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噩梦(十一)

  孙胖子的霸道在医院里出了名,也没有人敢管他。我几口就将好像米粉糊一样的流质食物咽了下去,又眼巴巴地看着孙胖子就着大鱼大肉吃了两大碗米饭。突然之间,我有了一种对食物前所未有的渴望。想问孙胖子要点尝尝,孙胖子当然是不能给。护士看的没办法,请示了大夫又给我加了小半碗的米糊。当时我还纳闷,一觉睡了两年,想不到才刚刚醒,食欲还是这么好……

  这顿饭刚刚吃完,我继续躺在病床上百无聊赖,看着孙胖子正在对墙上挂的镜子剔牙的时候,我突然感到门外传来一阵熟悉而又阴冷的气息,随着这股气息的出现,一个人的名字脱口而出:“杨枭……”

  “嗯?”孙胖子没有听清,他愣了一下之后,回头看着我说道,“辣子,你刚才说什么?谁笑……”孙胖子的话还没有说完,病房的门就已经打开了,一个白头发从外面走了进来。孙胖子看到这人之后,眼睛当时就瞪得老大,他看了看来人,又看了看我,一脸惊讶对我说道,“不是我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进来的白头发一副娃娃脸,看着谨小慎微的样子。不是杨枭还能是谁呀?

  杨枭进来之后看了我一眼,不过我从他的目光里似乎看出了一点羡慕,甚至于嫉妒的眼神。不过这种眼神一扫而过,杨枭好像早就知道我醒了过来,他看着我的白头发笑道:“这两年睡得舒服吧?想不到你睡着觉就把最艰难的那一步跨过去了,当年这一步可是要了我半条老命。”

  还没等我说话,孙胖子先对杨枭说道:“等一下,老杨。不是我说,谁告诉你辣子醒过来了?”“呦,孙局长,不好意思,没看见您。”杨枭对着孙胖子笑嗬嗬地说道。从他的笑容里,能看出来在我昏迷的这段时间里,他和孙胖子的感情比两年前要厚实了很多。

  杨枭继续对着孙胖子说道,“谁告诉我沈辣醒过来的……这个需要说得那么明白吗?”杨枭说话的时候,向孙胖子做了一个手势。孙胖子扫了一眼,似有似无地点了点头。杨枭背对着我,他俩都以为我没有看见,但是孙胖子剔牙时照的镜子却出卖了他。

  孙胖子拿起搭在椅子上面的大衣,边穿边说道:“不是我说,不管什么事儿,只要牵扯到你们主任就说不明白了。你来了正好,辣子这边还是拜托你了。我回局里转一圈,要是没什么事,我傍晚再过来。”

  看见了杨枭的手势,孙胖子随便找了个理由就离开了病房。虽然他掩饰得好,但是毕竟和孙胖子太熟悉了,就算我再昏迷两年,也能看出来他眉宇之间的些许不自然。

  开始我还以为杨枭的手势是暗示吴仁荻马上要过来,可能孙胖子有什么事要避开吴主任,才匆忙走掉的。但是回忆杨枭的手势,看不出来任何和吴仁荻有关的信息,反而说他是在做出一种肯定的姿态更恰当一些。似乎是孙胖子拜托他办了什么不方便我知道的事情,他暗示已经办妥。

  孙胖子走了之后,杨枭拉了张椅子坐在我的病床前。他也不说话,只是笑眯眯地看着我。被他就这么看着,不管是谁都受不了。我叹了口气,对杨枭说道:“你再这么看下去,我就真的脸红了。咱们别干看着,说句话不行吗?”

  “哈哈哈……”杨枭听了我的话之后,一阵大笑,解释道:“我在看你脸上的福纹,和以前不一样了。脱胎换骨之后,连福纹都长得不像话了。我最近见过的人里面也只有一个人的福纹能超过你。”

  我有些惊讶地看着杨枭说道:“你还会看相算命?老杨,怎么以前没有听你说起过?”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我怎么也要有几手保命的东西吧。”杨枭也掏出香烟,不过他没有让我,自己点了抽了一口之后,看着我继续说道,“我那个舅舅林火你还记得吧。这么多年我一直在躲避他的追杀。有好几次要不是算到劫难临头提前跑路,几百年前就被他抓回去炼药了。”

  两年不见,想不到现在杨枭连这样的事情都和我说,在他的话语里面隐隐地透着已经拿我当了自己人。不过我心里对他说的却不以为然,要是他有这本事,当初也不会被吴仁荻抓住……等等,这一瞬间,我好像突然间明白了点什么,杨枭被吴仁荻抓住,进了民调局之后,他的白头才变白了,老婆也投胎了。这么来说,对他而言似乎也没有比这更好的结果了。

  看着还是一脸笑嘻嘻的杨枭,我心里只犯嘀咕,这不会真的是他算的吧?想归想,这样的问题是无论如何都问不出答案的。不过他刚才的话里还有吸引我的地方:“老杨,你刚才说谁的福纹超过我了?”杨枭微微一笑,眯缝着眼睛反问我道:“刚才谁从你这里走了?”

