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噩梦(十)

  看见我露出惊讶的表情之后,孙胖子又继续说道,“出事的那天晚上,包括林枫在内,你们的本命符都烧了。不过你的本命符化成的纸灰显示你是失去了意识。他们几个人可实打实的显示是都死了。只有老易能找到尸骨,剩下的人连骨头都找不到。”

  说到这里,孙胖子顿了一下,看得出来他这次是动了真火,以往他脸上的招牌笑容荡然无存,换之而来的是狰狞得都有些变形的表情。

  孙胖子喘了口粗气之后,看着我说道,“辣子,你先说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我告诉你,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能是因为我昏迷太久的原因,那晚的事情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现在想起来破军和王子恒在我面前化成血雾的景象,还是让我毛骨悚然。孙胖子替我点上香烟,抽了几口之后心神才算稍微安定下来,我将那天晚上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给了孙胖子听。

  在这两年的时间里,孙胖子的烟瘾变得奇大,一根烟抽完,又点上了一根。

  “看不出来,老王死得这么带种。不是我说,早知道就不闹得那么生分了。”等我说完之后,孙胖子缓了口气,接着我刚才的话说道,“当时你们的本命符烧了之后,五室留守的人就向我和高老大报告了。我们全部人马上山搜了一遍,只是在山洞里面找到了老易已经分家的尸首;等到天亮的时候,才在悬崖底下找到了已经人事不知的你。就是死活找不到林枫,还有大军、王子恒那哥儿俩。当时所有的希望都集中在你的身上,只要你一醒,那天晚上的事情就都明白了。谁知道你这一睡就是两年。

  “就在你送进医院之后不久,高老大却突然发话,给你换了医院不算,还让二杨轮流在医院守着你。后来我才知道,他偷着安排了给破军他们招魂。”听到这里,我也明白了这一直在病房里守着我的人是杨军和杨枭。

  这时孙胖子的第二根烟也已经抽完,又续上一根,一边抽一边对我说道,“不是我说,这一招魂就明白一半儿了。高老大只招到老易的魂魄,但是他死得糊里糊涂,怎么死的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就更别指望他能说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了。能说明白的大军和王子恒已经投胎了。就是那林枫那小子,死活都招不到他的魂魄不说,而且还没有他已经投胎转世的迹象……”

  孙胖子说到这里,沉默了片刻之后又说道,“因为之前有过人死之后,魂魄卡在某个地方招不到的先例,所以高老大也不敢说死林枫跟这件事情有关,不过风向已经开始变了。局里面一面在不停地找他魂魄的下落,一面已经开始把林枫的照片按失踪人口发了下去,让各地的警察都帮着找。”

  孙胖子的话越说越慢,似乎有什么惊人的消息马上就要揭晓了。但是我实在适应不了他的节奏,抢先问了一句:“大圣,你就直接说重点吧,到底找没找到?”

  孙胖子吐出来一口烟雾,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找是找到了,就是代价大了一点……老丘走了。”

  “你说谁?老丘?丘不老?”孙胖子最后的一句话让我直接从病床上面坐了起来。在出事以前,我一直都以为在民调局的几个主任当中(除了二杨),除了那位无限接近于神的吴仁荻吴主任之外,最有实力的就是二室丘不老了,想不到最不应该出事的人反而第一个出事了

  孙胖子看见我的样子吓了一跳,他过来一把扶住了我,让我慢慢地半靠半坐在床头。这时候,我也顾不上许多,对着孙胖子说道:“老丘什么时候走的?”

  孙胖子掏出第四根烟放进嘴里,慢慢地抽了一口之后,对我说道:“前天,在首都郊区的一个酒店里发现了他的尸体。事后分析应该是林枫联络到了老丘,把他约到了酒店的套房见面。老丘可能是顾及他和林枫以前的关系,但是也托大了,竟然自己单枪匹马去见林枫。当天下午酒店发现了老丘的尸体,报警之后我们才知道。”

  丘不老前天才走的……我突然感到有些不对头,向着孙胖子说道:“大圣,老丘前天才走,你还有心思在我这里泡着?”

  “你以为我想?二室都炸了锅了……”孙胖子恨声说道,“但是高老大亲自把老丘的事情揽过去了,包括你们六室在内,所有的人都不得插手。可能怕我自己偷着去查,他就把我支你这里来了。不过想不到你能在这个时候醒过来……辣子,不是我说,你要是早几天醒,可能就不是现在这个局面了。”

  孙胖子说完之后停顿了一下,我和他都没有再说话。场面一时之间有些冷场。过了一会儿之后,我才开口说道:“大圣,老丘的事情你不可能就知道那么点。多说一点吧,怎么说也和我有点关系。”

  孙胖子又掏出来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根的香烟,不过他犹豫了一下,并没有点上。香烟在手里把玩着说道:“其实老丘也有算计的,他带齐了家伙,还给自己下了几个护身的术法。而且除了酒店的闭路电视之外,他还在见面的房间里暗藏了几个摄像头。后来我们得到的一切信息也是从这几个摄像头里发现的。

