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噩梦(十二)

  我马上就反应出来杨枭的意图,他是在拿她们当肉盾……这时杨枭脸上的笑容不减,似乎是和小护士们聊得更投机了,甚至一眼都没有看向病房门口。只是他的双手已经伸到了背后,我知道那里别着十好几根大铜钉子。

  “门口怎么了?”给我测试膝跳反应的老大夫回头看了一眼病房门口,转回头来看着我,一脸纳闷的说道,“小伙子,你是不是幻听了?没事,这都属于正常的现象。你这是昏迷了两年刚刚醒过来,身体的机能都有些退化了,幻听和幻视都属于正常的现……”

  老大夫的话还没有说完,一边的杨枭突然一拍脑门,自言自语地说道:“看我这记性!”随后对着离门口最近的小护士说道,“能帮我一个忙吗?刚才进来的时候,我把电话落在你们护士站的桌子上了。你知道的,我们领导不让我离开这里,所以,一会儿能不能麻烦你……”

  听到杨枭在这几个小护士里面只找了她,这个小护士笑嘻嘻地说道:“你的手机是吧,我现在就去给你拿。”说话的时候,她已经转身向着病房大门走过去。

  “你别过去!”我冲着小护士大喊了一声。小护士吓了一跳,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我。就在这时,病房外面的死气突然消失得干干净净。杨枭哼了一声,一步窜到门口,大门踹开之后,人已经冲了出去。

  我能清楚地感觉到,杨枭的身影在外面的走廊上飞驰而过,一直出了医院也没有遇到阻挡。围着医院转了两圈之后,杨枭的气息又重新转了回来。

  杨枭回到病房之后,微微向我摇了摇头。刚才被我叫住的小护士会错了意:“电话找不到了吗?是不是有人替你收起来了,你没有问值班护士吗?”杨枭倒是处变不惊,他苦笑了一声,随便说几句手机找不回来了的话就掩饰了过去。一边的几个小护士小声嘀咕,猜杨枭一定是突然想起来手机里面存了什么不方便告人的东西,要不然也不至于踹了门出去找。

  等到医生和护士们离开了病房之后,我才对杨枭说道:“是林枫吗?”杨枭的表情有些奇怪,像极了一个偷了糖吃还没有被人发现的小孩子:“不敢肯定,除了刚才的那丝死气之外,我感觉不到任何气息……不过……”

  杨枭说到这里突然诡异他一笑,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齿继续对我说道,“我在医院里面下了点小玩意儿,看样子已经有笨蛋中招了。”

  “你说刚才操纵死气的人中了你的阵法?”听了杨枭的话,我差点从病床上跳起来。虽然我面前的这哥们儿现在有些低调,但是当年怎么说他也是鬼道教的教主。不管刚才出现的是不是林枫,只要中了杨教主的阵法,怎么也得脱层皮吧?

  “是什么样的阵法?”我的眼睛放着精光,继续向杨枭问道,“九死一生的那种吗?”

  “九死一生……你现在的样子倒是有几分我当年的风范了。”杨枭看着我嗬嗬一笑,继续说道,“我倒是想来几个那样的阵法,可惜被你们的孙副局长提前发现给拦了。他和我约法三章,任何有可能伤到无辜的术法都不让我用。”

  被杨枭这么一说,我才反应过来这里是医院,人来人往的,杨枭的那种大杀伤力阵法在这里根本就无法施展。杨枭又看了我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我下的小玩意儿虽然不能置人于死地,但是也能像狗皮膏药一样,除非是我亲自动手,否则黏上去就别想揭下来。和我这个小玩意儿接触到之后,每到月中十五都要难受几天,而且就算那个人死了,下辈子投胎也要带着它。没有三辈五辈的消磨,那个小玩意儿都会一直跟着他的。”

  杨枭说得轻松,但我不相信就是“难受几天”那么简单的事,而且想到有东西会跟着自己好几辈子,也就是说要遭好几辈子的罪,我的后背就开始冒凉气。一直等到杨枭说完,我才咽了口吐沫,有些怯意地说道:“老杨,你这个小玩意儿到底是什么东西?不会找错人了吧?”

  “放心,伤不到你。它们是我放的,找谁不找谁都由我控制。”杨枭说着,突然伸手在空气中抓了一把,等他张开手掌的时候,手心里面已经多了几十个大小犹如米粒一样的小虫子。

  蛆——我认出来之后一阵恶心,就见这些蛆虫在杨枭的手掌上面慢慢地蠕动着。杨枭就像没有注意到我的表情一样,将手掌伸到了我的眼皮之下,说道,“认识一下吧,这个就是跗骨之蛆……”

  跗骨之蛆——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刚才恶心的感觉被一种惊恐的意识所替代。我直勾勾地盯着杨枭伸过来的那只握着蛆虫的手,甚至都忘记了躲避。

  跗骨之蛆……这都算是传说中的物件。就算在欧阳偏左的资料室里,也是只有介绍,没有任何的图解。

  只知道被这种蛆虫附上的倒霉蛋,每到月圆之夜,这种跗骨之蛆都会将其接触部位的骨头蛀空,将骨头蛀空之后,这些蛆虫便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是到了下个月圆之夜,它们又会无规律地附在其他的部位,再次将其部位的骨头蛀空。周而复始,一直到中招的人归天为止。之前有几人试过壮士断腕,趁着蛆虫刚开始蛀骨之时,或臂或腿齐根斩去,命大没有血尽而死的,也没有逃过下个月圆之夜的再次蛀骨之痛。

