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噩梦(十五)

  “老杨,你先歇一会儿,我和他聊两句。”看着林枫完全没了反抗的能力,我才从傀儡的身后走了出来。听到了我的声音之后,林枫才抬起眼皮看了我一眼,说道:“你也要来羞辱我吗?两年前我应该直接把你……”他的后边句话还没有说出口,杨枭就已经将铜钉踩成了斜角,不知道他使了什么术法,被铜钉刺破的伤口里面冒出了一缕淡淡的黑烟。巨大的痛苦让林枫的身子弓了起来,他瞪大的眼睛几乎快凸出眼眶之外,张大了嘴巴却一个字都发不出来。

  杨枭脚上的力道收了几分,看着林枫说道:“你现在不是民调局的主任了,说话要客气一点。还有,记得要用敬语……”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杨枭脚上又加了力道。刚刚轻松一点的林枫再次弓起了身子,这次他终于忍受不了,对着我断断续续地说道:“您……您想……问什么?”

  这时林枫的身上也起了变化,他死灰的肤色慢慢地开始恢复了一点血肉之色,身上的几处伤口也有鲜血流了出来。总之,林枫又变得像一个活人了。

  我没有心思理会林枫的变化,本来想问他两年前的事情,但是话到嘴边,突然心念一动,改成了:“丘不老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让他自己喝了魔酸的?”

  有了人气之后的林枫对痛苦更加没有抵抗力,他几乎缩成了一团,颤抖着说道:“他有个九岁的私生子在我的手里。我和老丘说,他们两个姓丘的只能活一个,让他自己选。老丘是中年得子,这个儿子比他的命还珍贵,不用猜也知道是什么结果了。”

  这个答案我之前就想过,但还是多嘴问了一句:“那么老丘他儿子呢?你把他放了?”可能是忌惮杨枭的手段,林枫没敢说假话骗我,他有些无力地说道:“不可能留着他报仇,我斩草除根了。”

  就这还叫穿一条裤子的朋友?听完林枫的话之后,我无名火起,一把推开杨枭,在林枫肩头的铜钉上面连跺了几脚。林枫接连几声惨叫,他的脸色在死灰和苍白之间不停地转换,就像是在生死之间不停地穿梭。

  到底我还是昏迷了两年刚醒过来,这几脚就让我呼呼待喘。缓了口气之后,这口气还是出不来,我又在铜钉上面跺了一脚,才继续向林枫喝道:“你和老丘不是好得能穿一条裤子吗?啊?为什么你第一个就要弄死他?”

  这时林枫的脸上满是血污和汗水,他哀号了一声之后,有气无力地看了我一眼,说道:“就是因为他和我太熟了,丘不老会猜到我后面的计划。送他走我也是迫不得已的。”

  听了他这番解释之后,我还要再给他补几脚,没想到却被杨枭一把拦住。他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说道:“你先消消气,我突然想起来一件有意思的事情要问一问林枫。”

  杨枭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他并没有将我拉到一旁,而是有意无意地将我推到了傀儡的身前,然后他转头盯着林枫却一直没有说话。最后还是林枫被他看得全身不自在,忍不住先说道:“有什么问的就快问,只要问完了能给我个痛快的,就感激不尽了。”

  杨枭看着他淡淡一笑,说道:“话还没有说清楚,就别那么着急死嘛。”他嘿嘿地笑了一声,继续说道,“我承认我是有点小看你了,要不是刚才沈辣提到了丘不老,我还真的以为你是运气不好才自投罗网的。”

  杨枭这几句话说完,林枫的表情已经凝固在脸上。他迎着杨枭的目光,四目相对时,再看不到他之前那种走投无路、绝望的眼神,换之而来的是一种冰冷刺骨的目光。

  “我不喜欢你的眼神。”话音出唇的时候,杨枭的右手一甩,一根铜钉钉在林枫的受伤的肩头,两根铜钉挤在一起,硬生生将伤口撑大了一倍。林枫受到的痛苦可是假装不来的,他惨叫一声之后,脸上的表情由于痛苦都变得狰狞起来。

  趁着这个当口,我向杨枭问道:“老杨,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林枫是故意被我们抓到的?”

  杨枭眼睛盯着林枫,嘴里对我说道:“你感觉一下,外面的傀儡还在吗?”

  外面的傀儡……太平间内外的阴气太盛,我有些混淆了傀儡的气息。现在被杨枭提醒,我才发现外面三个傀儡的气息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有一个和傀儡相似的气息,出现在傀儡消失的位置。两者的气息非常相近,要不是有杨枭的提醒,我一准会把它混淆成消失的一个傀儡。

  我转回头看向杨枭,这时的杨枭还是笑眯眯地盯着林枫,说道:“想不到你会这么狠,拿自己做饵。算准了我们一定下来,就提前在这里等着。可惜了,你没想到会沾到那些小玩意儿吧?”

