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回归

  留下了几个人收拾医院的烂摊子之后,孙胖子就带着大队人马赶回了民调局。本来他想拉着我和杨枭回去的,但是第二天我还要有几项检查要做,马上就要开始物理恢复治疗了(不过看现在能跑能跳的样子,我开始怀疑,还有必要做什么物理治疗吗?)

  而且医院里面还有一百多假死的,杨枭跑了他们怎么办?以他视人命为草芥的性格,完全没有拿他们当作一回事。我借口怕林枫杀回马枪,死活拉着杨枭没让他走。直到天光大亮,假死的人陆续醒过来,我悬着的一颗心才掉了下来。

  处理完民调局的事情之后,孙胖子又赶到医院,而且杨枭对我倒是够意思,他和孙胖子一起又陪我在医院里待了三天,做了几十项检查之后,我的健康报告出来了。经过了两年前的高空坠落,造成了全身八成骨骼损伤,这两年近乎于植物人一样的昏迷,我现在的身体状况竟然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严格来说,单论内脏和骨骼的情况,还要比普通人略强一点。

  负责康复治疗的老大夫拿着我的健康报告,揉了几次眼睛才证实自己没有花眼之后,一个劲打听,我和两年前高空坠落,全身八成以上骨骼损伤,昏迷了两年的人到底是不是一个人……

  拿着健康报告,我终于回到了民调局。由于三天之前的事件,我清醒过来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民调局。甚至以前关系不错的调查员,熊万毅和西门大官人他们已经来医院看望了我。只是丘主任刚走,他们的状态都不是很好,尤其是把丘不老当作偶像的熊万毅,听了前几天林枫就在医院出现过的时候,他直接就对孙胖子瞪了眼睛,埋怨为什么不让他来看护我。

  看在死去的丘不老面子上,孙胖子也没和熊万毅一般见识,加上老莫和西门链马上转了话题,才把这件事情遮了过去。

  璐姐在大门口等着我,直接把我带到了局长办公室里见了高亮。虽然才两年不见,高局长的模样却苍老了很多,原本满头的黑发,现在已经白了一大半。不过他的精神状态和两年前无二,还是一脸笑呵呵的样子,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和孙胖子是爷俩。

  本来我以为他会向我询问两年前的事情,昨晚我一夜没睡好,仔细回忆了当晚的情形,林枫动手时的细节,破军和王子恒是怎么样被林枫杀害的,还详细地写了一份报告。

  但是高亮压根就没往这个话题上面领提,他收了报告之后看都没看。只是问了问我的伤势是不是痊愈了,以及让我想办法劝劝萧和尚回到民调局。说到最后的时候,他笑着看看我,说道:“你回来就算把孙德胜解脱了,这两年里可是他替你看着六室,你也知道吴仁荻那狗熊脾气,孙德胜能撑两年已算是不容易了。”

  顿了一下之后,高亮笑呵呵地看着我说道:“好了,去六室找你们吴主任吧。他好像也有什么事情要对你交代。”

  好在我头发变白的事情三天之前就传遍民调局了,从局长的办公室出来,见到我的人也都给面子,没有当面指指点点。只是在背后叽叽咕咕:“你看,我早就说了吧。沈辣和老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以前他黑头发的时候不显,现在你看看他的白头发,发线都一样。”“以为发型不一样我们就看不出来了,画蛇添足了吧?”“现在知道为什么民调局这么多人,就他是六室的副主任了吧……”

  我正要回头看看都是谁这么无聊的时候,一阵熟悉的声音喊道:“不是我说,你们有正事没有?要是闲得蛋疼我就给你们找点活干。想去刷厕所就接着说,我马上就满足你们的愿望。”孙胖子来得及时,一顿臭骂撵走了那几个好事的。

  孙胖子去六室找二杨,和我同路。可能是怕我想不通,一边走着,他一边开导我:“辣子,别往心里去,这帮人都是羡慕嫉妒恨。民调局里谁不清楚白头发是怎么回事?这辈子他们是没戏了,只能在你背后说两句闲话发泄一下。不是我说,你也得改改你这脾气,吴仁荻就不说了,你有时候也得学学二杨,都是白头发,你看看谁敢说他俩。那俩货眼睛一瞪,谁不打哆嗦?”

