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地下五层

  吴仁荻说得我心惊胆战的,不知道下面是什么情况,刚想开口问他的时候,吴主任已经抢先一步,顺着楼梯走了下去,而且他丝毫没有减慢速度的意思。我手足无措地跟在后面,眼睛紧紧地盯着吴仁荻的脚下,沿着他的脚印踩了下去。

  一直走出了楼梯,我才反应过来,吴仁荻只是踩了单数的楼梯,而且他是一条线走下来的,只要记住了单数的楼梯,一条线走下去,想踩错都不容易。说句题外话,本来我还以为刚才吴仁荻就是吓唬我一下,但是几个月之后,民调局的那场大灾难中,死在这里的可不止一两个人。

  终于到了传说中的地下五层,虽然这里还是没有灯光,我还是能清楚地看到这里面的景象。不过就这么看过去,空空荡荡也没有什么出奇的。眼前是一大一小两个区域,左手边小一点的区域像是一个仓库,门口挂着一把满是绿锈的老旧铜锁,既然能出现在传说中的民调局地下五层,里面的东西怎么看也不会是凡品。

  我正在胡思乱想仓库里面有什么东西的时候,吴仁荻掏出来一个黄澄澄的铜条扔给了我,说道:“以后这间屋子的钥匙就归你管了,钥匙只有一把,你在钥匙在,如果弄丢了的话,你就跟它一起去吧。”

  我这才反应过来,敢情这铜条一样的东西就是仓库的钥匙,只是不明白这么重要的东西为什么要我保存,愣了一下之后,我抬头看着吴仁荻,说道:“吴主任,您把钥匙给了我,一旦你想开仓库,又临时联系不到我怎么办?要不,我找个地方先去配一把?”

  吴仁荻哼了一声,说道:“用不着你替我操心,就算没有这把钥匙,你以为我就进不去了吗?”我赔着笑脸点了点头,说道:“您说的是,哪里还有能拦住您的门锁?”这句话出口之后,我马上反应过来拍到马腿上了,这不是暗示伟大的吴主任溜门撬锁吗?就吴仁荻这脾气,听出来之后都不用动手,直接用他那特有的语调说我两句,就够把我逼疯了。

  就在吴主任眯缝着眼睛转头看向我的时候,我急忙转了话题:“那什么,吴主任,要不您受累先带我去里面见识一下里面都有什么?您把钥匙都交给我了,怎么也得交接一下吧?”说着,我已经先一步地向仓库走过去。

  “谁说现在要进去了?”吴仁荻像看白痴一样地看着我,用他特有的语调说道,“以后你进去的机会多得是,就算住在里面下辈子不出来都没有问题,我让杨枭天天给你送饭。”最后一句话说得就像已经将我后半辈子的命运定好了一样。

  看着我已经发白的脸色,吴仁荻的目地达到了,他不再理我,径自向右手边较大地区域走过去。虽然吴主任没有说话,我只能跟在他的后面一直向前走。

  这里面是葫芦形的,越往里面走越大。吴主任的气场让我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就在我对时间的概念已经有些模糊的时候,前方出现了一个好像人物雕像一样的白色物体。吴仁荻终于停住了脚步,对着空气说道:“广仁,我给你带来了一个徒弟。”

  吴仁荻说完之后,一个声音从雕像那边响了起来:“吴勉,那么客气干什么啊,我要是教得好,也不至于被你关了这么多年。”

  我这才发现这个雕塑竟然是个真人,凝聚了目光看过去,这人盘腿坐在地上一动不动,他身穿民国款式的白色长衫,虽然说了句话,还是脑袋低垂看着脚下,不动分毫。最让我目瞪口呆的是他那如雪一样的头发,什么时候白发也开始量产了……

  坐着的白发男人微微动了一下,他抬头向我这里望了一眼之后,接着说道:“不过我还是有点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入了你的法眼。”

  吴仁荻很难得地笑了一下,说道:“这还不容易?只要同意收了这个徒弟,你们马上就能见面了。收了这个徒弟,起码你以后不会那么闷了。”

  吴仁荻说完之后,好像雕塑一样的白发男人沉默了片刻之后,再次说道:“给我个理由,为什么有徒弟你不收,要推给我?”

  吴仁荻扭脸看了我一眼,随后转回头对着那个叫作“广仁”的白发男人说道:“我怕脾气上来,随便一下就要了他的小命。再说了,实战交手你不如我,但是论起讲法授徒,将你我之术法流传下去,三个吴勉也未必赶得上你一个广仁。”

  吴仁荻说完之后,广仁哈哈大笑:“能让吴勉说出这样的话,值了!这个徒弟我收了。不过我还有一个小小的条件……”说着,广仁站了起来,随着一阵哗哗啦啦的声响,我才注意到他的四肢都被锁链锁着,四条锁链分别固定在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将广仁的活动限制在三米之内的范围。

  刚才广仁开口说话的时候,我已经反应过来他是被吴仁荻囚禁在这里,现在看到他身上的锁链,更加证实了这种想法。这时就听见广仁拽着锁链继续说道:“这个徒弟我替你教,那么这几道锁链是不是也替我撤了?你不是以为像我这样的废人,还能掀起风浪吧?”