  因为有这种特性,之前我一直以为它是像水蛭一样的存在,想不到它们还真的就是一把活蛆。而且今天杨枭说到跗骨之蛆会跟随接触之人几世,这个说法我也是第一次听说。

  看着活蛆在杨枭的手心里来回地蠕动,我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开始有些发酸。杨枭显摆够了之后,手一扬,那十来个跗骨之蛆好像烟尘一样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知道这些蛆虫就隐藏在空气之中的时候,我的脖子有些发凉,自觉不自觉地将被子向身上拉了拉。看着蛆虫消失的位置,我对着杨枭说道:“老杨,你的这些小玩意儿不会找错人吧?刚才这儿人来人往的,碰到谁都不是很好。”

  “它们跗谁不跗谁,都是我说了算。”杨枭谈谈的一笑之后,接着说道,“我不想让它们跗到的,就算是实际接触到也没有用。”

  杨枭的话让我的心稍微放下了一点,随后我又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出了这么大的事,当然要通知孙胖子。但是就在我问杨枭要电话的时候,他却摇了摇头说道:“就这点儿事,不用找人求援。我们两个人就给办了。”

  虽然现在知道跗骨之蛆奏效,杨枭已经稳占上风,而且现在他认准了刚才就是林枫,杨枭要报麒麟那次的仇,但是我的心里面还是隐隐感觉不妥,似乎杨枭有些太乐观了,而且这件事也不是你不说就能瞒得住的。我再次对着杨枭说道:“这也瞒不住吧?大圣说他傍晚就会过来,以他的心性,怕也是瞒不住的吧?”

  “呵呵呵……”听到孙胖子的名头之后,杨枭反而笑了起来。他一脸玩味地看着我说道,“孙德胜……你还真指望他今晚能过来吗?算了,你我现在都是一类人了,和你透个底,反正就算我现在不说,你早晚也会知道……”

  杨枭说到最后几句话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有一些收敛。就看见他在我面前伸出右手食指说道,“第一,你醒过来的事情就算是高亮都不知道,但是已经有人开始针对你了。而且在你刚刚昏迷的时候,就曾经有人在上一所医院里试探过,只是被我惊走了。为这个,你们孙副局长才给你换了医院,还把你的主治医生一起转了过来。”

  说到这里,杨枭伸出了第二根手指,对着我继续说道,“第二,我知道你刚才看见了我给孙德胜的手势,你猜我告诉他什么了?”杨枭顿了一下之后,自问自答道,“孙德胜让我去跟踪你们的高局长,我一直跟他到了郊区的一所小招待所里,他好像约好了和谁见面,要不是有人突然要我过来,现在已经知道他在等谁了。”

  我从杨枭看似颠三倒四的话里闻出了一点什么味道。等他说完之后,我的身子稍微抬了抬,看着杨枭说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杨枭脸上的表情一敛,起身看了看窗外的景色。他的眼睛看着窗外,嘴里却对着我说道:“觉不觉得刚才我说的很耳熟?孙德胜之前应该和你说过一个差不多的故事吧……”

  我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了,孙胖子那个版本的主角叫作丘不老。“高亮去见林枫了!你大爷的!你就那么干看着吗?”我再次从病床上跳起来,对着杨枭大声吼道,“看见高亮会死,你也不去救他?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说话的时候,我已经跳下床去,找了一圈也没有在病房里找到电话,最后索性到了杨枭的身边,翻他的衣兜里找电话。

  杨枭一点都没有恼怒的意思,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任凭我在他的衣兜里翻出了手机。不过杨枭的电话里面只存了一个号码,还没有标注名字。这个号码有些眼熟,似乎就是之前杨军进民调局的时候,我和孙胖子给他办的号码。

  到底我还是昏迷了两年,头脑有些迟钝。类似孙胖子和萧和尚的号码我以前脱口而出,但是现在闭着眼想了半天,两年的时间竟然连孙胖子的电话号码都想不起来了。

  我握着电话抬头看着杨枭说道:“孙胖子的电话号码是多少来着?别说你不知道啊。”杨枭看着我的样子笑了一下,说道:“你猜我会去记那些无聊的东西吗?从来都是孙德胜找我,我很少找他。”

  看着笑吟吟的杨枭,我恨不得一拳揍在他的脸上。最后考虑到动手之后倒霉的八成是我,还是忍住了这口气。将电话扔给他之后,我向着病房大门走过去,电话号码虽然想不起来,但是民调局怎么走我还记得。当时我急火攻心,没有发觉到这几步走得平常自如,哪里还有一点使不上力的意思?

  但是人还没有到门口,杨枭只用了一句话就把我叫了回来:“你知道高亮去的酒店在哪里吗?就算现在你回民调局找人,也应该知道高亮在哪里吧?”

  我回头瞪了他一眼,说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杨枭从窗台边走了回来,他还是坐在我病床旁的椅子上,看着我说道:“你冷静地想一想,如果高亮是去见林枫的话,那么刚才外面的是谁?”

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