  想了想二杨之前的做派,我叹了口气,说道:“怕我是这辈子都赶不上二杨的气场了。”突然间想起来件事,顿了一下之后,我看了一眼孙胖子,继续说道,“大圣,你去找二杨,是不是又有林枫的消息了?用不用知会吴主任?”

  “这么点小事就别惊动吴主任了。”孙胖子停下了脚步,确定了四周没人之后,他才压低了声音对我说道:“那俩哥们都等着用钱,我给他俩找了点私活。”说着,他表情古怪地看了我一眼,说道:“辣子,你也掺合一脚吧?你得五分之一也有不少呢。”

  孙胖子的话吓了我一大跳,他现在是把六室蹚平了,竟然开始拉着二杨干私活了。但是胆子也有点太大了:“现在?你们现在还敢干私活?万一林枫又杀回来怎么办?还有,五分之一是怎么回事?不是还要扣了局里的建设费吗?”

  “林枫,他现在有本事自保再说吧。”孙胖子有些不屑地说道,“大杨的那个什么什么蛆就够让他喝一壶的,而且他的老婆儿子都被局里控制起来了,他也不敢轻易乱动。不是我说,姓林的也是个人物,做了那么大的事情,怕暴露自己的踪迹,老婆儿子竟然都没有带走。把他们控制起来也算是人质吧,省得林枫动不动就是拿家属来威胁别人喝魔酸。”

  孙胖子说林枫只说到这里,不想沿着这个话题往深里说。他的话锋一转,回答了我的第二个问题:“至于二杨干私活的事嘛,他俩当初进民调局的时候,也没有签什么合同。严格来说,二杨算是临时工,都不算是民调局的人。建设费自然就摊不到他们的头上。怎么样,辣子,有钱一起赚吧。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放心,高老大就算知道也不会怎么样的。我算了吴仁荻一份干股,现在知道为什么加上你是五分之一了吧?”

  我听了之后直咋舌,想不到孙胖子的算盘算得这么精,连高亮知道之后的后路都找好了。但还是有件事情想不通:“二杨就那么缺钱吗?他俩活了那么久了,手头多少也有一点吧?”

  孙胖子笑眯眯地看了我一眼,说道:“不是我说,活得那么久,就算金山银海都花完了。而且他俩都没有攒钱的习惯,杨军就不说了,一直在海上飘着。杨枭被他舅舅追杀了那么多年,哪里还有心思攒钱置地置产业的。现在他俩都着急挣钱,一个要给鬼船上的老大上岸铺路,买房子买地皮办产业。另外一个要给老婆圆上一辈子的梦想,买一个只属于他俩的小岛……反正他老婆成年之前,杨枭有的忙活了。”

  说完了二杨的事情之后,孙胖子继续拉拢我进入他的小团队。有二杨办事,背后还有伟大的吴仁荻吴主任,这种便宜当然要占。

  边走边说,转眼就到了六室的门口。孙胖子没有直接进去,他先是探头向里面张望了一眼,杨枭不在办公室里,孙胖子喊了杨军出来。趁杨军还没有出来的时候,我对着孙胖子说道:“大圣,你这是什么意思。有事进去说啊。”

  “问你们吴主任吧。”孙胖子哼了一声,说道,“他老人家说了,不准我踏入你们六室一步。不是我说,欧阳偏左的资料室这样,你们六室也这样,你见过这么憋屈的副局长吗?”

