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噩梦(十六)

  见到人影之后,杨枭的脸色就已经变了,再也不是之前对一切了然于胸的神情,他的表情开始紧张起来。杨枭屏住了呼吸,眉头紧锁,眼睛盯着白霜中的人影,似乎认出了人影的底细。这时林枫脸上的表情几乎和杨枭一模一样,好像也没有想到这个人影会突然出现救了他。

  这时我已经举枪对准了人影,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来路,但是肯定他是敌非友,吴仁荻特制的子弹虽然只有一颗,看来也到了要打出去的时候了。就在我开枪的前一刻,杨枭却突然按住了枪口,他的眼睛还盯着挡在林枫前面的人影,嘴里低声说道:“惹不起他,别乱动……”

  他说话的同时做了个手势,刚才被丘不老撞飞的傀儡从地上爬了起来,走过来再次挡在了我的身前。

  和人影对峙了半晌之后,杨枭首先开口说道:“怎么算这个人都和你扯不上交情吧?而且他现在半人半鬼,按着这个来讲,你才应该是最想清除他的。那么现在是什么意思?你们的章程什么时候改了?阴司开始做鬼物的保镖了?”

  这个人影竟然是阴司鬼差!怎么和我之前看过的不一样?正在我诧异的时候,对面的白霜中发出了类似金属一样的话音:“你不用多说了,这个人我一定要带走……”

  声音落下之后,杨枭的脸上冷若冰霜,他的身上开始渗出来缕缕的黑气,双手同时出现两根铜钉,盯着前面的人影一触即发。就连我身前的傀儡都上面一步,站在杨枭旁边,对人影形成了犄角之势。

  “你真的要动手吗?”那个类似金属一般的声音再次响起来,“想清楚了,你克制他,我克制你。动手可是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说到这里,这个金属的声音顿了一下,紧接着又出现了短暂的闷声,好像是叹了口气的声音。白霜中的人影回头看了挂在墙上的林枫一眼之后,金属的声音再次响起来,对着杨枭说道,“这次算是我欠你的人情,以后有机会我会加倍还你。”

  “不行!”杨枭冷冰冰地回答道,“你应该也听见他刚才是怎么说的了吧。我可不敢冒险放他回去伤了我的人。你说得没错,受功法的限制,我是被你克制住了。但是你有没有本事在解决掉我之前,先拦住我解决他呢?”说完,杨枭的脸上出现了一种诡异的笑容。他顿了一下之后,再次说道,“机会只有一次,你先拦住哪一个呢?”

  话音落时,傀儡突然对着林枫冲了过去。就在傀儡冲到了一半的时候,林枫前面的白霜暴涨数倍,像是一道冰霜之墙一样,拦住了傀儡。白霜中的人影晃动挡在了傀儡的身前,人影的手掌探出来按在傀儡的胸口,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就见傀儡的身体急速收缩。眨眼的工夫,它就变成了一个被放干了气的皮囊。

  杨枭似乎已经算到了傀儡会有这个下场,在傀儡被人影拦住的同时,杨枭一口粉红色的血雾喷了出来,随即身子前倾,整个人栽进了血雾当中。他在进入血雾的同时,我的耳朵里面出现了杨枭的声音:“势头不对就打林枫……”

  这个血遁之术当初在麒麟十五层大楼时,杨枭曾经施展过一次,但是那次血雾紫红紫红的,比起现在这口血雾的颜色要深得多。

  杨枭连同血雾瞬间消失在我的眼前。与此同时,林枫的面前凭空出现了一团粉红色的雾气,杨枭从里面迈步走了出来,他手握铜钉对着林枫的脑袋捅了过去。就在这时,白霜再次暴涨,几乎就在铜钉碰到林枫脑门皮肤的同时,杨枭整个人都挂上了白霜,动作顿了下来。

  就这么顿了一下的工夫,场面又发生了变化,林枫则拼命地将头向后仰,来躲避杨枭的铜钉。这时白霜中的人影电光石火一般也到了杨枭的身后,他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将杨枭手中的铜钉抽了出来,顺手扔到了地上,另外一只手按在杨枭的头上。不知道他使了什么样的力道,杨枭被他按住之后丝毫动弹不得。

