

  “土豆丝,鸭脖子。还二锅头?”虽然觉得孙胖子的话没谱,但是又隐隐地感到似乎也不是没有道理:“大圣,你可别忽悠我。广仁看着可不像好糊弄的,别看见土豆丝就翻脸不教我。这可是老吴拉下脸替我讲的人情,到时候老吴要收拾我,你替我端着?”

  “出不了事,把心放肚子里。”孙胖子冲着我一龇牙,接着说道,“不是我说,这个我有经验,当初我做卧底的时候,跟过一个刚放出来的老大。那个老大跟我讲,他在大狱里面什么山珍海味的都想不起来。最想吃的就是咸鸭蛋,就为了一包油的咸鸭蛋,他差点都越狱出来。对了,再加俩咸鸭蛋……算了,还是一个吧。别让他那么容易满足。”

  孙胖子说完之后冲着我一挥手,说道:“干脆,你什么都别管了。需要什么东西我让老金办,保证明天不耽误你。不是我说你,你这是什么眼神,连我都信不过吗?我什么时候害过你?”

  在孙胖子的一再要求之下,我终于将广仁的吃喝权交给了他。但是等到第二天去老金那里取的时候,却傻了眼。就连土豆丝和鸭脖子都没舍得给,老金给了我的袋子里面装着包榨菜和两根最便宜的火腿肠,孙胖子倒是开恩给了个咸鸭蛋。不过二锅头也没了,变成了两个易拉罐的啤酒。

  孙胖子看着脸色已经气得涨红的我,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还是考虑给你换两瓶低度的……”

  “就算是低度的也不用换成啤酒吧?”我把孙胖子拽到老金的小仓库里,将门反锁之后,我有些抓狂地将装着火腿肠、榨菜和啤酒的袋子伸到孙胖子的面前,说道:“你这是要毁我的节奏啊。昨天就跟你说了,广仁那派头一看就是吃过见过的。你就指望这点破榨菜和火腿肠去糊弄他?”

  说着,我在袋子里面抓出来一听啤酒,不看还好,看了一眼之后又是怒火中烧。上面印着两个大字——赠品。我咬着后槽牙将啤酒给孙胖子看了一眼,说道:“大圣,广仁只是被老吴囚禁在下面,他不是不识字,这一看就知道我是在糊弄他。还是,你知道他以前喝没喝过啤酒?信不信他喝了这种会冒沫的苦水之后,能直接喷到我脸上?”

  我冲着孙胖子一阵嚷嚷,他还能腆着脸地冲着我笑,一直等我发泄完之后,他才说道:“别激动,你自己想想,老吴关了他多少年?他知道现在什么好吃?辣子,还是昨天说的,好东西要慢慢地升级。我估摸着最后都不用上鲍参翅肚,有盘鱼香肉丝够他乐呵的了。”

  “鱼香肉丝你自己留着拌米饭吧!”我瞪了他一眼,随后一把打开小仓库的门,冲着外面喊道:“老金,整鸡整鸭子一样来一只。再给我凑四个菜,有什么好酒先来一瓶,都记在孙局长的账上……”

  “沈主任,别整鸡整鸭子了。”老金拦住了我,这时才发现他的表情有些怪异。老金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今天起饭堂起饭堂开始修灶,鸡鸭倒是有,都在冰柜里冻着,实在是做不了熟的。”

  这时我才想起来,昨天过来的时候,好像在饭堂门口看见了饭堂修灶,民调局所有人三餐自理的通告。当时我还没有从地下五层回过味来,没往心里去,现在想想还真有这么一回事。

  孙胖子走回来,摆了摆手示意老金避讳一下。等老金带着人走远之后,他才轻声说道:“辣子,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照我说的没错,吃喝这样的东西,只要一天比一天好,那他天天都是过年了。”

  民调局实在太偏,最近的饭店来回也要一个多小时,这还不算做菜的时间。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去地下五层碰碰运气吧。

  可能也是觉得心里没底吧,孙胖子陪着我到了电梯门口,路上一个劲地打包票。他没有进四层的权限,只能送到电梯门口。目送着我的电梯到了地下四层。

  回忆着昨天吴仁荻下来时的步法,我小心翼翼地到达了地下五层。看到了仓库之后,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昨天回到宿舍之后,我找了根线绳,将钥匙绑好,系在了我的脖子上。突然有了种冲动想进去见识一下,但是犹豫了半天之后,还是决定先去找广仁。说不定他直接就翻脸,把我撵回来就有大把的时间进到仓库里面见见世面了。

  一路向前走过去,终于再次见到被锁链禁锢着的广仁。这次他听到了我的脚步声之后,马上就有了反应:“是昨天陪吴勉来的小子吗?快点走几步,让我看看你带什么好吃喝了。”

  听了他的话,我反而走得更慢了。一边走着嘴里一边对付着:“广仁先生,时间实在是太仓促。我只给你准备了一点小吃,如果你不满意的话,下次我再给你准备大菜……”

8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