  我正要问他又惹什么乱子的时候,杨枭已经从里面出来。两年不见,他除了穿着更讲究一点之外,再没有什么变化。见面之后刚客气了几句,他就被孙胖子抓到了角落里,两人一起嘀咕起来。

  看样子他俩也是在说私活的事情,我插不上话,索性和孙胖子打了招呼之后,进了六室走到了吴仁荻的房间门口。敲门有了回应之后,我推开门走了进去。

  吴主任倒是在他的办公室里,他的两条腿搭在办公桌上,半躺半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本发黄的线装书,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封面上的书名我看得清楚——《冥人志》。这本书两年前我就见过,想不到整整两年他都没看完。

  进来之后,我赔着笑脸对吴仁荻说道:“吴主任,听高局长说,您有事情要交代我?”看见我进来之后,他将《冥人志》顺手扔到了桌子上,上下看了一眼之后,没理我这茬,反倒是仰着头对我,用他特有那种尖酸刻薄的语调说道:“本来以为把种子给你,你多少能有点长进。想不到种子给你时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就不用现在就长成参天大树,发发芽总可以吧?那个种子我是煮熟了才给你的吗?还是被你直接消化了……”

  两年过去了,吴仁荻的脾气一点都没变,听他说话永远都有一种被钝刀子割肉的感觉。虽然吴主任的话还是那么刻薄,但是起码证明了那天晚上我不是做梦,他真的把那个“种子”放进了我的胸口。

  我咬着后槽牙听完了吴主任的“教导”。本来还想打听一下,“种子”是什么东西,现在也完全没有心情问了。他说完之后,我喘了口粗气,对他说道:“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不打扰……”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吴仁荻斜眼看着我,说道:“我说没事了吗?”

  说完之后,吴仁荻起身对着我继续说道:“跟着我走,告诉你六室的副主任要干点什么。”说完之后,也不管我听清了没有,径自向着六室门外走去,我只得在他后面不远不近地跟着。

  出了六室之后,才发现孙胖子和杨军已经不见了踪影,八成是算到吴主任要出来,孙胖子先一步拉着杨军离开了。

  吴仁荻直奔电梯,我很是不情愿地和他共乘一部电梯。和上次跟高亮来的时候一样,吴仁荻用龙须打开了地下四层的大门,进入到地下四层之后,吴主任还是一言不发地走在前面,我跟着他一直走到了四层和五层连接的位置,吴仁荻才回头看了我一眼,说道:“跟着我的脚步走,要是走错了一步,就算是我,也不可能把你拉回来了。”

13条评论

  • 读者说道:

    的确是好书,写的真不错!应该多推荐几家网站做做宣传!虽然也有点漏洞,整体还是比较紧密的!构思也不错!不知道作者会不会来看书评啊?有木有群啊?有的话,我想入群,qq443555273

  • 无我说道:

    不是我说,确实写得不错,真是让人喜欢的节奏啊。。哈哈

  • ╮(╯▽╰)╭说道:

    太讨厌这么多错字了,杨军就杨军非要打成杨枭,话说这不是第一次了哈。
    还有一个,那啥,老莫不是死了吗?怎么又说“老莫和西门链把话题转开?”

  • 说道:

    老莫活得好好的而且活到第二部了啊……

  • 老莫说道:

    你才死了呢

  • 六六说道:

    白天看晚上入梦演练跟真事似的

  • 想你时是冬天说道:

    ‘无人敌’那么牛逼什么事情都能搞定,要这么多人干嘛,脑残!

  • 这里的主角是傻逼说道:

    又吃药又给种子的,结果还和以前一个德行,这算烂泥扶不上墙吗?好歹胖子向智谋腹黑型转变了,你都活到第五部了,竟然一点涨进没有也是醉了

  • 辣子说道:

    给个种子、您老也教个方法让它发芽开花长成叁天大树啊!

  • 111说道:

    11

  • 种子说道:

    我也想长呀。

  • 吴仁荻说道:

    老子就是不教他看看不会法术的种子能长成什么样 这叫控制变量做实验懂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