  杨枭的脸上满是不甘心的神色,林枫就在眼前,他却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就在人影刚刚制住杨枭的时候,“啪”的一声,我手中的枪响了。我的目标是林枫的眉心,就这十几米的距离不可能会失手。

  但是就在我枪响的同时,突然“轰隆”一声巨响,挂着林枫的墙壁剧烈地颤抖了一下,林枫被颠了起来。他托了这一颠之福,身体上倾,我这一枪打在了林枫的下巴上。虽然直接将下巴打掉,样子看着瘆人,但就是这样,又让林枫逃过了一劫。

  可能是这一枪提醒了白霜中的人影,他马上伸手拔掉了林枫身上的铜钉。林枫掉在地上之后,也顾不得身上的伤痛,伸手就向杨枭的头顶摸去,似乎两年前的那一幕又要再次上演。当时我顾不得许多,举起膛口大开的手枪,对着林枫的脑袋扔了出去。

  手枪出手之后,我也不看打中林枫没有,飞快地从地上拔起之前将林枫钉在地上的一根铜钉,举着好像冰凿一样的大铜钉子向着林枫冲了过去。但是到了白霜的范围之后,一股强大的寒意瞬间将我笼罩起来,我的身体越走越僵,没有几步就感觉好像自己被冻成了冰坨一样,再也动不了半分。

  再说林枫那边,刚才的手枪准确无误地打在林枫空洞一样的下巴上,同时他摸向杨枭脑袋的那只手也被人影打掉。我那一下子没有给他带来任何伤害,但是人影制止了他伤害杨枭,就是林枫有些想不明白的了。

  就在他愣神的时候,太平间里面又响起了一个声音:“算了吧,你不是想把吴仁荻也招来吧?”

  林枫虽然不清楚救他一命人影的来历,但是却认出了这个声音的来历。只是他的下巴被我一枪打碎,心里有话却说不出来,只能望着太平间的外面,试图寻找声音的来源。

  就在这时,太平间上面远远地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林枫回头看了我和杨枭一眼,目光中满是愤愤而不甘心的神情,刚才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走吧,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我的法阵挡不住多一会儿……”

  林枫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没敢再动杨枭,但是却转身冲着我快步走了过来,他这口气看来是想发在我身上了。这次人影倒是没有拦他,任由林枫到了我的身边。他站在我的面前冷冷地看着我,四目相对的时候,我才仔细地看了他一眼。这时的林枫脸上的肌肉一抽一抽地,嘴下面的黑洞里不断地有黏稠的液体渗了出来,全身上下好几个透明的窟窿,几乎没有几块好肉。

  看了我一眼之后,林枫将手掌按在了我的脑门上,一丝阴寒的气息顺着我的头顶一路飞快地向下奔驰,但是到达我胸口的时候却突然停了下来。本来我已经闭着眼等死了,但是迟迟不见林枫发力,便又将眼睛睁开,看见林枫正在瞪着我。

  正在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的时候,之前消失的燥热第三次出现在我的胸口处。停留在这个位置的阴寒之气刹那间消失,这还不算,这股燥热顺着阴寒之气的路线向上反冲。林枫感觉到不对,想要抬手的时候慢了一拍,就听见“嘭”的一声,这股燥热从我的头顶冲出体外。林枫的胳膊被震起来老高,他人倒退了几步之后,才发现整个胳膊以一种奇怪的角度弯曲着。

  在燥热冲出体外的一瞬间,我的身体恢复了自由。本来在太平间内弥漫着的白霜也在瞬间消融,林枫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能用惊骇来形容了,他呆呆地看着我,成了对面杨枭的靶子。

  白霜消融之后,杨枭和我一起恢复了自由,他几乎没有停顿,第一时间就对着林枫打出去一根铜钉。就在杨枭出手的同时,刚才的人影突然出现在林枫的面前。人影突然暴涨,将林枫整个人都卷在了他的身影之中。在铜钉打过来的一瞬间,人影猛地收敛了一下,随后突然化作一团雾气消散在我和杨枭的面前。

  随着人影的消散,林枫也消失在我和杨枭的眼前,除了地面上残留的白霜消融的水迹之外,再找不到任何人影和林枫的痕迹。

  “你没事吧?”我看了一眼满脸不甘心的杨枭,继续说道,“刚才的人影是谁?阴司鬼差我也见过几个,加一起也没有这个的本事大,还有刚才说话的,能听出来是谁吗?”