  “不行,这个你不用想了。”想不到吴仁荻一口回绝,他的语气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犹豫,“这个徒弟你教不教无所谓,大不了他命短死在我手里。”说完之后,吴仁荻扭脸看了我一眼,说道,“本来想给你找个师傅的,现在我亲自伺候你,算你倒霉吧。”说完,吴仁荻转身就要带着我离开。

  就在这时,广仁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吴仁荻停下脚步,也不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他。笑声过后,广仁说道:“好了,把人留下吧。教好教坏先不说,留下来解闷也是好的。”说到这里,广仁顿了一下,仿佛想起来什么事情,他的眼睛一亮,接着说道,“链子你不撤,那么送点吃喝总可以了吧?从明天起,小家伙来的时候也别空着手。猪牛羊鱼虾蟹挑好的给我带一些来。还有,现在什么酒好我也不知道,总之陈年的也来几坛子。”

  他的话让吴仁荻有些诧异,吴主任看了广仁一眼,用他特有的刻薄语调说道:“你辟谷辟了这么久,终于想开了?干脆,反正你也开戒了,要不再找个顺眼的女人,一夫一妻地过日子,也许你的命好,还能再给你生个一儿半女……”

  吴仁荻说完之后,广仁不怒反笑,说道:“难怪第一次见面‘他’就说你生性刻薄,睚眦必报。过了这么多年还没变,刻薄的毛病是越发地深了。哈哈……”说着,广仁又是一声轻笑,看着吴仁荻说道:“徒弟我替你收了,但是能学到什么程度就看他的造化了。”

  本来想着广仁会将我留下来开第一课,但是没有想到他只是又看了我一眼,说道:“好了,你可以跟吴勉回去了,顺便想一下明天带什么吃喝的东西来。总之,你带来的东西如果能给我惊喜,我教你的东西也会让你意想不到。”

  说完后,他的目光又转向吴仁荻的身上:“好像该说的话都说完了,按着情理我应该请你们坐一会儿的。不过你也看到了,我这里除了这几条链子之外什么都没有。”说着,他抖了抖手腕上的锁链,“哗啦哗啦”响了几下之后,他又说道:“起码你先撤两条,让我能稍微的自由一点。要不然就算摆上桌子椅子,我都坐不下。”

  “把链子撤走也不是不行,”吴仁荻看着广仁说道,“早就跟你说过,把你的四肢砍断,我就撤走这几条链子。不过就算是那样,你也不能离开这一层的范围。怎么样?斩断四肢还是撤走链子,你自己选一条吧。”

  “这还让我怎么选?”广仁苦笑了一下,再次坐到地上,说道:“好了,你们慢走,不送了……”说完之后,他有些颓废地将头轻轻垂下,随后保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地如同老僧入定一样。

  看到广仁这样,吴仁荻也不说话,扭脸看了我一眼,算是给了一个眼色,随后转身向着出口走过去。我浑浑噩噩地跟在后面,一肚子的话却碍于场合说不出口。一直跟随着吴主任的脚步,回到了五层门口的仓库范围之后。我才向吴仁荻说道:“吴主任,这个广仁是什么来头,看着好像和你……我的体质都差不多。”

  吴仁荻停下脚步看了我一眼,他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这个人的事情,你不要给乱七八糟的人说。还有,在他教授你术法的时候,会想方设法地哄骗你撤了他身上的锁链。记住了!不管什么时候,就算是他在你的面前抽了,都不可以撤走这几条锁链。”

  “是,我记住了。”我答应了一声,吴仁荻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很难得地用正常一点的语调说道,“关于广仁的事情,你也不要打听得太多,到了适当的时候,我再给你说他是怎么回事。”

  吴主任的一句话就堵住了下面的问题,但我还是找了一个看似和广仁来历无关的事情,问道:“广仁身上的锁链是加了禁术的吧?我再去的时候是不是要注意一点,免得冲撞了这些禁术。”

  “不用,那就是一般的铁链。只要你不撤了这些铁链,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吴仁荻说话的时候,转身向着通往地下四层的楼梯上走过去。趁着他还没有上去,我抓紧时间又问了一句:“一般的锁链就能困得住他吗?看样子他也是和吴主任你差不多的人物吧?”

  说实话,这句话出口之后,就没打算吴仁荻能回答。但是想不到吴仁荻停住了脚步,回头冷冷地看着我,过了半晌才说道:“广仁的本事都被废掉了,他现在只是看着和你我这样的人很像。论起实际的本事来,他连个普通人都不如。”

  除了我之外,还有这样的白头发?一句话脱口而出:“谁把他废了?”

  吴仁荻嘴里吐出来一个字:“我……”

  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看着吴主任冰冷挂霜的眼神,我把后面的问题又咽了回去。吴仁荻不再理会我,径自走回到上面。我只得跟在他的身后原路返回一直到地面上。

  这一路上,吴仁荻都是一言不发,直到重新进了电梯,在回到地面的途中,他没有预兆地将手掌伸了过来:“这个你拿着。”

  我愣了一下,向着他的手掌心看过去,是一根细长的金属丝,正是开锁的圣品——龙须。

6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