  “可惜老丘还是算计错了,他一直在防着林枫用术法,但是没有想到林枫却剑走偏锋。根据现场留下来的摄像头显示,老丘见了林枫之后也不是太吃惊。他们说了没有几句,林枫就给老丘看了一件什么东西,可惜角度问题,看不清那是什么物件。不过老丘看了之后眼睛就直了,随后他马上就和林枫翻了脸。由于没有音频,也听不到他们俩说的什么。

  “林枫挨了老丘几下,一直没有还手。后来老丘揪着林枫的衣服领子,好像是在质问他什么。林枫没有还嘴,只是冷冰冰地看着老丘。不是我说,我还以为老丘有什么把柄握在林枫的手里,被林枫要挟,想里应外合干点什么。但是后面的景象连我都有点接受不了。”

  孙胖子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发颤,似乎就是回想起当时的场面也有些接受不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将手里的香烟点上狠嘬了一口,缓了下心神之后,才再次说道,“林枫在冰箱里面拿出来一瓶水递给老丘,老丘犹豫了半天才接过去。不过接过去之后他倒没有犹豫,一仰脖就灌了一口,随后……喝下去的水瞬间将他的下巴腐蚀掉了,然后那些‘水’将老丘的胸前的肌肉、骨骼腐蚀得干干净净,甚至连里面的内脏都腐蚀殆尽……”

  那副场景是孙胖子亲眼看到的,现在我听着心里都发颤。本来以为丘不老就算不是林枫的对手,多少也会多挣扎两下,没想到他会死得这么干脆。

  孙胖子形容的丘不老的死相一直在我的脑海里转悠,不过似乎有一件事情说不过去。我想了一阵之后,对孙胖子说道:“大圣,老丘的死法也不像是中了术法。听你说更像是喝了类似硫酸之类的腐蚀性液体吧?”

  孙胖子点了点头,把抽了一半的香烟顺着窗户扔了出去,回头对我说道:“差不多哦,不过老丘喝的可不是硫酸那类的低档货。”说着孙胖子的眉毛一挑,说道,“辣子,听说过魔酸吗?”

  “魔酸……”我的脑子飞快地回忆在欧阳偏左那里见过的资料,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两个字的出处。孙胖子看着我的样子打了个哈哈,说道:“辣子,别瞎想了。不是我说,你就算现在去资料室里也找不到‘魔酸’这两个字。”

  看见我在望着他等答案的眼神,孙胖子继续说道,“魔酸是一种强腐蚀性的化学试剂。它的腐蚀性是浓硫酸的一亿倍。我猜林枫为了方便携带才调低了它的浓度,否则那一口的量,就能把老丘整个人都化了。”

  孙胖子的话让我目瞪口呆,想不到林枫会用术法之外的东西,而且手段还这么决绝。民调局的几个主任论起关系来,林枫和丘不老穿一条裤子都嫌肥,想不到他回来第一个解决的人就是老丘。

  “大圣,现在高老大是什么意思?”我看着孙胖子说道,“他想亲手抓住林枫,然后再一刀一刀活剐了?”

  “我要是知道他的想法,现在就不在你这里了。”虽然话是这么说,不过孙胖子说这话的时候,我反倒感觉他应该是知道什么内幕,只是现在不能对我说出口。

  我也不想继续这个沉重的话题,慢慢地偏离了方向。我向孙胖子打听起我的老家那边,知不知道我昏迷的情况。

  “不是我说,辣子,你都那样了,谁敢和你老家的人说实话?你爷爷那么大的岁数,再把他吓出个好歹的。”孙胖子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松弛了不少,他继续说道,“还是老萧说你要出国工作一段时间,因为怕外国特务渗透进来,所以你在出国公干的这一段时间里,是不可以联系家人的。”

  说到了萧和尚,我当然要问问他的情况。想不到这时的孙胖子脸色有些古怪,开始我想错了方向,还以为这两年的时间里,萧和尚也遇到了不测。想不到孙胖子下面说出来的话让我大跌眼镜:“你说老萧是吧,他已经不是我们民调局的顾问了。你昏迷之后过了一年吧,他不知道抽什么疯,先是和高老大大闹了一场,然后辞了民调局的顾问。老萧也算有本事了,自己在郊区买了个小楼,雇了几个人,还真的成立了一个灵韵冠影视娱乐公司。”

  对萧和尚的这个举动,我倒没有太意外。他在我老家就开过凌云观影视娱乐公司,虽然那时谁都没拿他当回事,谁能想到若干年后,那个到处去骗吃骗喝的老道萧和尚能真的开一家像模像样的影视公司。

  之后孙胖子只是东拉西扯地讲一些闲话,他不再往林枫的事情上领,我也没有过多地追问。这段时间里,护士送来了给我专门配的营养餐,还有人给孙胖子送来了他的饭菜。我一打听才知道,敢情在这段时间里,孙胖子都是叫外卖来病房里的。

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