  杨枭深吸了一口气,他好像没有听到我的话一样,一直看着太平间门口。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一群人从外面跑了进来,确定了安全之后,一个胖子才从人群中间出来,先是在太平间里面看了一圈之后,才转身看着我和杨枭说道:“不是我说,这次崴了吧?”

  能说出这句口头禅的胖子,不是孙德胜孙副局长,还能是谁?

  孙胖子说完之后,杨枭先是冷笑了一声,但是笑容还没有消失,他的脸色就突然变得煞白。杨枭像是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情,几步冲到孙胖子的面前,揪着他的衣服领子说道:“给我安排飞机去麒麟,马上……”杨枭是真的急了,他瞪着眼睛,几乎将孙胖子举了起来。

  “有什么话慢慢说,你先松手……”孙胖子的脸色涨红,一干调查员加上我急忙劝阻,好容易才让杨枭松开了手。

  孙胖子喘了几口粗气之后,扭脸看了杨枭一眼,说道:“老杨,不是我说你,去麒麟没问题,我马上就给你安排局里的专机。但你要是去找那个人的话(杨枭老婆投胎的事情,民调局里没几个人知道),还是算了吧,最近你不可能找到他们。”

  “你什么意思?再说一遍……”杨枭的脸色沉了下来,就像刚才和人影对峙时那样,我怀疑要是孙胖子说了他担心的事情,杨枭能马上抽出大铜钉子,先给孙胖子来上一下。好在孙胖子的回答让杨枭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

  孙胖子说话之前,先把跟他一起进来的调查员都打发了出去。等到天平间里只剩下我们三个人的时候,他才扭脸看着杨枭说道:“老丘出事之后,我就安排人把你老婆那一大家子都弄到国外去了。老杨,不是我说,下次让我把话说完了,怎么说我也是你们领导……”

  孙胖子一通白话的时候,杨枭已经掏出电话,拨了一串号码打了出去。电话那边显示无人接听之后,他信了孙胖子大半,随即消除了刚才打的号码,问孙胖子:“你是怎么把他们送走的?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简单,搞了个抽奖送欧洲游。先说好了,这笔钱局里没有预算,你要自己添上。至于为什么不告诉你嘛……”孙胖子似乎是在报刚才的仇,有意无意地抻着杨枭,只说了一半就掏出香烟,先分给我一根被我挡回,自己顺手将香烟点上,抽了一口之后,才慢悠悠地对着杨枭说道,“你都不知道才最安全。”

  杨枭没有反驳,他品着孙胖子话里的味道沉默了起来。这时孙胖子才向我了解刚才的详细经过。我说到人影和拦住了林枫的声音的时候,孙胖子的表情有些怪异,他先是古怪地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杨枭说道:“老杨,不是我说,一个阴司鬼差就把你挡住了,这不是你的风格啊?你老婆投胎那次也有鬼差,我又不是没见过。”

  提起鬼差,杨枭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他哼了一声,看着孙胖子说道:“你以为天底下的鬼差都是一个模子下来的吗?今天教你一个乖,上次的鬼差是引路鬼差,老百姓说的牛头马面就是指他们了。刚才那个叫判罪鬼差……听说过判官吗?”

  听了杨枭的话,孙胖子喃喃自语道:“判官……妈的,姓林的玩得这么大……”看着孙胖子的眼睛已经直了,杨枭哼了一声,继续说道:“我的本事也不用瞒你们俩,说句不客气的话,活人里面除了吴主任之外,纵神弄鬼我认第二,谁敢认第一?但是倒霉就倒霉在这个纵神弄鬼上面。刚才的鬼差从头到脚地克制我,能这么撤回来就算是我命大了。”

  我在旁边看着这两人一来一往的,比起两年前来,杨枭对孙胖子的话多了很多。起码两年前,他是绝对不会指着自己的鼻子对孙胖子说他“认第二,谁敢认第一”这样的话,我隐约有种感觉,杨枭这是把孙胖子当成了自己人。

  敬请继续阅读:民调局异闻录6 无边冥界

7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