  我就知道,拼起人品来,谁也拼不过孙胖子……

  本来还以为杨枭会问我昏迷的那天晚上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但是他什么都说,就是不开口问我那天晚上的事情。最后还是我抻不住了,主动向他问道:“老杨,你不问问我是怎么昏迷了两年吗?”

  哪知道杨枭只是看着我笑了一下,不紧不慢地说道:“我倒是更关心这两年你身体的变化,可惜这个问题你现在似乎还给不了我答案。”

  我看着杨枭好像什么都知道的表情,突然问了他一句:“那么想必你也知道当初你老婆投胎的时候,是谁给你添堵的了?”我这句话说完,杨枭脸上的笑容已经变得有些凝固,变成了一种阴冷的笑容。好像我在麒麟十五层大楼时,初见到他的模样

  杨枭冷冷地看着我,就好像我就是那个害得他老婆差点投不成胎的人。说错话了,我心里一阵发毛,正想把谜底揭开的时候,杨枭突然一阵冷笑,先一步说出了谜底:“林枫的账,我会慢慢跟他算……”杨枭说这句话的时候,这个病房里都弥漫着一股阴冷的气息,而且杨枭身边的空气竟然隐隐有凝结的趋势。

  虽然知道杨枭不会对我怎么样,但还是被他散发的阴冷气息压制得透不过气来。就在这时,那股本来已经在我体内消失的燥热再次以胸口为中心涌现出来。也是一瞬间的工夫,我的身体内部火烧火燎。这种感觉比之前在昏迷的状态下强烈了不止十倍。

  “啊!”我大叫了一声,从病床上跳了起来。可惜落地的时候腿脚无力,还是重新摔回到了病床上。杨枭也被我突如其来的异动吓了一跳,他身上那股阴冷的气息瞬间消失。他后退了一步,一脸惊诧地看着我,

  我能感觉到这股热气在四处乱窜,燥热找不到宣泄的通道,最后竟然顺着我全身的汗毛孔向外喷发了出来,刹那之间,一股热气将我笼罩了起来,和之前杨枭散发出来的阴冷气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可能是由于燥热找到了宣泄的路径,我明显感到身体里面的温度降了下来,围绕在身边的热气也缓缓散去。这时的我,就像是刚从水里面被捞出来的一样,别说衣服了,就连隔了一层的床单都被汗水浸透。我就像散了架一样,躺在病床上只剩下喘气了。

  杨枭这时也恢复了常态,他将我扶起来倚靠在床头,又在病房里面找到了孙胖子留下来的矿泉水递过来,一瓶水下了肚,身体里面的燥热算是彻底地消失了。

  “我现在已经不能说是羡慕,甚至都开始嫉妒你了。”杨枭重新坐回到椅子上。等到我喝完一瓶水之后,他才对我说道,“吴主任还给了你一份特别的礼物吧?要是我猜得没错的话,你以后会走上和吴主任一样的路。”

  我看了杨枭一眼,有气无力地说道:“别那么客气,这条路你要是想走,我就让给你好了。”

  “让我……”杨枭的眼睛一亮,但是随即又黯淡了下去,“晚了,我走的路已经定型了。现在想改,就算是吴主任也做不到了。”他说这几句话的时候,语气之中有种说不出来的落寞。

  我没有被杨枭毫无顾忌的羡慕嫉妒冲昏了头,客气了几句之后,向杨枭问道:“老杨,路怎么走我们一会儿再说,你能不能先解释一下我这身子骨到底是怎么了?刚才火烧火燎的,还以为我要自燃了。”

  “自燃……”杨枭有些嘲弄地嗬嗬一笑,他想要说点什么,但是话到嘴边,杨枭眨巴眨巴眼睛,却突然改了主意,“你还是去问让你自燃的那个人吧,毕竟是他的事情,我也说不清楚。”

  就在我还想再问杨枭一点什么的时候,病房的大门打开,几个大夫和护士进来巡查。看得出来他们和杨枭已经混熟了,甚至趁着医生在给我检查身体的时候,几个小护士有意无意地凑到杨枭的身边,小声地和他说着例如最近都上映了什么电影之类的话。

  这时的杨枭就像换了个人一样,完全看不出来刚才活鬼的影子。他脸色微红甚至有几分腼腆,正浅笑着和几个小护士说着什么。这副样子就像第一次见到他时,还是小警察的样子。别说,他的这副皮囊还真是有女人缘,他老婆、那位麒麟校花就是个好例子,现在这几个小护士还是这样。

  就在我的心里开始冒酸水的时候,突然心里莫名其妙地揪了一下,随后,就感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死气飘荡在病房外面,就好像病房里停着一个死人。只不过大白天的,这丝死气久聚不散,就不是一般的死鬼能办到的了。

  扒拉开正在给我做膝跳反应的老大夫,我指着病房门口对着杨枭说道:“老杨,门口……”其实在我说话之前,杨枭就已经发觉了病房外面的异象。但我没有想到的是,杨枭非但没有开门出去查看,反而后退了一步,自觉不自觉地将身子藏在了几个小护士的身后。

6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