  杨枭说出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林枫全身的肤色瞬间再次变得死灰,他的双腿猛地弹了起来,倒钩着踢向杨枭。与此同时,外面那个类似傀儡的气息以极快的速度向太平间的方向移动过来。

  太平间内,眼看林枫就要踢到杨枭小腹的时候,一双大手突然抓住林枫的双脚,我身边好像木桩一样的傀儡终于动了。他抓住林枫的双脚用力向下一拽,将林枫硬生生地从铜钉上面扯了下来,铜钉上面连骨带皮的带下来好大一块血肉。

  林枫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被傀儡抓住双腿甩向对面的墙上。林枫被甩出去的一瞬间,杨枭的右手挥了一下,一根铜钉出手,再次钉在林枫另外一侧的肩头,将他牢牢钉在了墙壁之上。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林枫被挂在墙壁上的同时,一个黑影闯进了太平间,他直奔着杨枭冲了过去。傀儡抢先一步,斜对着黑影撞了过去。

  “嘭”的一声,黑影被撞得倒退了几步,而撞人的傀儡竟然像断线的风筝一样被撞飞了出去,撞出去七八米,直到被墙壁挡住才掉了下来。

  在黑影冲进太平间的同时,我就已经举枪对准了他。本来在被傀儡撞上之前,我就应该开枪打中他的。但是就在开枪之前的一瞬间,我看清了黑影的相貌。这人虽然两年不见,我倒是不陌生,而且前天他就应该已经死了,还听说他是喝了魔酸,腐蚀了内脏而死的——这个黑影正是二室主任丘不老……

  我的头脑里一片空白,身上不由自主地一哆嗦,枪差一点从手里掉下来。这是什么情况?眼前的丘不老毫无生气,他身上穿着一件古怪的黑色长袍,这件长袍将他的身体严严实实地罩了起来,显得古里古怪的。

  丘不老身上散发的的死气比起林枫来也少不了多少,但是细看之下,丘不老的眼睛就像死鱼一样呆滞,而且动作有些僵化。如果带上个面具,他的举止动作和杨枭的傀儡没有什么两样。

  就在我犹豫该不该开枪的时候,丘不老已经止住退势,再次向杨枭冲了过去。

  杨枭看清黑影是丘不老之后,并没有像我一样露出惊讶的表情。在丘不老向他冲过来的同时,杨枭却将目光转移到他的身后,对着被钉在墙上的林枫又射出去一根铜钉。铜钉电闪一样钉在林枫的口中,而已经冲到杨枭身边的丘不老就像突然中了定身法一样停住了身形,由于惯性太大,丘不老保持着这一刻的姿势摔倒在地。

  再次控制住局势之后,杨枭扭脸看了我一眼,说道:“你在摆姿势吗?你不是真以为我借吴主任的手枪,就是为了给你壮胆吧?”我这才反应过来,将还在瞄向丘不老脑袋的枪口垂了下来。

  看着倒在地上的好像木雕一样的丘不老,我还是有点不太适应,向杨枭说道:“老丘是死了……没错吧?”听到我的话之后,杨枭将目光转向钉在墙上的林枫,说道:“死了是没错,不过林主任也对得起朋友,他把老丘生生地变成了炼鬼。还记得用列车运魂魄去鬼门关那次,见到的闽天缘的死鬼儿子吗?道理和那个差不多,只不过闽天缘的死鬼儿子藏在他老爹的肉身里面,还有自己的行为意识。林枫就狠了点,把老丘的魂魄禁锢在生前的肉身里,没有思想意识,操控起来就如同我对傀儡一样。”

  我看了一眼杨枭,说道:“那么老丘怎么办?像闽天缘的儿子一样,送去鬼门关投胎?”

  “没那么简单。”杨枭说这话的时候,看了还钉在墙上的林枫一眼,继续说道,“虽然都是炼鬼,但是老丘和闽天缘的死鬼儿子还不是一回事。老丘的魂魄和林枫连在一起,如果林枫有个三长两短的,老丘就会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说完之后,杨枭扭脸看着还挂在墙上的林枫说道,“林主任,老丘上辈子八成是缺了大德,这辈子才能交到你这样的朋友。命送你了不算,还得把魂魄搭上。说实话,如果你今天遇到的是杨军的话,你的事情可能就成了。杨军不一定会死,但是肯定会吃个大亏。但是遇到我算是你倒霉,怎么样,你不打算最后说两句吗?”

  话音落时,杨枭对着林枫的方向虚抓了一把。林枫嘴里插着的铜钉就像是被一股巨大的吸力吸住一样,“嗖”一声飞回到杨枭的手中,一股黑血好像血箭一样喷了出来。不过这股血箭喷出来之后,只有少量的黑色血流顺着他的嘴角淌下来,不像这种伤应有的出血量。而且看林枫的样子,虽然有些萎靡,但是也远远没到致命伤的程度。

  可能是口腔被重创的原因,杨枭说话的时候声音显得非常怪异。他先吐了一口血水之后,才抬头看了杨枭一眼,沙哑着声音说道:“反正现在已经这样了,有丘不老替我垫背,我也不亏。杨枭,我只差了一步就能置于你死地。知道我之前是怎么想的吗?去麒麟一趟,把那个刚刚两岁的小女娃娃抓过来。有她在手,天理图自然有你去替我拿。然后也给你一杯魔酸,你说,你那个时候是喝还是不喝?可惜了,姓沈的小子醒得太早,打乱了我的计划。要不然,这个时候你也是我手里的一个炼鬼。”

  “哈哈哈哈哈哈……”想不到杨枭听了之后一阵狂笑,笑声止住之后,杨枭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森然,他咬着牙对林枫说道,“说得好!”话音落时,手中铜钉对着林枫的脑袋甩了过去。他这一下子加了力道,只要砸上就能将林枫的脑袋轰掉。

  就在铜钉出手的一刹那,太平间内的温度突然骤降,空气中竟然结起了一层一层的白霜。紧接着,“当”的一声,一道火花在林枫的面前闪过。甩出去的铜钉被什么东西挡住,对着杨枭反弹了回来。

  杨枭好像没有看见一样,任由铜钉对着他打过来。我想拉开他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铜钉翻着跟头打在杨枭的身上。但是铜钉打在杨枭身上没有发出一点声响,竟然好像江河入大海一样,无声无息地被杨枭吸进了体内。

  这时,林枫前面的白霜慢慢地凝结成了一个人影,这个人影挡在杨枭的面前,形成了一道屏障。

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